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被罰:國際大行的香港造假往事
2019年03月16日08:19

  一

  今天是3月15日,國際消費者權益日,許多公司的PR都要盯著央視的名單,許多投資者應該也會盯著,以防持有的公司榜上有名而踩雷。

  不過,對投資者而言,消費者權益日終究保護的是消費者,產品出點問題對公司一般不是致命打擊。

  比如2017年3月15日,央視曝光耐克的一款籃球鞋號稱有Zoom Air氣勢,割開後氣墊壓根不存在。但看現在耐克的股價,已經飛上天了。

  投資者最怕的不是產品造假,而是財務造假,如果投資者踩雷了,基本上是滅頂之災,比如同樣是2017年3月份出問題的輝山乳業,其投資者就沒有耐克投資者幸運了。

  遺憾的是,我們的社會並沒有投資者權益日。

  投資者要甄別出上市公司是否造假,一方面靠自身本事硬,另一方面就是依賴監管的力度、投行的良心、四大的羽毛、以及打著正義旗號的做空機構。

  監管的力度上,其實內地的監管力度是比較大的,奈何經常有其他目的要配合,監管時緊時鬆,另外內地的懲罰力度沒跟上通脹水平,現在有調整意思,看後續。

  美國的監管力度是比較大的,罰到你破產。據說一個段子,在美國如果因為內幕交易被證監會盯上了,第一個選項是馬上跟妻子離婚,還能保住點財產。

  香港吧,抄了美國的前端,自詡自由市場,然後就真的信奉自由市場,把本就屬於政府的監管職責也一定程度上交出去了。有一次參加一個會議,有港交所的人,她做了一個宣讀,然後表示我們非常歡迎大家來到香港市場,但也不希望傷得太深(可見港交所是知道香港老千股問題的),我們相信一些股票如果不好好幹事,自然而然地會被市場拋棄。香港監管的初衷是覺得市場會自動清除垃圾,但奈何資本市場是一個放大人性弱點的地方,老千股可以割了一波又一波。

  不過這兩年,感覺香港的監管還是有些變化的,比如想整治老千股的意圖還是明顯。畢竟,賭場老闆如果不清理老是出千的人,就沒有人來玩了,生意還怎麼做。

  投行的良心,四大的羽毛,就真的是看你信不信了。

  昨天3月14日,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前一天,香港證監會一口氣罰了四家外資大投行,分別是瑞銀、摩根士丹利、美銀美林遠東和渣打證券。

瑞銀、摩根士丹利、美銀美林遠東均是天合化工的聯席保薦人。
瑞銀、摩根士丹利、美銀美林遠東均是天合化工的聯席保薦人。

  瑞銀受到的處罰最重,香港證監會吊銷了瑞銀牌照一年,對其工作人員岑天吊銷牌照兩年。

  吊銷瑞銀牌照的原因是瑞銀在擔任三宗上市申請的聯席保薦人時沒有履行其應盡的責任。除了天合化工外,還有中國森林,還有一家未提供具體名字的公司。渣打也是因為中國森林被罰5970萬。

  二

  這裏就來講一講中國森林,在香港混得久的老司機一看這個名字會自動退避三舍。

  中國森林2009年12月3日上市,號稱中國三大私營自然再生林及人工森林營運商之一,瑞銀和渣打共同做得保薦。

  中國森林的業務就是種樹,砍伐原木和銷售原木。這個業務就跟很多農林牧漁公司一樣,做假是非常容易的,審計也不能一棵一棵樹的數。這點A股的投資者應該深有體會,畢竟獐子島事件並不遠。

  中國森林2009年年尾上市,2010年業績就大變臉。

  2010年營收就10個億左右,但是虧了27個億,這是怎麼虧的呢?看2010年的年報,裡面主要多了兩個虧損項,一是人工林資產公允價值變動,虧損了20個億,一是其他暫記項目,虧了11個億。

  前一個虧損是許多農林牧漁企業可以使用的坑,畢竟樹跟扇貝一樣,不能一棵一棵去數,今年陽光不好,樹就可能長得不夠高大。

  後一個虧損比較有意思了,因為“無法找不到若干文件和資料”。這又是發生了啥呢?

  當時公司的CEO是李春寒,因為公司的銷售都是以現金進行,按公司的說法,大部分銷售所得款均沒存入公司的銀行賬戶中。李春寒向董事會及審計師隱瞞了現金記錄。

  2011年1月26日,中國森林停牌。2011年1月31日,中國森林公告稱審計師畢馬威發現其2010年度賬目不合規。

  東窗事發,李春寒攜3000萬公款逃遁,而事發之前,還不忘搞一筆。2011年1月12日,李春寒收市後還通過渣打證券,以每股3.35港元配售手頭持有的1.19億股舊股,套現近4億港元。

2011年2月14日,李春寒在貴州被公安機構扣留。
2011年2月14日,李春寒在貴州被公安機構扣留。

  2011年3月4日,證監會向香港高等法院指稱,李寒春從事內幕交易,其名下約4億港元資產被凍結。

  事件曝光後,中國森林陸續公佈了2010年、2011年、2012年及2013年的業績,累計虧損93.31億元,最後中國森林宣佈破產清盤,並於2017年2月除牌退市。

  中國森林停牌前股價是2.925港元,股本大概30億股,市值接近90億,直接灰飛煙滅。想來投資者欲哭無淚,而根據其最後公佈的2013年年報,賬目現金不到1個億,投資者也幾無可能獲得賠償了。

三

  一個李春寒事件,又怎麼可能造成之後連年的巨額虧損呢?問題不是出在之後,而是出在上市時,數據就是虛假的。

  香港證監會吊銷瑞銀保薦人岑天的牌照,為期兩年,原因是他負責中國森林上市申請的執行工作時,沒有履行其作為保薦人主要人員的監督職責。2018年5月,香港證監會要求市場失當審裁處,跟進中國森林主席李國昌及李春寒利用虛假數據利誘他人買賣股份。

  而像中國森林這樣的造假案,能不能辨別其實不是能力問題,而是良心問題。以瑞銀和渣打保薦人的智商,以畢馬威審計師的智商和經驗,瞧出中國森林有問題絕對不難。

  就像輝山乳業也是,輝山乳業2013年9月13日開始招股,招股說明書一出來就受到了市場的質疑。

  但這樣的招股說明書還是出來了,審計師是四大之一的畢馬威,保薦人都是大投行們。

  2016年底輝山乳業遭到渾水的狙擊。2017年3月24日11點半左右,輝山乳業原地爆炸,突然跳水,在半個小時內跌了90%,30分鍾里抹去了300多億市值。輝山乳業隨後宣佈停牌,並且停牌至今。

  還有天合化工,操刀的是瑞銀、摩根士丹利和美銀美林遠東。天合化工2014年6月上市,9月初就遭到匿名分析的狙擊,2014年10月8日複牌即暴跌近40%。

  之後天合化工與匿名分析開始了兩輪澄清和反駁大戲。10月下旬和中旬,匿名分析更進一步對德勤連發兩封公開信,要求其作為審計師認真對待存疑的問題。

  2015年3月26日,天合化工搞不定審計德勤,無法按時發出2014年年報,停牌至今。德勤之後辭任,很明顯,一年時間不到,只要認真對待,審計師就發現問題了。

  在這些案例中,可以看到,最終幫助投資者識別出造假公司的,不是監管,不是投行,不是審計,而是打著正義旗號的做空機構。

  只是,做空機構的屠刀一旦舉起,對在外面的投資者自然是好事,但對已經在水裡的投資者,就是財富瞬間被毀滅。

  四

  資本市場是一個萬花筒,因為直接涉及到錢的交換,所以這裏永遠有各種精彩的劇本上演:各種裝表,各種陷阱,各種高大上,各種掉坑裡。

  投行的良心,審計的羽毛,都是不一定靠得住的,畢竟,它們的飯碗是上市公司給的,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監管往往是事後追索,很難做到事前防範。監管的力度可以敲山震虎,然而,不想薅資本市場羊毛的公司不是好公司。做空機構也一樣指望不上,因為對於已經在水裡的投資者,他們舉起屠刀時,就意味著你財富毀滅時。

  最終能保護投資者的只有投資者自己。資本市場是個名利場,註定了會上演各種比荷李活更精彩的劇本。無論是台上的演員,還是台下看戲的吃瓜群眾,都是戲里的一個角色。有很多人天生命好,他們能自由出戲入戲,遊刃有餘。

  但我們多數人不是。

  好在,這並不影響我們賺錢:很多時候,堅持不走夜路的原則,不懂的公司不碰,其實是能賺更多錢的。

  當然,對於這些賣水人們(投行、審計師),我們還是希望有一個類似今晚消費者權益日的名單,這個名單里不是造假的上市公司,而是給造假公司操刀的賣水人們。他們從這個資本市場上抽水,賺得盆滿缽滿,應該有一個名單來給他們一個排名,看看誰最坑。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港股那點事(ID:hkstock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