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思政課“青椒”的公眾號實驗
2019年03月21日06:03

原標題:一名思政課“青椒”的公眾號實驗

掃一掃 看視頻

當高校思想政治課老師的第10個年頭,“青椒”(高校青年教師的別稱——記者注)嶽鬆鐵了心要奪回曾經失去的“戰場”。

恰逢信息碎片化、爆炸化的互聯網時代,山東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嶽鬆遇到了幾乎所有“青椒”無法繞開的難題——和手機屏、電腦屏投射的那一片小光源爭奪學生。

“本來就枯燥難求共鳴的課程,更易在發光求點讚的信息源前淪為一座孤島,課堂慢慢僵化。”嶽鬆一度覺得,“這比給嬰兒斷奶還難。”

為了拉回學生,嶽鬆拚盡全力給課堂不斷添加各種有趣的“佐料”。2016年,他又將“段子手”稟賦移植到網絡中,獨立開設運營名為“脫口嶽”的微信公眾號,在已發佈的233篇聚焦大學生成長困惑的原創文章中,繼續自己的思政育人生涯。

如今,這一公眾號的粉絲數已從初建時的400餘人增至兩萬餘人,收穫留言評論6200餘條——僅僅3年,嶽鬆便將其打造成了不折不扣的“爆款”。

“三觀超正,語言超皮”

琳瑯滿目的微信公眾號中,為何“脫口嶽”獨獨贏得青年學子的心?一名大學生的評價一語中的:“三觀超正,語言超皮。”遍覽233篇原創微信文章,每篇都切中當下大學生日常遭遇的各種成長困惑。譬如貧困生能不能用iPhone手機、大學生佛系問題怎麼破、在社交場合如何理性飲酒、學曆是不是真的無用、單身究竟是不是一種罪過……

除了議題設置得既有貼近性又有十足的“辣味”,更難得的是,嶽鬆用俏皮活潑的網絡用語將大學生須正視的大道理講出了“花兒”。

面對一些獲得資助的貧困生花錢大手大腳的現象,嶽鬆在《我是貧困生,我愛用 iPhone》一文中娓娓道來:“困難生有追求高品質生活的權利嗎?肯定有。困難生就不能用蘋果手機嗎?當然不……我就是喜歡蘋果的設計,攢錢買了台iPhone6,還是二手的。同學說我不能申請補助了,我家真的很睏難,這讓我覺得很委屈。”

“我來扶貧給你買牛,讓你靠養殖脫貧,你卻殺了吃肉,還說清燉還是火鍋是大爺的自由。心疼錢還在其次,這種事實在讓人寒心。”陡轉的筆鋒引人深思。

在《遇到無聊的課,應該怎麼破》一文中,沒有硬性說教,嶽鬆的回答讓學生輕鬆無比:“無聊的課怎麼破?只要別掛,而且合理合法,我就能認可你的方法。如果你還得了高分、拓展了人脈、考了證書,學習跑出了高鐵速度,這麼牛的方法,可否也給我分享一下?”

類似例子比比皆是。

不僅認真作文,嶽鬆還認真作答,每篇文章的評論區里隨處可見他與學生的爆笑互動。為寬慰學生,他輕鬆回覆:“施主不用擔心,頓悟之後,就是開掛人生”;有學生感慨,打遊戲很多時候不如學習有成就感,他美滋滋地點讚:“號召全國大學生學習此留言!”

在嶽鬆看來,與學生互動不僅可以增加思政課的吸引力,學生在留言區關注的話題還可以進一步反哺教學,譬如對高鐵霸座現象、無公德心等話題的討論都源於此。

用學生喜歡的方式講,才會有耳朵候場

如此“王牌”思政老師的煉成絕非一日之功。事實上,13年前初登講台的那段日子幾乎摧毀了嶽鬆所有的自信。

初出茅廬的嶽鬆為了講好課,他教案的精細程度堪比外科手術操作指南,甚至具體到用什麼話開場,手勢如何穿插,何時在講台上走動,何時走到學生中間,講到哪個重點內容需要板書……

令嶽鬆意外的是,自己的辛苦付出學生並不認可,課堂反響平平讓他深受打擊。

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有的學生對他吐露真言:內容不夠新,營養不夠豐富,“食材”不夠好,“滋味”不夠足。

同樣一盤菜,嶽鬆決定換一種做法。

《閃閃的紅星》里,潘冬子巧妙地為紅軍遊擊隊帶鹽,如果讓你給故鄉做廣告,你會怎樣為家鄉“帶鹽”?“一帶一路”合作倡議沿線哪個國家美女最多,到哪裡創業可以順帶解決單身問題?你覺得我們國家哪個方面的發展最應該對你成長為一名“吃貨”負責?……

將“小我”融入時代發展潮流中,結合形勢謀劃個人發展,大中有小,以小見大——嶽鬆驚訝地發現,課堂上學生們重新抬起了頭。

一堂公開課的300張票被“秒搶”,網絡同步直播能湧進5000多名學生觀看。漸漸地,嶽鬆的思政課名氣越來越大,他並不滿足於此,決定嚐試育人方式的更多可能。

這一次,他盯上了奪走學生注意力的手機和電腦。“強迫學生不用手機是不現實、不人道也是不厚道的,應該做的,是‘攻克’他們的手機,傳遞我們的‘訊息’。”

“脫口嶽”微信公眾號應運而生。

一篇篇原創文章中,通過穿插短視頻、小動畫、新聞圖片,拓展“體量”;通過自編大學生為主角的段子故事,用“小白”的視角看問題製造槽點、引發思考、增加“深度”;通過設置“學好思政課和脫單的關係”“給形勢與政策課寫一封情書”等話題,引導學生參與討論,打造思政“爆款”。

拿有趣為知識化妝美顏

“當老師的,總能琢磨琢磨,怎樣讓自己的課代入感更強一點,互動性更足一點,趣味性更多一點,努力為知識化妝美顏。”嶽鬆說。

課上課下,網里網外,嶽鬆“金句”頻出,嶽式語錄一度風靡校園。

他苦口婆心地叮囑學生:“週一本人體重72千克,週五稱得69千克,其間我上了20節課,經計算可得,每節課約有150克的知識點,請大家務必及時歸納總結,以備考試。”

關於年輕人需具備的認真態度,他舉了個例子:“認真需要追求細節,要從情書用紙的顏色考慮到嶽父的休閑娛樂,你才能對找到對象運籌帷幄。”

為瞭解網絡小說對大學生的吸引力,他用兩個月讀完一本500萬字的網絡小說,煞有介事地總結出網絡小說描述的升級秘笈,然後套用在現實勵誌“語錄”中:“想踏上升級的快車道,執行並每日總結優化翌日策略就是王道,堅持、改善、繼續堅持,相信我,成功會直接派電梯來接你,索道什麼的都排不上號。”

事實上,有趣、輕鬆的行文背後,是嶽鬆如苦行僧般的自律。除了上課、備課外,他把幾乎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在公眾號維護上。他常用半天時間寫完初稿,再用零碎時間修改、設計版式、發佈。備課到深夜,他還不忘與粉絲互動交流。他坦言,自己享受這個過程。

“教師,特別是思政課教師,要想辦法贏得學生,而非簡單地迎合學生。因為只有贏得了學生,獲得了他的尊重,我們思政課才能有底氣,才能真正得到學生的認同。”嶽鬆說。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邢婷 通訊員 黃文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3月21日 0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