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類綜藝:“教”與“樂”如何平衡?
2019年04月08日13:15

原標題:師徒類綜藝:“教”與“樂”如何平衡?

某種程度上說,真人秀是真人“關係”的秀;嘉賓間的關係構成了真人秀的矛盾和推動力,也是真人秀的主要看點。2013年《爸爸去哪兒》的走紅,助推了真人秀節目的長盛不衰,不過經過這幾年各類真人秀節目的狂轟濫炸,大部分可以想到的關係都被用上了。有親子關係的,比如《爸爸去哪兒》《爸爸回來了》《媽媽是超人》;有夫妻關係的,比如《妻子的浪漫旅行》《一路上有你》;有父母與成年子女關係的,比如《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閨女》《旋風孝子》;有陌生人關係/朋友關係的,大部分旅行類、經營類慢綜藝都可以歸類到此,比如《花兒與少年》《中餐廳》《哈哈農夫》;還有職場關係的,比如《我和我的經紀人》……

而最近湖南衛視與芒果TV各分別推出了一檔以師生關係為核心的真人秀,《我們的師父》與《少年可期》。《我們的師父》定位是“紀實性文化品格傳承節目”,節目邀請四位處在不同人生階段的徒弟於曉光、大張偉、劉宇寧、董思成,通過與不同領域的師父同吃同住三天兩晚,感悟和學習優質品質,解惑人生難題。目前播出的兩期節目,四位徒弟拜師85歲高齡的著名演員牛犇。

《我們的師父》海報

《我們的師父》前兩期節目拜師牛犇

《少年可期》則定位於“師徒關係探索體驗類真人秀”,《少年可期》集合朱正廷、範丞丞、黃明昊、畢雯珺、丁澤仁、李權哲、黃新淳等樂華七子,在“師叔”楊迪的帶領下,去逐一拜訪六位音樂界的大咖前輩,通過和師父三天兩夜的共同生活,解答內心疑惑,收穫青春感悟。目前播出的先導片和第一期,他們遠赴內蒙古鄂爾多斯,拜師騰格爾。

《少年可期》海報

《少年可期》第一期拜師騰格爾

同類型的兩檔節目都在芒果TV播出,可以看出芒果TV“霸占”這一題材的迫切感;不過也因為播出平台與受眾不同,兩檔節目體現出些微的差異性。《少年可期》更貼合芒果TV的調性,更年輕、更活潑;《我們的師父》考量到上星衛視的社會責任,風格更穩重,“品格傳承”的主題宏大且正能量。

但整體而言,兩檔節目除了師生不同外,節目的整體流程相似性極高。都是幾個徒弟拜師,與師父同吃同住同行三天兩夜;有一名貼身徒弟要與師傅同睡(師傅也是男性的情況下);除了攝像機的客觀拍攝外,還有徒弟手持攝像頭自己拍攝的方式錄下“日記”,發表感慨……

《少年可期》徒弟的拜師守則

雖然這兩檔節目都稱是“原創”,但公正客觀地說,它們與韓國SBS的熱播真人秀《家師父一體》有一定的相似度。《家師父一體》首播於2017年,是韓流巨星李昇基退伍後參與的首檔節目,李昇基聯合李尚允、陸星材、梁世炯一同去尋找有著自己獨特生活方式的怪才師父並與他們一同生活,並從中領悟與學習。國內的這兩檔節目是否有“借鑒”不得而知,雖然《我們的師父》稱其創意來自《西遊記》的師徒四人,但想到我們師徒文化如此源遠流長,倒是韓國人先做出了師徒關係的真人秀,也是有些叫人感慨。

《家師父一體》的四位MC

撇開爭議不談,師生關係的確是節目的素材富礦。中國演藝圈有許多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但在當今的流量時代,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被年輕人淡忘了。將他們請出來,讓他們為年輕人答疑解惑,傳遞為人處世之道,引領一種正向的價值觀,的確頗有社會意義。雖然有不少綜藝節目以介紹藝術家為主題,比如《向經典致敬》,但這一類藝術家訪談類節目,以“單向輸出”為主,其節目形式更偏向於“授課”“講座”,對於年輕觀眾來說難免顯得有些乏味單調。

《我們的師父》和《少年可期》做對的一點是,它們引入了徒弟的角色,讓徒弟與師父共同生活,以徒弟的視角近距離地觀察,並領悟師父的人生哲學,讓原本的“單向輸出”變成了“雙向互動”。

雙向互動可以為節目帶來諸多改變。一則,避免過重的說教色彩。像訪談類節目師父的魅力靠“說”和“介紹”,但真人秀里,師父強烈的職業感和人格魅力,則體現在日常生活、交往的方方面面,潤物細無聲。這裏順便提一句,《我們的師父》的說教味還是挺濃的,節目後期以及嘉賓的VLOG,動不動就來個心靈雞湯,略顯刻意。

《我們的師父》後期“愛說教”,道理都對,但不要總這樣灌輸

二則,在互動中,師父獨特的個性也會被捕捉到,他們更真實、更生活化,也更打動人心。像《我們的師父》第一期的牛犇老師,愛開玩笑、愛吃冰淇淋、愛玩手機,讓觀眾發現這位老藝術家如此可愛的另一面。第二期節目最後,幾個徒弟離開,牛犇老師依依不捨地揮淚送別,原本熱熱鬧鬧的小屋又變得空曠安靜,這時觀眾看到的老人的孤獨和情深義重,頗令人動容。

車輛遠去,牛犇老師小跑送別三則,如果說師徒之間的互動更多是“教”(當然二者價值觀、生活方式等的差異也會帶來“樂”),那麼徒弟間的互動則更多是“樂”——這也構成節目趣味性和娛樂性最重要的來源。像《家師父一體》之所以火爆,4個MC居功至偉,李昇基更是憑藉該節目獲得去年SBS演藝大賞的大賞。高學曆理工男李尚允是第一次參加藝能節目,聰明又蠢萌;陸星材是忙內,乖巧、感性、可愛;梁世炯本來就是綜藝咖,搞笑能力一流;李昇基既負責人氣又負責搞笑還負責hold住全場……4個MC特點突出,分工鮮明,他們幾個人七嘴八舌本就是一齣好戲。

《我們的師父》與《少年可期》在“教”方面做得足夠好了——我們有太好的師父了,何況國產綜藝說教和道德拔高的能力從來都是一流。但在“樂”這一方面,兩檔節目都有進步空間。

《我們的師父》的徒弟採用了“3+X”的模式,大張偉、於曉光、劉宇寧三個是固定MC,這個嘉賓搭配與《家師父一體》相似,但是嚴重弱化版的。幾個嘉賓錄製節目時才第一次碰面,彼此都不熟悉,極易冷場或尷尬;大張偉雖然很有綜藝效果,但缺乏一個丟梗或接梗的,獨木難支。這就造成《我們的師父》徒弟間的互動看點少、趣味少,大部分看點都靠牛犇老師在撐。

《少年可期》的徒弟關係比《我們的師父》更具“火花”,因為幾個徒弟原本就是一個組合的(節目其實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團綜”),彼此足夠熟悉,不會有太多戒備,相處狀態自然放鬆。節目更聰明的地方在於,它還引入了“師叔”的角色,並由綜藝咖楊迪來擔任。楊迪既負責節目流程的把控,更是來負責搞笑的,極大增加了節目“樂”的色彩,讓節目儘量做到“寓教於樂”。

楊迪“笑果”不錯

《我們的師父》《少年可期》之後,類似的師徒類真人秀有可能還會出現。若想“出圈”,可汲取的重要經驗是,更講究嘉賓的選擇和搭配,做好“教”與“樂”的平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