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剿的違規現金貸 專家建議“牌照製+白名單”監管
2019年03月18日04:16

  來源:北京商報

  超高利息、暴力催收的“714高炮”被央視“3·15”晚會點爆。在曝光之後,3月17日,北京商報記者在手機應用市場中發現,快易借、小肥羊、天天花、機有米、閃到、錢太太等多款被點名App已經下架。此外,北京已開啟全市範圍內的摸排檢查行動。事實上,監管此前針對現金貸亂象進行了多輪整治,不過,因線上運作、異地展業等特點,使得“714高炮”難以被剿滅。專家建議應加強手機各大應用商店和貸款超市等渠道的管理,借助金融科技手段,加強線上監管排查。

  多款被點名App下架

  3月17日上午,北京商報記者在手機應用市場中發現,被央視“3·15”晚會點名的快易借、小肥羊、天天花、機有米、閃到、錢太太等多款被點名App已下架。北京商報記者關注到,“速貸寶”在手機應用市場中仍可下載。不過,下載“速貸寶”App後,無法正常打開,系統提示,“系統檢測到速貸寶多次異常退出,建議卸載”。之後,北京商報記者再次嚐試搜索“速貸寶”App,已無法找到。

  作為貸款引流平台,融360也被央視“3·15”晚會點名。對此,融360發佈聲明稱,已第一時間對下架App進行自查,少數涉嫌搭售行為的產品已全部下架。不過,融360稱,經排查,平台並沒有7天和14天產品,且平台上大部分產品的合作機構為持牌機構、信用卡公司和其他非銀行金融機構。

  所謂“714高炮”,是一種超高息的7天、14天期短期借款,“高炮”是指其高額的“砍頭息”及“逾期費用”。央視曝光的案例顯示,有用戶最初借了7000多元,3個月後竟滾成了50萬元的債務。據悉,被曝光的安徽紫蘭科技公司的相關五名涉案人員已被警方帶走調查。資深互金評論員畢研廣介紹稱,“714高炮”這種產品通過互聯網放款,短時間內讓借款人付出高額利息,涉嫌高利貸。抓住借款人急用錢的心理,打著放款速度快、零門檻等噱頭,非法從事高利貸活動。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表示,“714高炮”很多時候是無放貸資質或牌照的機構違規放貸,收取高額息費以及逾期罰息(一般年綜合成本超過100%)。危害包括導致借款人陷入財務困境,侵犯借款人隱私、暴力催收,擾亂借款人的正常生活。此外,“714高炮”擾亂了正常的消費金融市場,致使監管部門出台嚴厲政策,導致一些合法合規的平台因此受到影響。

  線上和異地成監管難點

  監管此前針對現金貸亂象進行了多輪整治。不過,在現金貸被嚴監管之後,比現金貸更加來勢洶洶的“超利貸”平台在暗處滋生壯大。在業內人士看來,“714高炮”這類純線上運作的現金貸公司,幾個月就改頭換面,公司名也往往被隱藏,在線下很難找到其經營地,難以監管。

  不過,多次監管之後,現金貸亂象仍隱秘存在。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吳震在2018年12月接受採訪時曾表示,根據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台監測,在運營現金貸平台數量為1393家,抽樣顯示,其中監測到從事超利貸的平台占現金貸平台總數的5%。一些現金貸通過更隱蔽的通道變身為超利貸,且部分通過貸款超市等載體,出現了新變種。

  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方頌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2017年12月剛排查時,發現廣州從事現金貸的App有20多家,在市、區金融辦的整治與清理下,基本已退出或轉型。目前,像“714高炮”這類違規從事現金貸註冊地在廣州的公司,在排查中沒有發現,但是互聯網沒有邊界,異地公司App在廣州展業是個監管難題。

  央視“3·15”晚會曝光後,新一輪的監管將再度襲來。王詩強表示,此次,央視曝光,說明超短期現金貸沉寂一段時間後,又出現複發,各地監管部門應該也會有所行動。3月16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以下簡稱“北京互金協會”)已發佈《關於啟動全市範圍內摸排檢查行動的公告》顯示,已經緊急成立專項處置小組,協調律師、專家等行業人士,立刻進行一輪全市範圍內的摸排檢查行動。3月17日,北京金融局官網也轉發了上述公告。

  專家建議“牌照製+白名單”監管

  針對此類“714高炮”的特點,分析人士建議,要加強手機各大應用商店和貸款超市等渠道的管理。此外,要通過金融科技力量加強線上排查。

  不過,市場也呼籲,監管不能“一刀切,一棍子打死”,在方頌看來,要把這類打一槍換個地方的現金貸公司與正常經營的網貸中介機構區分開來,不能混為一談。不同於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側重線下機構的現場監管(包括經營管理層、股東),針對“714高炮”的監管,可以通過加強屬地管理不留死角全方位排查。此外,要通過金融科技力量,加強線上的隨時抓取和識別能力,對非法金融活動和亂象,做到早發現、早預警、早處理。

  堵偏門,仍需開正門。事實上,此類亂象難以整治的原因之一在於消費金融市場需求巨大。王詩強表示,目前,消費金融公司、互聯網小貸、網貸等是服務次貸人群的主要參與者。監管部門應該放寬相關牌照監管政策,鼓勵民間資本獲取相關金融牌照,參與消費金融業務。具體來講,放寬互聯網小貸外部融資渠道、杠杆比例、區域限製;加快網貸備案、取消雙降或三降限製。

  方頌建議,對互聯網金融實行“牌照製+白名單”的監管機製。方頌直言,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三年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不合規金融業務和風險已大幅下降,但是“白名單”始終沒有出來,這就留了灰色地帶給不法分子渾水摸魚的機會,而老百姓的識別能力是有限的,難以區分好壞。因此建議加快互金專項整治的進度,盡快發佈“白名單”。

  從借款人層面,方頌提醒,切忌以貸養貸,遇到這類情況,通過尋求家庭的幫助、金融主管部門的介入、公安的保護基本都可以解決。但是以貸養貸,每一筆借款都是獨立的合同,都具有相應的法律效力,這會把自己推上不歸路。

  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文 代小傑/製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