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完一檔追一檔,男團綜藝“變形記”
2019年04月13日08:02

原標題:罵完一檔追一檔,男團綜藝“變形記”

《以團之名》《青春有你》接踵收官,《創造營2019》無縫銜接開啟,“優愛騰”三大視頻網站今年推出的男團綜藝紛紛亮相。去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時的火爆已經不再,《青春有你》成團夜,《創造營2019》學員入營,但在熱搜榜竟被48歲的閆妮美腿的光芒蓋過。網上熱鬧討論的是蘇有朋喊話小虎隊約飯,還有人親切懷舊那是“我爸媽的偶像”。“資深偶像”回歸舞台變成賣點,竟然搶了蓄勢待發的年輕人風頭。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楠

洪欣現身為兒子加油,“媽媽粉”邊吐槽邊追

有人說,與網絡平台紛紛砸錢收割粉絲紅利的熱鬧情形不匹配的是,進入2.0時代的男團選秀的熱度不及從前。吃瓜群眾逐漸散去,節目的忠實粉絲以吐槽等方式保持對節目的關注度,並以發表意見狂刷存在感。

優酷《以團之名》最先收官,揚子晚報之前也參加了總決賽錄製投票。時近4個月的訓練和比賽,在3月28日播出的《以團之名》總決賽中,由周藝軒、洪暐哲、張鎬濂、蘇勳倫、陽兵卓、苟晨浩宇、宗贏及龔言脩組成的新風暴獲得冠軍成功出道,同時,趙品霖、楊桐、奶茶-商振博、AJ-賴煜哲、田書臣、王迪、陳順、龍泓昊等在光束值排行榜中佔據前8的選手組成人氣團同步出道,並在此後確定人氣團團名為Black ACE。

記者也發現,有不少女粉絲翹班在錄製現場蹲守了好幾天,在門口為他們佈置鮮花造聲勢。他們一面也在討論節目有哪些不足,一面又特別在意之前粉絲探班自己沒有拿到門票。她們跟現場為兒子張鎬濂加油助威的女明星洪欣,似乎沒有什麼分別。

當晚,排名第一的李汶翰C位出道,連同UNINE組合。不少網友認為,雖然李汶翰C位實至名歸,但另一位同樣可以競爭C位的施展僅排在第11名,人氣頗高的連淮偉則正好被卡在第10名,實力不弱的姚弛也排在第12名,距離出道都一步之遙。事情詭異得讓節目粉絲孫堅都忍不住發微博質疑,難道最終結果是“搖號”得出來的?並提議“10-12麻煩組個組合出道”。

就算出道的陣營里也存在爭議,被粉絲們稱為“小太陽”的管櫟被認為絕對有實力進前三,卻僅排名第四。顏值實力俱佳的陳宥維被公佈排名第八後,其經紀公司的代表人更是憤然離席表示抗議,並在隨後官方吐槽說“遊戲而已,開心就好”。

追星日常拍成韓劇,粉絲文化成年輕人日常

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粉絲文化研究學者朱麗麗教授說,“如果你不是粉絲的話,很難理解粉絲對偶像的感情可以深到怎樣的程度。因為很愛他們,就像自己家裡看著小孩子成長一樣。所以很多粉絲會稱自己為‘媽媽粉’、‘姐姐粉’。其次也是因為許多成年粉絲有足夠的金錢、精力去影響未成年偶像的成長道路。”

影視作品也開始聚焦當下粉絲文化。最近樸敏英最新韓劇《她的私生活》講述了“瘋狂迷妹”的生活日常,在韓國熱度未起,卻在中國登上熱搜。劇中的女主工作能力卓越,是幹練的美術館策展人,但私下卻沉迷追星。如朱麗麗說,“如果我們拋開一切的偏見,粉絲文化其實是現在中國青年或者全球青年最重要的日常文化經驗之一。千萬不要小看青年人,千萬不要小看年輕的力量。今天的粉絲文化,有可能沉潛著明天的經典文化。”

這種模式化的偶像選秀,確實有一種讓觀眾邊罵邊追的魔力,剛罵完這檔節目,轉頭又奔向下一檔,追星少女成為熱門選秀綜藝吸引的對象。

《變形記》大改造?限秀令下節目土味十足

2018年《偶像練習生》帶給國內娛樂圈的,不僅僅是偶像市場的崛起,還有一系列來自廣電的限製令。“練習生”首次進入中國主流觀眾的視野時,五顏六色的髮型,參差不齊的唱跳水平,就讓接受不了韓流風格的網友吐槽不已。隨後娛樂至死之下,粉絲經濟氾濫,過度娛樂化導致限製令產生。選秀、偶像等都成為敏感詞。而觀眾關於現在男明星太娘的一波吐槽,也深刻影響著選秀的審美風向,出現了對韓流選秀審美的反彈。

來自韓國模式的選秀節目,努力找到本土化的點,與粉絲們產生更多共鳴。投向《創造營2019》的網友發現,這簡直就是許多人經曆過的上大學過集體生活的感覺。也有人調侃,這就是《變形記》改造!土黃色製服,軍用大背包,以及軍旅風及簡陋風混搭的學員宿舍,節目開篇就“土”到了觀眾。在《偶像練習生》被稱之為“土偶”之後,《創造營2019》成功繼承“土創”稱號。

從換裝到對話親友團,來自經紀公司,特別是媽媽的加油打氣,頓時讓大家眼眶濕潤。學員們要在規定時間里把行李中的必備品塞進專屬訓練包,導致畫風突變。有人整包直接放進去,悠閑地坐下來;有人著急得忘記箱子密碼,有人直接上嘴咬開袋子。因為胃不好帶養生鍋的少年驚呆了大家,琳瑯滿目的保健品行囊根本帶不下,只好請隔壁好友“帶貨”。還有大聲問誰要老乾媽的,居然帶了6瓶!接下來,99位小哥哥們進入訓練營,竟然睡的是大通鋪,首先如何套被套也是難死這些大小夥子。還要上交手機,讓這些年輕人無聊到陷入發呆。

三檔節目出了300名男生,“追夢人”不夠了?

這些挑戰“造星”新生活的追夢人,進入觀眾視野,彷彿就是頗具親切感的鄰家大男孩。所以,儘管記憶點不強,人們也質疑,接下來如何能產生新一代“蔡徐坤”、“楊超越”,但至少這個開頭還是頗清新的。

從《以團之名》、《青春有你》到《創造營2019》,三大節目至少誕生了四個團體,至少有300名男生已經全部亮相。許多人都在擔心,面對粉絲的龐大需求,各家公司的練習生不夠了怎麼辦?從三大節目來看,“回鍋肉”練習生少不了。比如《以團之名》的田書臣、趙品霖、何屹繁都曾同屬SWIN男團;《以團之名》的周藝軒和《青春有你》的李汶翰則都來自UNIQ組合。《創造營2019》的選手裡“回鍋肉”更多,有人統計至少在20人以上,比如已經33歲的馬雪陽來自至上勵合組合,戴景耀、劉也來自SWIN男團,彭楚粵、夏之光、趙磊、焉栩嘉來自“X玖少年團”,《創造營2019》也很接地氣地借學員的嘴自我“解嘲”了一把,這是“再就業”啊。

但在愛豆產業轉向常態輸出,偶像遍地走的年代,看來很難再出蔡徐坤了。在學員熱度不足的情況下,如何將其更好地推向市場,也給輸出方出了難題。據悉,接下來《以團之名》推出新風暴和Black ACE將會投入到亞洲巡演及音樂專輯的籌備中,並展開巡演。此外,影視劇和熱門綜藝資源也在籌備中。而《創造營2019》延續了去年《創造101》的模式,首期就出現了讓練習生推廣品牌的廣告,令練習生增加曝光機會,也幫助品牌主挑選未來的代言人。但今年你會發現《創造營2019》推出的實力派導師郭富城、蘇有朋、黃立行、胡彥斌頗受網友認可,雖然這些平均年齡45歲的導師不是當下流量大戶,但從偶像派到實力派的他們,代表了一種市場認可的方向:星光不問趕路人,時光不負有心人,偶像與實力的悖論永遠在掙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