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故事】100年的熱情!華倫西亞5件你未必知的事
2019年03月26日08:00

1. 為何被稱作「Los Che」?

很多西甲球迷都知道華倫西亞的暱稱是「Los Che」,但不是每一位都知道這名字的由來。

「Che」是西班牙東岸的利雲特人(Levantinos)經常用來打招呼的字,就像隨口說出的「Hey」一樣;於是時常以「Che」來打招呼的華倫西亞球迷(和球會)就被稱為「Los Che」。

這種華倫西亞風格的打招呼方式被曾在1930年代(西甲成立初期)到訪西班牙的美國作家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記載了在他的經典小說《戰地鐘聲》(For Whom the Bell Tolls)中。此外,上百萬華倫西亞人在19世紀至20世紀初期移民至南美洲,「Che」因而在當地廣泛傳播;這亦成為了華倫西亞與著名革命家哲古華拉 (Ernesto ‘Che’ Guevara) 之間的「聯繫」。

2. 球會青訓學院達致西班牙以至歐洲頂級水平

華倫西亞的帕爾特納 (Paterna)青訓學院是西甲最著名和碩果豐盛的青訓系統之一;在球會歷史上,學院為一隊穩定持續地輸出頂級的新血。

華倫西亞史上曾6次奪得西甲冠軍,而在每一次冠軍旅程當中,自家青訓球員擔當了核心角色;年代久遠的有1941/42球季的Vicente Asensi 和 Inocencio Bertolin,而近代的代表人物則有2003/04球季的功臣、目前擔任西甲大使的文迪達(Gaizka Mendieta)和艾比達(David Albelda)。至於幾位近代和現任的西班牙國腳包括:大衛施華(David Silva)、馬真拿(Carlos Marchena)、佐迪艾巴(Jordi Alba)和伊斯高(Isco) 都是帕爾特納的青訓產品,而他們的西甲處子戰亦是代表華倫西亞上陣。

在目前的陣容中,由華倫西亞自行培育的球員亦有23歲的新晉西班牙國腳荷西加耶(Jose Gaya)、土生土長的22歲年輕中場卡路士蘇拿(Carlos Soler)和被低估的19歲小國腳費倫托利斯(Ferran Torres)。只要這些自家出品的年輕球員持續進步,華倫西亞將可看到光明的未來。

3. 意想不到的險簽巨星

前華倫西亞球員、後來成為了球會高層的Eduardo Cubells與巴西足球素有淵源,他在1958初年曾到訪里約熱內盧,並與一名為Ed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的年輕新星達成世界盃後加盟的協議。

此時這年輕人已助母會山度士橫掃了當地聯賽和盃賽,但當他在瑞典世界盃中射入6球─包括在巴西5-2擊敗東道主的決賽中梅開二度─後,他的另一個名字「比利」(Pele)一夜之間瞬間為全世界所認識,一顆足球巨星就此誕生。

而山度士亦重新考慮他們出售比利的決定,Cubells的收購最後無功而還。儘管比利在之後的日子曾隨母會出訪華倫西亞,參加他們傳統的夏天賽事「橙盃」(Trofeo Naranja),並在馬斯泰拿球場射入一球與主隊打成4-4平手,但他始終沒有加盟蝙蝠軍團。試想像比利真的加盟,華倫西亞將會有多麼不同的歷史?

4. 華倫的百年紀念會徽

自從中世紀以來,華倫西亞城都以蝙蝠為市徽的冠飾;傳統來說,這種夜行的哺乳類動物被視為13世紀這座城市的戰爭英雄。

同樣地,蝙蝠亦成為了華倫西亞球會會徽上的重要象徵;而在2018/19球季,華倫西亞起用了全新而設計更現代的金色會徽作為他們的100週年紀念會徽。

而球會的吉祥物、巨型蝙蝠「Rat Penat」亦在每一場在馬斯泰拿進行的主場比賽中,帶領球迷為華倫西亞打氣。

5. 以馬斯泰拿的新銅像向球迷致敬

華倫西亞球團在3月18日預備了一系列的活動以慶祝球會100週年紀念,而當中最能牽動情緒的是樹立在馬斯泰拿球場的新銅像,而這新銅像正象徵了球會與球迷之間的牽絆。

這個銅像被安置在Vicente Navarro Aparicio的座位上;這位華倫西亞球迷會編號18的會員直至2016年離世前,每場華倫的主場賽事都會坐在這個位置支持球隊,成為了馬斯泰拿的一道風景。Navarro支持了華倫西亞數十年,即便是在他54歲時因視網膜而失明後,他仍會帶上同樣名為Vincente的兒子到客場為他「旁述」比賽。這名終生的華倫西亞球迷形容,球隊在2003/04球季,也是最近一次贏得西甲冠軍,那是他人生中最開心的一年。

這個銅像如今「坐」於中央看台的第15行164號座位;他將永遠提醒所有華倫西亞的球迷「支持球隊」的意義是甚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