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振宇:得到大學傳授3種東西 基礎課程源於創業體驗
2019年03月17日14:39

  新浪科技訊 3月17日下午消息,得到App創始人羅振宇近日在得到大學2019春季開學典禮的大班會上提到,在得到大學可以收穫三種東西:真實世界、多個平行宇宙和知識傳統。

  他表示,不想提供一個已經很充裕、沒有獨特性的東西給得到大學的同學們。最後之所以選定了“多元思維模型”作為得到大學的第一波基礎課程,其實源於我們的創業體驗。

  以下為得到App創始人羅振宇在春季大班會上發言全文實錄:

  01

  感謝大家從全國各地趕來,參加得到大學2019年春季的開學典禮。

  我首先要澄清一件事。

  很多人說,恭喜你啊,你現在當校長了。我要說,和得到大學要達成的理想相比,我自己太渺小了。我沒有資格。如果這個世界上,現階段有誰有資格擔任得到大學的校長,那可能只有一個人,查理•芒格。

  不是因為他和巴菲特的投資有多成功,而是因為我們目前課程的核心內容——“多元思維模型”,是他提出來,並且讓這個詞名滿天下。

  不過,他歲數太大了。不適合幹這麼重的活兒。所以,我們一邊對這位老人家遙遙致敬,一邊並不請他做我們的校長。這個位置暫時虛位以待。

  那我羅胖是誰?我只是這個群體的發起人之一,榮幸成為你們中的一員,並帶領我的同事為你們提供更好的服務。

  02

  你們來到這裏,將要陸續展開為期三個月的學習。作為一個率先走進這個世界的人,我得在今天這個大班會的場合,跟大家彙報:你在得到大學可能會收穫什麼?

  你可能會收穫的第一項東西是:“真實世界”

  我們生活在一個知識空前豐富的時代。各種學習資源幾乎是唾手可得。那麼,如果我們要有一個線下“大學”,一個服務於終身學習的學校,我們到底應該提供什麼?

  這個問題折磨了我們很久。因為我們不想提供一個已經很充裕、沒有獨特性的東西給你,給如此優秀的得到大學的同學們。

  最後之所以選定了“多元思維模型”作為得到大學的第一波基礎課程,其實源於我們的創業體驗。

  創業之後,我發現自己對世界的看法,越來越平和中正。甚至性格也變得更加寬容了。

  為什麼?因為創業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向真實世界要結果的過程。如果我膽敢放縱一下我腦子裡的妄念和偏執,現實世界都會馬上一個耳光打過來,指著我的鼻子,要求我做出修正。在往前走的過程中,我越來越發現,想在真實世界里做成一件事,其實不是一個放飛想像力的過程,而是一個時時刻刻在矛盾的兩端中,找到那條細如髮絲的黃金中道。

  所以,我私下開玩笑說,創業,不止是要世俗的成功,原來,它還是修行的蒲團。真實世界,是我們走好這一生的最好的糾偏器。創業時間越長,有一種痛苦就放得越大——我不瞭解這個真實世界。

  比如,我就不瞭解五環外的人怎麼想,我就做不出一個拚多多。我不瞭解小鎮青年怎麼想,我就拍不出《戰狼》。年輕人,老年人,碼農,藝術家,文藝青年……對我來說,他們天天在我周圍,但都是我穿越不過去的世界。

  想到這裏,我才知道,對馬化騰的那句評價有多麼值錢:“一秒鍾能變成一個傻瓜”。

  能隨時卸下自己的認知存量,變成一個不一樣的人,這是一種神奇的能力。

  這就引出一個問題,在我們這個時代,我自己的生命和真實世界連在一起,其實非常重要。舉兩個例子。

  經緯投資的張穎發了一條朋友圈,說過去,富二代最惡劣的表現,無非就是花天酒地吃喝嫖賭。但是現在呢?他們最快的敗家方式,就是眼高手低,信心滿滿地做大額的投資,那真是家裡有多少錢都能敗光啊。哎,這個現象說明什麼?你想,花天酒地,吃喝嫖賭,搭進去的不止是錢,還有身體啊。身體能力是有限的,那這事再惡劣也是有限的。但是投資呢?花錢靠的是想法,是觀念,是對世界的抽像理解,一旦錯了,那就是無底洞。拋開道德評判不說,這個現像在告訴我們,人最大的風險,往往來自於隨意放飛對世界的想像,而同時又喪失了對這個世界的真實體感啊。有一次,和吳軍老師私下閑聊,他也開玩笑說,錢這個東西,花是花不完的,但是投資是可以投得完的。

  你看,不生活在真實世界,這是一件風險很大的事。

  還有一次,一位搞教育的專家,問脫不花,將來,你會讓自己的孩子上那種貴族國際學校嗎?脫不花說,應該不會。為什麼?

  表面上看,國際學校的各種教育資源應該更好啊。對,但是也帶來一個問題,就是孩子脫離了真實的社會。過去,社會是充分分層的,上層底層過著不同的生活,教育的方法和目標自然也就不同,反正將來各過各的生活嘛。但是未來社會,誰也不知道怎麼變化,現在的社會分層會不會延續。你的孩子會騎馬,會演莎士比亞,但就是不瞭解普通人的想法,你確信他會過好這一生?你發現這個時代過得好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個特點,就是瞭解更多普通人的想法,五環外的想法,甚至是沒有什麼想法的人的想法。

  沒有資源的教育肯定不是好教育,堆積了過多資源的教育是一種脫離了現實生活的教育,它肯定也不是好教育啊。

  這是一個有趣的反差。

  我們這一代人此前受的教育,是為了脫離普通人的生活和思想。而未來,我們自我終身教育的使命,則正好是向反方向努力,理解更多的其他人,回到真實世界。借用劉潤老師說的一句話:“不抽像,我們就無法深入思考;不還原,我們就看不到本來面目。”

  所以,在得到大學的課程里,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都在力求做到一件事,就是讓你浸泡在高濃度的其他人的想法里。48節線上“多元思維模型”課程,每個週末的互相分享和案例,都在完成這個任務。

  高居在世界頂端的用最抽像的方式操作金錢的人,比如一個投資人,是怎麼看待這個世界的?

  處在各個社會分工里的專業人士,比如醫生畫家鋼琴師,有什麼樣獨特的思考模型?

  在我們不熟悉的地方,比如一個小鎮上的生意人,跟我們的想法有什麼不同?

  得到大學交付給你的每一個內容,都不是那種結論明確的知識。它只是一個你平時可能不太熟悉的世界傳來的聲音。我們儘可能做了濃縮,儘可能請了那個世界的高手,一會研發這套課程的教務長蔡鈺會跟你詳細說明。

  你可以把未來三個月的線上學習,看成是一場奇特的體驗。你每天都在自己的生活軌道里正常運行,但是,每天,有這麼半個小時,你脫軌了。你和自己不熟悉的思考方式,問題類型,不期而遇。

  我知道你可能會說,這是興趣類課程,我要是不敢興趣呢?有那麼大的必要性嗎?比如,我為什麼要瞭解一個指揮家是怎麼工作的。沒有用啊。

  這其實牽涉到對學習的一個天大誤解。有一個真相:一個知識你沒有用,是因為你不會。

  比如,你要是學會了編程,你會不自覺地用編程的視角來看待一切問題。你要是一個結構工程師,你哪怕端起一個茶杯,也會從結構的角度來審視它。你學會了什麼,就一定會用這個思維模型來處理問題。

  高手的學習,從來都是這樣。儲備的思考模型越多,你海陸空立體作戰處理一個問題的可能性就越大。所謂會做事的人,其實就是工具箱豐富的人。

  03

  你在得到大學會收穫的第二項東西是——多個平行宇宙。

  這和第一點有點像,但不是一回事。

  你不僅會學到48種思維模型,你還會擁有近百位同班同學,明天你會看到的上千名學長學弟,未來遍及全國的數萬名各行各業的精英校友。

  他們是活生生的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平行宇宙。

  為什麼得到大學的招生這麼嚴?會經過反複的初審和麵試?只有十分之一上下的申請人會被錄取?這是因為我們要為你挑出足夠好的同學。這背後,有我們對終身教育的思考。

  教育的本質,從來都是人點燃人。

  我們雖然開創了線上知識服務的商業模式,但是我們心裡清楚,人和人在現實生活中的彼此點燃,這才是教育的本質。知識只是教育的工具,知識傳遞不是教育的目標。

  誰能點燃你?名師嗎?

  還是那句話,名師,大家都能請。我們不會把時間和生命浪費在一件我們做不出獨特價值的事情上。能坐在今天這個現場的人,都會想盡各種辦法,找到各種自己仰慕的人,去向他學習,甚至是免費的。你們不需要一個這樣的學校。

  得到大學想讓這件事回到它的本質。因此,我們大大增加了同學中的多樣性。你如果仔細研究了我們公佈的同學名錄,你會發現,我們並不是挑名人、富人、有資源的人來當我們的同學。他們只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高成就動機。

  你身邊的每一個同學,不僅對自己充滿期許,對錶達自己也充滿了慾望。今天,把你們聚齊在這裏,我們該做的事情,已經過半。因為你們會彼此點燃。

  我建議你這麼思考你和同學的關係——你是君王,同學是幕僚。

  這是互聯網時代新近出現的一種奇妙的可能。現在城市里的每一個人,都像一個君王。只要打開一個特定的App,你就有幾百個司機,上千個廚師,教師、秘書、按摩師供你調遣。但是,我們想,過去的移動互聯網世界里可能還缺一個君王身邊必有的角色,那就是幕僚。

  在歷史上,一個要做重大決策的人,身邊總是有幕僚團隊的。皇帝有自己的大學士,縣官有自己的師爺,富家翁有自己的清客。這是一個很悠久的傳統。發展到現代社會,其實就是智庫。美國的蘭德公司、傳統基金會,都是美國政府的幕僚。

  但是請注意,過去這種幕僚提供的知識服務,是很難規模化的。它就是針對特定的人,面對的特定的問題,提供的場景特別具體的知識服務。一般人是請不起的。而且這裡面還充滿了各種不足為外人道的私密信息。所以,互聯網對此無能為力,這種服務無法通過互聯網規模化。

  但是得到大學也許可以。

  你要像一個有權者對待私人幕僚那樣對待你在得到大學的同學。

  好,那怎麼用幕僚?八個字,“極盡尊重,操之在我”。

  歷史上有一個典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候的英國首相勞合喬治。

  英國首相勞合喬治使用顧問,有兩個極端的評價。一種是說他用顧問,要把他們的最後一點智慧也要榨出來。另一種呢,是說他從來不聽顧問的意見。比如說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就是他在巴黎和會期間的經濟顧問,但是他最後也沒聽凱恩斯的意見。那你說,這兩種評價矛盾嗎?我想,其實並不矛盾。

  一個做事的人,以自己為圓心調動知識和智力資源。每一個圍繞在他身邊的顧問,都在幫他擴展一個具體方向上的認知邊界。比如勞合喬治他的地理知識很差,經常鬧笑話。當然就需要顧問。

  但是請注意,這個事是你自己的,任何方向上的顧問,他都只能幫你擴展邊界。最後的主意需要你自己拿。他們不能負責,也不會負責。不是說他們不專業,不負責,而是他們本來就是你的世界一個方向上的助手,他看不到全部。如果什麼事都聽顧問和幕僚的。你就陷入了一個非常窄小的認知處境。所以,對勞合喬治的兩極評價,恰恰是對一個會使用他人智力資源的人的最高評價。

  你的班上可能會有一個醫生。他的用處不是為你求醫問藥插隊掛號。他的用處,是為你在信息不完備的情況下做出生死攸關的決策,提供來自醫生的經驗。這是一個醫生天天在想的問題。

  你的班上可能會有一個教師。他的用處不是為你孩子入學托個門路。他的用處,是為你如何把遠期才能有效果的願望變成當下就能實現的行動,提供來自教師的經驗。這是一個教師天天在想的問題。

  你的班上可能會有一個體製內人士。他的用處不是為你提供什麼獨家信息和辦事方便。他的用處,是為你如何在規矩和彈性之間找到通向可見結果的通道,提供來自公務員的經驗。這是一個體製內人士天天在想的問題。

  認識他們,信任他們,向他們輸出你自己的信號,接受他們向你輸出的信號。

  相信我。未來三個月,甚至此後更長的時間里,你們會擁用一種奇妙的人生體驗。

  每天你們在自己的軌道上正常運行,但是每天你都會有30分鍾左右的時間,領略其他陌生思考方式,這是一次小型的脫軌。而到了每個週末,你還會和更多、更真實、更精彩的平行宇宙一起碰撞切磋,那是一次大型的脫軌。

  有一句話,我覺得說得很好。

  在軌和脫軌,得到大學希望為你調配出一個甜蜜的比例。

  04

  你在得到大學可能會收穫的第三件事情,是一個“知識傳統”。

  我們處在一個知識大變革的時代。這句話已經被我們說得爛熟。但是,它真實的意思是什麼呢?

  一個最顯見的變化是:人類整理知識的速度將遠遠落後於知識產生的速度。

  在傳統上,我們預設最可靠的知識來源,是書本或者是課程。

  但是你想想,這個時代最重要的,而且是那些每個人都應該有所涉獵的知識,它們存在於哪裡?你想學習最新的互聯網運營技術,最好的編程思維,最好的教育理念,等等,它們在哪裡?

  對不起,這些知識還沒有來得及編成書本或者課程。它們只存在於精英們的頭腦里。而且無時無刻不在迭代變化。

  甚至還有一種情況:如果你不讓這些人處於特定的情境下、問題中,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

  所以,這個時代的學習方式,不僅《中庸》里講的:“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其實還有一種,“逼問之”。

  得到大學第零期的學長們,已經嚐到了這種“逼問”的苦頭和甜頭。每次的分享日和案例日,每個人的發言都要經過打磨。經過相對正式的產品化包裝,然後才能在全班同學面前呈現。

  在這個過程中,只要是參加的人,都體會到了,什麼叫體驗?什麼叫交付?什麼叫產品化?什麼叫自然語言?什麼叫高自尊表達?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體驗到了什麼叫“表達之難”。

  這是得到大學的服務中,一個很特別的因素:我們將被逼迫做正式的、向外行聽眾的精煉表達。

  之所以要這麼做,是因為我們知道,未來,每個行業的紅利,都將向擅於表達者傾斜。

  道理很簡單。所謂做成你自己的事,就是因為你發起了一個成功的協作。而發起協作最好的工具,就是表達你的想法,並通過最先進的工具傳播出去。

  表達,讓你能夠設置一個議題。這是每個時代的英雄都要做的事情。

  用最先進的工具傳播,讓你的表達有效率。這是每個時代的英雄做成事的必要前提。

  諸位來到得到大學,將見證一個傳統的誕生。你們的每一次成功的表達,都將彙入這個傳統,並且還將不斷滾動,形成一個浩蕩的河川。

  得到大學將會盡力地調動我們的資源,為各位的成功表達提供技術支援和傳播渠道。我們將盡力把你的表達讓更多人看到,讓得到大學後來的學弟學妹們看到,讓你成為這個傳統的塑造者之一。

  以上,就是我預期你會在得到大學收穫的東西。

  我在今年的跨年演講中講過,這個時代的學習,不是一個人的知識灌輸到另一個人的頭腦,一個人學習做另外一個人。

  這個時代的學習,是把別人的生命、智慧、經曆,當做一盞燈懸掛在你自己的路上。掛的燈越多,你自己的路就越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