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吉沉船事故9個月 遇難者家屬:有些眼淚流在心裡
2019年04月09日06:00

  原標題:布吉沉船事故9個月 遇難者家屬:有些眼淚流在心裡

  布吉沉船事故9個月後,部分遇難者家屬和倖存者還在和旅遊平台馬蜂窩打官司

  海寧的遇難者家屬說:有些眼淚流在臉上,有些眼淚流在心裡

  記住往日的溫馨,好好生活

  本報記者 陳偉斌 黃小星

  一通由好友隨意撥出的號碼,一段如電影情節般的姻緣,一場意想不到的生死離別。

  已是4月,離泰國布吉島遊艇傾覆事故發生已有大半年,但遇難者家屬李浩還是有些不願面對,但他也明白,自己迴避不開。

  李浩說,有些眼淚流在臉上,有些眼淚流在心裡。

  他一直都把眼淚掩在內心深處,儘可能把生活過得規律、樂觀。

  據媒體報導,此前,有12名遇難者的家屬及2名倖存者委託公益律師團隊向馬蜂窩及深之旅提起索賠訴訟。4月初,法院對涉訴雙方進行調解,但未能達成一致。家屬表示將繼續訴訟。

  [離別] 命運沒有給予一絲憐憫

  海島上信號不好,李浩和妻女視頻了一會兒後,因為總是卡住,想著就讓她們繼續玩兒,晚點再聊。關閉視頻前,他安慰有些暈船的妻子,注意休息,並囑咐她照顧好四歲的女兒。

  那天是2018年7月5日。

  雖然同行的人不少,並且嶽母也和妻女在一起,但似乎真的有心靈感應,之後兩個小時里,李浩總覺得哪裡不對,甚至心頭突然有過一次莫名緊張。

  千里之外的泰國布吉島海面上,特大暴雨突來、狂風不止,在海浪的擊打和船員的錯誤評估和操作下,當地時間18時左右,張浩妻女所乘坐的鳳凰號遊艇傾覆……

  傾覆事故造成47名中國遊客遇難。事後確認,張浩的妻女和嶽母,都未能倖免。

  當時傳回國內媒體的消息只是有一艘遊艇傾覆並導致人員遇難和失蹤,具體情況並不明晰。

  相較於此前的莫名緊張,那一刻的李浩已感到極度不安。特別是隨後再度傳來的消息中,有“中國海寧一家企業”這樣的字眼,更讓他清晰意識到出事了,必須立刻撥打妻子的電話,確認她們是否平安。

  一個,兩個,三個……然而這通希冀聽到妻女聲音的電話,再也無法接通。

  越來越強烈的不祥感開始佔據李浩的整個人,“當時我心裡有種感覺,或許她們回不來了。”

  只是李浩還不敢將這個消息告訴老人們,但他趕緊找到了妻子的舅舅商議,並通過海寧市政府開通的綠色通道辦理了人生中第一本護照。

  再也等不及的李浩,拿著這本護照買了機票自己趕往泰國布吉,那個與妻女、嶽母永遠失聯的地方。

  抵達布吉第一天,從泰國方面提供的遇難者照片中,李浩看到了一張極為熟悉的面孔——嶽母;第二天,女兒遇難的噩耗傳來……無法接受現實的李浩開始無比期望奇蹟的發生,“因為當時有消息說還有五人失聯,我祈禱著他們都活著,他們當中有我的妻子。”

  可這次,命運未能給予李浩一絲幸運和憐憫,他的妻子成了最後被找到的遇難者之一……

  [十年] 一場命中註定的姻緣

  如今,坐在記者面前,和當初在布吉相識時的模樣,李浩依舊顯得有些憔悴——那時,他最擔心嶽母和妻女遇難的消息傳回國內,因為兩邊家裡都有年長的老人,這個消息怕他們經受不住。

  但這麼些日月來,李浩又似乎釋然了一些。

  “十年,我和妻子相識到結合再到她離去,正好十年。”談及和妻子的相識,李浩堅信這是一場命中註定的姻緣,過程甚至如同電影情節般令人羨慕。

  “我和妻子原本只是在同一個園區不同學校的陌生人,有一次打完籃球,好友用我手機亂撥了一個號碼。”李浩和妻子的緣分,從這一通無厘頭的電話開始,當時沒有接到這個陌生電話的機主女孩發來短信,並沒太在意的李浩在兩天后才回覆這條短信。

  兩條,三條……一條條信息彙聚成愛意,開始在兩個人之間傳遞。

  畢業後,這層窗戶紙終於被彼此掀開,兩人在兩邊父母的見證下步入婚姻殿堂,並很快有了一個聰慧可愛的女兒。

  “我們一直都是輪流住兩邊父母家,和彼此父母的感情都很深。”嶽母對外人從不稱李浩是女婿,一直都喚之以“兒子”。

  至今都還在海寧海派工作的李浩,這份工作也是一直在海派工作的嶽母引薦的。

  李浩和妻子的生活,就這樣平淡又幸福——下班後抱抱女兒,吃好飯後去打會兒籃球或跑步。妻子在家接一些網店平面設計業務,既能有營收又能照顧女兒。

  去年6月,在兩邊父母的資助下,李浩和妻子買下了屬於自己小家庭的第一套期房。如果沒有那場意外,李浩和妻女在明年就能裝修入住這套新房。他的嶽母也可以在去年7月後,開始領取退休金,享受更安逸的天倫之樂。

  那十年,是李浩和妻子家人們最溫馨的日子。

  可現實中沒有如果。

  帶著妻女嶽母回國後,家人們把她們都安葬在了一起,李浩不希望她們分離。他還將妻女生活中的一些衣物用品都一併讓她們“帶走”了,但李浩還是給自己留了一件妻子生前最喜歡的大衣,以及女兒的小板凳,“留個念想。”

  [未來] 記住以前的溫馨,好好生活

  從布吉回來後,他向公司里一些倖存者小心翼翼地詢問過,事發前,妻女的情況,“和當時視頻中妻子告訴我的一樣,孩子有些暈船,她們都在船艙第一層。”但大家彼此間都有一種天然的默契:不再掀起那塊內心深處的傷疤。

  妻女和嶽母走了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李浩都只能慢慢地讓自己去學會接受這個現實。身邊人也很注意他的感受,為了讓李浩再鬆快些,身邊的朋友們也都盡己所能地陪伴和安慰他。

  埃塞航空失事事件後,同事們都不敢在他面前提及這事兒,擔心他會聯想到去年7月的那場生死離別。

  這些,李浩都感受得到。

  “以前看新聞總覺得死亡和離別距離我們很遠,但真發生在自己身上,說不上來的悲傷。”李浩說,自從妻女離開後,他開始有意識地掩飾自己的內心情緒,幾乎沒有再去打過球。

  一次,在朋友圈里,他寫下:有些眼淚流在臉上,有些眼淚流在心裡。

  現在,李浩和父母住在一起,但只要一有空就會去看望嶽父。除夕那天,李浩原本也想過給嶽父買件衣服,但終歸不如妻子、嶽母細緻,於是他只好打起精神,提著香菸和酒,到嶽父家裡陪他吃飯。而嶽父也知道那場意外對於李浩而言,打擊很大,所以每次見李浩,都會打起精神。

  “那套新房,我和父母商量了,收房後就給嶽父,我還年輕。”李浩覺得,任何人都可能遭遇生死離別,但面對這樣的離別,往生者要安息,活著的人,要向前看。如果妻女們真的在天上保佑著他,肯定也不希望他的生活過得不好,所以要勇敢面對現實和未來。

  “每個人都要面對離別,關鍵是記得哪些,忘記哪些。”李浩腦海里,保存最多的,依舊是當初和離去的妻女生活時,最溫馨的片段。這個清明節,李浩去了那片安葬著妻女、嶽母的墓地,看看她們,告訴她們,自己會好好生活。

  (文中當事人為化名)

來源:錢江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