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世界里,生為女性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19年04月10日08:36

  來源:Momself

  給大家講一個恐怖故事:

  據網絡報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里,猥褻13歲少女的老師原型——陳國星,目前來大陸交流了。

  這條消息在微博一出,6萬網友瞬間炸了。

  更可怕的是,評論里還有人認出,他就是曾經給自己評過課的老師……

  儘管之後,外語學校回應:沒有聘請他來授課,只限於教師間當次交流。

  但網友們的意見還是非常一致:這種禽獸來交流什麼?交流怎麼禍害孩子嗎?

  如果你看過這本書,你一定也會和網友一樣反應激烈。

  書中,13歲少女房思琪被補習班老師李國華誘姦,最終抑鬱自殺。

  而房思琪的原型,就是作者林奕含;李國華,就是陳國星。

  兩年前的4月27日,26歲的林奕含在家中自縊身亡;

  兩年後的今天,微博卻曝出陳國星更名改姓,繼續在人間自由地遊蕩。

  雖然並沒有得到確定的信息,但網友們的評論多數指向一個擔心:

  如果自己的孩子,遇到這樣的老師怎麼辦?

  如果新聞是真的,為什麼受害者付出生命說出一切,施害者卻沒有受到製裁?

  我們到底可以做些什麼,才能讓世上不再有下一個房思琪?

  《女性人生恐怖故事》

  同樣被稱為女性人生恐怖故事的,是這部豆瓣9.2分神劇。

  有人說,如果在知乎上提問:在這樣的世界里,生為女性,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那麼這部劇就是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

  更恐怖的是,它同樣改編自真人真事。

  它的名字,叫《她說:女性人生瞬間》。

  這是BBC為紀念英國女性獲得選舉權100年,特別推出的短劇。

  全女性的陣容,幾乎彙聚了我心目中最棒的一批女演員。

  8個人公開發表意見、挑戰現狀,特別有力量,好幾處看到我熱淚盈眶。

  什麼是性教育?

  女性如果談論起性話題,縱使放在百年前的英國,也會被認為是沒有自尊心。

  談性色變的文化、宗教的慾望原罪論、輿論的蕩婦羞辱。

  原來都是在阻止這件事的發生:阻止女性的自主權。

  《她說》公開討論性,還直戳黑暗下的現實——性侵。

  一個女演員坐在窗邊,背景是浴室,地上散落著男人的領帶,還有一雙皮鞋。

  她講述起自己剛入行時,被經紀人帶去酒店。導演藉口討論劇本,對她實施性侵。

  就像一隻膽小的兔子,被獻祭給森林里可怖的獅子,無法動彈。

  有些人說她不懂拒絕,甚至有人說她願意去酒店,就已經默許了後面事情的發生,指責她是不完美受害者。

  但事實是,如果家庭乃至整個社會,都對性諱莫如深,那麼女性面對性禁忌時,就會陷入茫然與無措。

  這也是為什麼房思琪面對誘姦時的第一反應,不是我拒絕,而是——我不會:

  更重要的是,權力的不對等,通常根本不會給你反應過來的時間。

  女演員突然轉身去浴室,卸妝、洗澡,暗示結果已經發生。

  她撕心裂肺地開始啊的叫了起來,卻發不出一點點聲音。這一段炸裂的演技,看得我後背陣陣發涼。

  無論娛樂圈性侵、職場性騷擾還是房思琪式的悲劇,性侵從來無關乎職業。

  當女性不得不服從時,就是一種性侵。

  這個故事的最後,女演員說了一句話,暗示她將把一切說出來:如果你敢的話,就要說出來,想想其他膽小的兔子。

  這位女演員扮演者,其實也是Metoo運動的參與者,蘿瑪拉·嘉瑞。

  她真的站了出來,揭露荷李活大亨在一次試鏡時,對女性的性騷擾。

  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更多膽小的兔子。

  奪回夜晚

  8個故事里,我最喜歡,也是最帶給我力量的是第五集。

  故事背景發生在70年代的利茲。當時出了個殺人犯,接連殺害了6名女性。

  於是警方頒布了一項針對女性的宵禁:女性九點以後不要出門,如果出門也要有男性陪同。

  被禁足在家的年輕女孩伊娃就收到了這樣的傳單,都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聽起來是不是還挺能理解的?是啊,我們可太會為女性著想了:

  出了滴滴司機事件,就告誡女性晚上不要打出租車;

  白銀連環兇殺案,就讓女性晚上不要出門;

  女教師夜跑失蹤,就讓女性不要穿著暴露;

  地鐵上鹹豬手事件頻發,就設置女士優先車廂。

  但這背後都基於一種好奇怪的邏輯:只要把女性和男性分隔開來,就可以防止此類事件發生。

  伊娃發出自己的質問:

  是我們做錯什麼了嗎?

  既然犯罪者是男性,那為什麼不限製男性出門,卻要實施針對女性的宵禁?

  讓犯罪者在街上自由地遊蕩,卻讓女性禁足,這不是很荒謬嗎?

  看似在保護女性,背後的權力結構卻並不平等。女性的生存空間在被擠壓,在變小變得逼仄。

  伊娃問出了一連串的疑惑,她不需要這種打著女性之名的宵禁。她說:

  她的這段話,她的勇敢,她的赤子之心,聽得我眼淚簌簌流了下來。

  女性從來不是次等的性別。我們也不必當負罪的淑女、順從的兔子,或是需要騎士陪同的宵禁對象。

  我們需要的,只是男女平等。

  就像李銀河在《女性主義》那本書里說的:

  女性主義,就是在任何事情上,實現男女平等。僅此而已。

  因為如果連出門看星星都做不到,那教她們去追逐星辰還有什麼意義?

  房思琪的結局

  傳播學里有一個概念,叫沉默的螺旋:

  《她說》里這8位女性,以極大的個人成本,公開說出自己的故事,挑戰現狀。

  正是因為有像她們這樣的人,百年來不斷髮聲與反抗,歐美女性的地位才被普遍提高。

  而中國女性,雖然現在已經走出家庭,廣泛參與社會。

  但遭受的不同程度的歧視與侵犯,依舊沒有斷絕,依舊被一張沉默的大網縱容。

  要衝破這張網,就要發出自己的聲音。慶幸的是,越來越多人抬起了頭:

  記者柴靜報導了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對妻子的家暴;

  23歲女孩麗麗(化名)舉報公益人雷闖性侵;

  北航博士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曉武曾對她性騷擾;

  《章文,請停止你的傷害!!!》作者舉報章文強姦,隨後著名作家蔣方舟轉發該文說:我也被此人性騷擾過,坐牢吧,人渣!

  從公益圈,到娛樂圈、學術圈,從性侵到家暴、 女性職場歧視,越來越多的相關話題被大家關注與訴說。

  我們每個人小小的聲音,都會鼓勵到更多的女性發聲。

  當這個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響,終會彙成一條洪流,改變這個世界。

  那時,請謝謝勇敢的自己,給了房思琪們一個不一樣的結局。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