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誌祥新專輯有首《羅誌祥》,沒想到歌名來自歌詞的諧音
2019年04月13日09:22

原標題:羅誌祥新專輯有首《羅誌祥》,沒想到歌名來自歌詞的諧音

4月12日,羅誌祥終於攜第十二張全新專輯《NO IDEA》歸來。在暌違樂壇三年多的時間里,無論是以老闆身份打造男團CTO、推女藝人愷樂,以合夥人身份與胡彥斌一起創辦“修樓梯”舞蹈學校,還是以固定成員和導師身份出現在《極限挑戰》、《這!就是街舞》等節目中,羅誌祥在娛樂圈一直“會玩”得風生水起,從未離開過觀眾的視線。

不過,此次以新專輯之機回歸唱跳歌手身份,羅誌祥卻直言自己“沒有了想法”。為什麼?

環球音樂供圖

專輯解碼

如專輯名“真的沒有想法”

暌違三年推出新作,羅誌祥此次不僅回歸歌手本職,更身兼音樂總監,從選歌到製作事事親力親為。不過他坦言,為專輯取名“NO IDEA”並非是什麼概念,而是自己“真的沒有想法”:“因為這一兩年在幫CTO跟愷樂在做專輯,我的腦袋已經被挖空了,反而在做自己東西的時候變得沒有太多想法了。”

羅誌祥的上張專輯取名為“真人秀”,但時間過了三年之後,他卻對“概念專輯”產生了反思,“比如取‘真人秀’的時候,你還要寫一篇文章,賦予它的生命,有時候跟專輯內容也不見得是搭在一起的,還要去硬掰,然後我去宣傳的時候,還要硬講,這就很不對。”羅誌祥打了個比方,“實際一點來說,我今天去吃一碗滷肉飯,老闆在旁邊跟我解釋它的曆史,我就覺得誰會關心?還是它好不好吃比較重要。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不喜歡聽太多,認不認同你的東西是很直接的。有時候你也不用去多強調跟哪些人合作製作,反而如果有人真的喜歡這首歌時,他會反過來去瞭解編曲是誰,作曲是誰,我覺得這是一個逆向的思考,所以才會有這一次的操作。”

這次曲風統一不再“拚盤”

羅誌祥透露,其實本想在去年12月底推出這張新作品,但自己希望此次的曲風統一以R&B為主軸,鼓點也維持在一個風格裡面,所以就一直雕琢到了今天,“我以往的專輯曲風和類型太豐富了,就好像一個拚盤。有時候我也會跳躍著去聽自己的歌,因為我以前什麼歌都唱,就覺得好怪。”

羅誌祥笑稱,在發行第十張專輯的時候,其實自己已經想要做一張“統一”的專輯,“但是當時的主導權還沒有這麼多,公司也想要我多嚐試不同的曲風,但都沒有成功。我覺得很奇怪的現像是,當你越想要讓它成為傳唱度、模仿度高的歌,越不會有;反而是越自然地去發酵,它就很容易變成流行廣的東西。比如《撐腰》MV,我根本沒想到它會變成這麼多人去模仿的東西,這很奇妙的,所以我覺得我們就不要去強調什麼。以前就是太強調了,越強調反而越不會流行,應該都是這樣。”

【歌曲解碼】

新專輯封面。環球音樂供圖

08.《NO JOKE》

詞:羅誌祥/Tipsy Kao

曲:羅誌祥/陳星翰/ØZI

突襲前進

招集著力

必須走起立竿見影

虛無泡影絕不成立

不樹敵沉住氣成助力

《NO JOKE》是新專輯推出的第一首單曲,當時我就覺得這三年沒發歌,要發的第一首歌應該是怎樣的東西?歌名也亂取了一些,什麼“Say my name”之類的,很多東西都很土,直到後來我就想到了“NO JOKE”,我覺得很酷,因為代表我不開玩笑。我做認真的事情跟參加綜藝節目搞笑,是會把它們區別開的。《NO JOKE》也是我到現在最man、最難挑戰、最累的一首歌。所以真的三年後要回來的時候,我希望用這首歌當做我的開門歌。

05.《NO LOVE》

詞:黃政彬

曲:Jay Hong/KEIDY(akaKo Dong-Kyun)/ZEENAN(aka Jung Jin-Hwan)/

ONNI (aka Jung Mi-So)

笑得很自然的表情

是你最致命的武器

你做得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說愛情最好是遊戲

太認真你嫌太無趣

敢不敢陪你就當玩玩而已

這首《NO LOVE》我們請來了宋茜做女主角,當時她把她養的迷你豬也帶來了。我一看到就說,你的這隻豬跟我小時候養的那隻一樣,它跟狗一樣黏人,喂它吃豬肉它還會生氣,但最重要的是,它其實不是迷你豬,因為當時我把它寄養到我媽媽那裡之後,發現它不僅會長大,還會長出獠牙,毛也會變成黑色。我就跟宋茜說,小心它現在會撒嬌要你抱,後面你就抱不動了。(笑)

與宋茜合作《NO LOVE》。MV截圖

04.《羅誌祥》

詞:胡彥斌

曲:胡彥斌

我只想和你

唱最動人的歌曲

我只想為你

心碎卻如此著迷

我只想和你

在柔軟海灘散步

留下排的很長很長的腳印

我很喜歡胡彥斌的歌,我們也是因為緣分很早就認識了。在錄《創造101》他第一次導師表演的時候,彈鋼琴唱了《你要的全拿走》這首歌,我第一次聽,就覺得,哇,中了!這個也太好聽了,但好難。後來我就跟他說你可以幫我寫首歌嗎?我是很誠心誠意的,表情還帶點無辜感。他說“可以啊!”,但是一般這種創作人說“可以”都是騙人的,我以為他可能是跟我打哈哈,但是後來他真的在幫我寫,雖然花的時間有點久了,半年多的時間。我跟他強調我不要難的,因為我沒有他那麼厲害,所以不要給我來那種“噔噔噔噔”的搶拍,你幫我寫那種旋律流暢度很夠,然後洗腦就可以了,不管它會不會成為經典、會不會紅,但至少洗腦就可以了。後來我拿到這首歌之後,發現歌詞里一直重複“我只想”,聽起來好像“羅誌祥”,所以歌名就改成了《羅誌祥》。

新京報記者 楊暢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