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甜心”拚了!石昱婷全力衝擊東京奧運會
2019年04月02日17:05

原標題:“國民甜心”拚了!石昱婷全力衝擊東京奧運會

經過3個月的高強度冬訓,女子高爾夫職業球員石昱婷以一個亞軍開啟新賽季。女子中巡——中國信託女子精英賽上週末戰罷,石昱婷在比賽期間接受了新京報專訪。上個月剛剛度過21歲生日的“國民甜心”表示, 2019賽季最大的目標是衝擊2020年東京奧運會資格。

石昱婷冬訓“瘦身”。圖/女子中巡

冬訓苦練,提高三大塊

新京報:新賽季開始就拿了一個亞軍,是這個冬訓的成果?

石昱婷:可以這麼說,這次冬訓是我練得最狠的一次。去年打完日巡考試最後一關,第二天我就飛到深圳開始冬訓,練體能是一個方面。一開始,我以為欠缺的是爆發力,後來肖教練說我有一些靈活性上的問題,這限製了我的旋轉、發力。這次等於是把爆發力、靈活性和穩定性這三大塊同步提高。

以前單純提高爆發力,可能一段時間內,距離能打遠,但很難持久。這次冬訓過後,把欠缺的都補齊了,現在距離(打得)遠是真的遠,不會再退縮回去了。

新京報:現在在力量或者說距離上,具體有多少提高?

石昱婷:力量練習拿舉杠鈴來說,一開始我只能舉起10公斤,現在我可以舉35公斤。之前,俯臥撐我最多做3個,現在加一個15磅的負重可以做10個。我的揮杆速度因此提高了很多,像一號木從以前的平均揮速87(註:英里/小時),現在最快揮到97,平均能達到94。一號木的距離至少增長了10-20碼,鐵杆基本漲了半號到一號杆。

比較開心的是,很多人都說我瘦了,但其實我的體重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增肌、減脂方面做得挺成功的。

新京報:三分練、七分吃,在飲食上會嚴格控製嗎?

石昱婷:會的,在飲食上我把關很嚴格,很多東西要克製不去吃。當然也會覺得生活上缺失了一些樂趣,所以偶爾會吃一頓“放縱”一下,比如這一週是蛋糕日,下一週可以吃一頓烹炸的食物,打出好成績也會給自己一個小獎勵。

奧運會是石昱婷最大的目標。圖/女子中巡

衝獎金王,瞄準奧運會

新京報:本賽季有什麼計劃?

石昱婷:今年主要以日巡二級賽為主,目標是打到二級賽的獎金王,拿到明年一整年日巡一級賽的參賽卡。現在也在爭取一些日巡、韓巡一級賽的外卡。

新京報:從2016年打日巡賽到今年第4年,有哪些收穫?

石昱婷:日巡賽賽事比較密集,我覺得主要是調整能力提高了,包括怎樣掐時間去休息。日巡賽的球場也很難,我在做球場策略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過去兩年丟掉了日巡全卡,那段時間可以說是我高爾夫生涯的最低穀,好在這兩年我學會了怎樣調節,張弛有度。

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明白了一個道理,要真的覺得活在當下很幸福,才有更大的幾率成功。

新京報:2020年東京奧運會進入倒計時了,想不想衝一衝?

石昱婷:還是想拚一下的,我知道這比較困難,珊珊姐、劉鈺姐現在都很優秀,但我還是會努力爭取一下,努力拿到日巡一級賽參賽卡,獲得更高的世界積分。2020年奧運會在日本,氛圍比較熟悉,想竭盡全力拚一下。奧運會是我最大的目標,也是我最大的動力來源。

石昱婷和妹妹同月同日生。圖/女子中巡

姐妹同場,就像兩個我

新京報:和妹妹石昱莉相差4歲,但是同月同日生,是算好的嗎?

石昱婷:我們都是自然生產,我也覺得很巧合。但別看我們生日、星座都一樣,性格卻大不相同。她更開朗,更像媽媽一點,好多熟悉我們的人都覺得我們在外面都是妹妹照顧我,好像她是姐姐、我是妹妹一樣。

我倆打球的風格、策略也有很大不同,妹妹很激進,就是往前衝,我會考慮很多,做很多筆記。甚至我們的動作都不一樣,妹妹更加動態感一點,我更加框架感一些。別看我(冬訓)努力了3個月,其實一號木還沒她打得遠。這麼說吧,之前妹妹能比我遠20-30碼,現在也就十幾碼。我的目標就是下一個冬訓過後,能跟妹妹打一樣遠。

新京報:和妹妹性格上的反差,會不會造成生活上的摩擦?

石昱婷:小時候也吵架,妹妹總是跟我搶吃的、喝的,老是欺負我,還總把我弄哭。但現在我倆關係最好,比爸爸媽媽還親,就是無話不說的最好的知心朋友。可能很多爸爸媽媽、身邊最親密的朋友都不知道的秘密,我和妹妹都會分享。

新京報:和妹妹之間會有一些特別的互動嗎?

石昱婷:我們姐妹之間有很多儀式感的東西。小的時候,我會做一些小卡片,在上面畫星星,她表現好我就獎勵一張,比如三顆小星星可以換一個東西,五顆可以做一件事,不過她現在應該不吃我這一套了。

現在妹妹也經常會給我寫一些小紙條、小卡片,給我加加油,很暖心。去年有一次打日巡賽,那個球場剛好是妹妹經常打的場地,打開碼數本有妹妹給我寫的一張球場小提示,很驚喜。

新京報:去年妹妹轉職業了,姐妹倆同場競技,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嗎?

石昱婷:可以說我們第一步的夢想實現了吧,一起轉為職業球手,在同一個比賽中競技,甚至我們還有一個小目標是在比賽中同一組打球,這在去年的藍灣大師賽也實現了。

這種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就像是兩個我在打球,有時候自己沒打好,但妹妹打好了,也會很開心,像是多了一份力量。

新京報:會給妹妹一些高爾夫上的建議嗎?

石昱婷:高爾夫這條路會有很多關關卡卡,我只是偶爾會給妹妹點一下,更多的還是希望她去經曆。有些時候,我可能明知道她走的方向不太對,但也會鼓勵她去試一試,有些事總是要經曆過,才能體會更深一些。我經常跟她強調,打高爾夫要快樂、要開心、要有耐心。

小時候,妹妹練球很隨意,轉職業以後,發現她越來越認真對待這件事,越來越鑽研,看到了很多她的成長和改變。

新京報記者 鄧涵予

編輯 王春秋 校對 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