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便當之王”,在遊戲鼓勵玩家來圍剿他
2019年03月18日14:00

  由於領便當的次數太多,很多觀眾把他視為一台人型劇透機——只要他一出場,在大家眼裡就是個死人了。

  某個角色在故事情節中死亡,被我們戲稱為“領便當”。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便當。領得人多了,便出現了一批“便當演員”。

  有的演員之所以在職業生涯中便當不斷,是因為自身極具辨識度的惡人氣質,使得他們只能演壞蛋,所以最後難免要去死一死,比如下面這幾位——

  混過錄像廳的小夥伴們都懂的……

  在這個特殊的群體中,也有人從青銅混到了王者,英國演員肖恩·賓(Sean Bean)就是其中一例。由於演死人的次數實在太多,而且還開創了不少喜感十足的死法,他被觀眾們親切地稱為“盒飯守望者”、“SB叔”……

  死出數量,死出花樣

  現年59歲的肖恩叔出生於英國謝菲爾德,他的青少年時代在不斷的街頭暴力中度過。20歲時,鮮肉形態的他被星探相中,從此在演藝界開啟了自己的彪悍人生。雖說肖恩的臉過早地被幫派生活熏陶成了一副惡人像,早期演的也是恐怖分子、變態殺手之類的角色,但浪子回頭之後的他在潛心鑽研業務之後,演技彷彿開啟火箭掛。

  無論是《Silent Hill》中的居家型五好男人,《權力的遊戲》中義薄雲天的封建領主,還是《魔戒》中的人類最強武士,他演起來都遊刃有餘。

肖恩的其戲路之廣,讓不少大牌明星也自歎弗如
肖恩的其戲路之廣,讓不少大牌明星也自歎弗如

  這個鬍渣大叔甚至能夠輕鬆駕馭女裝大佬……

肖恩·賓在英劇《殊途同歸》第二季的定妝照
肖恩·賓在英劇《殊途同歸》第二季的定妝照

  然而,無論肖恩演的是好人還是壞蛋,基本上都要以領便當告終,而且死狀一個比一個慘——被爆頭、被斬首、被射死、被戳死、被分屍、被活埋、被吊死、被牛頂死……實力演繹了人類死亡想像的極限。

  有好事者按照演藝生涯中吃便當的次數,為荷李活知名演員們做了一個條形統計圖。雖說肖恩只能屈居殿軍,不過考慮到排名最前的那三位老前輩已不在人世,大叔若是第二,還真沒人敢稱第一。

  肖恩演屍體的技藝不但爐火純青,他還會在死前給自己加戲,比如《權力的遊戲》第一季的高潮場景——奈德·施塔克在君臨被處決,腦袋即將搬家前的他不忘念叨了幾句神秘台詞,讓人浮想聯翩。

狼爸死前到底說了啥——肖恩用自己的臨場發揮,為權遊觀眾們創造了一個未解之謎
狼爸死前到底說了啥——肖恩用自己的臨場發揮,為權遊觀眾們創造了一個未解之謎

  由於肖恩領便當的次數和頻率實在太高,很多觀眾將其視為一台人型劇透機——他只要一出場,在很多人眼中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有人懷疑編劇界是否有必須給肖恩派便當的潛規則:《魔戒》三部曲中,“戰鬥力為五”的護戒使者們在冒險結束後無一傷亡,偏偏他扮演的剛鐸將軍波羅莫在最後時刻被萬箭穿心,這不是故意的嗎?

  至於為數極少讓肖恩活到最後的電影,他之所以沒被便當砸中,非編劇不為,而不能也。比如《空中危機》中的肖恩所飾演的是一架大型客機的機長,所有的驚悚和懸念均在狹窄的機艙中上演;《火星救援》中的他擔任的是救援任務總監——你若掛掉,豈不是把主角們也給一併拖下水了?

  正是因為沒有享受到美味的死亡便當,肖恩往往會在這些故事的最後流露出無所適從的神情。所以他在《Silent Hill2》的大結局(下圖)中選擇留在這座地獄般的鬼鎮——一個活著比死還要可怕的地方。

  相對影視作品,肖恩在參與過的遊戲作品中的死亡率更高——

旁白以外的角色幾經全滅……
旁白以外的角色幾經全滅……

  強烈的作死欲,還有從哪裡死掉就從哪裡爬起來繼續演的彪悍作風,為肖恩贏得了“便當之王”的美名,也引起了一位將死亡昇華為獨特藝術的王牌殺手——代號47的注意。同樣都對花樣翻新的死亡方法有著天生的熱愛,“一攻一受”的兩人在《終極刺客》“難尋目標”挑戰任務中擦出了燦爛的火花。

  “不死者”的窮途末路

  所謂“難尋目標”,是《終極刺客:第一季》推出的一種線上挑戰任務。官方會定期在原地圖上設置一些特殊角色,玩家需要在限定日期內進行刺殺。2018年製作完成的第二季改由華納兄弟發行,作為旗下的簽約演員,肖恩也應邀飾演首個“難尋目標”——“不死者”馬克·法巴。這個挑戰任務中通篇的老梗和彩蛋,也對肖恩叔的演藝生涯進行了一次集中致(惡)敬(搞)。

  先看看人設,馬克·法巴出生於英國謝菲爾德,從青春期開始就為黑幫幹著殺人越貨的勾當,後來被軍情五處招安為禦用殺手,從事不被官方承認的Black Ops,不甘被權貴擺佈的他沒幹多久便叛逃到了國外。丟盡老臉的情報部門委託47所在的ICA組織,對法巴展開連環追殺。然而他每一次都能憑藉精湛的技藝偽造死亡現場,然後逃出生天,“不死者”因此得名——這個角色的人設,完全是按照肖恩從街頭混混到便當專家的人生經曆所寫的。

  在“不死者”任務中,法巴會現身邁阿密,接受一家軍火商的最新委託。如果玩家扮演的47此前已經化裝混入了會議室,就會觸發一段神奇的對話——對僱主提出的刺殺方案甚為不滿的法巴走到47跟前問道:

  “假設我是目標,你有什麼辦法在這間房間里迅速幹掉我?”

這更像是“便當之王”打破第四面牆,和親眼見證過他無數次死亡的觀眾們的一次靈魂對話
這更像是“便當之王”打破第四面牆,和親眼見證過他無數次死亡的觀眾們的一次靈魂對話

  47首先提出會給他的咖啡中下瀉藥,等他去衛生間的時候將其一把摁死在馬桶中,這個“創意”也贏得了與會者們的交口稱讚。

  然而法巴卻不大滿意,表示自己不會因此掉一根毫毛。肖恩說的的確是實話,因為他在大銀幕上從未經曆過這種恥辱性的死法,甚至沒有被淹死過。

  當47提出可以把他扔下陽台摔死之後,大叔的態度略微好轉,但也隨即指出骨骼清奇的他根本不怕這種屬於“凡人”的死法。

  “即便沒有陽台下方的一片灌木叢,我也能毫髮無損的離開”——他並不是在吹牛,因為在《007:黃金眼》的結局大戰中,肖恩飾演的大反派從上百米高的巨型天線支架上摔下來也沒斷氣,直到被倒塌的碎片砸成肉泥之後,才安然接受便當。

肖恩在《007:黃金眼》中的最後一個鏡頭,看樣子完全大丈夫
肖恩在《007:黃金眼》中的最後一個鏡頭,看樣子完全大丈夫

  當47給出了一個近乎賭氣式的答案——“拿桌上的餐刀直接捅”的時候,法巴居然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他讚歎到:“雖然接下來的你很難活著逃出房間,但我很樂意看到你這麼做!”

  這個梗,埋得略微有點深,不過,結合下面這張關於“便當之王”死因的環形統計圖,我們就不難知道他為何會有如此反應了——

被戳死的次數實在是太多,肖恩難免愛上這種死法
被戳死的次數實在是太多,肖恩難免愛上這種死法

  面對令人髮指的作死欲和如此膨脹的態度,我們只能盡心盡力滿足大叔的願望了。

  《不死者》任務於去年11月21日淩晨1點上線,在限定的十天挑戰期內,共有三十六萬多名玩家進入了這個任務,參與度在目前推出的30個“難尋目標”中位居第一。

  而高達75%的刺殺成功率,就連IO工作室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要知道《終極刺客》系列從來都不主張拔槍怒射式的玩法,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完成暗殺,將目標人物的死亡偽裝成一場意外……低調才是它的精髓。由於“難尋目標”任務擁有眾多的限製條件——倒計時、不能存盤、只能挑戰一次,按照傳統的玩法,絕不可能有如此之高的成功率。

  製作者的確低估了親眼見證過肖恩叔所有死亡鏡頭的影迷們的主觀能動性……

  他飾演的法巴在真人片頭炫耀的爆炸筆,被觀眾一眼就認出是《007:黃金眼》的同款武器,於是毫不費力地讓他再一次死於非命。

  法巴在實驗室中對著一台戰鬥機器人嘖嘖稱奇,認為“沒有感情才能成就最偉大的殺手”。在反烏托邦題材動作電影《撕裂的末日》中,他正是被只知道服從命令的洗腦殺手一槍爆頭。於是玩家們不由自主地在操作台前對敵我識別系統稍作手腳……

  有的玩家根據肖恩在真人片頭和腳本對話中丟出的無數個Flag,迅速找到了投遞便當的方法,甚至還解決了他此前“從未被馬桶淹死”的遺憾。

47:“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要求!”
47:“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要求!”

  還有的玩家覺得這樣方法太麻煩了,既然肖恩一心求死,那麼單刀直入才是王道。他們放棄了過去“沉默刺客”的那份矜持,一照面就用隨身攜帶的長槍短炮、毒針飛到,或者操起擺放在場景中的消防斧、滅火器等等“要你命3000”系列武器,一股腦招呼到肖恩的身上。然後拔出47招牌式的銀色雙槍,殺出一條通向出口的血路,哪怕是獲得“屠夫”、“精神病患者”之類的評價也在所不惜,只為儘早將肖恩的最新便當寫真上傳到網絡上去——誰讓大叔對盒飯的秘之熱愛如此深厚呢?

  雖說現實中的肖恩早已對死亡戲習以為常,但自己被萬千玩家們狂塞盒飯的畫面,依然讓他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後,他突然雙眼放光,動情地對著極客網站The Verge記者說道:

  “在過去拿到劇本,知道自己的角色又要死的時候,我無能為力,甚至沒有選擇死法的權力,只能沿著故事演到終點。然而在這款遊戲中,我第一次不知道自己會以何種方式被幹掉,這種感覺的確很棒”。

  今年2月,應肖恩本人的要求,IO送給他了一部的”特供版“遊戲,將已經下線的“不死者”挑戰任務做成了獨立的單人關卡。他因此也解鎖人生的又一個大成就——第一次親手幹掉了“自己”……

  是的,世上從來就沒有“便當之王”,便當吃多了,便變成了便當之王,祝願肖恩大叔在用盒飯鋪就的人生之路上走得更遠。

  來源:遊戲研究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