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耳猴叫聲...】足球為何總繞不過這醜陋
2019年03月28日13:34

英格蘭隊遭遇了種族歧視問題
英格蘭隊遭遇了種族歧視問題

  如果在東歐你聽到了猴子的叫聲,並不一定是在動物園裡,也有可能是在東歐的球場裡。

  在3月26日黑山對陣英格蘭的比賽當中,黑山的主場球迷持續不斷地在球場內模仿猴子的叫聲,以此來對英格蘭陣中的史達寧、奧度伊和丹尼-羅斯發起種族歧視。

  賽後,包括主教練修夫基以及英格蘭的隊員都通過媒體向黑山球迷和賽事組織方表達了不滿,修夫基表示自己將會向球證和歐洲足協上報。

  當地時間27日,歐洲足協官方宣佈,開始調查對黑山球迷在今晨1-5不敵英格蘭的歐國外中種族歧視英格蘭球員的指控。

  

  10多天之前,奧度伊代表車路士作客對陣基輔戴拿模時,也遭遇了相同的事情。車路士已經決定將會為今年剛剛只有18歲的奧度伊進行心理疏導了。

  同樣,這也不是東歐球場第一次發生這麼嚴重的大規模種族主義行為了。

  2012年歐國盃由烏克蘭和波蘭聯合舉辦,而在荷蘭隊的公開訓練課上,就曾有500名當地球迷對著荷蘭隊內的黑人球員起鬨,甚至還向他們發出模仿猴子的叫聲。

  而在那屆歐國盃舉辦之前,英國外交部曾經在發給球迷的多達130頁的嚮導中明確提到:「有色人種的個人出行要格外注意。」前英格蘭隊的黑人中堅甘寶的表達則更為直接:「還是呆在家裡看電視直播吧。不要冒險了,因為你們去那裡可能會被棺材抬回來。」

  老實說,最近幾年種族歧視行為發生的次數在歐洲各地都有明顯上漲的態勢,根據反歧視組織Kick It Out的統計,2018年在英國四大聯賽中,包括種族主義在內的各類歧視事件報告增加了38%,如果再加上業餘聯賽、草根足球和發生在社交媒體上的事件,這一數據更是增加了59%。

  自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發生之後,全世界幾乎都陷入了發展停滯的狀態。經濟不振之後,接下來的就是社會分化,尤其是在歐美,不管是左翼還是右翼,都出現了極端化的趨向,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種族歧視行為發生次數的增加,其實並不令人特別意外。

  但是,東歐從來都是「重災區」。

  

  東歐劇變之後,曾經扮演反對者角色的自由主義掌握大權,在市場化改革的步伐當中,東歐各國都得到了各自的發展,但是無論是在基礎建設、地理環境還是其他因素的對比之下,東歐地區的發展條件的確都不如西歐、南歐等其他地區,這就導致在經濟不振的大背景下,東歐勢必將會首當其衝,步入泥潭。

  問題在於,面對這樣的困境,東歐民眾不可能重新走上蘇聯式的經濟模式老路,於是民眾對生活的不滿就無法針對造成困境的根本原因,而是只能針對各種各樣的「替罪羊」。對於中東歐各國流行的右翼民粹主義和右翼民族主義來說,這個替罪羊就是各種各樣的「外國人」。

  所以,東歐地區不僅歧視有色人種,而是歧視所有的外國人、外族人,只不過在黑人面前表現為種族歧視而已。

  

  巨變之後,東歐各國基本只是在經濟發展的層面上認識到了變革的重要性,而「民族平權」、「民族平等」這樣的概念實際上並沒有認識到,這也就導致一旦經濟停滯,這種狹隘的種族主義勢必將會死灰複燃。

  另外,大部分東歐國家都是單一民族國家,之前也很少面對民族融合的問題,缺乏針對這一問題的對策與思路。一旦在社會上出現矛盾,不僅沒有多少人會思考如何解決矛盾,甚至還會有勢力產生利用這種矛盾獲取利益的想法。

  

  現代足球尚處於雛形時,受眾基本上都是工薪階層,即便發展到今天,足球運動已經文明、進步了很多很多,但不得不否認,這項運動依然會夾雜很多的社會陰暗面。

  即便在種族主義從未盛行過的中國,足球場內也一樣。的確沒有人模仿猴子的叫聲,但球場內的聲浪達到空前一致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在發出國罵的時候。

  所以,從以上幾點來看,種族歧視在足球場內出現不意外,最近幾年越來越多不意外,大規模出現在東歐球場內,就更不意外了。

  屢禁不絕,愈演愈烈,歐洲足協和東歐地區的足協的確需要對種族歧視加大力度懲治。

  和黑山隊的比賽結束之後,在史達寧看來,歐洲足協和賽事組織方需要對這種行為進行真正的懲罰:

  「這個球場能容納15000人,作為一個國家,你的球迷居然都在為種族主義搖旗呐喊,所以我認為的懲罰應該是,下一場比賽空場進行。」

  但在歐洲足協紀律條例當中,空場這種處罰的前提標準很高,只有連續出現兩次違反相關種族主義規定的行為,才會被處以這種極刑。

  在2014-15賽季的歐霸盃16強次回合,愛華頓作客2-5不敵基輔戴拿模,拖肥糖部分球員就在烏克蘭遭受到了很嚴重的種族歧視,最終歐洲足協的判罰僅僅是向主隊罰款15000歐元。

  雖然英格蘭現在也開始面臨逐漸上升的種族歧視指控,但和東歐相比,他們的措施就顯得嚴厲了許多許多。

  在今季車路士對陣曼城的比賽中,四名球迷在史達寧到場邊撿球的時候向他發出了種族主義的辱罵。在英超官方和警方的調查結果出爐之前,車路士就率先做出了處罰:禁止涉事的四位球迷進入主場。

  為了不冤枉一個好人,更為了不放過一個壞人,車路士還特意邀請了唇語專家對這四位球迷的嘴型進行識別。

  今季,英超聯賽還與科技公司合作,開發了一款app。球迷使用這app,可以用手機攝像頭拍下種族歧視行為,然後直接上傳。

  對於種族歧視的懲戒不夠有力,也算是東歐地區種族主義行為氾濫的原因之一。

  

  這次不是球迷針對球員,而是球迷針對球迷,四位在球場看球的黑人遭受到了種族歧視,而且更令人無語的是,這四位黑人球迷其實就是基輔戴拿模的球迷。

  所以,種族歧視無關乎時間、地點和對象,無論它以什麼樣的形式出現,都是不可接受的,都是我們應該去抵製的。

  足球很美好,它從來都不應該是種族主義者口出厥詞的媒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