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傳統不能斷在我們手裡”
2019年03月19日13:02

原標題:“老傳統不能斷在我們手裡”

“老傳統不能斷在我們手裡”

昌平區長峪城村的社戲表演。本報記者 鄧偉攝

本報記者 孫雲柯

一出正月,對於民俗表演傳承人來講,意味著最繁忙的演出季已過。新的一年,他們要在傳承老輩文化的路上再加把勁。近日,記者走訪數位傳承人,看到他們在面臨後繼乏人、資源不足等困難的情況下,仍在努力堅持。他們說,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老傳統不能斷在自己手裡。

社戲演員平均年齡70歲

邱震宇是昌平區流村鎮長峪城村社戲團的團長,四十多歲的年紀,卻是戲團中最年輕的一位,這些年因為到處奔波,為籌集資金、尋找年輕接班人吃了不少閉門羹,讓原本黝黑的他更顯憔悴。“一位老人離開,就意味著好幾齣戲要斷檔,眼瞅著戲團就快要支撐不下去了,我心裡能不著急嘛?” 邱震宇說。

長峪城村地處京冀交界,翻過海拔800米的高山,就是河北省懷來縣。村里的永興寺戲樓始建於明代,至今已有400年。老話說,有廟就有戲,這裏的社戲古已有之,最早是河北梆子,後經數百年演變,形成了長峪城村特有的唱腔曲味。然而如今,戲樓牆壁的雲帚寶劍華彩已去,戲服頭飾早已褪色,戲團只剩下近30位七旬老人在堅持。社戲,正在面臨失傳。

記者前幾日見到邱震宇時,他正在南口鎮的陳莊村盯著新房施工,為了孩子上學,家裡特地從遠郊的長峪城村搬到這裏,媳婦留在老家經營民宿,邱震宇則要為了孩子和社戲兩頭奔波。儘管辛苦,施工現場邱震宇還不忘了拿著《轅門斬子》等社戲劇本,得空時候就練練。

把社戲的傳統堅持下來的動力,源自邱震宇對老傳統的熱愛。打小在村中放牛時,老戲班成員陳萬寶交給邱震宇的嗩呐,成了他走進社戲的一把鑰匙。從最開始演奏板胡、嗩呐,耳濡目染學會多出劇目,邱震宇慢慢琢磨出了其中韻味,近30年時間,社戲的傳統已經融進了他的血液,用他的話講就是,“聽不到社戲,就不叫過年。”

可是架不住歲月流逝,曾經帶著邱震宇入行的老人多數已經不在,眼瞅著戲團一天天衰老,邱震宇決定自己扛著為社戲找出路。2016年當選團長後,邱震宇辭去了昌平區機關單位的職務,一心撲在社戲上,為此他還和媳婦大吵一架。

這些年,邱震宇為了給劇團找錢,跑遍了各大機關企業,但是多數都吃了閉門羹。有一次,邱震宇聯繫上了北京農業嘉年華的開幕式演出,為劇團籌集了一筆可觀的收入,不過因為安全問題和收入分配讓邱震宇與村里鬧得不愉快,這事沒能繼續。“戲團的大鼓、人員的服裝都要換,一回不成就再找機會,劇團運營哪兒哪兒都需要錢呀。” 邱震宇說。

但是,和找錢相比,尋找年輕人顯得更加迫在眉睫。為此,邱震宇一刻都不敢停歇,他聯繫了從村里出去的12位年輕人,一有機會就邀請他們吃飯唱歌,參加村里的村晚,以年輕人喜歡的方式培養他們對社戲的感情。平時這些年輕人忙著工作上學,他就把村中老人演示的劇目錄下來,發給孩子們學習傳唱。邱震宇認為,自己村的孩子有義務把社戲堅持下去。

因為熱愛,所以倍感壓力,這些年邱震宇不是沒有想過放棄,可是村里老人的期待讓他絲毫不敢懈怠。“這些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老傳統不能斷在我們手裡,成敗就在未來三年。”邱震宇說。

跤藝表演團僅4名成員

與山裡的社戲類似,天橋的摔跤藝術也面臨著人才斷檔。在前門的老舍茶館,上週五韓國卿剛剛參加了一出摔跤表演:幾位身著“褡褳”馬甲的彪形大漢登台,插科打諢間相互比試跤藝,讓觀眾時而捧腹時而緊張。然而在觀眾的陣陣叫好聲背後,卻是傳統摔跤拮據的現狀:台上的兩名“90後”、一位老角兒和韓國卿,就是團隊的全部成員。

今年40歲出頭的韓國卿,打小從體校畢業後,就跟著師父從事中國式摔跤表演,這種傳統的跤藝表演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天橋一帶的跤場,其中寶善林的“寶三跤場”因為功夫了得,逐漸在京城有了名氣,寶善林的弟子馬貴保又把戲曲等藝術加進來,讓跤藝表演有了“武相聲”的美名。後來韓國卿拜師馬貴保先生,成為了“寶三跤場跤藝”的第三代傳人。

韓國卿告訴記者,摔跤表演曾經有過一段備受追捧的日子,1994年那會兒在各處茶館表演,一個月能有2000塊錢的收入,日子過得頗為滋潤。但是隨著近年來大家娛樂活動逐漸豐富,喜歡傳統中國式摔跤的觀眾變得越來越少,收入也一天不如一天。為了維持生計,韓國卿和同為曲藝演員的媳婦不得不為演出到處奔波,“趕上繁忙演出季,倆人根本沒時間回家,孩子基本都是在鄰居家吃飯寫作業。”

為了繼續傳承摔跤藝術,2013年,“寶三跤場跤藝”申請成為東城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韓國卿還註冊成立了寶善林文化傳媒公司,收了四名徒弟繼續表演。但是韓國卿坦言,跤藝傳承還是面臨不小的壓力,自己和同台的老師傅都不再年輕,真刀真槍不知還能再摔幾年,現如今北京的孩子從小願意練武的已經不多,外地的孩子又難懂老天橋的文化,自己能做的就是要儘可能多地參加活動,用活態傳承讓更多人看到這項非遺。

傳承需要探索多元路徑

傳統民俗技藝雖然在傳承上有多重困難,但也不乏優秀案例。在西城區廣內街道,自2009年建成了國內首座空竹博物館後,抖空竹就成了這裏一處響亮的文化符號。國家級抖空竹技藝傳人李連元帶領劉長生、宋濤、王天容三位徒弟,以博物館為基地,比技藝、做講解、搞比賽,用實際行動將空竹文化推廣到了世界各地。業餘時間,他們還致力於向中小學推廣空竹文化,相關課程已經覆蓋了全市52所小學、26所中學、9所大學。

石景山區始於明代的秉心聖會,最近也傳出好消息。在古城西社區黨支部的積極推動下,通過動員社區已有的舞蹈隊友和舞獅會會頭,去年成功恢復了舞龍舞獅隊,重新將秉心聖會的13檔花會完整地保存下來。社區的牌樓裝上了射燈,營造出全新的演出效果。如今秉心聖會已有成員近300人,實現“家家是演員”,成為了京西地區強身健體、凝聚人心的重要民俗文化活動。

此外,大興區榆垡鎮入選國家非遺名錄的“武吵子”、響徹山間的房山區蒲窪鄉“山梆子戲”、延慶區的國家非遺“延慶旱船”、懷柔區楊宋鎮的“年豐莊善緣老會”等等,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都有固定的演出團隊和花會檔期,較好地傳承了各地的表演形態和民俗文化。

記者在採訪各位民俗傳承人時感受到,保護和傳承好各類民俗花會表演,政府搭建平台、彙集資源的角色十分重要,而傳承人本身也要創新思路,將傳統民俗表演與當前觀眾需求有機結合。新的時期,在各地百年傳承的民俗活動都應得到相應規模的傳承保護,因為只有豐富了各支民俗文化的涓涓細流,才能彙聚成中國傳統文化的大江大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