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人大代表徐萍: 建議加強婦女兒童權益保護
2019年03月16日08:19

原標題:“95後”人大代表徐萍: 建議加強婦女兒童權益保護

全國人大代表徐萍。

出生於1995年7月的徐萍,是這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中為數不多的“95後”。

  

來自四川的她,曾親身經曆過地震。如今,她身著正裝自信幹練,與記者相對而坐,極力避談當年往事,談起正在做的事卻滔滔不絕。從2008年到2019年,她沒有給自己的人生設定方向,卻越來越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免費開辦藝術講座

  

新京報:十年前,你的理想是什麼?有沒有想過自己想成為哪一種人?

  

徐萍:我小時候沒有想過我長大一定要成為什麼人,就很順其自然。我的求學經曆也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

新京報:聽說你現在主要是策劃音樂會、展覽、講座、藝術培訓等,你是怎樣接觸到這個行業的,現在主要負責什麼方面?

徐萍:我上學時找實習單位,現在的這家公司在招主持人,我是學的播音專業,就來這應聘當主持人,我們公司比較年輕,我就很自然地留了下來。我現在主要在做一個經典藝術名家講壇,到現在辦了56場。

新京報:你們都請過哪些藝術名家做講座?

  

徐萍:我們請到過以前中央電視台的周濤老師、著名作家王蒙先生、作曲家趙季平先生,還有著名舞蹈家沈培藝老師、潘誌濤教授等等。

  

新京報:你們的講座是免費的嗎?老百姓怎麼能獲取你們的講座信息?

  

徐萍:我們的講座是完全免費的,到今年是第四年,沒有收過一分錢。我們會在自己的微信平台、網站、微博發佈信息,一些媒體也會報導我們的講座預告。

  

有人從大小涼山前來聽講座

  

新京報:這些講座,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

  

徐萍:聽這些老師的講座,我覺得都受益匪淺。我講一個故事,有一次我們請了朗誦藝術家殷之光,現場來了很多朗誦愛好者,其中有一個人從什邡災區過來。後來發生的一幕讓我至今難以忘記,他來了以後就在舞台上給殷之光老師跪下了。

  

他說他當年是什邡地震災區的小學老師,很多孩子都離開了,殷之光老師2008年過去慰問演出。他拿了一個本子讓殷之光留一句話,殷之光就寫了“朗誦讓詩歌插上翅膀飛翔”。從那以後,他就自己開始寫詩,還出了一本詩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一直留在那個鄉村小學沒有走。

  

新京報:你們有去基層農村做講座嗎?

  

徐萍:場地限製,我們沒有在農村辦過文藝講座,但很多觀眾來自農村。有一次歌唱家鬱鈞劍老師來做講座,來了很多成都市以外的觀眾,有一個阿姨專程從大小涼山那邊趕來。鬱鈞劍老師走的時候,她就在車窗下說鬱老師,謝謝你唱的歌,你一定要把歌好好唱下去。

  

為青年搭建聯誼平台

  

新京報:除了做藝術講座,聽說你們還在為青年搭建聯誼平台,為什麼想到做這個?

  

徐萍:去年一年,我們還做了20多次青年聯誼會,這是另一個品牌叫做“遇上想遇”。因為我們在跟很多單位合作的時候,他們都反映年輕人交朋友特別難。雖然現在網絡很發達,也有很多玩的東西,但是大家出去交友的機會很少,就自己在家玩玩手機,打打遊戲,一個週末就過去了。

  

新京報:你們活動中有牽手成功的嗎?

  

徐萍:有很多,每場都有。因為我們不是只跟一兩家單位合作,我們在成都幾個區都舉辦過活動。每次參與的群體都不一樣,群體越積越大,單位也都很正規,大家彼此之間也不用懷疑是不是騙子。另外,我們是線上線下都在做,線上大家通過興趣愛好的填寫能夠大致瞭解對方,光當網友也不行,肯定還是要線下見面。

  

新京報:那你怎麼看待現在年輕人被催婚?

  

徐萍:我覺得父母是出於對孩子的愛,想讓孩子成家立業,能夠把人生大事早日解決掉。

  

新京報:作為“95後”,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到這種壓力?

  

徐萍:我暫時還沒有被催婚,我父母還是比較開明。

  

覺得成都越來越好

  

新京報:成都這兩年變成網紅城市,更因為一首歌突然爆紅,你覺得成都現在工作環境怎麼樣?

  

徐萍:我覺得四個字,越來越好。我來北京之前,才參加了我們區投促局的座談會,投促局的局長說要加大開放力度,打造國際化的營商環境。而且重點提到了人才,要引得進來,留得住,還要幹得好。

  

新京報:前幾天四川生態環境廳廳長提到,現在在成都看藍天已經不時尚了,要看雪山。你怎麼看成都這幾年生態環境的變化?

  

徐萍:生態環境我覺得挺好的,因為成都一直在建美麗宜居公園城市。我之前去調研的時候,發現很多地方環境建設得越來越好了。你走在成都街頭,很直觀的感受就是能看到到處都是綠油油的。不管是設施,還是建築,也讓人看著覺得很有生氣,有靈氣。河也很清,樹也很綠,這讓人覺得這個城市確實是美麗宜居的城市。

  

新京報:你覺得成都或四川對國際人才有吸引力嗎?

  

徐萍:我是在藝術平台工作,我們這個平台也是國際化的平台,去年簽約了來自58個國家的一千多位藝術家。在這個過程中,因為經常跟國際的藝術機構、藝術家打交道,能夠感受到他們對四川、對成都都很感興趣,比較樂意到四川來做文化交流。

  

我們去年也在講座中請了一名外國的專家,就是意大利一個歌劇院的負責人,做了關於音樂方面的交流活動。本來那個活動很短,就半天時間,但他在成都待了15天才回去。我能夠感受到他們看法的改變,他們也願意到這裏來做文化交流,甚至是工作,願意讓他們的小孩在這裏留學,我覺得這是一種很好的信號。

  

認為非遺是一筆寶貴財富

  

新京報:很多傳統戲曲都是非遺,比如川劇,你們請過川劇表演的老師做講座嗎?

  

徐萍:還沒有。但我個人覺得非物質文化遺產是非常寶貴的財富。很多非遺,比如蜀繡這些技藝能夠傳承幾百年、幾千年,肯定在工藝上、技藝上值得深入研究,是一筆很寶貴的財富。它們也是一個曆史傳承下來的符號,是我們曆史見證的東西。

  

另外這些東西在當今時代,顯得越來越珍貴了。比如我們穿一件衣服,可以直接到商店買,或者網上買,但都是機器批量生產出來的。但你想再穿上一件織工,親手一針一線織出來的衣服,太難了。我去博物館看過他們織布的過程,織出一件衣服是很難的,假如說我穿了一件織工親手織出來的衣服,我可能都捨不得把它洗一下。

  

新京報:你剛知道自己當選人大代表的時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徐萍:當時就是覺得不可思議,因為覺得是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情,後來也是在工作過程當中,逐漸地認識自己,也瞭解到這個職責是非常重要的。

  

新京報:你今年帶來哪個方面的建議?

  

徐萍:我帶來的建議是關於婦女兒童權益保護的,比如說對小朋友性別意識教育要加強。小朋友不光應該在學校里學知識,也要從小學會保護自己。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楊浩林

編輯 李麗霞 校對 張彥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