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千股民炒科技:回顧A股那些風光的“科技股”
2019年04月02日22:57

  來源:飯統戴老闆 作者:董指導

  支持:遠川研究

  2000年的一個夜晚,農民出身的深圳大戶朱煥良,計算著股票賬戶里的數字,發現靠著中科創業這隻妖股,一年多時間自己身家已經暴增數十億。

  看著浮盈,回憶著和操盤手們一起放消息、拉股價、畫圖形、泡桑拿房的美好時光,朱煥良毅然決然地指示手下:

  先下手為強,快速拋出!

  賣盤引起的波動,引起了坐莊同盟的懷疑。朱煥良一邊堅稱自己是清白的,一邊每賣出1500萬股,就快速從營業部提現,換成一麻袋一麻袋的現金。

  8個月後,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朱煥良將前後套現的11億人民幣,塞進了一個個箱子,裝上幾輛租來的“大飛”(走私用的快艇),避開海岸巡邏隊,偷偷運到了香港。

  雖然農民出身,但朱煥良很早便開始在股市呼風喚雨,勸大家都去炒股票。一些賺錢的深圳市民春聯貼的都是“翻身不忘主席,致富感謝朱煥良。”

  朱煥良和王石也有過一段不錯的交情。1990年萬科股價跌破面值時,朱煥良作為小股東代表發言,贏得了管理層熱烈的掌聲,甚至被王石邀請加入了萬科的董事會。

  1998年,王石和朱煥良還一起去可可西里保護藏羚羊,對比日後寶能的姚老闆,看來王先生也不是從一開始就看不起那種賣油條的土包子,關鍵還得看對自己有沒有價值。

  在當年,朱老闆坐莊的中科創業身兼:鐦252中子癌症治療儀、西北苜蓿科研院、中國電子商務聯合網、天威數據網絡、中國飼料電子商務等多個時代前沿概念。

  另外,這家公司還曾連續26個月被權威媒體列為投資風險最小的10只股票之一、可以放心長期持倉的大牛股,甚至入選道瓊斯中國指數,成為當時受人追捧的香餑餑。

  朱煥良的背叛,成為中科創業崩盤的導火索,但彼時的朱煥良早已遠遁美國。後來《新民週刊》聲稱在加州採訪到了他,這個被“女伴”稱作是“小氣吧啦”的老頭振振有詞地辯解道:

  “我只是賣了自己的股票而已!”

  話糙理不糙:既然這麼多股民想要,那自然就賣給你們咯!

  01

  1999年,中國經濟很艱難,改革偉業要攻堅。

  由於對經濟缺乏信心,企業缺錢不願意貸款,居民有錢又不願意投資。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改革得有埋單的錢。如何讓大家高興的掏錢,這是一個問題。

  於是,1999年,股市這塊作為直接融資渠道的石頭,被放在了改革的洪流里,踩著它,才能過河。

  5月16日,證監會提出的“搞活市場的六項政策”獲得批複,但第二天市場反而跌出新低。直到19日,一波波資金才開始湧入,帶動大盤暴漲4.6%,這便是“519行情”的肇始。

  聰明資金迅速跟進,大盤連漲4天,而大部分散戶仍在猶豫觀望中。到了6月中旬,人民日報發佈了特約評論文章《堅定信心,規範發展》,為資本市場發聲助威。

  看到官宣的散戶們忽然醒悟,一路買買買,半個月將大盤推漲25%之多。

  這種拉陽線、喊口號的做法,在日後屢次上演。只是群眾從“別急讓子彈飛一會兒”,變成“趕緊滿倉搞”,再變成“再不配資就晚了”,跟監管之間的博弈越來越慘烈。

  主導“519行情”的,是科技股,尤其是納斯達克一聲炮響,為中國送來了互聯網,但當年上市公司不足900個,科技公司稀缺,因此炒哪些公司,就只能靠股民發揮想像力腦補了。

  1999年5月,上市公司深錦興被廣東億安收購,更名為億安科技,從一家倉儲公司搖身變成了科技新貴,業務涉及電子網絡高科技,還稱和清華大學開展了電動車業務。

  億安科技先後宣佈將從事“碳納米管雙電荷層電容電池”的開發、“四針狀氧化鋅晶須在橡膠塑料”的研究。名字越來越繞,股價卻越來越高。

  2000年2月15日,億安科技成為A股第一隻百元股。為了慶祝新高,億安在北京舉辦了一場媒體“新春懇談會”,大吹特吹。活動規模之大、演講思路之新,令傳銷公司都自愧不如。

  操盤億安科技的,是著名的“纏中說禪”發明者李彪,他用627個股票個人賬戶控製了該股95%以上的流通盤,然後用17個月的時間拉漲了23倍,最後拋給接盤的散戶,賺的盆滿缽滿。

  禪師的108篇博客,成為萬千散戶的紅寶書,股民們覺得看了那些用濕吻、飛吻、唇吻等名詞組成的股市密碼,就可以打敗莊家,真是給韭菜們植入了驚天幻覺。

  能和億安科技“媲美”的,當屬深圳本地上市公司康達爾,也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中科創業。

  1998年末,朱煥良炒康達爾的股票巨虧,持倉超過流通盤的90%。當時貴為萬科董事的朱老闆走投無路,來北京找到了股評家呂梁,希望能聯合坐莊,開啟一段“偉大的”友誼。

  在呂梁的安排下,一堆背景莫測的“北京機構”開始接手康達爾,同時呂梁大肆在報紙上鼓吹康達爾在網絡、生物、醫藥等高科技行業的佈局,成功將這家養雞公司打造成了科技鳳凰。

  當年的股評家真強悍,敢親自下場真刀真槍地幹,不像現在的這些,只知道喊鑽石底嬰兒底了。

  呂梁為中科創業製定了包括電子商務等時尚的發展規劃,還先後收購了魯銀投資、勝利股份等上市公司股權,打造了一個龐大威猛的“中科系”,劍指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

  巴菲特真倒霉,股票被套的散戶說自己學巴菲特,搞資本運作的也說自己學巴菲特,忽悠上市公司高送轉的還說自己學巴菲特。真應了那句老話:有一千個股民,就有一千個巴菲特。

  朱煥良率先逃跑後,中科創業股價崩盤,隨後受到證監會調查。2001年春節,住在北京北辰花園別墅5號樓的呂梁,披著件軍大衣,打了一輛出租車,趁著北京的夜色,永遠消失了。

  作為寫出《百萬股民炒深圳》、上過《收穫》雜誌的一代文梟,呂梁敗走股市也算A股的一大血色浪漫。

  股民還沒開始罵娘,中科系高管就先跳出來了,聲稱呂梁是慈禧,他們是光緒,也是受害者,要跟呂梁徹底決裂。股民們委屈啊,連喊冤都被插隊,虧的所剩無幾的賬戶,找誰複原去?

  人造科技股,就像90年代的人造肉一樣:看著像,嚼著香,吃多了傷身,但在財富挪移之間,股市的使命也已完成了。

  自1999年12月起,一批批國企上市公司開始向投資人配售股票,追捧者眾。2000年,股市一共募資1291億元,占全社會信貸投放的23%,成為一個無法超越的高峰。

  遙想當年,當呂梁第一次見到康達爾董事長曾漢山時,後者薅住呂梁的雙手就不放了,熱淚盈眶的表示他們“就像盼望解放軍一樣”,熱切盼望著呂梁等資本大鱷來“重組他們,解放他們”。

  那會兒呂梁肯定在想:我頂多算個渡江偵察連,散戶們才是解放軍啊。

  02

  早在1999年,創業板就完成了技術測試,那會兒騰訊才成立兩年。但一直等到騰訊在香港上市了六年後,A股的創業板才開張,迎來第一批的28家上市公司。

  這批佼佼者被譽為28星宿,尤其神州泰嶽、金亞科技等一眾科技股,更是被戴上了未來的王冠。

  比如被譽為“中國軟件產業脊樑”的神州泰嶽,靠著200多名員工,打敗了小超人李澤楷控股的TOM公司,成功拿到了中國移動飛信運維業務。

  飛信在巔峰時期擁有5億用戶,被視為顛覆QQ的下一代社交工具。雖然在中關村有一大把神州泰嶽這樣的公司,但它還是被投資圈貼上了“下一個騰訊”的標籤。

  上市當天,神州泰嶽便經曆了40%的大振幅。而公司重點強調的涉密資質,也在同一天被宣佈取消。但6個月後神州泰嶽股價還是達到238元,勇奪兩市股價第一,一覽眾山小。

  面對單一業務風險的質疑,神州泰嶽表示,和中國移動的合作非常緊密,合同期限也從一年改為了三年。券商分析師也表示,神州泰嶽提供的幾十億行的編程代碼,構成了很高的替換壁壘。

  但沒多久,和中國移動的合作關係還在,飛信幾乎沒了,幾十億行的代碼構成的“壁壘”還在,但“壁壘”後面的客戶卻都跑光了。真是本山大叔說的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情。

  神州泰嶽上市時融資額高達18億元,堪稱當時的“吸金之王”。如今,錢花了不少,股價卻比上市時候還低。不過神州泰嶽創始人王寧曾擲地有聲地說過,“賺錢算什麼,賠錢卻還堅持的人才牛。”

  的確,不是自己的錢,賠了的確不算什麼。

  金亞科技是28星宿的最後一員,也是資本市場上動靜最大的一位。上市當天,公司股價便大漲70%,傲視群雄。公司主營是機頂盒設備,但很快便被注入了電競、VR、電視遊戲等概念。

  在金亞科技上市路演上,著名“財務打假”專家夏草,接連提了7個問題,指責金亞科技財務有貓膩。金亞科技創始人周旭輝侃侃而談,拍胸脯保證絕對準確。

  後來證監會一查才發現,金亞科技虛增利潤共計6000萬,占到了當期披露的85%。

  周旭輝的妻子叫童蕾,曾經在《亮劍》里演過李雲龍的老婆田雨。在股市這個戰場上,周老闆的氣魄不遑多讓,嘴炮響噹噹,一點兒都不比有意大利炮的李雲龍差。

  2018年8月8日,在大吉大利的日子,金亞科技因欺詐發行,被強製退市。但是,就算退市,就算被罰款90萬元,周旭輝依然有7000多萬元的身家,相當於157個散戶的總和。

  董指導表叔憤恨地說道,罰這點錢還沒有我虧得多。我哪裡懂什麼估值基本面,當初就是相信發審委專家的把控、周總的遠見,才滿倉壓進去的。我還借了錢呢。

  周旭輝在接受採訪時,曾有心有意地說了一句話:

  “今天浮躁了,明天就將為浮躁來買單。”

  03

  金亞科技為代表的的創業板科技股,在2013年之前還處於非主流的階段。等到了2013年,這些科技股的估值有了掙脫萬有引力的推力,那就是移動互聯網。

  2012年10月,日本手機遊戲公司Gung-Ho憑藉遊戲智龍迷城,股價在半年內上漲了近60倍。看來東亞模式有套路,炒作氣氛都是一樣的。

  2013年,國產手遊概念“扛把子”中青寶拔地而起,九個月上漲十倍,但細扒利潤,2014年僅賺600萬元。大唐電信斥資17億元收購廣州“要玩”娛樂,如今被ST後處在退市邊緣,真有點“要完”的感覺。

  2014年競技大賽WCG宣佈沒錢不辦了。寧夏政府趁機推出了WCA來替代。同在寧夏的中銀絨業,聞風而動,收購了盛大遊戲股權,準備私有化到A股。

  卻不料因控股權和投票權的歸屬捲入紛爭,官司打了一個個。最終收購未果股價暴跌,董事長也因涉嫌合同詐騙鋃鐺入獄。

  天神娛樂借殼科冕木業登錄A股,高峰時坐擁400億元市值,結果卻在2018年虧掉了73個億,而其市值也不過55億元,把自己全賣了都不夠賠的。

  天神娛樂朱董事長最出名的,莫過於234萬美元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在午餐上,朱董稱自己做實業還行,不會炒股。講罷,他捋了捋飄逸的長髮,留給了市場一地雞毛。

  2012年,Google眼鏡問世,點爆智能可穿戴設備。奮達科技率先在A股作出表率,半年上漲5倍。為了這幾款智能手環、手錶,公司卻虧損了7個多億。

  2013年藍寶石黑科技大熱,天通股份一年上漲近兩倍。不料,藍寶石鼻祖公司GTAT卻在2015年申請破產保護。連累得A股公司紛紛表示,資產沒收購、業務沒開展、投資規模不大、只是說說規劃,股民們千萬別開槍。

  創業板自2012年底最低點起,一年上漲了140%,指數來到了1400的位置。就在資金猶豫不決的時刻,政策拍馬趕到。

  2014年9月,創業、創新被提到新高度。毫無疑問,這是經濟轉型的必經之路。隨後,人民網又掛出了“4000點是牛市起點”的評論文章,不禁令人想起了當年的519。

  於是,股票市場快速從心領神會,發展到胡思亂想。

  正如馬克吐溫所言:現實往往毫無邏輯可言,比小說更加荒誕。

  製造汽車輪轂路的,講述車聯網的佈局;為政府提供軟件集成的,描繪大數據智庫的夢想。

  為學校家長提供短信服務的全通教育,展開了千百萬學生在線教育的藍圖。做房地產的多倫股份,改名匹凸匹,蹭互聯網金融的熱度。可你瞅瞅,互金的雷可一點不比股市少。站在泥坑裡了,還要玩倒立。

  當年的億安科技,更名為神州高鐵,一幅光偉正的形象。股價也是嗖嗖上漲,差點就破了曆史新高。果真薑還是老的辣。

  2015年暴風集團上市,兩個月上漲了34倍,再掀科技風暴。股民們砸錢宣泄著:留在A股的公司,我們不會虧待你。

  不過,光大證券倒是被虧待了。出資7100多萬和暴風集團一起收購海外公司,如今,卻預計虧損14億元,幾乎是半個暴風集團。

  只要諾貝爾獎能頒獎的技術,A股就能找到佈局公司。荒誕的概念、瘋狂的杠杆,一步步偏離了政策的初衷。

  隨著對配資的檢查,股市大幅震盪,終於釀成了踩踏式拋售的災難。留給後人的,只有一句,杠杆雖好,不要貪杯。

  牛市倒塌,也嚇到了不少科技明星老闆們。樂視賈老闆羞於吹過的NB沒有實現,遠赴美國造車。

  但造車應該也不容易,不然保千里董事長莊敏,曾揚言要打造智能駕駛王牌,卻掏空了上市公司資產,逃匿海外。

  莊敏上市前通過虛構利潤,多拿了近10億元等值的股票,被證監會罰款60萬元。不知道他逃匿的時候,兜里有沒有揣著那張罰單。

  一番瘋牛猛熊後,董事長們已乘飛機去,此地空餘小股民。賬戶爆倉分秒間,賣房賣車賣電視。

  在日本忍術中有一條心法,“想要操縱別人,就要利用他心中的黑暗。如果沒有黑暗可以利用,人為製造一個就行了”。

  把黑暗換做貪婪,也一樣。

  04

  A股流傳著一則咒語,股價超越茅台的都沒好下場。

  1999年519行情中,億安科技成為首支百元股,隨後便遭遇公司被查、股價暴跌、操盤手離世。

  2007年超級大牛市中,中國船舶超越茅台,成為股價一哥,沒想到這個價格卻成為了曆史大頂,如今帶著st帽子的船舶,股價只有當年的10%左右。

  2010年4月,創業板老將神州泰嶽超越貴州茅台,登頂王座。卻不料沒多久飛信的發展便陷入停滯,公司幾度努力,迄今,股價依然低於上市價格。

  也許是覺得單打能力不夠,2015年,創業板開始組團超越茅台,安碩信息、中文在線、金雷風電、全通教育等等均坐過第一寶座。

  然而,人多未必力量大。

  安碩信息僅用5個月,股價就從64元上漲至450元,成為A股第一隻邁入400俱樂部的股票。但隨後便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董事長被罰30萬。

  但最慘的還是投資者,慘遭瀑布式下跌,股價只剩一成。而中文在線2018年業績暴雷,巨虧15億。其餘兩隻股價也是連跌不絕。

  2017年3月,新股吉比特以75元的發行價上市,其2016年收入、利潤都實現了近3倍的漲幅,產品也多次入選“民族網遊出版工程”,被寄予“科技股創輝煌”的厚望。

  兩個多月後,股價上漲至376元,在萬般關注中成功搶到了第一高價的寶座。然而,暴跌噩夢隨之開始,逼得原始股東“和諧成長”把股份全部甩賣後離場,留下無數待施肥的韭菜。

  茅台也不是沒遭遇過暴跌。

  2013年在塑化劑、三公反腐的影響下,茅台股價攔腰折斷,還經曆了一次踏實的跌停。但其強身健體的功效,吸引了一大批投資人擁躉。三年多時間漲幅5倍。814元新高的股價,令科技股早已無心戀戰。

  頗為詭異的是,在中國國酒上賺錢最多的投資機構,卻是享受著美股科技長牛的海外基金。

  有人總結道,其實茅台才是最大的科技紅利股。創業公司合夥人要維繫情感,得喝國酒;想跟客戶落實訂單,得喝國酒;上市成功慶祝了,也得喝國酒。

  啥也別說了,全在酒裡邊了。

  05

  散戶真的很可憐。

  為上市公司捐了錢,被說成虧錢。為大戶們接了盤,被說成沒有投資理念。為市場提供流動性,被說成追漲殺跌,放大市場波動。

  於是,當新三板在2013年全面推開時,就明文規定,個人金融資產至少要500萬。擺明了要保護小散們的利益。

  然而,缺乏流動性的新三板並不好過。一批批公司融不到資,而類似九鼎、天星等以新三板為主的投資公司,也面臨著巨虧、罰款、起訴。

  提及散戶時,總有人說,人家美國股市就散戶少。但,散戶少也不是政策規定的,是靠一輪又一輪鐮刀割出來的。看一看1929年、2000年,哪次不是拔韭除根式。畢竟,貪婪在全球都一樣。

  股市本質就是一個融資工具,用誰的錢不是用呢。再說,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也是許多事情製勝的一大法寶。

  2018年科創板問世後,賬戶門檻僅提升至50萬元的標準。想為科技做貢獻的,統統歡迎。

  1999年納斯達克科技泡沫時,美國市值前十中有六家科技公司。這期間也湧現出不少僅憑AAA的名稱,就能上市、翻倍的荒誕現象。

  但二十年過去了,美國市值前列的依然是Google、臉書、亞馬遜等科技公司。

  看來,註冊製,避不開垃圾公司,但並不是垃圾場。“千金買馬骨”的道理,老美早就知道了。

  畢竟,想要高科技,又要高收益,還要低風險的事情,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但科技興國,我們是真的望眼欲穿。

  2015年,對盈利要求更低的戰略新興產業板被提上日程。然而,就像創業板當年一樣,一場股市暴跌,把戰略新興板趕出了輿論視線。2018年提出的獨角獸、ADS回歸,也在各種不利環境中,逐漸平靜。

  看來,投資人應該牢記的一句話就是,在穩定中謀發展,改革需要好環境。

  519國企改革如此,股權分置改革如此,創業板推出如此,大眾創業如此。如今,科創板註冊製試點推出,也概莫能外。

  這就是股民、投資人的半次機遇。為什麼是半次?

  因為,還有第二句話要記住:

  賺錢的那批人,往往也是出錢的那批人,請做好工具的本分。

  任大炮說房地產是夜壺,要董指導說,A股也是夜壺,都是政策的工具。但問題的關鍵是,起夜用房地產的,都發財了,起夜用股市的,都尿褲子上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