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發手機還發洗衣機,脫韁的紅米與小米就此別過?
2019年03月19日08:29

原標題:不僅發手機還發洗衣機,脫韁的紅米與小米就此別過?

新京報訊(記者 馬婧)加盟小米2個月後,盧偉冰帶來了自己的Redmi發佈會首秀。除了發佈兩款迭代的手機產品Redmi Note 7 Pro和Redmi 7,還拓展到手機之外的品類,帶來了藍牙耳機和波輪洗衣機。這意味著,Redmi的產品不僅僅是手機,還有更加多元化的範疇。

雷軍和盧偉冰(右)

盧偉冰在會後群訪時表示,由3G、4G帶動的移動互聯網市場發展已經進入成熟期,市場不再增長,反而有所萎縮,用戶已經基本成型,市場由分散進入寡頭格局。小米推出多品牌戰略由市場外部環境導致,也是小米發展的必然要求。

“2009、2010年的時候,做手機只有兩個技術維度,一個是處理器,一個是屏幕。發展到今天,手機所需要的核心維度已經達到了五六個。再加上用戶的需求,就會發現手機產品要根據用戶群的需求去做細分。”

基於這樣的思考,小米在去年啟動了多品牌戰略。據雷軍透露,美圖、黑鯊一個是女性品牌,一個是遊戲玩家品牌,都屬於專業品牌,大眾品牌主要是小米和Redmi。昨晚,黑鯊發佈了黑鯊遊戲手機2,採用高通驍龍855處理器, 在遊戲操控方面較上一代產品帶來重大革新。

一直以來,小米都難以規避用戶流失的問題,當一個小米的用戶大學畢業了,進入社會工作多年有一定經濟實力後,為什麼還要繼續使用小米。盧偉冰稱,小米希望打造一個品牌矩陣,每個用戶都有生命週期,當這個生命週期結束後,可以去小米的品牌矩陣里選擇其他的品牌。小米旗艦手機MIX 3售價3299元起,黑鯊手機和美圖均有3000元以上機型在售。

“今年一定要做2000元產品”

此前,雷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紅米曾打算將價格上調到1500元以上,後來發現消費者並不認可。盧偉冰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挑戰是紅米到底能不能做中高端手機。

“我們今年一定會做兩千塊錢的產品,甚至更高價錢的產品。”盧偉冰並不避諱Redmi和小米的競爭,“跟小米品牌之間一定會有一個重疊部分,現在的產品就會有。用戶需要什麼,我們就會去做什麼,小米也會根據它的用戶需求去取捨。”

在盧偉冰看來,小米和Redmi之間既有協同也有競爭。協同主要體現在製造端和底層研發端,技術研發兩者之間協同,項目研發分開,供應鏈端也會實現大量協同。在市場端一定會存在相互競爭的局面,“我認為一個組織一定是有擴張性的,組織設立的初衷是擴張,擴張的目的是讓各自到市場上拓展空間,即便雙方之間有競爭,那麼這種競爭整體上一定是有利的。”

Redmi的前身紅米是小米旗下的一個系列,一經推出就成了小米手機出貨量的保證。Redmi品牌獨立後,解除了小米品牌性價比的“束縛”,盧偉冰稱,“新技術在開始採用的時候,成本是非常高的。很多用戶認為成本與相應的用戶體驗不匹配,或者說它不值。獨立之後,小米可以往更高的維度去走,採用更新的技術,甚至不考慮成本的代價。”

在盧偉冰看來,Redmi定價上需要一步一步來實現。“紅米以前最高端的產品就是一千多塊錢,這裡面賣得最多的可能還在1000元、1100元、1200元的價位段。這次發佈的Redmi Note 7 pro 1599元,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紅米系列曆史上最高的價格。下一步我們會夯實2000元檔,我們不可能跳躍式發展,從一千直接跳到三千。希望我們的用戶,成長了之後,需要追求更加極致的科技的時候,可以選擇小米系列的品牌。”

Redmi推首款大家電產品

在發佈會的最後,Redmi推出了首款大家電產品波輪洗衣機。盧偉冰在回答新京報記者提問時稱,在白家電領域中,對於空調、冰箱、洗衣機三者而言,洗衣機市場的進入門檻是最低的,而且洗衣機行業的加價率相對較高,這兩個原因決定我們先推出洗衣機產品。

盧偉冰在前期的調研中發現,去年電商平台的洗衣機一共1700萬台,超過50%是波輪洗衣機,50%裡面又有40%多是8公斤,“我們選擇的是線上市場裡面最大的切入點進去,價格是799元,大約有30%的價格優勢。”

1月6日下午,TCL集團發佈公告,宣佈小米集團戰略入股TCL集團。公告顯示,2019年1月4日小米集團通過深交所在二級市場購入65168803股TCL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0.48%。TCL表示,此次入股有利於加深小米和TCL兩個產業集團的合作深度,構建更為緊密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西南證券首席分析師陳杭稱,雙方聯姻,會使小米電視、空調、洗衣機等大家電,繼續獲得供貨優勢,擁有更加穩定的貨源;也會擁有多樣化產品優勢,因為供應鏈上的深度定製,可以使小米有更多樣的產品;此外,還可以繼續鞏固小米性價比優勢。

新京報記者 馬婧 編輯 徐超 校對 楊許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