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傷病和年齡賽跑,女籃第一美女只想追上被寄予厚望的自己
2019年03月23日17:40

原標題:與傷病和年齡賽跑,女籃第一美女只想追上被寄予厚望的自己

女籃第一美女趙爽。

她是八一女籃的隊員,曾被苗立傑稱為中國女籃的標誌性人物,由於球風飄逸,球迷們喜歡稱呼她為“爽哥”,而更多人因她姣好的容顏稱其為“中國女籃第一美女”。

她就是女籃前國手趙爽。

1990年出生的趙爽初登賽場便被視為中國女籃的未來之星,首次代表國家隊出戰砍下17分9籃板。2017年亞洲盃,帶傷出戰日本隊,卻令她的大腿傷病加重。隨後的WCBA賽季她都在養傷治療中度過,無緣國家隊大名單,也淡出球迷的視野。

英雄歸來的故事總是蕩氣迴腸。激戰正酣的WCBA總決賽中,八一女籃1比2大比分落後廣東、一隻腳已在懸崖邊,仍處於傷病恢復期,以賽代練的趙爽在關鍵的第四戰中出場30分鍾,全場貢獻6次偷球,幫助八一將比賽拖入天王山。

“曾經的趙爽回來了。”賽後八一主帥展淑萍的言語中滿含著對弟子的疼惜。

又是一次帶傷上陣,但趙爽認為值,“我不在意別人說我打球不好或者其他什麼,但我特別討厭別人說我不努力。”

2019年3月18日,江西南昌,18/19WCBA總決賽G3,八一南昌Vs東莞新彤盛。趙爽準備投籃。 視覺中國 圖

力挽狂瀾,卻主動避開關注

“好久沒有接受採訪了。”

在主隊下榻的酒店,澎湃新聞記者再次見到了趙爽。因為那場比賽結束的第一時間,趙爽婉拒採訪,快步走回了更衣室。

“我確實是想故意避開這些(關注),我並不是比賽的主宰,我只是在場上幫著打打下手。”

因傷缺陣良久,本賽季才回歸的趙爽尚未完全恢復,體能、速度、甚至於她的投籃和巔峰期完全無法相比。用主教練展淑萍的話說:“她的體能只能打20分鍾,傷病也只恢復好六、七成。”

誠如展淑萍所言,本賽季的大多數比賽場次,趙爽的出場時間都被限製在了20分鍾以內,可關鍵的總決賽第四戰,趙爽打破了這個“規矩”,可絕不是她口中的“打打下手”。

開局就3比11落後,趙爽在首節就被替換上場,全場奔襲、用身體堵住廣東的外線出手,第一個防守回合,八一就成功限製了對手一次24秒違例,八一就此開始了瘋狂反撲。

到了第四節,八一與廣東僅有1分之差、比分焦灼時,趙爽兩次在弧頂成功偷球完成反擊打停廣東,讓全場球迷為之沸騰。

“趙爽,防得好不好?”在現場DJ的高呼聲中,球迷們手裡舉著“趙爽,鏗鏘玫瑰”的牌子,“趙爽”的名字,響徹整個南昌國際體育中心的球館。

這一刻,她其實等了太久。

“我的年紀、經曆擺在這,如果這個時候我不在場上承擔一些角色,那我自己都過不去。”

這是趙爽的心裡話,但全場6次偷球,在她看來不過是“撿著了”,“我並不是決定比賽勝負的關鍵,超水平發揮了吧。”

傷病,讓她錯過生涯黃金期

“超水平發揮”,這多少讓人有些恍若隔世。

曾經的趙爽是中國女籃最閃耀的新星:職業生涯第三年獲得WCBA總冠軍,隨後的那個夏天入選國家隊,在代表國家隊出戰的第一場比賽中,趙爽砍下17分9籃板,隨後又寫下了23分7助攻的漂亮數據。

“我有一個夢想,就是希望成為像苗立傑那樣的球員,想過誰過誰,能夠輕鬆得分不在話下。”那時的她意氣風發,站上奧運領獎台的目標絕非遙不可及。

前輩苗立傑也對她寄予厚望,“趙爽是一個標誌性的人物,希望她能夠努力,成為中國女籃最好的球員。”

然而,傷病改變了順理成章的故事。

“我是在對日本之前拉傷的,但那時想不了那麼多,就是死也要上啊,每個運動員身體里流淌的都是熱血,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國家給我的,國家利益高於一切。”

2017年亞洲盃半決賽對陣日本,趙爽帶傷出戰卻無法挽回中國隊的敗局,隨後的天津全運會,她又代表解放軍隊繼續帶傷出戰,大腿的拉傷繼續加重。

那一年,趙爽第一次感受到了寒冬,職業生涯的寒冬。

WCBA賽場不再有她的身影,養傷,讓她耽誤了兩年的職業生涯黃金期。“打一年歇兩年說的就是我吧。”她在微博上寫道。

“我浪費了兩年的時間,原本我個人預期這兩年會是我的巔峰狀態,因為我之前狀態特別好,但沒想到受傷……”

兩年間,趙爽每天都在康複治療與力量恢復中度過,原本的大腿後群肌肉拉傷演變成陳舊性的軟組織病變,久治難愈。

“我這個傷比我想像中更複雜,那是一個連帶的效果,可能你一處受傷,你就想讓你的膝蓋、髖關節幫助受傷的部位承擔一點壓力,這樣也更容易受傷。”

即便現在,傷痛仍未遠離趙爽,“前幾天我還覺得疼,睡覺都睡不好。”

回歸,卻今非昔比

本賽季第七輪,趙爽才從傷病中熬了出來。

但在沈部和八一合併後的全新八一隊中,國手雲集,尤其是鋒線上有國家隊主力隊員李夢,她不得不面對自己全新的角色。

“我現在是以防守為主,球隊賦予了我這樣的職責,包括我對於球隊的人員結構也有自己的理解,如果我不給自己設定成一個防守球員的話,那球隊可能有點難。”

防守尖兵的角色,對身材偏瘦弱的趙爽來說,無疑有些陌生,更何況她出道時並非以防守見長。

角色調整後的不適成了傷病外的另一個對手。

“感覺真是不一樣,那場比賽(第七輪復出),對有球無球位置的感覺,都特別差。”

傷病讓她遠離曾經的巔峰狀態,即便所有人都能理解,趙爽還是選擇暗暗去逼自己,“我不在意別人說我打球不好或者其他什麼,但我特別討厭別人說我不努力。”

她甚至打了個比方,“對我而言,請假比堅持下去還難。”這個倔強的女孩12歲接觸籃球時,就下定了決心——吃苦就吃苦,只要能咬住牙,就能夠堅持。

除了照常跟著球隊訓練,趙爽還為自己設置了康複計劃,每天飯前加練,做些力量恢復。即便如此,漫長的恢復過程,還是讓她有今非昔比的感慨。

“我們每天訓練,不同的隊員練的都是一樣的,但為什麼有的人可以成為很卓越的球員,有的人卻不行,差的就是細節,我現在大概的動作可以和別人一樣做,但就差那一點點細節。”

就是這樣的毫釐之差,讓趙爽一再挑剔著自己的表現。

“我那個時候多瀟灑,不管不顧,就往前衝,該上籃上籃,該投籃投籃,但現在年紀不一樣了。”

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自己,趙爽也會沒來由地懷念,年齡也成為現實中的難關。

未來,她還想再拚一次

其實,趙爽只有29歲。只是傷病讓她還來不及完全兌現天賦就遠離了“死也要上”的國家隊。

除了訓練場和球館,偶有的幾次在公眾場合出現,還要追溯到去年入選國奧女籃大名單以及校園行的公益活動。

關於自己的籃球未來,她還將選擇再拚一次。

“我這個年紀,如果說再強調我這個傷病,有些來不及了,現在就是什麼情況我也得頂著上,就算狀態再不好,我也要為自己拚一下。”

她想要找回曾經的自己,“現在大家都知道我是一個防守型球員,但在職業生涯的最後,我還要再努力一次,我希望能夠在進攻方面再有進步,畢竟這麼多年了,總不進攻那這方面就退化了。”

甚至為國出征,在她心中也從未磨滅,“如果我的狀態還能達到國家隊的水平,只要國家還需要我,我義不容辭。”

就像她曾經說的那樣,“我知道我不夠優秀,但我只是想盡力把該做的事做好,也好不辜負這一場青春籃球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