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抖音刷出前女友!法學博士生起訴抖音多閃
2019年03月20日10:18
↑↑記者通過抖音賬號登錄“多閃”後,僅有兩個好友的抖音賬號,出現了100個“可能認識的人”。
↑↑記者通過抖音賬號登錄“多閃”後,僅有兩個好友的抖音賬號,出現了100個“可能認識的人”。
↑“多閃”的“隱私設置”里,很多按鈕都是預設為自動打開狀態。
↑“多閃”的“隱私設置”里,很多按鈕都是預設為自動打開狀態。

  來源 南方都市報

  記者 申鵬

  “刷抖音”已經成為很多人熱衷的活動,然而這款流行的App蒐集個人信息、讀取通訊錄等也一直被持續關注。

  近日,一位重慶就讀法學的博士生,發現“抖音”、“多閃”這兩款App存在過度讀取手機通訊錄的情況,在他沒有授權的情況下,向他精準推薦了多位“好友”。而這些“好友”居然包含了他多年未聯繫的人,他根本不想讓這些人知道他在“刷抖音”,而同為“頭條系”的社交A p p“多閃”也有同樣的問題。

  震驚之餘,他在北京互聯網法院起訴了抖音App和多閃App的運營方,要求這兩款App立即停止侵犯他的隱私權,並告知如何獲取“好友關係”,賠償經濟損失6萬元。目前,北京互聯網法院已經立案。

  詭異:玩抖音刷出了前女友

  近日,一篇名為《法學博士生維權:我為什麼起訴抖音、多閃侵犯我的隱私權?》的文章出現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南都記者聯繫到了這位維權的博士生。

  該文作者小淩,目前在重慶某大學讀法學博士。談到起訴抖音、多閃的初衷,小淩向南都記者介紹,今年春節回到老家,發現周圍的親戚朋友家人都在“刷抖音”,這款有點“魔性”的App,讓周圍的很多人沉溺其中,雖然早就聽說過這款應用,但他一直沒有嚐試過。

  然而更讓他感到震驚的是,親朋好友在使用抖音和多閃App時,發現抖音和多閃App推薦的好友很“奇怪”:好友的好友、同學的同學、前女友等等,都出現在推薦列表中。

  因為就讀法學專業,他對隱私權比較敏感,就拿起手機親自試了一下,結果讓他感到非常“詭異”。

  “我用自己的手機號註冊並登錄抖音App,隨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在‘關注’列表中,我發現大量好友被推薦為‘可能認識的人’並提示我關注,這其中就包括多年未聯繫的同學、朋友等。”小淩對南都記者說。

  然後小淩又下載了App“多閃”,並用抖音賬號登錄。

  同樣讓他感到“詭異”的是,在“多閃”上,他也發現自己的大量好友被推薦為“可能認識的人”,並提示他添加好友。

  “當時我就有一個巨大的疑問:它怎麼知道這些人是我的同學和朋友?”小淩對此非常疑惑。

  經過比對,小淩發現抖音、多閃App上推薦的“可能認識的人”,大部分都是他的微信好友,包括頭像、昵稱等信息。

  據小淩透露,他此前從未使用過抖音和多閃App,也從未在抖音和多閃上註冊和上傳他的任何信息。

  “更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我從未使用微信賬號登錄過抖音、多閃App,從未在抖音、多閃App中綁定過微信賬號,我很疑惑,它怎麼知道我這麼多信息?”小淩對南都記者說。

  “像‘前女友’這種關係,根本不想讓它出現在我的好友列表中,抖音、多閃怎麼能精準識別並推薦給我呢?”

  具有專業法學知識的小淩,翻看了抖音App的《隱私政策》發現,在隱私政策概要內容中,抖音明確提到:“我們不會向第三方共享、提供、轉讓或者從第三方獲取你的個人信息,除非經過你的同意。”

  “當時為了證明抖音侵權成立的邏輯,我手機通訊錄是空白的,除了本機號碼,不包含任何其他信息。在玩抖音的過程中,也並沒有同意它收集手機通訊錄,但‘可能認識的人’中為什麼會有微信好友呢?”小淩提出了質疑。

  據小淩自己推測,可能是“可能認識的人”中,有同學或好友同意收集通訊錄,並用微信號來登錄,通過這種反向比對,來向用戶推薦同學好友。

  “但這也僅僅是推測,因為抖音的算法之複雜和數據之龐大,其‘後台’可能存在的算法邏輯,普通用戶很難知道。”小淩對南都記者表示。

  將抖音、多閃運營方告上法庭

  經過了最初的震驚和憤怒,法律專業的小淩選擇將該問題訴諸法律,在北京互聯網法院起訴了抖音、多閃的運營方: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與北京拍拍看看科技有限公司。

  在訴狀中,小淩寫道:“2019年2月9日,在原告手機通訊錄除原告本人之外沒有任何聯繫人的情況下,原告使用該手機號註冊登錄‘抖音’App,在‘關注’列表中發現大量好友被推薦為‘可能認識的人’並提示關注,包括多年未聯繫的同學、朋友等。經過比對,‘抖音’App推薦的‘可能認識的人’,大部分都是原告的微信好友,但讓原告本人詫異的是,原告從未使用微信賬號登錄過抖音App,也從未在抖音App中綁定過微信賬號。”

  南都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有不少用戶也在發帖,反映自己的“抖音”App在未使用微信賬號登錄和未綁定微信賬號的情況下,被推薦了大量的微信好友。

  “可見,我碰到的問題不是個案,而是一個共性問題。”小淩對南都記者說。

  “被告作為新興互聯網公司,用戶規模較大,其收集和使用海量的用戶信息,為謀取利益,卻明目張膽地擅自泄露和擅自使用用戶的個人信息,嚴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危及到公眾的個人信息安全。”在訴狀中,小淩要求“抖音”App與“多閃”App立即停止侵犯原告隱私權的行為,並向原告書面告知“抖音”App向他推薦“可能認識的人”及獲取好友關係的方式,及賠償經濟損失6萬元。

  據瞭解,該案已經在北京互聯網法院正式立案。

  律師說法

  抖音、多閃“過度使用”通訊錄權限

  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聯合創始人律師麻策認為,抖音、多閃等App在蒐集使用用戶通訊錄的時候,要遵循“最小、夠用”原則,根據抖音、多閃的業務模式來看,並不是必須要獲得通訊錄權限,這兩個App要求讀取用戶通訊錄,不符合這個原則。

  此外,對於那些曾經授權讀取通訊錄,但用戶後來自己又關掉這個權限,以往已經讀取的通訊錄數據該如何處理的問題,麻策認為,已經上傳的這些數據應該刪除或者匿名化處理,運營方不能再使用。

  而對於“抖音”和“多閃”共享用戶“社交關係鏈”的情況,麻策認為,數據流轉本身是可以的,但如果要共享通訊錄等數據,必須要向用戶說清楚,用在哪些範圍,是與哪些應用共享哪些數據,而不是用“第三方”、“關聯公司”、“合作方”等模糊化表達。“我認為通過抖音賬號登錄多閃,必須要拉取抖音賬號的通訊錄,存在過度使用數據權限的問題,不符合‘最小、夠用’的原則,應該給用戶選擇權,而不是要求用戶進行‘一攬子授權’。”麻策對南都記者說。

  記者實測

  用只有兩個好友的抖音賬號登錄

  多閃卻跳出100個“可能認識的人”

  南都記者用電話號碼方式註冊並登錄了抖音賬號,在打開軟件過程中,禁止抖音讀取通訊錄。登錄以後發現,在底部“關注”一欄中,以“信息流”形式呈現出其他用戶的動態,其中有“你可能感興趣”的用戶。南都記者發現,這些用戶很多都是通訊錄里的朋友,甚至只有“一面之緣”的人,都出現在了列表中。

  在抖音的“隱私設置”里,“允許將我推薦給好友”開關是預設打開狀態。

  一位抖音用戶對南都記者表示,其使用抖音純粹是為了消遣,自己也拍了一些視頻,但根本不想讓好友知道自己也在玩抖音,這個“隱私設置”里的開關隱藏得這麼深,她以前根本不知道。“我自己不想被推薦給好友,我覺得這個開關應該放在更醒目的位置,讓用戶自己選擇,是否想被推薦給其他好友。”

  此外,在抖音底部“消息”一欄中,在醒目位置有“好友×××在多閃等你”,點擊後就會跳轉到“多閃”App.進入“多閃”App後發現,這款社交軟件的“好友推薦”數量更多。

  南都記者以同一個“抖音”賬號登錄了“多閃”,同樣選擇“禁止讀取通訊錄”,但這款社交軟件推薦的“你可能認識”的人,有100個。而登錄“多閃”的抖音賬號,只有兩位好友。

  在網上,也有不少人發帖詢問,這些“你可能認識”的人,究竟是怎樣識別並挑選出來的?一位多閃用戶向南都記者表示,自己用“抖音”賬號登錄了“多閃”以後,多閃居然給自己推薦了小區里的保安“×哥”,但他的通訊錄里沒有這位保安,微信里也沒有這位保安的好友,自己跟保安也只是點頭之交,“多閃”到底是如何知道自己與保安的關係,他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南都記者注意到,在“多閃”的“隱私設置”中,“好友推薦設置”選項中,“把我推薦給可能認識的人”與“向我推薦可能認識的人”開關均預設為打開狀態。

  在“多閃”的《隱私政策》中寫道:“多閃可能會基於你授權的抖音等第三方軟件中的信息(賬號、頭像、昵稱、通訊關係、歷史消息等)向你推送好友,這些信息是實現這一功能的必要信息。”

  “這些按鈕我都根本沒有注意到,多閃的‘設置’按鈕也太難找了,根本沒有醒目的標識。更沒想到在‘隱私設置’里,居然還有這麼多選項都是預設打開的狀態。”一位用戶向南都記者抱怨道。

  抖音回覆

  基於其他抖音好友進行推薦

  針對抖音和多閃到底如何拿到了用戶的社交關係,南都記者數次致電抖音的客服電話,均處於“坐席繁忙”狀態,無法接通。

  隨後,南都記者在抖音的“反饋與幫助”中,針對該問題進行詢問,抖音客服回覆稱:“我們會根據您的其他抖音好友等多種情況為您進行好友推薦。”

  至於“允許將我推薦給好友”按鈕為何預設為打開狀態,截至發稿時,抖音客服仍沒有回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