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據聞這個瞬間 舒米高曾睇到嘔...
2019年04月09日16:00

那條小腿&&
那條小腿&&

  大衛-巴斯特(D.Busst),這個名字你一定感到陌生,但提起當年那張嚇人的恐怖照片,你或許會有印象。在對陣曼聯時的一次慘烈衝撞中,高雲地利球員巴斯特的右腿呈現90度彎折,畫面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骨頭已經穿出了皮肉……

著名的斷腳照,巴斯特的右小腿擰成了麻花&&
著名的斷腳照,巴斯特的右小腿擰成了麻花&&

  轉眼間23年已經過去了,直到今天,這位高雲地利昔日後衛依然會被人偶爾認出記起,原因倒不是他球員時代多麼有名氣,而是他的那次重傷,以及那令人難忘的右半截小腿。

  「知名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下半截腿。」現年51歲的巴斯特開玩笑說,「當我踢慈善賽或者遛彎時,有人會過來和我聊起這事,並要求看看我的腿,然後影張照片。現在的我和當年已經有很大變化了,頭髮已經全掉光,但如今我在海灘渡假時,仍會碰到有球迷過來拍照,對我說:‘那場球我在現場’。」

  「那場球」,是1996年4月8日,高雲地利在奧脫福對陣曼聯。巴斯特和曼聯的埃爾文(D.Irwin)以及麥佳亞(B.McClair)撞在一起,骨頭穿出了皮肉,小腿扭成麻花一樣。曼聯門將舒米高(P.Schmeichel)看到這一幕後,受到了巨大刺激,在場上忍不住嘔吐起來,並需要有人對他進行心理安慰

對手、隊友都嚇壞了
對手、隊友都嚇壞了

  在被緊急送入醫院後,巴斯特在12天里接受了10次手術,而加上之後的修復以及矯形手術,他這條小腿經歷的總手術次數為22次。如今,這個身材高大的壯漢,走起路來仍有輕微的一瘸一拐,可回憶起那段經歷,他卻沒有怨恨。

  曼聯主教練費格遜(A.Ferguson)後來趕到醫院看望巴斯特,並給他帶去了一份禮物:簡東拿(E.Cantona)的一本書,寫的是法國人一路邁進奧脫福聖殿的經歷。費sir了解到,巴斯特是從低級別地區聯賽一步步踢上英超級別的,這本書也許能給他一些共鳴和安慰。「費爵爺坐在那裡,和我母親在一起,我母親不知道這人是誰,」巴斯特笑著回憶說,「她問我這人是誰,他怎麼認識我的,她怎麼不認識他。我父親顯然清楚費爵爺是誰,後來前曼聯教練羅恩-艾堅遜(R.Atkinson)也來看我,我得到的支持是非常好的。」

如今的巴斯特講述當年的經歷
如今的巴斯特講述當年的經歷

  雖然巴斯特現在的口吻很輕鬆,但當時的情況是十分危險的,他的小腿傷口出現了感染,頭六個月裡每週都要進出醫院,而他脛骨處的一處傷口因為感染嚴重,在頭一年里不得不完全保持敞開,以便隨時進行治療。「受傷後三週,我被告知,可能需要膝蓋以下截肢,因為感染太嚴重了……那時候你想的就不是足球了,而是:我還能走路嗎?頭一年里我什麼都幹不了,手術很考驗心理,幸虧有老婆、家人、醫護人員和球員協會的支持,幫我度過了最初的困境。」

  「我再也踢不了球了,這並不令人太意外,但當外科醫生正式對我確認這一點時,我心裡仍然很難接受,很沮喪。」

  受傷四年之後,巴斯特又開始踢球了,但不是職業足球,而是沒什麼身體對抗的五人小場,之後,他開始參加一些35歲以上的大場地比賽。「我的本能還在,還會去鏟球,會去拚搶,這些本能不會消失。我在那個隊踢了好多年,後來和我父親的五人制球隊一起踢,一兩年前我不再踢比賽了,50歲了,不過現在時常仍有人會拉我出去踢兩腳。」

依然在高雲地利工作
依然在高雲地利工作

  巴斯特小時候在伯明翰長大,支持列斯聯隊,但他自稱從1991年起就轉變為高雲地利球迷了。當年的英超不死鳥高雲地利,如今已經降入英甲,而且因為球場合同問題,正面臨失去主場的可能。1997年起,巴斯特加入到高雲地利球會的社區發展團隊,現在已經是團隊領導,這個團隊從最初的4個人,已經發展到了71個人,因為工作優秀,他們有望當選2018年優秀球會社區團隊。

  「我們做一些項目和活動,在高雲地利和沃爾維克謝爾地區,上到85歲老人的足球賽,下到三、四歲兒童的足球班。我們還有慈善活動,包括給地區的一些家庭和孩子提供半價餐飲等。我們有一個基金會,會籌集資金來組織這類活動,還有就是幫助地方的一些小球會買波衫、提供教練培訓等。我現在做的事情,有很大一面是慈善性質的。」

  至於那次受傷是否會讓他對踢球感到後悔,巴斯特的回答很堅定:「重來一次的話,什麼都不會變,我還是會踢球。我在24歲時有機會進入職業球壇,每天訓練,在世界上最好的聯賽踢球,踢的最後一場,對手可是埃里克-簡東拿呢……」

  (kohkhainok)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