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提名前顧問入美聯儲 兩人曾共同撰文噴鮑威爾
2019年03月23日00:34

  新浪美股訊 一名高級政府官員週五表示,特朗普已要求前競選顧問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接受提名,擔任美聯儲理事。

  這位官員說,特朗普本週早些時候向摩爾提出了這個提議。

  上週,特朗普與摩爾共同撰寫了一篇評論文章,稱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的政策舉措對美國經濟構成了威脅。這篇文章發表在《華爾街日報》上,摩爾曾在《華爾街日報》擔任社論版作家。

  這位官員說,這一提議取決於摩爾是否通過了白宮提名人通常要經過的背景審查程序,而這一過程往往需要幾週或幾個月的時間。

  這位官員說,特朗普“非常尊重斯蒂芬,認為如果他獲得提名並得到確認,他將是一個了不起的補充人物”。

  美聯儲理事會成員的提名須經參議院批準。目前七人委員會有兩個空缺。

  摩爾週五表示,他還沒有收到正式的職位邀請。他在一次簡短的電話採訪中說,如果最終能獲得提名,“我願意接受。”

  多年來,摩爾一直反對美聯儲在危機後採取的保持低利率和購買長期債券以刺激經濟增長的政策,他警告說,這些措施將引發高通脹。但他最近表示,美聯儲的資金太緊張了,這與特朗普對鮑威爾和美聯儲的批評相呼應。

  摩爾現在認為,美聯儲應該以大宗商品價格指數為目標,以尋求穩定的美元。

  摩爾寫道,“美聯儲的目標應該是通過尋求穩定的大宗商品價格,避免貨幣過度寬鬆或緊縮。”

  摩爾是保守派智庫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研究員,也是CNN的評論員。他創立了保守的倡議團體“增長俱樂部”(Club for Growth),並擔任其主席。他與去年成為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的勞倫斯-庫德洛(Lawrence Kudlow)關係密切。

  在縮小美聯儲第二個職位候選人名單方面,白宮並沒有走得太遠。

  白宮此前提名前美聯儲經濟學家Nellie Liang擔任其中一個職位。去年秋天,由於參議院沒有就她的提名採取行動,今年1月她退出了競選。

  2017年,白宮提名卡內基梅隆大學經濟學家馬文-古德弗蘭德(Marvin Goodfriend)為候選人。去年,參議院一個委員會根據黨派立場投票通過了他的提名,但由於該提名從未在參議院獲得過投票,隨著上屆國會休會,該提名也隨之過期。

  美聯儲理事會的兩個空缺席位將填補到2024年1月和2030年1月的任期。

  美聯儲理事會成員的提名是白宮影響央行政策的主要方式。14年的任期是錯開的,但由於退休和2016年參議院沒有對奧巴馬的兩項提名採取行動,特朗普獲得了一個非同尋常的重塑美聯儲理事會的機會。

  2017年11月,他任命鮑威爾接替時任美聯儲主席的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於2018年2月上任。他還填補了另外三個理事會席位,包括目前由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達(Richard Clarida)和銀行監管副主席蘭德爾-夸爾斯(Randal Quarles)擔任的席位。

  白宮面臨的一個挑戰是,許多受參議院共和黨人歡迎的保守派經濟學家多年來一直反對特朗普現在倡導的那種寬鬆貨幣政策。

  去年下半年,特朗普開始嚴厲批評美聯儲的加息舉措。

  去年12月,美聯儲一致決定提高基準利率後,特朗普向他的顧問們透露了解僱鮑威爾的想法。

  鮑威爾曾表示,如果有人要求他辭職,他不會辭職,他認為自己不會因為政策爭議而被解僱。上個月,特朗普在白宮與鮑威爾和克拉里達共進晚餐。

  在去年四次上調基準利率後,美聯儲已暗示今年將不再加息。鮑威爾本週提到了全球經濟增長放緩、通脹壓力得到抑製以及政治不確定性,這些因素推動了這一轉變。

  在週五福克斯商業頻道播出的採訪中,特朗普表示,如果美聯儲去年沒有收緊政策,經濟增長可能會更加強勁。

  “我是對的,”特朗普說,“我對加息不滿意。”

  鮑威爾曾多次表示,美聯儲的政策決策從來不考慮政治因素,他也避免直接回應特朗普的任何抨擊。(張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