羚邦集團已通過港交所聆訊 預計將於4月25日開始簿記
2019年04月18日08:41

  來源:獨角獸早知道 iponews

  編輯 | N姐

  據“獨角獸早知道”獨家消息源,第三方擁有媒體內容的領先發行商羚邦集團目前已通過港交所聆訊,預計將於4月25日開始簿記,國泰君安為本次IPO獨家保薦人。

  中國日本動畫發行商首位

  羚邦集團於2000年在香港成立。主要通過從媒體內容授權方獲得授權,繳納最低保證金和版稅,然後“搬運”到另一方,授權給客戶,獲得授權費和版稅,以此賺取利潤。另外還有一小部分的品牌授權業務。

  實際上,媒體內容的發行並不是順風順水的。在公司成立之初,彼時互聯網還不發達,紙媒和電視、廣播是人們獲取信息的主要途徑,而電視劇、動漫等,尤其是來自海外的媒體內容,也主要是靠這些媒介傳播。

  比如日本的動漫,《七龍珠》《頭文字D》《灌籃高手》等相信是很多80、90後的童年記憶,每週一集也能在電視上追的津津有味,因為沒有別的方式,所以那時候對於羚邦這種媒體內容發行商是比較好的時候。

  但是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各種內容可以便捷地在網上獲取,漸漸紙媒被拋棄,廣播被遺忘,就連電視也不得不轉型了,而且那時候國內版權意識不強,很多內容可以“免費”獲得,所以對這樣的發行商的打擊基本是毀滅性的。

  不過到了2015年前後,國內的版權意識越來越強,表現在以前免費的歌曲需要付費下載了,以前免費觀賞的視頻很多被下架了,所以各網站才不得不花錢買版權,而老百姓向獲取內容必須付費,因此一條比較成熟的產業鏈才重新建起,媒體內容發行商才有了轉機。

  這種情況可以從日本動畫在中國市場的收益變化看出來,從2014年3億港元躍遷至2015年的10億港元,之後穩步增長。而且隨著版權意識的增強,和法律法規的晚上,這種增長趨勢還會延續比較長的時間,預計2022年有33億港元的市場總額。

  根據招股書,羚邦集團於2018財年錄得3.13億港元的收入,其中日本動漫發行收益佔據了總收益的94.6%,在國內市場占有率達到14.1%,穩居第一。

  這裏主要透露了兩個信息,一個是相對目前的收入來說,市場空間還足夠大;二是市占率保證了自己的競爭力。因此在相對長的時期內,不用擔心沒有市場。

  版權到期續約率8%,成羚邦集團業務最大風險

  影視作品的代理目前仍然是羚邦集團的主營業務,這個從公司營業收入就可以看出,以2018年3-6月為例,發行授權媒體內容收入1.43億港元,占同期營業收入1.5億港元的95.33%,成為絕對支柱性業務。

  現在羚邦集團不太願意提及這一塊,更多地是向外界展示其品牌授權業務,截止到目前其已經獲得了“加菲貓”“小豬佩奇”“小王子”“奇先生妙小姐”“大力水手”等世界知名品牌的亞太地區或者大中華地區代理權。

  羚邦的品牌授權業務的客戶包括玩具、服裝及鞋履、保健及美容產品的製造商/分銷商以及餐飲公司,例如班尼路、萬代南夢宮、卡撒天嬌、大新銀行、點心代表、快圖美、I.TApparels、及多美亞洲等,是下一步業務戰略的重點。

  這兩塊業務支撐著羚邦集團的發展,但是因為代理的本質,脆弱性十分明顯。

  原因很簡單,代理並不是一塊護城河很強的業務。隨著互聯網對各個行業的改造升級,去中介化已經成為一個非常明顯的趨勢,羚邦集團扮演中間商的角色越來越被邊緣化,還需時刻面對激烈的競爭。

  根據招股書資料顯示,截至目前仍持有381項媒體內容版權的授權,其中200項版權的賸餘授權期限超過三年,但是一旦授權到期,羚邦集團就要面臨著續約困難的風險。

  以2018年3-6月為例,到期的內容版權數量為12個,但是僅有1個選擇了續約,續約率8%;加上新拓展的11個內容版權,內容數量上勉強打平。

  但是2018財年的數據就沒有那麼樂觀,到期內容版權數為127個、選擇續約的為11個,續約率仍然不足10%;新拓展的內容版權為74個,這意味著版權流失的速度遠遠大於新增的數量,是一種消耗戰。

  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品牌授權業務上,以2018年3-6月為例,到期的品牌授權數量為3個,但是沒有一個選擇續約,續約率為0;加上新拓展的2個品牌授權,總體數量上仍然是減少的。

  這是羚邦集團IPO路上以及IPO成功以後在業務上面臨的最大風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