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春|“哈佛女孩”周穎:搞音樂不能只做“技術達人”
2019年04月18日09:24

原標題:上海之春|“哈佛女孩”周穎:搞音樂不能只做“技術達人”

2018年,周穎在斯特恩國際小提琴比賽上

2018年9月在上海艾薩克·斯特恩國際小提琴大賽摘走冠軍後,“哈佛女孩”周穎迅速在國際樂壇嶄露頭角。

4月17日晚“上海之春”,在指揮家梵誌登帶領下,周穎與上海交響樂團同台獻演了門德爾鬆《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這也是得獎之後,她第一次回“娘家”上海公開演出。

2019年,周穎和梵誌登、上海交響樂團同台

周穎坦言,得獎之後她的生活沒有太大變化,但演出機會多了。即將到來的2019-2020樂季,周穎將首次與堪薩斯交響樂團、聖迭戈交響樂團、IRIS樂團等合作。她還將再度與餘隆帶領的中國愛樂樂團巡演於南北美洲,並在2020年年末與大衛·斯特恩、大阪交響樂團合作,以紀念艾薩克·斯特恩一百週年誕辰。對任何一位初出茅廬的年輕音樂人來說,這都是極為珍貴的演出機會。

17歲開始,周穎幾乎每年都會參賽,她將這些比賽看作在有限時間里學會大量新曲目的機會,同時在高壓環境下,學會掌握並保持健康的心態,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自己為什麼拉琴,不要忘記音樂對自己的意義。“在當下這個時代,年輕人還是應該多參賽,因為太多人拉琴,競爭太激烈了。如果你想做獨奏家,你更應該參加比賽,一方面是積累曲目量,一方面是鍛鍊高壓下調整心態的能力。”同時她也強調,要想在比賽中拔得頭籌,不能只做“技術達人”,還要對音樂、對生活有深刻的瞭解,“你要做一個全面的人,而不是一個全面的音樂家。”

上海算是周穎的“第二故鄉”。她的父親是上海人,1988年遠赴美國,1993年,周穎出生於德克薩斯州,4歲開始追隨同樣是小提琴家的父親學琴。

和很多中國家長一樣,周父是典型的“虎爸”,對女兒的要求極為嚴苛。剛開始,周穎每天練琴一兩個小時,到了小學變成三四個小時,因為是打基礎的階段,父親要求她每天必須碰到琴,“我那時候不理解,時不時就和他起衝突,吵架免不了。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嚴厲很有必要,很感恩那段時間。”

周穎是在東西文化的交織下長大的。在家裡,她和父母都是說中文,她對中國文化的接觸也來自家庭教育,十三四歲,父親就教她讀《三國演義》,她甚至在美國看過電視劇版《三國演義》。她本人尤為喜歡張飛,因為覺得他性格和自己像,是衝動型。

拉琴之餘,周穎愛看小說,始終對文學保持著高度興趣,這也是為什麼她後來沒去音樂學院,而是選擇入讀哈佛大學文學系。父親那時也給過她建議,要全面培養和豐富自己,而不能只是單一地當一個小提琴家。

她在哈佛主修英國文學,對英國女作家簡·奧斯汀情有獨鍾,《傲慢與偏見》是她愛不釋手的讀物,因為小說里對人性的探索和對婚姻的微妙處理讓她著迷,“在19世紀的歐洲,婚姻是個交易,而不單單是感情的考量,我對這方面的研究很有興趣。”

14歲,周穎第一次參加國際型的小提琴比賽,在舞台上和人分享音樂的快樂,讓她萌生了當獨奏家的想法。15歲,周穎得到“小提琴天后”安妮·索菲·穆特賞識,成了穆特基金會的學者,幾乎每年都有機會跟隨穆特在世界範圍巡演。

周穎回憶,和穆特排練,最有意思的是可以看到她在上台之前的準備過程,穆特對自己時間的細緻規劃,也讓她看到“自律”對一位演奏家的重要性。

比如,“她每天的行程都很緊,但她會抽出時間堅持運動。運動對演奏家來說太重要了,你要注意鍛鍊手臂和背部之間相連的肌肉,還有腹部的肌肉,比賽時你很可能一站就是一個半小時,如果身體狀態不好,你就沒辦法完美表演。”

小提琴讓周穎意識到自律的重要性,廣泛的文學涉獵則鍛鍊了周穎洞察世界的能力,也讓她的音樂演繹比旁人多了一份深刻。在年輕人都被手機捲走注意力的今天,她規定自己每天睡前保持一個小時的閱讀量,最近正在看一位美國詩人寫的詩集。

出乎意料的是,25歲的周穎已經對教學顯示出興趣。2015年以後,她就經常在台灣地區進行大師課教學,她還曾以教師的身份參加回聲室內音樂節。她希望未來能在自己的工作坊里教學,對象不一定是音樂專業學生,不然古典音樂的圈子只會越來越窄,在社交媒體越來越發達的今天,她也願意嚐試借助社交媒體在線教學。

“我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每一場音樂會都演好,希望有一天能和柏林愛樂樂團合作,美國也有很多很好的樂團,希望美國的路也慢慢打開。”周穎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