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家產分配背後:苦難兄弟表現平靜 哥哥曾被綁架
2019年04月06日09:30

  作者丨市界 馮晨晨

  編輯|老拿

  豪門的家產分配,永遠都是一個飽受熱議的話題。

  為多分一杯羹,有人勾心鬥角,有人形同陌路,而連續20年蟬聯香港首富,資產保守估計高達幾千億的李嘉誠,卻在分配財產時,呈現出令人難以想像的平靜與祥和。

  2018年3月16日,李嘉誠正式宣佈退休,轉任顧問一職。一年後的3月21日,其長子李澤钜向投資者公佈了上任以來的第一份成績單:2018年全年,長和實現盈利約為390億港元,實現銷售額約4530億港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了近11%和9%。這份成績單已然不簡單。

  時間,回到7年前。在一次財產分配會上,長子李澤钜在長達一小時里始終保持平靜,且不時面帶笑容回答問題。最終,李嘉誠將所有的家業交給大兒子李澤钜,而小兒子李澤楷則得到大量現金。對此,李嘉誠對李澤钜說,“你若不滿意,可以和李澤楷交換。”他隨後稱,“爸爸的安排,我們永遠都OK”。

  當然,被李嘉誠視為“第三個兒子”的李嘉誠慈善基金,也涉及財產分配。李嘉誠表示,基金占到家產很大的一部分,除早前投資的Facebook股權已全部注入外,近兩年增持的公司股份亦會注入基金。如今,基金的規模已超越他個人定下的目標,今後將由兩個兒子共同管理。

  窮養兒,兄弟倆幼年飽受“苦難”

  李嘉誠目前對外公佈的兒子有兩個,分別為哥哥李澤钜與弟弟李澤楷,兩人都是60後,相差不過兩歲。兒子尚幼時,李嘉誠還沒坐到香港首富的位子,卻已介入地產市場,並港島、柴灣等地修建工業大廈,小有名氣與積蓄。

  不過,當時便已發跡的李嘉誠,卻堅持“窮養兒子”的觀念。所以,李澤钜和李澤鍇雖出生在大富之家,卻很少有機會享受奢華生活。

  李家兄弟在香港聖保羅男女小學上學,在這所頂級名校里,學生基本都是車接車送,滿身名牌,可這兄弟倆卻經常和爸爸一起擠電車上下學。

  有一次,兩兄弟實在感到困惑,便問父親:“為什麼別的同學都有私家車專程接送,而你卻不讓司機送我們?”李嘉誠笑稱,“在電車上,你們能見到不同職業、不同階層的人,能夠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是真實的生活,真實的社會。”

  不過,當時的兩兄弟似乎並不能理解父親所說的一切,和學校里那些大手大腳花錢的同學相比,李澤钜和李澤鍇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父親是不是真像大家說的富有。

  李嘉誠不僅讓兄弟二人擠電車,還很少給他們零花錢。所以,兄弟二人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做雜工、侍應生。李澤鍇曾在一段時間中,每星期日到高爾夫球場做球僮,李嘉誠看到這一幕,對當時還健在的妻子莊月明說:“孩子像這樣發展下去,將來準有出息。”

  此外,李嘉誠一家吃飯也都是“問題”,甚至不如平常人家的夥食豐盛。後來在接受採訪時,李澤楷吐槽道,“小時候,每個星期都喝一樣的蕃薯糖水,喝了足足四年。”李澤钜隨即補刀,“所以後來,我一定不喝蕃薯糖水。”看來,這兄弟倆是“喝傷了”。

  不僅對待兒子“刻薄”,李嘉誠對自己也非常狠。據報導,他戴二十六美元的日本手錶,穿十年前的西裝,住三十年前的房子。或許正如李嘉誠所說:“如今我賺錢不為自己,我已不再需要更多的錢。”

  十幾歲出國,學有所成被父拒

  為培養孩子自立,李嘉誠決定送兄弟倆出國上學,讓他們獨立生活。

  這個決定是在1979年,當時1李澤鍇只有13歲,李澤钜也不過15歲。對他們來說,這意味著要離開父母,獨自面對陌生的環境,安排學習和生活。

  除學習外,他們要面對的當務之急就是做飯。為解決一日三餐問題,兄弟倆開始跟電視節目學習燒菜。算是正常吧,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他倆便學會了幾道風味菜的做法。

  解決吃的問題後,兄弟倆利用學習之餘,騎著自行車出去打工,賺些日常花銷。有些認識他們的朋友不免感到詫異,“你們的父親是亞洲大富豪,為什麼還要打工?”哥倆相視而笑,聳聳肩、攤攤手,很是無奈地回答道,“那又怎樣呢?”

  幾年後,李澤钜和李澤鍇都以優異的成績,從美國斯坦福大學畢業。然而當他們想進入父親公司時卻被告知,“我的公司不需要你們。”兄弟倆隨即一愣,“別開玩笑了,你有這麼多公司,怎麼可能安排不了我們工作?”李嘉誠斬釘截鐵地說:“二十個兒子我也能安排,但我希望你們用實踐證明,有資格到我公司來任職。”

  於是,兄弟倆再次離開香港,來到加拿大從零做起,磕磕絆絆後,兩人終於有所成就。李澤钜成功經營一家地產開發公司,李澤鍇則成為多倫多投資銀行最年輕的合夥人。

  96大劫,讓哥哥深受洗練

  相比於李澤鍇,李澤钜經曆的洗練要更勝一籌。

  1996年,長江基建上市,25倍認購額的功績,讓厚積薄發的李澤钜登上李家的權勢榜單。李嘉誠說:“李澤钜的表現可以打90多分,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會給他100分。”

  同年,李澤钜遭悍匪張子強綁架。李澤钜被綁架後,張子強一夥將他的衣服扒光,關在一家廢棄的養雞場里。張子強一個電話打到李嘉誠家裡,開門見山,要20億,報警便撕票。一聽對方是首惡張子強,李嘉誠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鎮靜,只說了句:“歡迎你來。”

  張子強抵達李家後,大搖大擺走進客廳,第一句話就是,“李先生,請把你家裡的警察叫出來吧。”李嘉誠聽完,笑了笑說:“我做了一輩子的生意,沒有什麼特別成功的經驗,但有很深的體會,就是做人做事要言而有信。”

  張子強見真沒有警察,便拉開衣服,裡面全是炸彈,“我要20億!”李嘉誠,“沒問題,但我賬目上現在只有現金10億,你要的話可以拿走,還有10億沒那麼快。”張子強同意了。

  為表誠意,李嘉誠把家裡的4000萬港幣現金給他。張子強說4晦氣,只拿走3800萬港幣。兩天后,李嘉誠分兩次給張子強10億港幣現金,總計10.38億港幣,張子強遂將李澤钜釋放。

  據悉,當時李嘉誠還規勸過張子強,說張先生你的膽量真是不得了,敢直接到我的府上來,以你這樣的膽識要幹正行,希望你今後幹點正事。但張子強卻振振有詞的表示,“來不及了,我小時候受的教育不夠,不像你們有很好的基礎,我要想成為大富豪只能這樣。”

  李嘉誠接著說,“你做一點好事,拿著這10億贖金去做生意買點股票或者到別的國家去投資,別再這樣鋌而走險了”。張子強顯然沒有聽李嘉誠的話,好賭的他輸光錢後,又策劃了兩起世紀綁架案,並最終被抓獲。

  不過,這件事李嘉誠一直未曾對外透露,直到2013年11月29日,台灣TVBS報導,華人首富李嘉誠首度透露,他的長子李澤钜在10多年前遭綁架的內情,並瞬間轟動全港。被問及為何如此爽快時,李嘉誠當時回應稱,“因為這次自己錯了,自己家族在香港知名度高,但一點防備都沒有。”

  這件事雖然對李澤钜造成了不可磨滅的陰影,以至於之後數十位保鏢不離其身,日常里,若是沒有保鏢,幾乎不可能在公開場合見到李澤钜。也有傳言稱,李澤钜至今對很多人都不易輕信。

  不過,經過這一事件,也鍛鍊了他的心智。1998年,李嘉誠逐漸淡出長實集團,將集團管理權逐步交至李澤钜手中,便可證明。

  如今,飽受“苦難”的李澤钜和李澤鍇,皆已成為舉足輕重的商界大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