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高通終極對決:積怨已久的兩大CEO將對簿公堂
2019年04月16日07:25

  一年前,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首席執行長庫克(Tim Cook)與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首席執行長Steve Mollenkopf在蘋果公司總部會面,會晤一開始便氣氛緊張。

  作為這兩家智能手機行業巨頭領導者的庫克與Mollenkopf長期不和,他們那次會晤的目的是討論一樁醞釀已久的專利糾紛。據知情人士稱,Mollenkopf一開始沒有講話,而是讓他的法律總顧問先發言。當時Mollenkopf懷疑蘋果公司在支持一樁針對高通發起的敵意收購。

  這種尷尬在這兩名關係疏遠的首席執行長之間時有出現。兩人的不和導致蘋果公司與高通的衝突發展成史上最醜陋的公司爭鬥之一。

  蘋果公司稱高通是一個壟斷者,說Mollenkopf在兩家公司的和解談判方面撒了謊。高通則指控蘋果公司欺騙全球監管部門,並竊取軟件幫助高通的一個競爭對手。

  兩年來,這兩家公司圍繞蘋果公司向高通支付的專利費問題爭吵不休。這兩名首席執行長的管理作風和原則十分不同,他們之間的不和更是加深了公司間的分歧。隨著糾紛升級,兩人也更加堅守自己的立場。

  未來一週,蘋果公司對高通的專利權訴訟將進入審判程序,兩家公司的積怨將升級為公堂對峙。預計兩家公司的首席執行長都將出庭作證,這起訴訟的相關賠償可能達到數十億美元。除非達成和解,否則兩家公司料將從週二開始在聖迭戈一家聯邦法院公開辯論。

  首席執行長之間的親密關係對於解決一些重大糾紛至關重要。微軟(Microsoft Co., MSFT)前首席執行長鮑爾默(Steve Ballmer)在半年多的時間內每週都會與Sun電子計算機公司(Sun Microsystems Inc.)首席執行長Scott McNealy對話,直到2004年兩家公司就一樁長達兩年的反壟斷訴訟達成和解。在Mollenkopf之前擔任高通首席執行長的Paul Jacobs曾經常與時任諾基亞公司(Nokia Co., NOK)首席執行長Olli-Pekka Kallasvuo會面,試圖解決雙方廣泛的專利訴訟,之後他們在2008年達成了一份為期15年的協議。

  1995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 Inc., CSCO, 簡稱﹕思科)首席執行長的錢伯斯(John Chambers)說:“首席執行長具有作出決定以及理解權衡的能力,這些工作難以委託給下屬。”錢伯斯曾就一宗商標訴訟與蘋果公司前首席執行長喬布斯(Steve Jobs)達成和解。錢伯斯說:“你拿起電話,不管是通話還是要求會面,都是基於信任的。”

  一位知情人士稱,庫克和Mollenkopf分歧很深,並且基本上沒有私人的聯繫,蘋果公司高管已表示,他們認為只要Mollenkopf仍然在任,就不太可能與高通達成和解。這名知情人士稱:“這裏有個人意氣之爭,我認為沒有人能彌合這種分歧。”

  據瞭解相關糾紛的知情人士透露,庫克和Mollenkopf在培養相互關係方面沒有任何進展。

  蘋果公司和高通沒有安排庫克和Mollenkopf接受採訪。

  Mollenkopf出生在巴爾的摩,是一位軍事愛好者,加入高通前曾在美國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實習。他經常在單獨諮詢高級副手的意見後作出決策,但這些年來,隨著許多人離開公司,他顯得有些孤立,不得不依賴外部顧問。

  出生在亞拉巴馬州的庫克是一位經營奇才,他致力於在蘋果公司的十多位高管中建立共識,並經常問他們:“什麼才是正確的做法?”這種集體決策的方式產生了一批支持庫克看法的執行者,庫克認為,高通的授權操作——從每部iPhone售價的大部分中抽取5%的費用——是完全錯誤的,這使得高通從蘋果公司在顯示器和鏡頭技術方面的創新中坐收漁利。

  據瞭解庫克想法的知情人士透露,庫克在這個問題上的堅定立場以及他對Mollenkopf處理這項糾紛的不滿促使他出庭指證高通,這在他擔任首席執行長期間非常罕見。

  一個陪審團可能會決定誰是真正的受害者,是指責蘋果公司不支付專利費從而侵犯其專利權的高通,還是指責高通多年來為相關專利權索價過高的蘋果公司。此案的關鍵是高通的專利授權模式將來如何發展,以及蘋果公司是否會交納數十億美元專利使用費。

  兩家公司已經花費上百萬美元的律師費,希望能佔據優勢,迫使對方同意和解。

  自從蘋果公司2017年1月起訴高通、指責高通收取專利使用費的方式不公平以來,高通的市值已經蒸發掉逾25%,目前在689億美元左右。陷入困境的高通去年擋住了競爭對手博通(Broadcom Inc., AVGO)發起的敵意收購,後來高通股東在年度股東大會上投票反對董事會,以表達對公司拒絕博通的不滿。

  在中國和德國法院認為蘋果公司侵犯高通專利權後,蘋果公司被禁止在這兩個國家銷售部分型號的iPhone。蘋果最新款iPhone只採用英特爾(Intel Corp., INTC)生產的調製解調器芯片,而英特爾在無線領域落後於高通。今年的iPhone不會採用高通出品的新5G芯片,蘋果公司可能因此在無線設備提速方面落後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等競爭對手一年。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出版商道瓊斯公司(Dow Jones & Co.)簽署了通過蘋果公司的服務提供新聞的商業協議。

  蘋果公司和高通都表示,溝通渠道仍是敞開的,雖然基本上未使用,和解有可能達成。兩家公司正等待一位聯邦法官就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對高通提起的反壟斷訴訟作出裁決;該裁決可能削弱或強化這家芯片生產商的地位。

  蘋果公司一度需要高通,後者曾率先建立了一個高效傳輸手機通話及數據的系統。蘋果公司不得不先獲得了高通的手機技術專利授權,才得以在2007年推出iPhone。當時,高通把這些專利授權給其他手機生產商,並以每部手機價格的5%收取專利使用費,相當於每部設備收費12至20美元。

  高通的授權條款讓時任蘋果公司首席運營長的庫克感到困惑。瞭解談判內情的人士稱,考慮到蘋果公司的品牌聲望,庫克知道第一款iPhone的售價將會很高,他認為高通不應抽取如此大比例的專利費。據法院記錄,庫克的團隊曾提議每部手機支付1.50美元專利費。

  而喬布斯則認為公司應該為自己的創新獲得公平的補償。他與時任高通首席執行長Jacobs的商業關係常常體現出這一點。據瞭解談判內容的知情人士稱,二人推動達成了一項協議,蘋果公司將向高通支付較低的專利使用費,每部手機7.50美元。

  2011年,高通成為iPhone調製解調器芯片的獨家供應商,蘋果公司延長了上述協議的期限並加深了與高通的關係。

  作為協議條款之一,高通將向蘋果公司支付10億美元,Mollenkopf稱之為“激勵性付款”,但條件是,如果蘋果公司增加另外一家芯片供應商,將必須退還這筆錢。這筆一次性付款後來升級為年度性付款。

  兩家公司的銷售額都實現了增長。截至2012年底,在iPhone推出五年後,蘋果公司的iPhone銷量超過2.5億部,銷售額超過1,500億美元。同期,高通向所有合作夥伴收取了逾230億美元專利使用費,芯片和其他產品銷售額接近420億美元。

  瞭解談判內容的知情人士稱,蘋果公司向高通支付的專利使用費比其他所有iPhone特許生產商加在一起都要高,庫克認為這太過分了。2011年,庫克接替喬布斯擔任蘋果公司首席執行長。

  更糟糕的是,庫克及其首席運營副手Jeff Williams感到陷入了將高通作為獨家調製解調器芯片提供商的困境。Williams與Mollenkopf有著長期合作關係。

  Williams近期在法庭作證談到該交易時稱:“我們被槍頂住了腦袋。”

  Mollenkopf則不這麼認為。他在法庭作證時稱,這份排他性協議是蘋果公司提出的。他表示,庫克和Williams承諾將高通芯片置於數百萬iPhone內將促使芯片銷售激增並帶來競爭優勢,並要求高通為該特權支付10億美元。

  2016年,蘋果公司就其專利授權做法與高通公開對峙。根據法庭文件,在韓國公平交易委員會(South Korean Fair Trade Commission)起訴高通案的一次聽證會上,一位蘋果公司代表闡述了該公司對“高通濫用支配地位的看法”,並表示,蘋果公司尚未增加另一家調製解調器芯片提供商的原因是高通的排他性行為。

  據知情人士透露,Mollenkopf和其他高通高管都非常憤怒。他們私下裡知道,蘋果公司在中國生產iPhone 7設備使用了競爭對手英特爾的調製解調器芯片。而這些設備在上述聽證會結束數週後才面世。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Mollenkopf的指示下,高通開始扣留上述對蘋果公司的約10億美元專利使用回饋和激勵性付款,理由是這家iPhone生產商誤導監管機構的舉動違反了合同規定。

  一位知情人士稱,此舉殺傷力極大。

  作為報復,蘋果公司在2017年1月份削減了向高通支付的數十億美元專利使用費,並對該芯片供應商提起訴訟。

  上述訴訟是在iPhone的黃金時期接近尾聲之際提起的。2017年iPhone發貨量首次出現下滑,蘋果公司和高通的業務均因此承壓。

  Mollenkopf同意在美國、中國和德國就蘋果公司侵犯專利權提起訴訟,這與高通在2000年代中期對諾基亞採取的法律策略相似。由於懷疑蘋果公司把一些軟件分享給高通的競爭對手英特爾,高通開始停止提供蘋果公司為未來iPhone測試調製解調器芯片所需的軟件代碼。英特爾和蘋果公司對上述行為予以否認。

  2017年10月份前後,蘋果公司開始設計不使用高通零部件的iPhone和iPad。

  在此後不久,博通主動向高通發出了價值1,050億美元的收購提議。據知情人士稱,該收購提議的時機令一些高通內部人士懷疑蘋果支持這份收購提議。

  據知情人士稱,在博通收購高通的交易失敗後,Mollenkopf曾對蘋果公司將重回談判桌並就和解方案展開談判抱有希望。庫克計劃2018年夏季到法院作證,高通高管當時認為,庫克會與高通達成和解,以避免在作證時提到行事隱秘的蘋果公司的商業行為。

  然而,據一位瞭解庫克想法的人士稱,庫克一心想要從根本上改變高通的業務模式,而且去年夏季的作證沒有出現問題。

  面對蘋果公司的抵抗,高通加大了通過公關手段迫使蘋果公司談判的力度。據知情人士稱,高通與專門研究對手情況的華盛頓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進行了合作。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去年11月報導,Definers Public Affairs與新聞聚合網站NTK Network維持了關係。後者曾刊發一篇文章,稱蘋果公司是矽谷最大的惡霸。該網站刊發的另一篇文章還稱,蘋果公司需要與高通處好關係,否則只能向客戶提供速度更慢、質量更差的產品。

  與此同時,Mollenkopf的表態也增強了有關雙方接近達成和解的看法。他在一次露面時對CNBC表示,雙方接近解決此事。幾週後,高通在中國和德國的法庭贏得了勝利。

  今年1月心煩意亂的庫克表示,蘋果公司和高通沒有在進行磋商。他在接受CNBC的Jim Cramer採訪時稱,高通的授權實踐不合法,並表示,自去年9月以來兩家公司未曾有過談判。他還批評這家芯片製造商買通Definers撰寫假新聞。庫克表示,企業不應該使用這種上不了檯面的招數。

  據知情人士透露,Mollenkopf依然認為蘋果公司會像諾基亞一樣就和解協議與其進行磋商。

  庫克絲毫未表現出他願意屈服。蘋果公司已在推進研發自己的調製解調器芯片,這將使其進一步減少對高通的依賴。

  對Mollenkopf來說,達成下調授權費協議的前景是有風險的。高通與其他製造商所簽協議中的條款會要求該公司提供與該協議相同的條款,這可能會令高通有利可圖的授權業務遭受沉重打擊。

  在5G領域的競賽如火如荼之際,由於未能迅速達成協議,蘋果公司無法使用高通領先市場的5G芯片,令iPhone較使用Android系統的競爭對手落後一步。

  一位知情人士稱,雙方都亮出了武器,要讓一方收回武器,得有什麼事情發生才行。

  文章來源:華爾街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