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五點治國軟肋:新西蘭成替罪羊 特朗普也躺槍
2019年03月16日08:23

  原標題:西方的五點治國軟肋!新西蘭成了可憐的替罪羊,特朗普也躺槍

  來源:牛彈琴

  (一)

  3月15日,一個非常特殊的日子。

  中國重要會議結束,各種假貨觸目驚心,但在新西蘭,卻是一場真正的人間地獄。

  昔日平靜的基督城,傳來密集的槍聲。槍手對兩處清真寺發動掃射襲擊,更令人髮指的,槍手還頭戴攝影機,在社交媒體上直播屠殺的現場,他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近距離對人胡亂開槍,也不分大人小孩男女……

  49人死亡,48人受傷,遇害者中包括不少小孩。

  新西蘭女總理傑辛達·阿德恩憤怒地說:這是新西蘭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具體細節就不描述了。新西蘭警方呼籲民眾不要分享“這段讓人極其痛苦的視頻”。臉書也緊急刪除了這名槍手的賬號,並查刪了所有支持屠殺的內容。

  怎麼會這樣?畢竟,新西蘭一向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

  新西蘭女總理就一臉悲憤,在電視上痛罵:(兇手)你可能是選擇了我們……

  初步證據顯示,新西蘭確實是被選擇了。

  警方已經逮捕了四人,三男一女,其中一個男的,就是被認為直播殺人的那個,是一名28歲的澳州男子。

  在網絡上的一份自述書中,這名叫塔蘭特的年輕人說,自己生於澳州,是一個“生在普通家庭的普通白人”。他父母是蘇格蘭裔工薪階層,家中收入很低。

  根據這份自述書,塔蘭特披露了自己屠殺的目的,就是“威脅並從物理上移除抵達歐洲的移民人口”,“只要白人還有一口氣,他們(移民)永遠別想征服我們的土地,取代我們的民族。”

  澳州、新西蘭屬於大洋洲,但主要是英國移民的後代,因此也被他視為歐洲的一部分。

  最後選擇新西蘭,在塔蘭特看來,因為這裏的情況,和其他任何西方國家差不多。

  他的目的也很明確:向世界傳遞一個信號,對外來移民來說,沒有地方是安全與免費的。

塔蘭特所持武器上塗裝符號的意涵
塔蘭特所持武器上塗裝符號的意涵

  (二)

  特朗普也躺槍!

  在自述書中,塔蘭特宣稱,自己也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不是支持他作為一個領袖或是決策者,而是認同他“重新定義了白人身份和使命的一種象徵”。

  按照觀察者網的報導,塔蘭特甚至還希望,他的這次襲擊,可以促成“第二次美國內戰”。

  “…最後,為美國國內控槍問題製造兩種意識形態之間的衝突,推進美國國內的社會、文化、政治與種族分裂。

  這場捍衛憲法第二修正案與試圖剝奪持槍權的衝突會最終引發一場內戰,從而使美國巴爾幹化。

  這不僅會導致在美國出現種族隔離,還將確保北美大陸上白人種族的未來。種族大熔爐就是癡人說夢。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極端仇恨移民和穆斯林的極右分子。

  值得注意的是,自述書的標題,就是“大輪替”(The Great Replacement)。

  什麼是“大輪替”?

  就是在一些西方極右分子眼裡,由於人口基數與生育率的差別,歐洲白人基督教人口,正被非歐裔人口所取代,特別是來自中東、非洲的大規模移民。

  由於自述書中對土耳其各種指責,所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反應格外強烈。

  埃爾多安立刻警告:

  跟兇手同樣的心態,顯然已“像癌症般地”在西方國家間傳播,而且也正在攻擊土耳其和他自己。如果不立刻採取措施,相關災難將會一個接著一個,我呼籲全世界,尤其是西方,要迅速採取行動。

  也不能說埃爾多安就是危言聳聽。

  過去幾年,西方國家發生了太多槍殺悲劇,除了一般的仇殺外,涉及宗教政治訴求的,一般有兩大類。

  一類是“伊斯蘭”國之類的恐怖組織發動,布魯塞爾、倫敦、馬德里,等等,這些歐洲名城,在過去幾年,都無一例外遭遇過慘烈的恐怖襲擊。

  另一類就是這種西方的白人極右分子發動。在新西蘭悲劇之前,大家也別忘了,在加拿大、在倫敦、在瑞典都發生過多起類似襲擊,美國國內也不平靜。

  雙方針鋒相對,都毫無顧忌,都對平民展開屠殺。

  (三)

  前幾年法國遭遇恐怖襲擊後,牛彈琴(bullpiano)在一篇分析文章曾說,這暴露出這個國家的幾點治國軟肋,一些弱點,其實同樣適用於今天的新西蘭,包括很多西方國家。

  大致如下:

  第一,過於強調人道主義的治國政策,政府進退失據。

  第二,過於縱容多元文化的民族和移民政策,引發內部分裂。

  第三,在操作層面過於疏鬆的安全管控,尤其是槍支的氾濫,危險重重。

  第四,思潮的嬗變以及內部激烈的政治鬥爭,更助長了內生型的恐怖分子。

  第五,恐襲頻發,更說明這些國家反恐情報工作的重大失誤,007不務正業啊!

  一位在西方工作的朋友就說,這五點中,前兩點,在西方尤其是歐洲屬於政治正確,所以沒有人願意挑明,一般人也不敢提出反對和收緊的建議。屬於典型的人善被人欺的狀況。

  也正是這個原因,反對移民、主張封鎖邊境的極右翼,則在崛起,這又造成一個新的惡性循環:排外加劇對立,導致一些族群更充滿仇恨,更容易募集人員發動恐襲,而恐怖襲擊又導致更加的排外……

  一些西方大國國內政治生態的變化,尤其是激烈的政治鬥爭,撕裂人心的言論,更助長了這種對立。這就不用細說了。

  每一次恐怖襲擊之後,必定是一次猛烈的報復。但治標不治本的打擊,本身複雜的宗教格局,往往又催生出更多的仇恨,新的恐怖襲擊在醞釀中,而且,很多襲擊都是內生性的。

  兩股極端思想互動和夾擊下,西方文明似乎格外孱弱。

  而且可以肯定,在新西蘭、在澳州、在加拿大、在美國,在法國德國英國等很多西方國家,還有不少恐怖分子在潛伏,想想也真可怕。

  甚至可以說,表面的祥和背後是各種暗流湧動,一些國家已經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中國人去投資旅遊,也必須格外注重安全風險。

  所以,特朗普幾乎從來不談民主自由,而是宣稱要保衛文明。但不少美國人則指控,他一些言論難免有包庇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嫌疑,這在美國又引發了新的內鬥。

  一些國家槍支的氾濫,更使悲劇變得格外血腥慘烈。這次屠殺後,新西蘭立刻表示,將改變槍支管理規定。

  有些政策,必須要靠淋漓的鮮血來推動,這是怎樣的一種悲哀。但有時,淋漓的鮮血還推不動,這讓人更不知如何悲哀了。

  新西蘭的悲劇,根源還不在新西蘭,但卻是全世界的警鍾。儘管一些西方國家,一旦閑下來,還總不忘對其他國家的反恐各種風言風語。

  這種風言風語,有時更被現實打臉,成了典型的自作自受。

  警鍾必須長鳴。真為這些無辜遇害的平民哀悼。血的教訓,有些國家真要好好反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