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選局丨700萬年輕選民的自信“崛起”
2019年03月23日08:05

原標題:泰國選局丨700萬年輕選民的自信“崛起”

【編者按】

“泰國的虛假選舉”、“泰國的分水嶺選舉”、“泰國大選來臨:真的還是幻影?”……自去年底以來,圍繞遲遲未能舉行的泰國總理選舉,外界質疑聲不斷。

3月24日,大選終啟幕。這是2014年軍方發動政變推翻英拉政府以來的首次選舉,政局走向令地區內外關注,外國投資者也靜觀政治風向。不過,2017年通過的泰國新憲法,及近期長公主烏汶叻的參選風波,都給選舉蒙上陰影。泰國軍政府總理巴育能否華麗轉身為“民選總理”成最大看點。

澎湃國際推出“泰國選局”系列文章,試圖從多視角捋清選舉背後的迷局。

“我手中的選票能夠改變泰國!”

提到即將舉行的大選——即2014年軍事政變後的首次大選,泰國法政大學四年級學生豐(Hong)話語中透露出勇往直前的堅定和對未來的期許。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大選投票,我一定會去投票。”她近日通過電話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豐是約700多萬第一次擁有投票資格的泰國年輕人群體中的一員。多年來,泰國的年輕人一直被描述為對政治漠不關心的群體,對政局的走向影響力有限。但在今年,這股首度掌握了投票權的力量煥發出空前的活力和熱情,也成為泰國各大政治派別積極爭取的對象。

“重要的是他們非常想要投票。”香港城市大學亞洲與國際研究系從事泰國政治和社會運動研究的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博士告訴澎湃新聞,“700萬第一次投票的年輕選民本身(對投票結果)並不重要。”

《我的國家有什麼》MV截圖。

年輕人正重新活躍於政治舞台

泰國年輕選民參與政治的熱情透過一首說唱音樂在社交網絡上的走紅而引起外界關注。

去年10月底,這首諷刺泰國軍政府的說唱歌曲《我的國家有什麼》甫一放上視頻社交網站上,就迅速在網絡空間里掀起一股熱捧。在5分多鍾的黑白MV中,幾個年輕的泰國說唱歌手把矛頭指向泰國軍政府:“法治被肆意破壞,政府官員貪汙腐敗……”歌詞大膽而直白,矛頭直指軍政府治下的政治問題和社會不公。

2014年,泰國軍方通過一場政變推翻了支持該國前領導人他信的為泰黨政府,此後成立了全國維持和平秩序委員會,原陸軍司令巴育出任委員會主席和政府總理,時至今日。近5年時間里,軍政府一直承諾將盡快舉行大選,但大選時間一再推遲。

於是,泰國年輕說唱歌手們的發泄和抨擊,很快在更廣泛範圍內激發了共鳴。迄今,這首歌曲已獲得近6000萬的播放量。

這些發生在泰國年輕人身上的微妙變化實屬不易。自2014年推翻民選的英拉政府之後,泰國軍政府下令禁止超過五人的集會,並規定政黨不可在未經批準的情況下舉行會議,也不可公開討論政治。儘管軍政府的政治集會禁令尚未解除,但從去年初開始,泰國開始出現了一系列抗議軍政府推遲大選的示威活動,而大學生成為了這些抗議活動的主要參與者之一。

“現在年輕人對大選充滿興趣,因為泰國的政治情況不穩定,我們也擔心泰國的未來。”泰國法政大學四年級女學生豐說,“新一代的年輕人應該來解決泰國的政治、經濟問題。”

今年的泰國大選合格選民人數有5000萬,年齡在18-35歲的年輕選民超過四分之一,而在這中間,超過700萬是第一次參加投票。

“過去5年,對於軍政府的恐懼讓年輕人保持沉默,只能在小範圍內討論政治。他們沒有任何權利通過投票或參與(政治)來改變他們的國家。”與豐同為去年3月剛剛成立的“新未來黨”支持者的、36歲的泰國女選民阿殷告訴澎湃新聞,但現在,年輕的團體已經明確表明他們有發言權,他們希望參與這個國家未來的變化,“我們仍然關注我們的未來、教育、就業以及如何在這個國家過上自己的生活。”

曾幾何時,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學生們曾是泰國左翼政治運動的主力。但在那之後的數十年間,泰國年輕人的政治參與陷入低潮。對於密切關注泰國社會運動的觀察家們而言,2018年這首充滿反抗精神的說唱歌曲,猶如一份泰國年輕群體重新審視個人與國家關係後所發出的行動宣言。

今年1月,當泰國軍政府再次將原定於今年2月24日的大選推遲一個月後,年輕人的憤怒和沮喪情緒再次被點燃並在網上爆發。在社交媒體推特上,一個“#別**的再推遲了”的標籤迅速傳播開來。

“在世界範圍內,年輕選民都比其他年齡段選民投票率低。”香港城市大學的布坎南博士認為,而如今的泰國年輕人展現出新的特點,“當他們集體投票時,常常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這樣的新特徵有著確鑿數據的支撐。去年12月,泰國巴差特樸國王研究院(King Prajadhipok's Institute)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在18-24歲的選民中,90%的人表示他們會去參加投票。而在2010年上屆大選前,受訪的15歲至25歲青年,僅37.9%表示對“政治相當感興趣或非常感興趣”。

跨越“紅黃對壘”,選擇更加多樣

這是在持續十幾年的動盪中成長起來的一代年輕人。

泰國法政大學的女大學生豐來自泰國南部,她曾經是“黃衫軍”的支持者。在大學里學習了政治學之後,她說自己改變了想法。

“泰國‘紅衫軍’和‘黃衫軍’十幾年的鬥爭沒有好處,”她說,“現在則變成了支持巴育(總理)或者不支持巴育(之間的鬥爭)。”

自2006年泰國前總理他信被軍方趕下台,泰國社會深受精英階層與下層民眾對抗的困擾。支持前總理他信的“紅衫軍”與保皇派支持的“黃衫軍”(往往被描述為底層農民和城市中產之間的政治對立)你方唱罷我登場,輪番走上街頭抗議示威,嚴重干擾了當時泰國的社會安定與經濟發展。

2009年4月,東盟峰會在泰國海濱城市芭提雅召開時所發生的驚人一幕很能說明問題。當時,正值泰國社會分裂、政治鬥爭最激烈的時刻。“紅衫軍”不僅衝入峰會會場,還差點抓住當時的泰國總理阿披實。東盟各國領袖不得不緊急撤離,峰會亦因此流產。

這場前所未有的事件讓泰國在國際社會面前顏面掃地。當時媒體曾評論說,無論是“紅衫軍”背後的前總理他信還是當時的民主黨政府,“包括所有泰國人民,大家都是輸家,所有人都在拿自己的國家做人質換取利益”。

“長輩大部分只想要靠政治來解決泰國的經濟、貿易問題,”豐說道,“但年輕人想要通過大選改變泰國面臨的所有問題。”

在軍政府主導下精心設計的新憲法選舉製度規定,軍方在掌握了上院250個席位之後,只需贏得下院500個席位中的125個以上席位便會贏得大選。但即便如此,豐仍然樂觀而自信地說,泰國政治會有改變。“泰國這一代年輕人在持續十幾年的動盪中成長起來,他們厭倦了倒退的政治態度,他們認為這讓泰國承受著沉重包袱,阻礙了泰國充分發揮他的潛力。他們渴望改變。”泰國政治觀察人士布坎南說道,但他也坦言,這個群體對於選舉結果的影響有限。

36歲的阿殷於去年登記成為了新未來黨黨員。

與父輩們非“紅”即“黃”的截然二分相比,新一代泰國年輕人的政治選擇顯得更加多樣。新加坡《聯合早報》援引泰國國立發展管理學院去年12月對1200多名21歲至38歲年輕選民進行的一項民調報導,親他信家族為泰黨的支持率達18.74%,新創立的“新未來黨”13.86%、民主黨10.73%、親軍政府的人民力量黨3.66%。還有44.64%的年輕人表示“不確定”。“在過去一年里,我在年輕人身上看到很多變化,比如說唱歌曲和社交媒體標籤,這顯示他們有多重視自己的權利和自由。”泰國法政大學講師Anusorn Unno此前對路透社說。社交媒體助力年輕人自由表達喜惡

這種自由體現在泰國年輕一代身上表現出更加敢於直接表達自己的喜愛和憎惡,而社交網絡媒體進一步助推了這個群體自由表達和參與政治。

8年前2011年的上一次泰國選舉,智能手機在這個國家的普及率還只有19%,社區廣播電台曾是各大政黨關鍵的信息傳播渠道。

“這一被傳統政客所忽視的工具,已越來越成為泰國年輕人發聲的‘武器’。”泰國政治觀察人士布坎南說。最新數據顯示,泰國總計有5100萬臉書用戶,相當於總人口的四分之三,其中,年輕人更是社交媒體的忠實用戶。據最近在曼穀大學內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86%首次參加投票的年輕選民表示,他們將社交媒體作為獲取大選信息的來源。

新未來黨領導人塔納通的受歡迎程度不亞於娛樂偶像,所到之處總能引發年輕女性粉絲的尖叫,她們紛紛爭相與他拍照,以便發到社交網站上

去年3月才剛剛成立的“新未來黨”是眾多政黨中吸引年輕人較為成功的案例,他們尤其重視社交媒體的影響力。該黨領袖塔納通長期佔據熱門話題、善用臉書等社交媒體直播競選活動。其“霸道總裁”的形像在年輕人中頗受歡迎,許多年輕女性支持者將他稱作“Daddy”,而將自己稱為“Fah”——這一昵稱來源於一部在泰國風靡一時的愛情電視劇,劇中女主角Fah將男主叫做Daddy。

塔納通依靠個人魅力吸引大批年輕選民的“成功法門”,也使其他政黨紛紛採取了相似的“顏值戰術”。

去年以來,親他信的為泰黨總理女候選人素達拉(Sudarat Keyuraphan)也喜歡將她漂亮的19歲女兒尤素妲(Yossuda)帶在身邊參加拉票活動。而尤素妲美麗清純的外表也很快俘獲了眾多年輕男性選民的支持,素達拉一時成為泰國的“國民嶽母”。

泰國另一個老牌政黨民主黨為爭取年輕選民,也專門設立了民主黨新生代曼穀選舉中心(New Dem)。民主黨總理候選人、前總理阿披實26歲的侄子帕瑞特(Parit Wacharasindhu)即是成員之一,而帕瑞特也因外形帥氣而成為民主黨的“顏值擔當”。

但在社交媒體空間里要讓年輕選民群體買帳並非易事。

去年10月,面對選民以及競選傳播技術的新變化,軍人總理巴育也與時俱進,開通了社交媒體賬號,試圖趕上新潮流,拉近與選民的距離。為了應對《我的國家有什麼》帶來的衝擊,巴育政府也發佈了一首饒舌歌曲《泰國4.0》來回擊,但不想泰國網民並不買賬,質疑其“質量和水平十分有限”。就在本月大選即將臨近之際,巴育再在網上發佈了他執政以來的第8首流行歌曲《新的一天》。但半個月來,這首歌在視頻網站Youtube上播放量僅有3.9萬,收穫了502個“喜歡”和6700多個“不喜歡”。

“社交媒體讓軍政府感到頭疼。”觀察人士布坎南說,“軍政府想要利用社交媒體的企圖,例如巴育註冊臉書賬號等行為,(反而)都被嘲笑為過時的宣傳。”

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外的競選廣告牌

不過,面對新生的趨勢和政治力量,老派政客的回應顢頇卻似乎有效。據《衛報》報導,泰國選舉委員會製定的選舉規則中,特別加強了對社交媒體的管製。新的競選規則規定,在社交媒體上禁止發佈除候選人姓名、照片、個人簡介、政黨名稱、標誌以及口號外的任何內容。

此外,所有政黨還必須向選舉委員會登記所有社交媒體賬號,否則將面臨巨額罰金或者監禁。據報導,在這項規則發佈後,為泰黨總理候選人素達拉停用了她的臉書賬號,以避免可能的違規,其他政黨的候選人也緊隨其後。

據報導,為了“維護選舉環境”,泰國選舉委員還成立了一個特別“作戰室”,來監控社交媒體,尋找有關政黨發佈的違法競選內容。

大選日臨近,在首都曼穀一家律所工作的24歲泰國女生泰雅汶(音)仍沒有想好最後將票投向哪位候選人,但對於國家的未來,她充滿期待:泰放緩的經濟能夠重振,政府尊重個人的權利、傾聽瞭解民眾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