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仔爆喊向Sammi認錯 暫停工作改過自新
2019年04月17日03:00
安仔90度躹躬,為自己的錯誤道歉。

【星島日報報道】許志安被爆偷食年輕20歲的黃心穎,親手擲碎他和鄭秀文(Sammi)五年婚姻的幸福玻璃球,狠破「娛樂圈最後童話」,全城震驚!瘋傳片段中安仔和心穎在車廂後座未理會司機在場照樣攬啜互摸,動作親暱,然後齊返女方寓所落車。安仔昨晚舉行記者會,親自為背妻出軌深切道歉,落淚宣布暫停所有工作去尋回正確的自己,並聲淚俱下表示:「我對唔住Sammi!」

許志安昨晚7時於銅鑼灣會見傳媒,過百傳媒逼爆酒店宴會廳。安仔傍晚6時半乘七人車離開淺水灣寓所,駛往富豪酒店後由秘道入場,落車時助手為他遮樣,現場一度引起混亂。穿深色便服的安仔在經理人黃栢高陪同下準時現身,面如死灰的他首先90度鞠躬,坐下後全程沒抬起頭,似不敢面對大家。安仔一開腔,他便哽咽地說:「我親口衷心同大家講聲對唔住,要為家人、Sammi家人、朋友致萬二分歉意。」此時他已淚難忍,續開腔謂:「自己做了不可彌補的事,我為自己的錯深深反思自己,我是一個醜惡的人,所以今日在這里想承擔責任。當晚的確飲了很多酒,但絕對不是一個藉口去做一件咁錯的事。我非常之後悔,很難面對自己和接受不到自己。」

安仔其後開始淚崩,並謂:「我看到報道之後覺得自己好丟臉,好錯、好討厭、好嘔心、好陌生,有深深反思點解不可以控制自己,去犯這個錯,起了色心。我覺得承擔責任方面分兩部分,第一由現在開始會暫停所有工作,直至搵返一個真正和正確的自己,重新檢視自己做人。第二部分是心靈上,我覺得自己不知所謂,因為我的錯和行為而令身邊所有愛我的人承受一種咁大壓力和痛苦,希望未來日子所有被我整傷和整痛的人都可以好好,報道令我深刻反思最錯地方是迷失了自己。」說到此,他暫停並抹淚。

最後安仔再度致歉:「我要再一次向所有愛我的人講聲令你們難堪了,我做錯了,對不起,我對唔住Sammi。我不知我以後怎去行我自己的路,這一刻我無咗靈魂,我是一個壞咗的人,希望大家可以畀時間我搵番自己,最後同所有人講對唔住。」

整個記者會短短7分鐘,安仔臨離場前再次深深鞠躬,然後由工作人員陪同離去,傳媒追問他怎向Sammi解釋和補償?怕不怕她舊病復發?他的演唱會是否繼續?會否就遭侵犯私隱報警?安仔一概不作答便離場,之後極速上車離去,直駛回淺水灣寓所。

記者會後,安仔也在社交網發文道歉:「這是一件不可能被原諒的錯事,我不敢奢求原諒,因為我也沒有辦法可以原諒我自己。我只可以深切反省,並以最誠懇的態度,去為所有因為這次事件而受影響的人,去說一聲,我真的做錯了,難辭其咎,對不起!我沒有任何藉口,犯下了如此嚴重的行為,令到我的家人、朋友及所有愛我的人徹底失望,我感到非常遺憾和歉咎。我亦願意承擔由這次事件所引起的一切後果和責任。最後作為一個丈夫,我要向Sammi說對不起,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錯誤,我感到慚愧及痛心。請大家給予時間和空間我去學習怎樣去改過及重新去做一個人。」

安仔所屬的太陽娛樂董事總經理黃栢高昨晚向傳媒發聲明,表示昨午才剛從北京返港,到埗後即收到安仔來電,就其醉酒及不當的行為道歉,深明犯下了嚴重過錯,表示希望暫停手上所有工作,深切反省。黃栢高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必須有恰當行為,亦要為自己行為負責,對今次安仔的嚴重過錯,公司立場會即時暫停其所有工作。

此外,黃心穎不時出席安仔友人飯局,丁子高亦曾出席,他昨日在一個品牌活動上被問到安仔偷食心穎一事,他表示:「那天朋友生日,我常周圍飛,有時都參與不到。」他又稱跟劉浩龍較熟,也曾跟安仔去滑雪。問到可知是誰帶心穎加入朋友圈,他卻稱:「不清楚!跟她唔熟。」丁子高拒回應別人的事,亦不回應自己可曾遇飛來蜢的假設性問題。

曾經與黃心穎傳出緋聞的李思捷昨晚出席保良局晚宴,他表示二人均認識,對於二人的新聞亦不敢看片,感到心痛,不會八卦別人事,男歡女愛只有自己知真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