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水平不升反降 日本陷入“貧窮循環”?
2019年03月20日16:08

原標題:工資水平不升反降 日本陷入“貧窮循環”?

參考消息網3月20日報導 《日本經濟新聞》3月19日刊載題為《日本工資水平落後於世界》的報導稱,日本的工資水平已經大幅落後於世界其他地區。最近幾年,全球各地重新出現了提高基本工資的動向,但以過去20年的時薪為比較基準,日本下降了9%,是主要國家中唯一出現負增長的。一直以來我們以維持國際競爭力為理由遏製工資上漲,卻因此被歐美甩在身後。

報導稱,豐田汽車在2019年的春季勞資談判中,提出了重新製定薪資體系的方案,其中包括調整最低工資。畢業生一經錄用,由於終身僱傭和年功序列製度(指依據為企業效力年數的多少,決定員工的晉陞與否和報酬等級,以確保員工終身為企業工作——本網注)的限製,極少有人能夠獲得破格晉陞或提拔。豐田一直在這種日本式人事和工資製度的踐行過程中扮演著主導者的角色。

報導介紹,但是在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技術領域,美國的IT巨頭成了豐田的對手,競爭環境發生了巨變。在人工智能這樣的尖端領域,人才爭奪戰已然打響。

報導稱,從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開始,製造業等行業出現了包括降薪在內的遏製工資增長的動向。注意到這一問題的時候,日本的工資水平已經大幅落後於世界。

報導稱,經合組織根據包括加班費在內的民間部門的總收入,計算出了勞動者的時薪。對2017年和1997年的數據進行比較後發現,20年間,日本時薪下降了9%,是主要國家中唯一出現負增長的。與此同時,英國、美國、法國、德國分別增長了87%、76%、66%和55%,韓國更是達到此前水平的2.5倍。而日本的平均年收入比美國要低三成。

報導稱,日本的時薪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達到峰值後開始下降,到2012年已經下降了12%。大企業由於定期加薪製度的存在,保持了1%多一點的工資增幅,但是由於非正式員工數量的增加,人均工資還是減少了。政府規定的“最低時薪”在最近3年保持著3%以上的增長率,但對象只限於一部分工作環境較為嚴苛的勞動者,並沒能抬升整體時薪水平。

報導認為,這背後存在著附加價值較低的問題。提高生產率是工資增長不可或缺的條件。

報導稱,在盛行長時間勞動的日本,最近半個世紀的時薪一直是七國集團中最低的。據經合組織統計,2017年日本的平均時薪只有47.5美元(1美元約合6.7元人民幣),雖然比前一年有了1%左右的增長,但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仍然處在第20名的低位,與美國的72美元和德國的69美元相比差距不小。

報導稱,為什麼生產率上不去呢?有觀點認為,恰恰是日本企業對於提高工資的謹慎態度招致了生產率的低下。由於容忍低工資的存在,因此無法提高那些生產率低下的工種的自動化水平和效率,也無法實現向高附加值產業的轉型,反過來遏製了工資的增長。所以說日本已經陷入“貧者怪圈”的死循環之中。

資料圖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