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水爆炸後的一天:醫院除了傷者 還有尋親的家屬
2019年03月23日01:27

  原標題:響水爆炸後的一天

  3月21日15時,國家地震台網官微一條未標明震源深度的速報引發關注。實際上,這是一場震源深度為0的“地震”。

  14時48分,江蘇響水生態化工園區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學儲罐發生爆炸。事故波及周邊16家企業,次日上午濃煙散去核心區出現一個巨坑,周邊半徑500米內房屋被毀。屋頂被掀開,一片狼藉。

  據央視微博消息,截至昨日23時30分許,事故造成62人死亡,其中26人確認身份,36人待確認身份。失蹤28人。已救治的病人中,危重34人,重傷60人,還有部分群眾不同程度受傷。

  明火和煙霧一直持續到次日清晨。3月22日7時,事發廠區3處著火的儲罐和5處著火點全被撲滅。濃煙散去後,地上的巨坑顯露出來,周邊半徑500米內的房屋被毀。有的廠房被掩埋,有的只剩下框架。昨日16時40分左右,爆炸廠區現場再現明火,並有濃煙。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

  21日15:00

  園長救出百餘孩子

  最開始,人們以為這是一場地震。

  3月21日15時,國家地震台網官微發佈一條速報:14時48分在江蘇連雲港市灌南縣(疑爆)(北緯34.33度,東經119.73度)發生2.2級地震。

  正在連雲港市灌南縣堆溝港鎮九隊街上開車的丁磊(化名)覺察出異常之處,他當時聽到一聲巨響。“車都‘抖’了,街邊房屋玻璃被震碎,散落一地。”

  很快,消息傳開。丁磊得知,5公裡外的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鎮一化工園區發生爆炸。這才是此次“地震”的真正原因。

  江蘇消防記錄顯示,21日14時52分,鹽城市消防救援支隊響水縣大隊接到報警,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發生爆炸事故。發生爆炸的是該公司化學儲罐。

  附近建築監控視頻顯示,安靜的鏡頭突然劇烈晃動,衝擊波從緊閉的捲簾門後噴湧而出,玻璃窗碎成一段一段墜落,塵霧逼近攝像頭。

  距離事發地1公里多的王商村里有一所小學,爆炸後教室內顯得十分雜亂,門遭損壞,窗戶玻璃破碎。學生的課本和學習用具淩亂地散佈在書桌上。有的桌面上,課本書頁打開著,保持著事發時的狀態。老師的辦公室吊頂全都掉了。

  據學校校長介紹,校內有一至六年級的6個班級和兩個幼兒園,共有200多名學生。事發後,部分學生受輕傷,其中五六名學生因傷口較大,進行了縫合處理。三名老師受傷,其中一人傷勢較重。當日下午已有教育局工作人員到學校核查房屋受損情況。

  而就在距離這所小學不遠的地方,還有一所海安中心幼兒園。爆炸發生時,該園的園長趙明花正帶著小朋友做遊戲。大家正唱著歌,“春天在哪裡呀,麥子長高了長大了,小朋友們快點衝,去麥田里找春天。”

  聽到一聲巨響後,她馬上大喊一聲:“小朋友們往外跑!”

  大點的孩子率先跑了出去,趙明花和5位老師,攥著小班同學的手,也往幼兒園後的麥田跑去。

  因為離工業園區很近,趙明花對工廠的安全問題非常敏感,一學期進行三到五次安全訓練。所以遇到突發情況,孩子們才能聽老師的指揮。

  百餘名孩子一起蹲在地上,趙明花抬頭看著頭頂的大片黑雲,回想到幼兒園玻璃門被震碎的場景,暗自慶幸:跑出來就對了。“孩子都是家裡的寶,要是稍微晚一點,哪怕被碎玻璃傷到,家裡人不知道該多傷心。這個時候不能聽孩子哭,一哭我們心裡就亂了,我們老師要穩住,不能怕。”

  崔強(化名)在距事發點四五百米的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上班。據他的妻子轉述稱,事發前他看到不遠處出現明火,正準備打電話向領導反映,“手機剛拿到手裡,就被炸飛了。”崔強被爆炸的衝擊波擊倒,甩進了一口橫著的反應釜里,上衣破碎,褲子只剩下一條褲帶。隨後,他從反應釜爬出逃生,“當時煙霧很大,氣味也很大,根本看不清有什麼東西。”

  21日16:58

 “老婆我愛你”

  同樣被困的還有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的王強(化名),但他當時無力自行逃脫。

  事發時,他和幾名同事在距離核心區300多米的一間辦公室開會,來不及逃出,幾人被掩埋在了廢墟中。倒下的牆體砸中附近的櫃子和椅子,形成一個三角區將王強困在其中。此後,一名同事打電話向他詢問情況,手機的燈光在黑暗中亮起,他才知道附近有一部自己的手機尚能使用,他費了很大的勁拿到了手機。

  16時58分,爆炸發生2個多小時後。身在山東的王雪(化名)突然連續收到兩條來自王強的短信,內容是:“老婆,我愛你!愛你們,所有的家人。”她頓時覺得十分奇怪,便立即打電話給丈夫,詢問為什麼突然用這種語氣說話。王強在電話裡的聲音變得沙啞,他告訴妻子,附近的化工廠爆炸了,自己被壓在了廢墟下。

  王雪當時就慌了,王強在電話裡告訴她,自己稍微有點擦傷沒有大礙。王雪隨後撥打丈夫同事的電話,但沒有人接聽。此後,王雪再次聯繫丈夫,王強回覆稱手機電量已不多,讓其不要再打電話,並通過短信將自己的位置發給了妻子。王雪無奈之下在網上發帖求助,熱心網友將情況反映給了當地消防部門。

  之後,王雪和家人從濟南驅車趕往響水。幸運的是,當地消防救援人員在21日23時30分左右已將王強從廢墟中救出。王雪稱,在醫院看到丈夫時,“一半臉都是血。”王強因頭部受傷,眼骨骨折,身上還有多處擦傷,現在正在響水縣人民醫院住院接受治療。王雪說,丈夫意識清楚,說話也很清晰。“雖然醫生囑咐不能多吃,但他進食還可以。”

  王強的同事崔強也成功得救,從反應釜出來後,他趴在地上爬行約100米,穿過生產區到廠外的草坪上求救。開車前來尋找親友的居民將他送至附近的急救車,此時距離爆炸發生過去了1個多小時。其妻子稱,崔強聽力受損,腳、臀部有多處外傷,“包紮好後,躺在床上還在滲血。”

  王洋(化名)66歲的母親不幸在爆炸中身亡。據他說,父親和母親平時住在距涉事化工廠500多米外的一棟房子裡,事發時父親在鄰居家被物體砸傷鼻樑。父親跑出鄰居家,發現自家房屋倒塌,立即開始徒手救援。

  王洋的父親根據呼喊聲先救出了兩人,但等他刨出妻子時,對她進行心肺複蘇急救已沒有效果。後來,王洋的哥哥將母親送往醫院,但被宣佈死亡。

  據央視微博消息,截至昨日23時30分許,事故造成62人死亡,其中26人確認身份,36人待確認身份。失蹤28人。已救治的病人中,危重34人,重傷60人,還有部分群眾不同程度受傷。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響水縣的總經理張勤嶽在事故中受傷並接受救治,相關人員均被公安機關控製。

  21日22:00

  “我出來了”

  3月21日夜間,消防救援人員在響水化工廠爆炸核心區的廢墟下發現多名被困人員,並進行救援。一名被困人員被救出後借消防救援人員的手機給家人報平安,“我出來了。”再次向家人複述這一消息時,他開始帶了哭腔,“消防人員把我救出來了。”簡單說明自己所在的位置及傷情後,他匆忙掛了電話,“不能耽誤消防員的救援。”

  3月21日23時55分,江蘇徐州消防支隊在罐北側100米附近的汙水處理廠,再次成功救出一名有生命體徵的被困人員,並將其送往醫院救治。參與救援的消防員稱,“(倖存者)離那個著火罐,不到100米的距離。”

  3月21日晚,新京報記者在響水縣人民醫院看到身穿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聯化科技(鹽城)有限公司等企業工作服的傷員。不少人是被震碎的玻璃劃傷,耳朵被衝擊波震傷,也有全身是血的傷員被棉被包裹著送進醫院。一直到當日22時許,才沒有傷員再送來。

  22日淩晨

  連夜排隊獻血

  3月22日零時左右,新京報記者仍在醫院看到來自鹽城市、東台市、南通市等江蘇多個城市的近20輛救護車,有傷者被抬上車。據瞭解,事發後共有16家醫院的3500名醫護人員、90輛救護車參與救治。

  新京報記者從響水縣人民醫院瞭解到,事故發生後,許多當地市民連夜排隊到獻血點獻血。

  現場視頻顯示,深夜中,響水縣濱江路步行街路口處的獻血點前排起長隊。市民馬華(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他看到爆炸的消息後因擔心醫院儲存血液不夠用,於今日(3月22日)8時許趕往獻血點排隊獻血。“我去的時候前面已經有四五十個人在排隊了,後來因為排隊獻血的人增多,醫院又增加了一台采血車,周邊還有商戶為無償獻血者提供免費豆漿、奶茶。”昨日下午,鹽城市中心血站一名工作人員介紹說,對於採集血型沒有特定要求,當地市民連夜排隊獻血,對救助傷員起到很大幫助。目前,鹽城全市範圍內的血液儲存量已經充足。

  22日11:21

  尋親

  在醫院除了傷者,還有尋找親人的家屬。

  3月22日11時21分,鹽城當地博主@鹽城人不知道的鹽城事兒 發佈一條尋人啟事,尋找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員工高星(化名)。有目擊者稱其被好心人救出送往醫院,但至今未與家人取得聯繫。“望有知情者與家人聯繫。”

  高星的家屬說,爆炸發生後,曾有人拍到一張傷者照片,其中一名身穿藍色工裝、身形微胖、面部帶血漬的女子呈昏迷狀躺在病床上。家屬認出,該女子就是爆炸後失去聯繫的高星。家屬找遍響水縣,甚至是鹽城、連雲港多家醫院,都沒找到她的蹤跡,還有家人去辨認了目前已找到的所有逝者遺體,也沒有發現高星,所以家人堅信高星還在某家醫院救治,並未登記姓名。

  此外,高星的父親和叔叔在爆炸工廠旁邊的另外兩家工廠工作,受爆炸波及受傷嚴重,目前正在醫院ICU治療中。

  多名家屬在網上發佈尋人消息,稱其親友事發前在爆炸核心區及周邊工廠工作,事故發生後,至今失聯。

  劉豔(化名)是天嘉宜公司的員工。3月21日,她外出體檢,不在工廠。但與她同在一個廠房工作的丈夫劉如海、公公劉配友、表弟趙坤毫無消息。

  事後,劉豔到處尋找,都沒有發現丈夫的蹤跡。她說,自己曾聽人說起,有人看到爆炸時丈夫跑出來了,後又折返救火。但她也不敢確定這種說法的準確性。3月21日晚,疑似公公劉配友的遺體被找到,其衣著與公公出門前的穿著大體一致,家人正做DNA比對,等待結果。

  3月22日,劉豔再次來到工廠外面尋找,看到丈夫曾經工作的廠房嚴重損毀,“只剩下幾根水泥柱子,機器被炸得看不出樣子,還在冒著白煙。”

  誌願者小雷介紹,38歲的吉利伍基和丈夫吉克偉哈一起從四川涼山來響水務工,夫妻二人同在華旭藥業一個車間工作。3月21日14時許,她和丈夫在工廠照常上班,突然,距離工廠3里路左右的天嘉宜化工廠發生爆炸,波及華旭廠房,吉利伍基暈了過去,被救援人員送到了鹽城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幸好她傷勢不重,呼吸道感染,無其他外傷。但清醒過來後的她發現,丈夫不見了。

  “他今年42歲,身高1.7米左右,”這是她現在唯一記得的關於丈夫的信息。在醫院陪護的誌願者小雷說,吉利伍基受到驚嚇,醒來之後情緒激動,手機丟了,記憶也很混亂,“她現在情緒激動,不想繼續回憶,無法描述爆炸發生前的場景,連工作服都記不起來是什麼樣,手上也沒有丈夫的照片,很多電話號碼也記岔了。”小雷說,現在暫時沒有吉克偉哈的消息。

  22日16:40

  現場再現明火

  3月22日11時,鹽城市委宣傳部發佈消息稱,經全力處置,現場明火已被撲滅,空氣汙染物指標在許可範圍內。

  22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爆炸工廠廠區外看到,鐵板和其他物品散落一地,建築管道損毀,地面流有一片赤色液體。空氣中有刺鼻的味道,有消防員稱刺鼻味道的氣體是酸性氣體,有毒。

  新京報記者從東側進入廠區,穿過倉庫,看到了氫化車間和硝化車間。

  硝化車間工廠外的牆上貼著安全標牌,包括“必須戴安全帽”“必須戴防毒口罩”“當心中毒”等,還貼著“毒物周知卡(硝酸)”“毒物周知卡(硫酸)”介紹圖。

  硝化車間向西約200米處,即為此前航拍畫面中那個直徑約30米的大坑。曾在此工作的知情人士介紹,大坑所處位置此前是一塊空地,被用作倉庫堆放固廢。“固廢堆放著的有精餾分離下來的殘渣,是苯胺類的焦油,外觀和瀝青一樣,屬於易燃品。”

  在氫化車間的工廠外牆有一個示意圖,註明該處為500立方米製作氫車間。工廠內的一塊風險評估標識圖顯示,該車間為二車間,標識圖中列出了工廠三層樓每一層樓的風險評估。

  示意圖顯示,檢測單位為江蘇省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新京報記者搜索發現,2011年,當時的國家安全監管總局通報批評了39家安全評價機構,其中點名指出江蘇省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在從業過程中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批評中稱,江蘇省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存在引用的法律、法規、標準的準確性、適用性、針對性較差;現場影像、圖片資料的採集、歸檔、保存不規範;對重大危險源的辨識不夠嚴謹,危險有害因素分析不全面,安全隱患排查不全面,存在遺漏現象;安全檢查表中的檢查記錄過於簡單,整改措施建議針對性不強等問題。

  當日16時40分左右,記者在爆炸廠區現場看到明火,並有濃煙。18時許,空氣里開始瀰漫黃色煙霧。

  清華大學化學系博士,科學鬆鼠會會員孫亞飛告訴新京報記者,該化工廠生產原料十分複雜,涉及很多易燃易爆和有毒物質。他認為,火情控製後,工廠內部的化學物品最好能夠經由專業人員盡快協助處理。

  新京報記者 康佳 王洪春 張熙廷 王瑞文 張彤 劉名洋 周世玲 向凱 李寧遠 實習生 向成之 李彤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