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書代寫背後:500字文章賣12元 千元買熱搜前六
2019年03月21日08:14

  原標題:“代筆種草”難禁 1900元能買熱搜前六

  近日,社交電商平台小紅書被曝光平台上的“種草筆記”可能並非來自真實用戶親身體驗,而是由專業寫手按照商家需求“編造”。“種草筆記”是小紅書平台上發佈的大量用戶體驗文章,這些文章可以激發“剁手黨”的購買慾望。陷入風波的小紅書很快作出回應稱,對社區刷量、刷粉行為“零容忍”,會對黑產打擊到底。小紅書還透露,已建立幾十人的反作弊團隊,通過機器學習等技術手段甄別刷量行為。不只小紅書,專業寫手也會把“業務”做到微博、B站,甚至快手等平台。在這背後,是一個網絡代寫“江湖”。

  新京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在“閑魚”“淘寶”等平台上,仍有商家表示可以接受小紅書代寫業務,甚至還可以實現廣告投放以及刷量,價格從10元到近2000元不等。除此之外,記者還注意到,小紅書、抖音、微博等平台上的一款網紅“防曬噴霧”,可能存在涉嫌虛假宣傳等問題。

  仍有淘寶閑魚用戶宣稱可代寫+投放

  3月15日,記者在閑魚、淘寶等平台搜索發現,仍有不少店主提供小紅書平台的代寫、代發和刷量服務。一位名為“和氣××”的閑魚用戶在其所發佈的產品鏈接中寫道,“小紅書代寫代發,300字10元、500字12元,KOL(即意見領袖,也稱‘大V’)素人達人資源都有。”

  “和氣××”的店主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是大學生,做這種代寫業務已經半年了。代寫5篇起步,當天就可交稿。

  記者在她提供的代寫成品稿中看到,其主要代寫護膚類與彩妝類產品,在沒有溝通具體要求的情況下,對方告訴記者,“今天下午就可交5篇,保質保量。”

  在小紅書平台“種草筆記”存在代寫的消息曝光後,多位商家坦言,“現在這個不好弄了,不是都上熱搜了嘛”。與商家溝通過程中,當記者詢問是否能展示相關成品時,對方非常警惕。

  採訪中,有商家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除了代寫,還可以在筆記中植入品牌商的廣告投放。

  一位北京的美妝博主在其閑魚主頁發佈了代寫鏈接,其中展示了在小紅書發佈的“簡單基礎晚間護膚流程”筆記,單篇點讚、收藏均近千。“我是博主,不是代寫的。你有產品,我們可以談合作。”她表示,小紅書筆記圖文推薦200元、視頻推薦500元。

  這位博主還向記者表示,除了小紅書,微博、B站均可以投放。

  3月20日,記者在閑魚、淘寶等平台再次搜索“小紅書代寫”,閑魚搜到的確為小紅書代寫的僅有一項。而記者此前所諮詢的兩位閑魚用戶所發佈的信息均已被刪除。在淘寶平台,搜索結果仍有許多,但當記者點開此前所諮詢的淘寶店舖時,有關小紅書代寫的鏈接已經下架,只剩下代寫商業計劃書等鏈接。

  一位閑魚用戶所發佈的相關產品截圖上顯示著“魚象工作室”及具體業務價格,仍可正常接單。取得聯繫後,對方詢問記者想要推廣的是什麼產品、是否已在小紅書平台入駐。“小紅書現在特別嚴格,沒有入駐,發推廣容易違規。”但對方表示,(即使沒有入駐)找KOL(即粉絲較多的大V等)寫使用體驗還是沒問題的。

  1900元能買一個月熱搜前六

  調查中,記者通過淘寶簡單搜索同樣找到可以代寫的店主,而且還可以付費刷量。

  “都可以寫的,你提要求就好。”一位淘寶店主說,不僅可以代寫,還可以刷量,“或者你們寫好筆記,我們負責提高排名。”該店主表示,收費標準將根據關鍵詞對應的筆記發佈數量進行調整。如果某個產品越火爆,其相關筆記也就越多,若想要“霸屏”主頁,自然需要更高的費用。

  但該店主也表示,做關鍵詞排名只能夠保證相關筆記在這個搜索詞的排名靠前,不能保證流量。“我們不能保證筆記能火,至於吸收多少流量還是與筆記內容有關。”

  這位淘寶店主介紹,以當前火爆的“蘭蔻196”口紅筆記為例,如果要保持在小紅書搜索結果前六,且持續一個月時間,報價為1900元。店主強調,這是蘭蔻196的價格,而不是所有產品。

  記者注意到,在其淘寶店舖首頁,還有代寫商業營銷活動文案、策劃文案的鏈接,其客服的個人微信昵稱上還提到了“抖音、微博、快手業務”。

  “淘寶刷單你說有用沒?都是曝光量的問題。”另外一位提供刷量的閑魚用戶告訴記者,“不刷不火,這就是你筆記不火的原因”。

  據其微信朋友圈顯示,其可提供小紅書代寫、代發、達人推廣、關鍵詞排名提升、點讚收藏、數據刷量等業務。至於刷量的價格,其報價:粉絲、點讚數每100個7.5元,評論每條0.9元。

  在其3月15日所更新的最新的一條朋友圈,他更是曬出了“香港樓上燕窩”搜索結果第一的筆記“成果”。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除了代寫和刷量,還有團隊專門負責日常維護與運營。有閑魚商家告訴記者,他們可以在最短一天內,幫助用戶的小紅書等級“從入門到精通,從0級到頂級金冠薯”,價格為399元。

  3月20日,在上述團隊客服推薦記者加入的“小紅書任務群”,代寫業務仍在繼續開展。其中有用戶發佈了相關“任務”:搜索、讚、收藏,並提示“做過的換號做,同一個號查到拉黑不結款。”

  閑魚用戶“周××”表示可以承接快手、秒拍、西瓜視頻、微博等多平台的刷量業務。“抖音1000粉50.8元,1000評論48元,不做點讚業務;快手1000讚10.8元,100粉11.8元”。溝通中對方提供了一個專門刷量的網站,記者登錄後發現,該網站可以承接眾多平台的刷單刷量業務,包括短視頻、影音、社交、直播、網購、網課等各種類別的知名平台。

  多平台網紅“防曬噴霧”廣告疑虛假宣傳

  小紅書等平台上,博主、大V等推薦的產品靠譜嗎?

  記者注意到,此前兩款“防曬噴霧”在不少時尚博主的推薦下走紅。這兩款名為“葵兒”(CUIR葵兒紅石榴鮮妍防護噴霧)和“UH噴霧”(UH水光潤珠隔離噴霧)的產品,宣稱擁有良好的防曬、美白效果。

  根據《化妝品衛生監督條例》規定,育發、防曬等9類化妝品,為特殊用途化妝品,必須經藥監局批準,取得批準文號後方可生產上市。同時,防曬化妝品防曬指數、防水性能、臨界波長、長波紫外線防護指數,均要經過規範的檢測方式進行測定,才能標識。

  記者在藥監局網站查閱發現,產品名為“CUIR葵兒紅石榴鮮妍防護噴霧”和“UH水光潤珠隔離噴霧”的兩款化妝品均為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因此,按照規定,在售賣時不得宣稱有防曬功能。

  在小紅書、微博、B站平台上,記者均看到上述產品的推薦信息,而且不少博主力推其防曬功能。

  有業內人士指出,社交平台上的美妝博主眾多,推薦的各種化妝品品牌是否存在商業合作,推廣詞是否符合規定等問題難以界定,這也為監管提出了新的挑戰。

  IT律師趙占領稱,化妝品不是藥品,化妝品廣告主不能宣稱產品具有藥物作用,這種誇大功效的行為涉嫌違法,也是一種虛假宣傳的行為。

  律師說法

  代發有廣告性質文章 寫手將承擔相應責任

  有律師認為,寫手在不知是假冒偽劣產品的情況下,一般無需承擔刑事責任,因為寫手本身僅僅起到一個推廣作用,除非有證據證明寫手與商家構成共犯。但依據《廣告法》的相關規定,若寫手代發的“種草”文章屬於廣告性質,造成消費者合法利益受損的,寫手作為廣告發佈者可能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此外,依據今年初生效的《電商法》相關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違反規定情節嚴重者,最高可罰50萬元。

  IT律師趙占領稱,在社交網絡廣泛應用的新形勢下,虛假廣告的傳播渠道發生變化,但是虛假廣告的本質沒有變,即廣告內容與事實不符。

  新形勢為監管部門提出了挑戰,因為虛假廣告帶有更強的隱蔽性,例如在朋友圈、直播中,違法行為難以被及時發現查處,並且廣告主體十分分散,執法難度非常大。

  互聯網平台自身是治理虛假廣告的關鍵。趙占領稱,如果平台與廣告主之間存在廣告發佈合同,那麼平台就是法律意義上的廣告發佈者,有義務審查廣告內容和廣告主。這種情況下,如果廣告存在虛假宣傳,平台將承擔連帶責任。而在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上,用戶自己發廣告,那麼平台在接到投訴並核實後,有刪除的義務。

  新京報記者 楊礪 實習生 曹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