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水爆炸:男子在500米外看到明火後被衝擊波擊倒
2019年03月22日23:52

  原標題:響水化工廠爆炸24小時全記錄

爆炸區域附近一地狼藉 新京報記者 康佳 攝
爆炸區域附近一地狼藉 新京報記者 康佳 攝

  3月21日14時48分,江蘇響水生態化工園區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學儲罐發生爆炸,波及周邊16家企業。濃煙散去,核心區出現一個巨坑,周邊半徑500米內房屋被毀。

  兩分鍾後,地震監測部門測算出烈度:相當於2.2級地震。實際上。這場“地震”的震源深度為0。

  截至22日晚11時40分,事故已造成62人遇難,仍有28人失蹤。已救治的病人中危重34人,重傷60人。

  救護車轟鳴,救援與尋親,同時在響水展開。

  21日15:00

  “地震”

  爆炸開始的時候,一度被懷疑是一場地震。

  3月21日15時,國家地震台網官微發佈一條速報:14時48分在江蘇連雲港市灌南縣(疑爆)(北緯34.33度,東經119.73度)發生2.2級地震。

  丁磊正在灌南縣堆溝港鎮街上開車,他聽到一聲巨響,自己的車開始“抖”,緊接著,是街邊房屋玻璃被震碎,散落一地。

  實際上,這是五公裡外的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鎮化工園區內,一家化工廠發生爆炸。

  江蘇消防的記錄顯示,14時52分,鹽城市消防救援支隊響水縣大隊接到報警,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發生爆炸事故。

  這家2007年4月成立的公司,占地面積約220畝,有職工195人,其中各類工程技術人員45人。主要生產化學原料和化學製品。

  發生爆炸的是天嘉宜公司的化學儲罐。

  監控攝像頭記錄了突如其來的一幕。安靜的鏡頭突然開始劇烈晃動,衝擊波從緊閉的捲簾門後噴湧而出,玻璃窗碎成一段一段墜落,塵霧捲起,覆蓋住鏡頭。

  劉明正在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門口、距離爆炸點100多米,儘管坐在車里,但是“車子晃蕩好遠,玻璃全部被震碎。”

  他眉間被玻璃劃傷,彎腰躲避時一塊磚頭飛過頭頂。

  崔強在五百米外的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上班。他後來告訴妻子,自己先是看到不遠處出現明火,正準備打電話向領導反饋情況,“手機剛拿到手裡,電話還沒打就被炸飛了。”

  他被爆炸的衝擊波擊倒,並甩進一口橫著的反應釜里,上衣破碎,褲子只剩下一條褲帶。

  崔強幸運的從反應釜爬出逃生,“當時煙霧很大,氣味很大,根本看不清外面有很什麼東西。”

  明火和煙霧一直持續到次日清晨。3月22日7時,事發廠區3處著火的儲罐和5處著火點全部被撲滅。濃煙漸漸散去後,地上的巨坑顯露出來,周邊半徑500米內房屋被毀。有的廠房被掩埋,有的只剩下框架。

  爆炸中心的天嘉宜公司,總控室天花板坍塌,9名女性被埋在裡面。其中一人被玻璃劃傷,耳朵裡還有玻璃碎片,她傷得不算重,因此可以自救。

  離事發地1公里多的王商村,小學教室在爆炸後一片淩亂,窗戶玻璃破裂一地。

  這所小學有一至六年級和兩個幼兒園,共200多名學生。部分學生受輕傷,其中五六名學生因傷口較大,進行了縫合處理。三名老師受傷,其中一人傷勢較重。當日下午,響水縣教育局工作人員到學校核查房屋受損情況。

  教室里,學生的課本和學習用具都擺放在書桌上。有的桌面上,課本還攤開著。

  21日16:58

  報信

  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的王強被困住了。

  事發時,他和幾個同事在一間辦公室開會,爆炸引發的衝擊波,將幾個人掩埋在了廢墟中。

  坍塌的牆體砸中附近的櫃子和椅子,反而形成一個三角區,將王強困在其中。黑暗中,他看見一絲亮光,那是一名同事在給他打電話。

  16時58分,爆炸發生2個多小時後,身在山東的王雪突然連續收到兩條短信。內容是:“老婆,我愛你!愛你們,所有的家人。”

  王雪覺得十分奇怪,立即打電話給丈夫王強。電話那頭,王強的聲音沙啞,他說,附近的化工廠爆炸了,自己被壓在廢墟下。王雪慌了。

  王強在電話裡說,自己有點擦傷,但沒有大礙。王雪開始撥打丈夫同事的電話,但並沒有人接聽。

  當王雪再次聯繫到丈夫時,王強說手機電量已不多,不要再打電話,並通過短信將自己的位置發了過來。

  王雪和家人從濟南驅車趕往響水。值得慶幸的是,消防救援人員已經在23時30分將王強從廢墟中救出。

  在醫院看到丈夫時,王強 “一半臉都是血”,頭部受傷,眼骨骨折,身上還有多處擦傷。不過,王強的意識清晰,說話也很清楚。“雖然醫生囑咐過不能多吃,但他進食還可以。”

  王強的同事崔強也成功得救,從反應釜出來後,他爬了100米,穿過生產區到草坪上求救。附近的居民將他送上急救車時,距離爆炸發生已過了1個多小時。

  王洋66歲的母親在爆炸中身亡。他的父母平時住在化工廠500多米外的一棟房子裡,事發時,父親在鄰居家被砸傷鼻樑,回到家後發現,自家房屋已經倒塌

  王洋的父親根據呼喊聲救出兩人,等到刨出妻子後,再進行心肺複蘇已經來不及。送到醫院後,王洋的母親被宣佈死亡。

  鹽城市委宣傳部3月22日消息,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傷。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響水負責的總經理張勤嶽在事故中受傷並接受救治,相關人員均已被公安機關控製。

爆炸區域附近一地狼藉 新京報記者 康佳 攝
爆炸區域附近一地狼藉 新京報記者 康佳 攝

  21日22:00

  救援

  響水縣人民醫院,身穿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聯化科技(鹽城)有限公司等企業工作服的傷員隨處可見。不少人是被震碎的玻璃劃傷,耳朵被震傷。

  傷員的轉送,一直到持續到22時許,工作人員開始清理地上的血跡。

  來自鹽城、東台、南通等多個城市的近20輛救護車集中在響水縣醫院內,有傷者被抬上車。

  實際上,事發後共有3500名醫護人員、16家醫院、90輛救護車參與救治,接收醫治的傷員,共計640名。

  應急管理部派出有化工、消防專家參加的工作組趕赴現場。江蘇省先後調派12個市的消防救援支隊,共73個中隊、930人、192輛消防車,9台重型工程機械趕赴現場。

  3月21日夜間,消防救援人員在爆炸核心區的廢墟下,發現多名被困人員。

  一名被困人員被救出後,借消防人員的手機報平安,“我出來了”,他說了不止一遍,帶著哭腔,“消防人員把我救出來了。”

  現場仍有明火。3月21日23時55分,江蘇徐州消防支隊在罐北側100米附近的汙水處理廠,救出一名有生命體徵的被困人員,並將其送往醫院救治。消防員說,“(倖存者)離那個著火罐,不到一百米距離。”

  22日11:21

  尋親

  尋親的家屬都來到醫院。

  22日11時21分,一條尋人啟事開始在網絡流傳:尋找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員工高星。

  有目擊者說,他被救出送往醫院,但至今沒有與家人取得聯繫。“望有知情者與家人聯繫。”

  高星的家人說,爆炸發生後,曾有人拍到一張傷者照片,照片中一名身穿藍色工裝、身形微胖,面部帶有血跡的女子呈昏迷狀態躺在病床上。家人認出,這名女子就是爆炸後失聯的高星。

  但是,他們找遍響水縣,甚至是鹽城、連雲港多家醫院,都沒找到高星的蹤跡。家人堅信,高星還在某家醫院救治,沒來得及登記姓名。

  高星的父親和叔叔分別在另外兩家工廠工作,受爆炸波及都受傷嚴重,目前正在醫院ICU治療中。

  一股網絡尋親的風潮開始湧起。

  劉豔是天嘉宜化工廠的員工。爆炸這天,她剛好外出體檢。回家後,劉豔的眼前,是玻璃、門框被炸裂,在附近幼兒園上學的兒子所幸沒有受傷,但同在一個廠房工作的丈夫劉海、公公劉配、表弟趙坤都毫無消息。

  有人說,爆炸時劉豔的丈夫曾跑出來,後又折返救火。21日晚,一具疑似劉配的遺體被找到,家人等待DNA比對結果。

  3月22日,劉豔再次來到工廠外,看到丈夫曾經工作的廠房已經嚴重損毀,“只剩下幾根水泥柱子,機器炸得看不出樣子,還在冒著白煙。”

  一名誌願者說,38歲吉利伍基和丈夫吉克偉哈一起從四川涼山來響水務工,夫妻二人同在華旭藥業一個車間工作。爆炸波及到華旭廠房時,吉利伍基暈了過去,被救援人員送到了鹽城市第一人民醫院。

  她傷勢不重,僅是呼吸道感染,無其他外傷。等清醒過來之後發現,丈夫仍然沒有消息。

  “他今年42歲,身高1米7左右,”在醫院陪護的誌願者說,吉利伍基受到驚嚇,醒來之後情緒激動,手機丟了,記憶也很混亂。“連工作服都記不起來是什麼樣,手上也沒有丈夫的照片,更不知道叔叔是死是活。”

  22日 16:40

  疏散

  22 日11 時,鹽城市委宣傳部發佈消息稱,現場明火已被撲滅滅,空氣汙染物指標在許可範圍內。

  下午,新京報記者在爆炸工廠外看到,鐵板和其他物品散落一地,建築管道損毀,地面流有一片赤色液體,空氣中有刺鼻的味道。

  有消防員說,刺鼻味道的是酸性氣體,有毒。

  從東側進入廠區,穿過倉庫,就是氫化車間和硝化車間。硝化車間工廠外的牆上貼著安全標牌,包括“必須戴安全帽”“必須戴防毒口罩”“當心中毒”等,還貼著“毒物周知卡(硝酸)”“毒物周知卡(硫酸)”介紹圖。

  硝化車間向西200米,便是因衝擊波形成的大坑。曾在此工作的知情人士介紹,大坑所處位置此前是一塊空地,被用作倉庫堆放固廢。“固廢堆放著的有精餾分離下來的殘渣,是苯胺類的焦油,外觀和瀝青一樣,屬於易燃品。”

  氫化車間的工廠外牆有一個示意圖,註明該處為500立方米製作氫車間。工廠內的一塊風險評估標識圖顯示,這裏是二車間。

  示意圖顯示,檢測單位為江蘇省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不過,2011年,當時的國家安全監管總局曾通報批評39家安全評價機構,其中點名指出江蘇省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在從業過程中“存在一些突出問題”。包括引用的法律、法規、標準的準確性、適用性、針對性較差;現場影像、圖片資料的採集、歸檔、保存不規範;對重大危險源的辨識不夠嚴謹,危險有害因素分析不全面,安全隱患排查不全面,存在遺漏現象;安全檢查表中的檢查記錄過於簡單,整改措施建議針對性不強等。

  16 時40 分左右,新京報記者在爆炸廠區現場看到明火,並有濃煙。18 時許,空氣里開始瀰漫黃色煙霧。

  江蘇省生態環境廳當日早些消息,爆炸事故發生後,監測人員對事故現場上風向、下風向以及灌河下遊、園區內河進行布點監測。同時,在爆點下風向敏感點對有機物開展走航監測。從持續應急監測數據上看:大氣環境中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濃度呈下降趨勢,苯、甲苯、二甲苯、氯苯等汙染物濃度均保持穩定達標;水環境中汙染物成分較為複雜,需進一步檢測分析。事故點下遊無飲用水源地,當地群眾飲水安全不受影響。

  爆炸發生的第一個24小時,3000多名企業職工和陳家港鎮的四港村、六港村、立禮村等近千名居民,已經被疏散到安全區域,學校、幼兒園開始臨時停課。

  新京報記者 康佳 王洪春 張熙廷 張彤 劉名洋 周世玲 向凱 李寧遠 王瑞文 實習生 向成之 李彤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