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達華: 深港、南沙、橫琴等要聯合打造大灣區創新帶
2019年03月26日01:43

  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常務副主任曹達華: 深港、南沙、橫琴等要“串珠成鏈” 打造大灣區創新帶

  21世紀經濟報導 朱麗娜

  為了推動大灣區發展的美好藍圖,曹達華表示,廣東將在科技創新合作上下功夫,國際三大灣區的發展路徑有一個共同點,在於持續推動技術、業態、模式創新,“三地政府致力於攜手將廣深港澳創新走廊打造成為大灣區的創新主軸,爭取國家佈局更多大科學裝置,共建一批粵港澳聯合實驗室,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在新時代、新形勢下,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更為適時、重要,大灣區是改革開放最早,最富庶、最市場化、國際化,服務業最發達的地區。”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3月25日出席粵港澳合作論壇時表示。

  他指出:“大灣區建設存在一些挑戰,一國兩製、三種貨幣、三個關稅區,這已經導致三方合作中無可避免地對生產要素流動的一些限製,但三地政府必須大膽創新,這樣就能開出一條新的路。過去40年,廣東與香港的分工合作成效顯著,未來兩地合作將有更多層次的、全方位的合作新格局。”

  此次論壇由香港中華總商會聯同廣東省粵港澳合作促進會及澳門中華總商會舉辦,邀請多位特區政府官員及專家講者深入剖析大灣區的發展機遇,並探討香港在大灣區發展的角色定位。

  大灣區規劃綱要提出了明確的城市分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作為四大中心城市。其中,香港在大灣區的定位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航空樞紐,並會增強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和國際資產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以及大力發展創科和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等,擔當推動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將為香港帶來何種機遇?對此,陳茂波指出:“規劃綱要明確要鞏固提升香港的現有優勢,這個定位將為我們的經濟和產業發展帶來龐大的機遇。香港固有的優勢產業,比如金融服務、貿易、高增值服務、專業服務、法律等行業將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更廣闊的市場。”

  隨著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等多項重大交通基建項目的通車,大灣區基建設施互聯互通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廣東省委常委葉貞琴表示:“資本、技術、人才、信息等創新要素在區內加速流動,大灣區建設已進入全面實施、加快推進的階段,港澳在國家發展大局中擁有獨特地位和特殊優勢,大灣區進一步促進了港澳所長、廣東所能。”

  港澳一直是廣東外向型經濟的重要窗口和平台,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常務副主任曹達華在會上分享了一組數據,截至去年年底,廣東省累計實際使用外資達4470億美元,其中港澳的占比高達66.7%;粵港澳貨物貿易額占內地與港澳貨物貿易總額的60%,通過港澳的轉口貿易占廣東外貿總額的30%以上。

  推動協同發展

  自香港和澳門回歸祖國後,均取得了長足的發展,清華大學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民表示,這主要是港澳充分發掘各自的優勢,但未來必須要與廣東組團發展,才能發揮整體優勢,實現“9+2+1”的協同效應。

  王振民表示,粵港澳大灣區是全球最複雜的灣區,情況十分獨特,被人為切割成三個相對獨立的市場,各種壁壘障礙甚至比不同國家之間更多,“港澳居民在內地有28個領域有就業限製,港澳與其他國家之間基本沒有關稅,港澳的一些專業資質在國際上認可,但卻在大灣區內地城市卻並不認可。”他坦言。

  他認為,在一國兩製的安排下,粵港澳三地推動協同發展並非易事,三地有三種不同的法律司法體系,三個獨立的經濟實體,單獨出入境等,國際上難以找到現成的經驗和模式,必須通過製度創新與高新科技發展,才能躋身成為國際一流灣區。

  “未來進一步釋放一國的優勢和便利,大灣區的協調合作應該是將廣東的發展對標港澳,港澳在國際化、市場化、法治化方面水平較高,而非讓港澳內地化。為了貫徹大灣區法治建設,人大常委會可以考慮授權一些大灣區事宜讓廣東可以自行立法。”他表示。

  在“一國兩製”和基本法保障下的良好法治,成為香港整體營商環境受到國際社會廣泛認同的重要基石。世界銀行在2019年《全球營商環境報告》中,香港營商環境位居全球第四位。

  同時,廣東省一直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連續三十年經濟總量位居全國首位,進出口總額占全國的四分之一。然而,曹達華坦言,目前廣東的發展仍然面臨不平衡、不協調的問題,“比如區域發展的差距較大,發展方式比較粗放,營商環境優勢相對較弱,對國際高端人才的吸引力還有待加強。粵港澳大灣區為廣東實現高質量發展、破解發展難題帶來了新的機遇。”

  數據顯示,珠三角9個城市占到廣東GDP的80%以上,其他粵東粵西粵北地區的地級市占GDP比重不到20%。

  法律仲裁需求料將井噴

  粵港澳大灣區由於具有“一國兩製三法域”的特點,既面臨法律製度衝突的挑戰,也帶來了法律服務深入融合的機遇。

  眾所周知,香港是亞洲最受歡迎的仲裁地之一。根據Global Arbitration Review的Guide to Regional Arbitration 2016, 香港在仲裁地點上排名首位。眾多國內外知名仲裁機構在香港均設有辦事處,香港成為亞太區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具備先天優勢。香港實行普通法,且香港的仲裁裁決可根據《紐約公約》在締約方的150多個司法管轄區執行。

  業界普遍認為粵港澳大灣區未來法律仲裁、爭議解決的前景十分廣闊。廣東省律師協會會長劉濤認為,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推動下,隨著區內主要城市的合作更加緊密,法律仲裁及爭議解決的需求將呈現井噴式的增長。

  “目前大灣區內部法律服務提升空間仍然很大,改革開放40年來,粵港澳三地的合作主要是在個案層面,希望未來將從個案上升到規則、製度層面。”他表示。然而,他感歎,目前港澳法律界對於粵港澳大灣區內的市場開放熱情還有待提高。近幾年,廣東省律師事務所在香港開設分所的數量不增反減,甚至有些分所持續萎縮甚至關門。

  同時,近期已經出現了一些積極的變化。劉濤表示,近日香港大律師公會已經同意香港律師擔任內地律師事務所的顧問,“我與一些廣東省政府領導溝通,他們也持十分開放的態度,甚至考慮未來讓港澳律師在內地一定領域、一定地區可以執業,向他們頒發特別執業資格。”他透露。

  2月23日,粵港澳大灣區仲裁聯盟“9+2”城市仲裁機構代表在廣州共同簽署《粵港澳大灣區仲裁聯盟合作備忘錄》,將在跨越法律製度差異、平等保護雙方當事人、並使相關裁決順暢執行,以及建設覆蓋粵港澳大灣區的公共法律服務網絡上邁進一大步。

  三地共同推動創新

  近年來,香港積極推動科創產業,努力尋求新的發展引擎。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進入快車道,無疑將帶來政策的紅利。

  “香港擁有國際一流的大學,科研實力強大,借助區內其他城市的科技產業優勢,參加國家重點科研項目和科學工程。同時,由於一國兩製的獨特安排,以及香港在知識產權方面的保護,香港將是大灣區內國際創客人才及尖端科研彙聚的中心。”陳茂波表示。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發展金融科技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陳茂波曾透露,香港目前有超過550間金融科技公司,業務範圍廣泛,政府一直努力吸引更多海內外金融科技公司來港,以及為他們提供有利的發展空間。

  在曹達華看來,港澳地區科技創新能力較強,創新要素集聚,“香港有5所全球100強的大學,港澳的科技力量與廣東完備的產業體系相結合,將有助於廣東構建現代化的產業體系。”

  為了推動大灣區發展的美好藍圖,曹達華表示,廣東將在科技創新合作上下功夫,國際三大灣區的發展路徑有一個共同點,在於持續推動技術、業態、模式創新,“三地政府致力於攜手將廣深港澳創新走廊打造成為大灣區的創新主軸,爭取國家佈局更多大科學裝置,共建一批粵港澳聯合實驗室,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他續稱,深港、南沙、橫琴等數個重大的創新合作載體,要“串珠成鏈”,打造大灣區創新帶。其中,深港科技合作區身負“先行先試”的使命,要爭取率先突破,“我們將研究重大科技平台和基礎設施,向港澳高校、科研院所開放使用的辦法,使創新要素高效流動起來。”

  在落馬洲河套地區興建的“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創科園)有望成為香港未來創科發展的大本營。 2017年,香港科技園公司成立全資子公司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有限公司,全面統籌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上蓋建設、管理、維護和營運等工作。據悉,港深創科園公司董事局目前設有兩個專責小組,分別負責監察總體規劃研究及商業模式和商業計劃研究,兩項研究預計於今年上半年完成。

  粵港澳大灣區經濟體量大,開放程度高,有望為港澳青年帶來嶄新的發展機遇和廣闊的市場空間。曹達華透露,目前港澳青年在廣東的創業團隊已經達到了360多個,涉及互聯網金融、生物醫學等多個領域,從業、就業人員接近4000人,成效明顯。

  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的智庫青年創研庫日前發佈的研究報告顯示,受訪的522名在職或待業香港青年,9成以上聽過“粵港澳大灣區”,認為建設大灣區對“香港整體經濟發展”“香港青年的事業發展機遇”和“香港的國際競爭力”有幫助的人分別占73.4%、71.3%%及64.4%。

  霍英東集團副總裁霍啟剛則表示,為了促進港澳年輕人融入大灣區發展,建議工商各界攜手為年輕人搭建平台,建立交流合作機製,增加年輕人在大灣區的參與感及獲得感,讓大灣區成為他們發揮所長的大舞台。他建議大灣區給年輕人更多空間發展文化創意、創科產業,三地政府推出更貼地氣的新政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