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們陪到晚6點!上海705所小學學生昨起可以放學不離校啦
2019年03月21日16:02

原標題:老師們陪到晚6點!上海705所小學學生昨起可以放學不離校啦

圖說:綠苑小學的孩子在墨香亭里開心地等家長 學校供圖

  從昨天起,上海市所有公辦小學的家長如確有需要,都可以晚6時再去學校接孩子了。3月1日,上海市教委、市財政局、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聯合印發《關於進一步做好本市小學生校內課後服務工作的通知》,將免費課後服務延時至晚6時。昨天,除個別規模較小新開辦小學和遠郊農村個別安排校車接送的小學外,家長提出需求的705所小學都開啟了校內課後延時服務。

  放學後孩子在學校里有專人看護,他們是怎麼度過“等待爸媽”的時間的?學校又為晚托的孩子提供了哪些切實的服務?延長孩子在校生活時間,還需要哪些配套政策和舉措的落地呢?

圖說:一直到晚6時,老師始終陪伴孩子們度過課後時光 新民晚報記者 孫中欽 攝(下同)

  留學校有老師全程陪伴

  幾個月前,由於妻子和媽媽先後骨折,自己要下午5時30分下班,長寧區適存小學二年級女孩家長鬱先生為孩子每天的接送問題犯了愁。就在他準備乘寒假去尋找社會機構舉辦的晚托機構時,好消息傳來了。昨天傍晚近6時,在教室接到女兒時,小女生已經乖巧地做完功課,還看了一會兒書。

  記者是昨天下午3時30分趕到適存小學的,此時放學鈴聲剛響起,大部分孩子牽著家長的手告別了校園,然而校園依舊熱鬧,創新實驗室、圖書館、陶藝室、射擊房、美術室、自然常識室……11間專用教室迎來了參加“快樂拓展日+”的二年級孩子。該校快樂拓展日始於2015年,摺紙、抖空竹、尤克裡裡、主持朗誦……孩子們可以根據興趣選擇自己感興趣的項目網上報名,五個年級輪流參加。校長曹永鄒說,經過內容和時間不斷“升級”,如今,從下午3時30分開始,當天沒有活動但有晚托需求的孩子可分為低、中、高三個年級段,去三間教室參加愛心看護,直至下午5時。

  本學期伊始,根據長寧區教育局統一安排,適存小學晚托服務延長到晚6時,經過兩次全校家長需求徵詢,1314名學生中,72名學生提出到下午5時的晚托需求,其中26人有到晚6時的需求。於是,88名老師輪流排班,從下午5時到6時陪伴孩子們度過課後時光,每名老師一學期輪到2次左右。下午5時過後,還沒回家的孩子在老師帶領下,集中到一(4)班教室,並一一簽名。在一(4)班負責低年級課後服務的水金偉老師和延時課後服務的倪玲老師仔細核對名單,做好交接。倪老師女兒今年初二,根據值班安排,倪老師為女兒提前安排好晚餐,並叮囑她自己回家。“比起去機構參加晚托,能在學校等爸爸媽媽,總是更安全。”水老師指著一旁陪她值班的讀五年級的兒子說,在學校做作業,孩子的效率似乎更高,小夥伴們還互相幫忙,默起了生詞。四年級女孩趙欣玥和五年級男孩江昊源成了昨天留守到最晚的兩個孩子,江昊源的好兄弟主動留下來陪他完成功課,還玩了一會兒“三國殺”。

圖說:讓家長安心、學生開心,是學校的職責所在

  去機構總擔心安全隱患

  2014年,政府號召學校開辦晚托班,解決雙職工家庭孩子放學後看護難題。以後,本市約98%的小學開展了課後服務工作。也就是從那時起,普陀區各小學都推出了延長到下午5時的愛心晚托班,“但是企事業單位至少下午5時下班,這並不能解決實際託管需求,參加晚托的學生從一開始的十幾名漸漸減少到了只有一個人。”昨天值班的江寧學校小學部德育教導江敏說,這學期將晚托班延長到晚6時,報名的孩子又踴躍起來,“晚托班和學校的‘快樂30分’對接。每天放學後的3時30分至4時,都是孩子的活動時間。下午4時之後,晚托班學生會到教學樓前的一個指定集中點,由值班教師帶到圖書閱覽室集中看護。”昨天下午5時過後,在學校圖書閱覽室,17名參加晚托班的學生有的在做作業,有的在閱讀繪本,有的則在和值班老師討教作業難題。

  鄢奕陽是江寧學校三(2)班的學生。“我和奕陽爸爸,一個在機關單位工作,一個在國企工作,下午5時半才能下班,家裡老人年紀較大,沒法幫忙接送,以前我們都是將孩子託管給社會機構開辦的晚托班。”鄢奕陽的媽媽坦言,從一年級到現在已經換了很多家社會晚托班了,社會機構開辦的晚托班穩定性差、師資良莠不齊,有時候換老師,有時候換地方,安全存在一定的隱患。“其實,我覺得對孩子而言,最主要的就是安全。學校開辦的晚托班讓人放心和安心,教師都是有資質可靠的,也降低了學校和社會機構間往返存在的交通安全風險。”

  在普陀區金沙江路小學,全校530名學生中有晚托需求的孩子有27名。校長李海軍說,晚托形式豐富,讓家長更安心更放心。學校開設了40多個社團,有體育類的、民樂類的、無人機等,孩子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參加。下午4時30分社團活動結束後,學生轉到晚托班專用教室,值班老師會提供學習輔導和閱讀指導。

  孩子說回家早影響弟妹

  晚6時2分,四年級談同學的爸爸終於出現在長寧區綠苑小學校門口,這是昨晚走得最晚的一個孩子。從下午3時半到6時,談同學已經“轉場”過教室了。先是下午放學後與24名申請晚托的同學進入104教室,在裡面做作業、看書。下午5時15分,還沒有回家的十多個孩子又在值班老師鄭俊嫻的帶領下,走過一段長長的跑道,轉到校門口門衛室對面的“墨香亭”。這是一間茶藝課教室,玻璃書桌、小圓矮凳以及古色古香的裝飾物,充滿了典雅氣氛,還配備了空調和壁扇,保證在愛心晚托延時服務時段能冬暖夏涼。校長王晶說,“轉場”的目的是為了讓最後一批回家的孩子能離校門口、離前來接送的家長更近一些,這樣,一見到家長露面,老師就可以迅速將孩子交到家長的手裡,接近晚6時了,孩子和家長肯定都會著急的。

  記者發現,每天進入晚托班的孩子人數是不固定的,時多時少,學校還在隔壁的105室準備了一間備用教室,並安排了教師值守,但昨天備用教室並未啟用。王晶校長說:“我們對有晚托需求的孩子是全部接納的,所以這個數字是動態的,即便是申請看護到晚6時的家庭,他們也不是每天都讓孩子待到那麼晚,但學校的準備必須十分周全。”有意思的是,晚托班里還有好幾個“大寶”,他們對記者說,媽媽在家裡要照顧弟弟妹妹,怕自己回家早了會吵到小寶寶,所以就讓他們儘量在學校多待一點時間。

  記者也隨機採訪了幾位一放學就來接孩子的家長,他們的觀點是,對孩子放學以後的監護職責、看護方式需要釐清責任,前提是有利於孩子身心健康。家長曹女士說,如果下班實在比較晚,會請鄰居阿姨或雇個家政服務員來接孩子,有條件的話還是讓孩子早點回家,因為從早8時一直到晚6時,足足10個小時,比家長上班時間還長,孩子多累啊。

  新民晚報記者 陸梓華 馬丹 王蔚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