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斯憶三冠王曼聯:碧咸or我賣1個
2019年03月23日20:09

傑斯憶往事
傑斯憶往事

  到今年五月,將是曼聯1999三冠王整整二十週年,那一代紅魔陣容的傳奇球星之一傑斯,日前回顧了二十年前的那次輝煌經歷,談到了不少有趣的話題。

  那次著名的千里單騎

  傑斯表示:「現在我真的對於那次三冠王感到驕傲,我知道當時那意味著甚麼,因為太難實現了,過程就像過山車一樣起起伏伏,但現在我可以很冷靜的回想這次經歷了。」

  足總盃4強對阿仙奴,傑斯連過數人攻入了著名的入球,如今他透露,在備戰那場比賽時,主教練費格遜把他叫到辦公室里,對他說了一番話:「他對我說,我現在的踢球方式並不是他想要的。他說他想讓我記起來我最擅長甚麼,而現在我似乎有些偏離它了。」他稱:「我需要這個傑斯,不是那個傑斯,他想讓我帶球突破,踢得更『本能』一些。我當然有點不快,但我聽進去了。」

著名的入球
著名的入球

  在維拉公園對阿仙奴的足總盃4強重賽,傑斯攻入了著名的單騎闖關,但當時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衝刺距離有那麼遠:「我那場總是失球,因此我開始靠本能踢球,帶球衝刺。當時入球後我覺得這球還不錯,後來我才意識到,我剛拿到球時距離球門有多遠。」

  「賽後堅尼坐在更衣室裡,看到我走進來,他說:『他來了,他們的救世主來了。』其他隊友慶祝那球,是因為它是制勝球,而不是有多精彩。後來在倫敦打車時,出租司機會對我說:『那晚在維拉公園,你毀了我的生活』。曼聯球迷告訴我說,我的那個入球是他們見過最好的,阿仙奴球迷說,他們至今沒有原諒我。」

  強迫自己討厭阿仙奴

  在1998-99賽季剛開始時,阿仙奴是霸主,兵工廠前一個賽季剛奪取了雙冠,新一季的社區盾和英超中,都以3比0擊敗了曼聯。傑斯回憶說:「別說三冠了,就是一冠,在賽季開始時都顯得遙不可及,我們處在壓力之下。」

  對於那一代阿仙奴,傑斯強迫自己去討厭他們,因為這會帶來動力。「我不喜歡阿仙奴。我要這樣想:我不喜歡韋拉,因為他很髒,在場上殺了人也能逃開。我不喜歡比堤,因為他留著長髮。我不喜歡伯金。我不喜歡皮利斯,即使現在我們碰面時他是那麼的和善。」

討厭伯金,討厭阿仙奴的一切
討厭伯金,討厭阿仙奴的一切

  「對阿仙奴,我看都不想看,不想聽到他們的事情,就是不想。對他們任何一個人,我不允許自己給他們很高的評價。伯金?我告訴我自己,他不如簡東拿。我不是那種人,那不是我真實的想法,但你必須強迫自己這樣想,那種強烈的厭惡,是最純粹的動力。但在內心深處,我們清楚,他們都是頂尖的,而這種敵意對我們意味著一切,對阿仙奴的敵意在當時甚至比對利物浦還深。」

  一個有趣的細節是,在曼聯淘汰阿仙奴的那場足總盃4強後,兵工廠球星東尼亞當斯和李迪克遜在曼聯更衣室外等候,然後祝賀紅魔取得勝利。傑斯說:「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做到這樣,我真不知道。」

  費格遜的敲打

  在那場比賽中入球的是大衛碧咸和傑斯,兩人都在之前一週遭到了費格遜的「敲打」,看起來,這似乎是費sir的一種管理技巧,以此來激勵他們。傑斯指:「很難說,但他經常敲打我和大衛碧咸,我想這是因為,我倆都不會記仇太久,而會在場上以表現作為回應。」

  「他這樣做,還是用我們當典型,絕對如此。我們總比其他人挨的敲打更多,有一年季前賽在美國,他當著所有人訓我,我很惱火,後來拉住他要求解釋,他告訴我說,那是一個花招,他知道年輕球員看了後就會清楚,沒有人是碰不得的。我當時可能會抱怨,但當我出場時,這種敲打可能會讓我發揮更好。阿萊克斯爵士知道他對我和大衛碧咸在做什麼,他在按我們的按鈕。他錯了嗎?當然沒有。」

費格遜的敲打
費格遜的敲打

  還有一個給曼聯球員灌輸勝者心態的人,是「國王」簡東拿。在三冠王之前的兩個賽季,在一次一起喝酒時,簡東拿就告訴傑斯和加利尼維利,他們有實力奪取歐聯,而當時他們並不詳細他說的。尼維利當時認為,這個任務「和喜馬拉雅山一樣高」。到了1999年,簡東拿早已離隊兩年,但後繼者已經接過了他的槍。

  1996年,當蘇斯克查第一次出現在曼聯訓練場時,堅尼一開始把他當成了一個年輕的球迷,傑斯對突然掉下個「娃娃臉」也很吃驚:「我記得我們第一次一起練習射門,我從沒聽說過這傢伙,但看他射門,我的反應是:『真TM見鬼啊,這是誰啊?』訓練之後,我對隊友說:我剛剛和新舒利亞一起訓練了。」

  一度泄氣的歐聯決賽

  1999年歐聯決賽對拜仁慕尼黑,缺少了堅尼和史高斯的曼聯一直處在落後中,他們需要奇蹟發生。那場比賽,大衛碧咸改打中路,傑斯則打了右路。「我以前可能沒說過,當時我的感覺是,也許我應該打中路。誰打中路,要在我和大衛碧咸之間選擇,我感覺我本可以打的。踢右路,我的想法是,這位置不對,但這不該成為藉口。」

  「比賽還剩10分鐘時,我以為已經沒戲了,噩夢。我總是說,會有機會的,但當時那場球,我們發揮太差了,甚麼都沒有。我當時的心氣兒真的有點泄了。」

一度泄氣,最終捧杯
一度泄氣,最終捧杯

  費格遜卻始終在堅持,他堅持讓傑斯在右路衝擊拜仁的左閘塔納特,後來在回顧那場經典時,費格遜認為,傑斯的反複衝擊,是讓拜仁防線最終被壓垮、被拖向疲勞的原因之一。傑斯稱:「我做了他所要求的,我一直在衝擊塔納特,但不斷的失球,老實說,那一晚我踢得臭極了。」最後時刻,傑斯在禁區外的射門,被舒寧咸補入網窩,兩分鐘後,蘇斯克查破門,曼聯奇蹟般的奪得了歐聯,一個神話就此上演。而另一個幾乎被遺忘的細節是,在三冠賽季開始前,曼聯和熱刺達成轉會協議,同意把蘇斯克查以550萬英鎊賣給熱刺,但挪威前鋒說:我不去,最終轉會告吹。

  那支曼聯的隊內氣氛,並不是一團和氣,而是充滿了挑戰。三年後,里奧費迪南以創紀錄身價加盟曼聯,第一天訓練就遇到了來自隊友的考驗。堅尼故意一個大腳把球悶向了里奧費迪南,旁邊還有人諷刺的說:「如今3,000萬英鎊能買到的就是這麼個人?」

  傑斯說:「看,奧勒(蘇斯克查)並不像人們說的、是世界上最和善的人,因為我們把他變壞了。奧勒曾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但那是在我們搞掂他之前。在我們的那樣一種環境裡,就像是一個艱難的學校,你會改變的,你必須改變。那天對里奧,我們是在考驗新球員,如果奧勒不那麼說,也會有其他人來那麼一句的,每天幾乎都如此,這幫我們強悍起來,去奪取勝利。」

  差點被曼聯賣掉

  傑斯在曼聯的地位有多高?費格遜曾在自傳中寫道:「我會用傑斯去挑戰其他所有球員的鬥志。」而尼維利列出的曼聯四大基石是:巴斯比、波比查爾頓、費格遜和傑斯。不是貝斯特、笠臣、簡東拿或者C.朗拿度,而是傑斯。對此,傑斯回應說:「從其他那麼多偉大的曼聯球員中把我挑出來,我很難說這是正確的,但我會說:曼聯就是我的生活。訓練結束後兩小時,我還會去做瑜伽。我是為隊友出頭的人,如果他們做不好,我會踢他們。我努力做好榜樣,訓練中我會帶領隊友壓迫對手,如果回頭髮現沒人跟上來,我會衝他們發火,因此我為這間球會付出了很多,可能是我所能付出的一切。」

以為自己要被賣掉,最終走的是碧咸
以為自己要被賣掉,最終走的是碧咸

  在曼聯生涯中,傑斯似乎從來沒有轉會傳聞,他開玩笑說:「大概是沒人想要我。」實際上,在2002/03賽季,傑斯狀態不佳,他感覺自己差點被賣掉。「賽季前在阿姆斯特丹,基羅斯剛來,他來到我房間,我只認識他一週,他對我說:『我從電視上看到的那個世界聞名的傑斯哪兒去了?』我當時的反應是:『你TM的算老幾啊?』後來情況清楚了,是主教練派他來說我的。」

  「2003年初,聯賽盃對布力般流浪,我被換下,球迷開始噓我。有點令人受傷,他們是我們自己的球迷,他們看我長大的,但我知道自己當時表現並不好。那段時間,主教練對我特別好,但那是唯一的一次,原因是在輿論和球迷的責難中他要保護我。當時我感覺,到賽季末自己可能有麻煩了,可最終轉會離隊的是大衛碧咸。我不知道我距離被清洗有多接近,但當時的感覺是,我是可能被賣掉的。」

  整個曼聯生涯,傑斯拿到了34個獎盃,最特別的還是1999年的三冠王。在英格蘭足球的歷史上,這是前無古人的,也是至今唯一一隊能夠做到的。傑斯說:「是的,我們是唯一做到的,我們希望一直這樣下去。我一直說,我寧願曼城拿下聯賽,而不是利物浦,但如果利物浦能阻止曼城奪得三冠王,那麼我也許會重新考慮這件事。」

  (比森霍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