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資趙令歡:投資要用兩把篩子—數字化、全球化
2019年03月22日18:37

  新浪財經訊 北京時間3月22日 由中信出版集團主辦的信睿春季論壇——2019經濟展望與投資趨勢暨瑞·達利歐《債務危機》新書發佈會今日在北京隆重召開。弘毅投資董事長、聯想控股常務副總裁趙令歡在論壇中發表演講。他在演講中表示,不管投什麼,怎麼投,什麼時候投,有兩把篩子一定要用,第一是符合不符合數字化生活,還有一個就是全球化。

  以下為文字實錄:

  趙令歡:感謝中信出版給我這個機會來慶祝瑞·達利歐先生新書的發行,瑞·達利歐是我們投資界的大家,他以前出過一本書叫《原則》,這是我們公司同事必讀的一本書,所以我接到這個邀請我說又一個學習的機會,一定過來。但是他實際上不光是投資的大家,也是管理的大家,如果讀了《原則》這個書,實際上你會看到不光基金是最大,你會理解為基金之所以這麼好,是因為瑞·達利歐把他的管理理念運用到做橋水這個公司裡面。

  今天三位從實踐的角度、從監管的角度、從學者研究的角度,談了很多宏觀的問題、債務和週期,特別是朱民行長說我們是債台高築引領下生活,感覺有一定的危機。我就想從一個微觀的角度,投資實踐的角度,說說在這麼一個大的背景下我們怎麼考慮做投資。

  先說說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中國經過40多年的改革發展之後,實際上已經有了一個很大的基礎,我們的經濟總量在全球占的比例不小,我們的實物資產,以房地產為例,在整個的全球比例也很大。然後我們快速發展的資本市場,時間實際上很短,過去這十年我這花了很多的時間,受益和參與到多層次的資本市場的建設,在全球的比例也不小,以至於我在拿這些指標的時候,沒有以國內為主體去比較,就好比房地產在經濟中間的比重,隨便挑幾個指標,拉開全球比它的比重。這個圖說的不光是它的量不小,最重要的是我們花了一點點時間就走到這裏,速度很快。我還預測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特別是重要的、有效的指標還會繼續高速增長,這個是我們在想投資、在想環境的時候會看到什麼東西。

  這個量實際上有一些問題,問題在我們做置業投資,特別是做併購重組的時候,特別是私募股權公司的情況下,這是很重要的問題,問題就是機會,這些問題有什麼機會呢?因為我們量大,但是我們效率不高,所以增效本身就是一個投資的問題。成長加增效。我們很多財富都彙集在我們房地產資產裡面,乃至於大家都覺得那是一個很大的風險,那的確是中國最重要的杠杆風險之一,但是你看它的使用效益、回報效益,還有很大的空間要挖掘。所以我想給大家介紹經濟增長增量和存量的關係。增量固然重要,雙創、雙百、新的技術,但是中國這麼大的經濟,我們又是產能大國,又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大國,實際上存量的優化,效率的提高,本身會是一個長期的投資的主題。

  那弘毅作為一個實踐者,幾乎十年了,特別是過去的五年,按照三個宏觀的維度來考慮我們今後的投資,投資是很有意思的,它是看過去投未來,所以過去在一般的情況之下,欺騙性都很強,在大的變動的時候,剛才幾位專家說幾個重要的曆史從來沒有見過的變化,全球化曆史上從來沒有,數字化全球從來沒有,所以剛才陳教授問瑞·達利歐過去是不是今後很好的預測,這是一個問題。我們認為過去幾乎已經不是今後最好的預測了,為什麼呢?這三件事實際上是人類走到今天都比較稀罕、比較新奇的事,就是前所未有,正在發生。

  第一個全面的數字化,我不是說數字技術,我是說數字技術發展了這麼多年之後,已經引發的人的生活方式的變化,業務方式的變化和消費觀念的變化,全面的數字化。中國我們雖然有幾千年連續的文明曆史,但是也只是在最後40年從經濟、政治、軍事方面都是世界的一個大國,而且還在快速的崛起。最近世界上發生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不管你從全球的角度看,還是從某個國家的內政看,包括美國的內政,實際上和中國作為一個力量崛起都有關係。

  第三個就是中國雖然已經做了那麼多,但是中國最奇妙的地方,我覺得這也是我們生生不息的動力,和以後我們繼續應該有信心,特別是在日子過得難的時候要保持信心的地方,中國是一個正在改革創新的國家,40年沒停過,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今天也沒有看到停的跡象,甚至今天繼續改革,我們有前面40年的經驗,可能以後會試錯的成本越來越低,軟件路會走的越來越穩健。

  這三股力量前所未有,正在發生,在加速影響著每一個角落。我們做投資不大過分理論化或者太宏觀化,因為你看得再遠,最後也要用到我今天這個項目投不投,為什麼呢?下面我來講幾個例子。

  往前走,綜合剛才的那些觀點,我們覺得不管投什麼,怎麼投,什麼時候投,有兩把篩子一定要用,第一是符合不符合數字化生活。我們現在看到的不斷顛覆著,出現了不斷地過去的巨頭在很短的時間內既然就倒塌,不斷看到想不到的創業者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佔據領先的地位。而且,獨角獸出現的速率還在加速,在這同時,一些轟然倒塌的傳統的意念,或者是傳統模式的企業也在加速衰落。

  所以往前走,我真的是覺得我們到了一個要斷層式思考的時代,這個時候,過去仍然是最好的參考書,但是千萬不要用過去畫一條線,說今後會是這個線的延續,我覺得斷層會是一個很重要的特色,那麼數字化會是一個比較好的篩子,就是這件事情、這個想法、這個業務模式是沿著數字化去,還是逆著數字化來的?這點很重要。

  還有一個全球化,我們比較相信,人類發展到今天,雖然全球化第一階段遇到了很多挑戰,乃至於連發達國家都在說自己國家優先,彷佛要打破全球化,甚至過去一段時間,美國希望以意識形態劃線,重新打造全球已經十分契合的供應鏈,有些人說是不是全球化結束了?我看到的是,恰恰因為最近大家都想反過來逆轉全球化,而逆轉真正做起來幾乎不可能,你就想想,不講全球,供應鏈怎麼重新把它割斷?你不在廣州做手機,你還沒有起步,就已經做得很遠。咱們看看,英國想脫歐,打個比方,像是在婚姻里日子過的挺不舒服,要離婚,離婚這件事越做越辛苦,乃至於離到一半,大家覺得還是不離好。雖然是笑話,也體現出當年做全球化,經濟學家的比較優勢是站得住腳的,誰也沒有真正做過,但是做的過程中肯定不完美的。

  比如我讀瑞·達利歐這本書,投資那一套真的說明過去的治理製度,不管是哪一個體製,實際上都有共同的、巨大的缺陷,實際上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就是貧富分化的問題,這是會引發戰爭的。實際上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個事情,也正因為如此,我認為我們人類沒有什麼太多的選擇。

  全球化會繼續進行,只不過我們必須要把2.0的版本設計出來,要能夠在生產力高效提升的基礎上做很大的文章,上一輪全球化是在財富的分配上。實際上,這個願景圖我們已經提出來了,中國提出來的新的世界秩序要多元包容,本身就是這個意思。我看到的現在反全球化的浪潮聲中,實際上真正比較強勁的一個動力,是要把全球化繼續進行下去。所以我們做投資,會這麼看。

  我這有一些例子說明數字化,我想再次說明的,我們一般做投資會用成功的公司來說,但是我希望大家看到這些成功公司背後成功的原動力,是消費者的消費觀念已經全面數字化了,人的生活方式已經全面數字化了,它的影響不光能夠快速造就獨角獸,最重要的是它會越來越深刻地影響我們的治理體系和世界全球化規則的製定。

  我講一下全球化,一會我會講幾個例子,我們現在做的實際上是比較順利的也比較多的是,正好把中國過去積攢的一些優勢,好比我們的一些產能,包括先進的產能,把它放到全世界各個地方去,同時中國在這個過程中變成了世界上最好的消費市場,所以我們有產能走出去,把服務和技術引進來。

  說說例子。我們以前做了一個比較成功的國企改革的投資,長沙的中聯重科,改製之後活力煥發,在過去十幾年里不斷髮生,從省屬的國有企業,變成在全球重工機械里的全球化企業,其中它的一個產業就是農業機械製造,對中國這樣一個有特色的農業大國來講特別重要。所謂特色是,我們不像美國平地多,地沒有分到每人每戶。所以智慧農業變成了一個很重要的話題。而在這方面,最領先的技術和最早先的實踐,是在美國,我們把美國的聞達教授(音)搞的人工智能和中聯農機嫁接在一起,通過資本,通過結構,通過合資。

  所以全球化的交流,大家都在說抓間諜,打官司,這種摩擦爭鬥,是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像這樣的例子以後只會多,不會少。在我看到的數據裡面,這個彎已經轉換過來的,這方面的交流交換十分多。

  這也是十多年前我們國企改革投了中國巨石,在我們的改革下做成了最大玻璃纖維的製造商,主要投資是全球,在美國佔據了很大的份額。我們做了一些工作,把市場搬到全球。我國內做投資是引進美國的先進設備、先進技術,還要經常引進美國的先進管理人員到中國來,利用中國廉價勞動力,不是特別嚴格的法規監管環境,造便宜的東西供應美國,說不定等中國起來了,還可以供應中國。這件事15年前就達到了,中國巨石不但做到了這個,我們還在美國建這個工廠全套的中國設備、全套的中國技術、全套的中國的管理人員,用美國當地的工程師、工人服務美國的市場。所以全球化的進程,經濟學的比較優勢,真正內在的動力是很震撼的,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取消的,這樣的例子會越來越多。

  最後一個例子叫新經濟也好,共享經濟也罷,我們投了美國比較成功的獨角獸公司,叫WEWORK,我們之所以投,是覺得這個概念在中國更有用,這個公司和辦公方式息息相關,和人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他想做中國市場,必須要本地化。以前我們講本地化,就是講中國人,現在已經不是這樣了,WEWORK共享的概唸到了中國要和中國的政治、文化、習慣和經濟條件連在一起。怎麼做呢?就是我們投了它的全球,然後同時簽了一個協議,說要專門做WEWORK中國,WEWORK中國專門找更本地化的投資人,打造先機。WEWORK本身還在成長,在全球還沒有上市,但是中國本身就有新的投資人有專門的機構,也可以單獨上市。

  這三個例子加起來想說的是什麼呢?就是在宏觀的趨勢裡面,我覺得今天特別好,瑞·達利歐在說有週期,但是長週期,朱行長說債務是一個風險,我們就希望在這個大的環境裡面知道我今天的事怎麼做,為什麼那麼做,那麼從比較的角度來講,我覺得中國仍然是投資的熱土。

  總結一下:增長最快、力量最大、最為自己,既是很好的生產國,又是最大的消費國。然後我們的相對獨立,政府的相對的控製力作為一個市場的重要要素,都起著很多的作用,對至少化解危機會有好處。剛才已經證明了。中國要穩定,我們逐漸發展,我相信投資的機會是比較多的,但是它必須本地化。

  我再強調一下剛才的要點:看過去、造曆史是我們現在的主題。

  從這個角度來講,瑞·達利歐能夠把他一生心路和總結,專門跑到中國給大家介紹,我覺得是特別了不起的事情,真的讓我很崇拜,我也很高興加入到這個行業來,慶祝這個了不起的新書。

  謝謝大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