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文學周開幕:將啟迪人心的作品帶給中國讀者
2019年03月21日11:06

原標題:澳州文學周開幕:將啟迪人心的作品帶給中國讀者

3月20日晚,第12屆“澳州文學周”開幕。作家格雷姆·辛浦生、許瑩玲、莫里斯·葛雷茲曼、理查德·費德勒,和楊瀾女士等出席了開幕式。開幕式上,楊瀾女士被授予“澳州文學大使”稱號。接下來的一週,四位澳州作家將在北京、上海、昆明、重慶、廣州、佛山、西安、香港與台北各地分享自己的創作經曆。楊瀾在致辭上,感謝澳州作家將許多啟迪人心的作品帶給中國讀者。楊瀾認為,當今世界各種各樣的偏見和極端的思想將人群分化,因而我們需要這種聚焦人性的文學作品將人們重新連接。她經常鼓勵她的朋友通過閱讀擴大自己的視野,從而更好地理解世界,欣賞和包容彼此。楊瀾認為,之所以這些故事可以跨越文化引起共鳴,是因為他們都記錄了人們在追求自我的路上的探索和掙紮。四位作家也進行了發言。

格雷姆·辛浦生(Graeme Simsion)

澳州著名作家格雷姆·辛浦生(Graeme Simsion)著有《羅茜計劃》、《羅茜效應》和《亞當·夏普的黃金時代》(The Best of Adam Sharp)等作品。在轉行成為暢銷書作家前,他在IT行業工作。格雷姆表示,在書店隨手拿起的一本書改變了自己的命運。這本書便是美國作家喬·奎南(Joe Queenan)的《The Unkindest Cut》,書里記錄了一個導演在沒有任何經驗、預算很低的情況下如何拍齣電影。受到激勵的格雷姆改編了一部由她的妻子和另一位作家創作的未發表的小說,曆時九個月將其拍攝成電影。辭去工作,跨行寫作,正是無意中看見的這一本書改變了格雷姆的命運。

許瑩玲(Julie Koh)

擁有華裔背景的作家許瑩玲(Julie Koh)雖然不會說中文,她的書中卻不乏中國元素。許瑩玲最負盛名的作品《Portable Curiosities》,是一本暗黑風格的短篇諷刺小說集。比如在其中的一個故事里,一個女孩肚子上長了一隻眼,而這隻眼可以看見鬼神。

關於“移民作家應該創作有關移民家族曆史題材作品”的問題,許瑩玲引用了一位美籍俄羅斯作家的話,“所有的移民小說都是反烏托邦式的科幻小說,移民就是故事里的外星人”。許瑩玲表示,儘管自己的小說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移民小說,但自己還是用一個跨文化的視角,一個抽離感很強的“局外人”身份在創作。

理查德·費德勒(Richard Fidler)

理查德·費德勒(Richard Fidler)是澳州著名主持人,在他創作的《幽靈帝國拜占庭》一書中,他通過一段與兒子的旅行經曆,講述了君士坦丁堡的故事。理查德表示自己不是一個專門的曆史學家,將曆史和旅遊結合到一起,是他能運用到寫作中的唯一手段。尤其對一個綿延了超過1100年的國家,他更傾向於從個人視角書寫。在旅行中,他和他的兒子都希望可以親手觸碰到這些曆史遺蹟。理查德也提到了自己的故宮之行,走在城牆外,觸碰擁有百年曆史的城牆給了他觸電般的感覺。看到故宮里恢弘的佈局,理查德感歎自己站在最偉大的藝術作品中。而這也正是他選擇進行曆史寫作的原因。

莫里斯·葛雷茲曼(Morris Gleitzman)

莫里斯·葛雷茲曼(Morris Gleitzman)是澳州暢銷童書作家,也是現任“澳州童書大使”。莫里斯表示,在自己創作的書籍中,青少年可能會遇到很多當時覺得嚴峻,甚至可怕的問題,然後不得不踏上一段未知的旅程,但最終他們將發現這些問題的重要性。因為為瞭解決這些問題,人們必須要培養出一些特質。首先他們要有對自己和世界的勇敢和坦誠的認知。同時他們也需要具備蒐集信息的能力。他們還要學會從實際角度出發思考問題,然後才能判斷這個問題是可以獨立解決還是需要幫助。最後,他們必須要培養自己的人際交往能力和共情能力。但即使綜合運用了這些技能,莫里斯表示,青年人會發現自己還是失敗了。就像一個故事寫了35頁,你卻發現你和書商簽約的是200頁。所以韌性尤為重要。莫里斯表示,只要足夠勇敢,堅信我們要前行,那麼問題終將被解決。

在接下來的一週,“澳州文學周”活動將在各地陸續展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