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針取血栓”調查:宣稱加盟可年入百萬
2019年03月15日20:47

  “微針取血栓”調查:宣稱加盟可年入百萬,在小診所之間遊醫

  澎湃新聞記者 劉敏 實習生 沈梓慧 餘吉 來源:澎湃新聞

  對於許多腦梗患者來說,血栓是一個可以致殘甚至致死的“炸彈”。

  一位心血管專家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解釋,急性血栓形成後需要在72小時之內進行手術取栓。過了72小時血栓就機化了,血栓就跟血管整在一起,不再能取出來了。

  正是因為血栓機化後無法取出,有人就打著“結合中醫理論”的旗號宣稱可以通過微針把血栓“取出來”,並且四處招攬加盟商。

  近期,山東、天津、北京、河北等地多個民營醫院和診所宣傳有一種微創技術通過幾個針眼可以取出體內血栓,這個技術在多家媒體報導中被稱為“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系統”,“最大的特點就是將顱骨內的血栓從顱骨外取出來”。

  這一誇耀得神乎其技的技術,宣稱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在全國40多家醫院進行推廣,近期以《微針取栓技術發明人張柄興 為心腦血管疾病患者帶來福音》為標題在多家媒體刊發宣傳稿件。

  早在去年3月,在河北石家莊,一家宣稱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的“黑診所”就曾被石家莊市衛生監督局以擅自開展診療活動、誇大宣傳療效等原因予以取締。

  多位心血管領域專家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從未聽說過“微針取栓”這一技術,從患者拍攝的視頻來看,可以斷定這是騙人的。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所謂的國家專利,其實只是實用新型專利,又稱“小發明”,其含金量與國家發明專利大相逕庭。

  更為關鍵的是,查詢國家藥監局官網可以發現,微針定位負壓取栓系統其實並沒有取得任何醫療器械註冊批號。

  培訓半月能上崗?一年賺三五百萬?

  從去年開始,“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就在一些養生館、診所、民營醫院開張。

  在網絡上搜索“微針取栓”,前面的10條新聞都指向同一家機構——北京彙天萬通中醫藥研究院(以下簡稱彙天萬通),其官網稱,院長張炳興就是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系統的發明人。

  在北京彙天萬通中醫藥研究院官網的一篇宣傳稿中稱,微針定位取栓療法“就是顱骨內的血栓從顱骨外取岀來,利用紅外熱像儀高靈敏度的特點,準確的定位血栓在人體中淤堵的位置,結合五千年的中醫理論,人體經絡結構,動靜脈的血流向,利用專利設備在確定的取栓點上,精準的把堵塞在身體內的血栓連根清除岀來,達到治標治本的效果和目的。”

  “在後腦勺、後背用微針取栓,一次取出400CC的血量,一次就能見效,中風後拄拐的患者(做完)可以自己走了,這就是這個技術的意義。”彙天萬通的加盟商安女士為這個技術總結兩個字:神奇。

  北京彙天萬通中醫藥研究院副院長劉朋龍在介紹該手術的療效時表示,微針取栓技術治療已經治療了幾萬名腦血栓患者,其中有95%的患者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有頭疼症狀的患者,手術後兩個小時後就不會疼,會感覺很舒服。”此外,劉朋龍還聲稱該手術具有美容效果,“手術一個療程三次,患者至少做一個療程,很多40多歲的患者手術後明顯臉上皮膚變好很多。”

  用微針取出患者血栓 劉朋龍供圖

  做完微針取栓的患者 劉朋龍供圖

  如此“高超”的技術如何操作,對於加盟引進這項技術的標準如何?澎湃新聞以加盟名義分別在網上諮詢兩家都宣稱自己有微針取栓發明專利的公司:北京彙天萬通中醫藥研究院和潤鍵國際,都得到了詳細的回覆。

  對於加盟引進該技術的條件,潤鍵國際在回覆中表示:“這屬於中醫理療範疇,人員普通醫生就能操作,只要去濰坊技術培訓3-7天就可以開展治療。只要是不違規操作沒有任何風險。”

  至於加盟的費用,潤鍵國際給出了從35萬押金0加盟費、49.8萬加盟費、88.8萬加盟費以及合作入股等4個加盟方案。

  北京彙天萬通中醫研究院副院長劉朋龍在回覆“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系統”加盟事宜則更加具體。

  記者稱家中開了一家鄉村小診所,該院長明確回覆可以加盟。

  “只需一次交清69.8萬元的入門費,我們會提供包括紅外熱像檢測設備壹台、取栓設備壹套及相關配件,技術培訓、項目增加、媒體宣傳、品牌支持等,一年至少賺三五百萬。”劉朋龍表示,“安排一個醫生、兩個護士培訓15日左右絕對能上崗”。

  劉朋龍稱,該技術對醫生要求不高,“最好是中醫,若是沒有中醫,外科醫生也可以,兩名護士人員持護士證就行。簽完合同打完款後,我們就可以安排培訓,地方不定,可能去河北邯鄲。”

  此外,劉朋龍稱目前全國已經有40多所加盟店,“一般四五個月回本,最快的加盟醫院當天回利,在開業當天的優惠活動中,患者會先交錢排號做手術,開業當天就能賺回成本。”他還稱公司計劃在2023年將全國的加盟店一起打包上市,“那時像你這診所會搖身一變擁有幾千萬的資產,投資近70萬,一年最保守賺三五百萬”。

  “只要你們簽完合同,開業的時候我可以帶上媒體來採訪的,媒體宣傳這一塊都沒有問題。”劉朋龍表示,除此之外,在加盟店的福利上,還有治療糖尿病的保健品,“這個產品是加盟費里一次帶著的,吃10天左右患者可以不用打胰島素,6-8個月基本痊癒,也不用再吃產品了。”

  “一切以療效為準,我們是治病救人、行善積德也是名利雙收。”劉朋龍說。

  在診所之間遊走的神秘加盟商

  3月12日,澎湃新聞記者再以腦梗患者家屬的身份諮詢北京彙天萬通中醫藥研究院。

  “這是我們自己發明的一個項目,填補了全球的空白。你能在網上找到我們,是有福氣的。”劉朋龍在電話中說。

  據劉朋龍介紹,取栓治療的費用一般為9800元/次,但如果患者在北京或者廣東地區接受治療,則為19800元/次。“效果都一樣,地方消費水平高的就收費高。”對於價格的地區差異,劉朋龍解釋。

  劉朋龍稱,治療一般需要多做幾次,無需藥物輔助。但是,有嚴重貧血、高血糖以及嚴重心臟病等病史的患者不適宜做此類治療。目前,彙天萬通中醫藥研究院在全國各地與四十多家醫院有合作,根據患者的需要研究院可以推薦到不同的醫院就近治療。

  在四十多家與北京彙天萬通合作的醫療機構中,在北京僅有一家小診所。“北京的醫院還在裝修,目前只有一家在順義的小診所,你去那裡可以接受治療。”在劉朋龍的推薦下,記者還可以拿到6600元/次的優惠價格。

  在北京順義距離首都國際機場10公里的一家名叫仁愛東平診所內,澎湃新聞記者見到了加盟商安姓女士。

  “這個診所不是我們的,我們就是跟別的加盟商一樣用這個技術,好多人加盟這個技術以後就開始跟醫院合作來推廣,我們跟醫院一樣也是正規的。”安女士怕患者對診所不信任,一再強調就是用的北京彙天萬通的技術。

  “我們從去年9月開始在北京做,之前是在朝陽區東大橋附近的一家診所,但是他們週末不上班,搬到這裏來了。”安女士介紹,她的團隊從去年9月開始在北京做微針取栓技術,已經做了有70多例患者。“多數都是北京本地患者,我們靠的都是患者之間口碑相傳。”

  澎湃新聞發現,這間診所從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任何關於微針取栓技術的介紹,診所前面是出售藥品的貨架和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女士。而安女士和她的團隊在診所里側佔據了三間面積近50平米的小隔間。

  近期安女士還在準備搬遷事宜。“比如人家對方(患者)是個什麼領導,或者大老闆,你讓人家來這那哪行啊,所以我要搬到醫院去。已經談了兩家醫院了,估計下個月就走了。”

  在小診所開展“微針取栓”合法嗎?

  去年,石家莊市衛生監督局曾取締一家宣稱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的“黑診所”。

  據石家莊市衛生監督局官網介紹,2018年3月12日,石家莊市衛生監督局聯合市公安局、市食品藥品監督局、橋西區衛生監督所對一個打著“全球獨創專利技術微針定位負圧提取血栓”旗號非法開展診療活動的亨利隆健康養生館進行了突擊檢查。

  該單位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擅自開展診療活動,誇大宣傳療效,宣稱可以祛斑美白、美容養顏,纖體瘦身、延緩衰老、祛瘀新生、活血化瘀、促進新陳代謝、起到保健養生的功效,嚴重擾亂了醫療市場秩序。石家莊市、區兩級衛生監督部門採取強製措施依法對該單位予以取締。

  亨利隆健康養生館被石家莊查處 圖片來自石家莊市衛生監督局網站

  專利疑云:僅被授予實用新型專利的“小發明”

  在北京彙天萬通中醫藥研究院的官網介紹中,多次提及其“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系統”已申請國家發明專利。而劉朋龍也提供了相關的專利證書。

  但是,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官網上查詢到,“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系統”於2017年5月20日由張炳興提出申請,發明人除張炳興外,還有楊化香和範德美。該專利目前的法律狀態為“實質審查的生效”。

  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公示的專利申請審批流程,發明專利的申請在“實質審查”合格之後才可以被授予專利權,並獲得專利證書。也就是說,“微針定位負壓提取血栓系統”目前仍在審查的階段,尚未被授予專利權。

  那麼,所謂的專利證書又是哪裡來的呢?

  事實上,彙天萬通的宣傳利用了人們對於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的認識誤區。劉朋龍提供的專利證書,實際上是實用新型專利證書,與發明專利的“含金量”有很大的差別。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中的定義,發明,是指對產品、方法或者其改進所提出的新的技術方案。而實用新型,是指對產品的形狀、構造或者其結合所提出的適於實用的新的技術方案。

  實用新型對於創造性的要求不高,又被稱為“小發明”,主要強調實用性。它的專利申請程序相較發明專利也更簡單,只需要初步審查合格就可以授予專利權。

  在另一家名叫潤鍵國際的微信公號中介紹,該公司也有一項微針定位取栓技術,他們的微針定位取血栓的發明人,卻是“清朝中期一個叫魏氏的大夫”,第七代傳承人就是潤鍵國際創始人聶文光。

  為何一個技術有兩個發明人?劉朋龍急切地向澎湃新聞記者解釋:“現在有十幾家模仿我們的,只有我們是正宗的,潤鍵是我們的業務員,就是給我跑業務的,他在網上發的那些專利都是騙人的。”

  專家釋疑:微針取血栓不可能實現

  為了展示微針取栓的效果,加盟商都會第一時間加上患者微信並推送手術案例視頻。

  澎湃新聞梳理他們推送的20多條視頻發現,案例中都有一個共同的畫面:一位腦後貼著一個白色布條,身穿手術服的人員手中舉著一個裝有血塊液體的盒子,並指出盒子中的血塊就是從患者體內抽取出的血栓,不斷誘導詢問患者感受,多個視頻中患者都表現出症狀“好多了”。

  對於張炳興聲稱利用紅外熱像儀能準確“定位血栓”的說法,北京軍區總醫院心肺血管中心主任醫師和渝斌進行了反駁:“通過紅外成像達到(取血栓)的目的從西醫角度來看很難實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從事中西醫結合周圍血管疾病的診療工作20餘年的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周圍血管外科主任醫師鞠上,也從未聽說過微針取栓技術。

  鞠上對澎湃新聞表示,血栓是一個西醫的概念,和中醫的淤血不是同一個概念。而血栓有明確的定義,是指在人體血管內已經形成的血液異常凝固。

  鞠上說,中醫是沒有血栓這個詞的,只有淤血和血淤。中醫的“淤”是指局部、全身或者某個經絡的淤滯不通。

  “微針取栓技術描述中把血栓和淤血等混同在一起,是一種擾人耳目的一個做法,是很低級的。”鞠上評價說。

  鞠上介紹,從西醫角度,血栓在體內凝固有一系列的很明確的病理過程,急性血栓形成後需要在72小時之內進行手術取栓。“過了72小時血栓就機化了,血栓就跟血管整在一起了,不再能取出來了,就永遠的在這個地方了。”鞠上解釋,經過長時間緩慢的人體自我調節,機化之後的血栓可以緩慢的再通,但是不可能把裡面的血栓再取出來的。

  對於慢性血栓,無論中醫還是西醫,都不是去把血栓拿出來或者化掉。“這是做不到的。我們主要是去恢復因為血栓而導致機體喪失的功能。”鞠上說。比如說一個人得了腦血栓,一側肢體可能會出現偏癱,行走不利,在治療這類患者的時候並不是把他腦子裡的血栓取出來,因為這個時間窗已經過了,哪怕就是取出來他的身體的症狀(比如半身不遂)也無法緩解了,因為腦部已經受到了血栓的損害,無法恢復了。

  一個正規的對於腦血栓的治療是對人機體功能鍛鍊和恢復,包括中醫有理療、針灸、按摩,西醫也有很多方法。

  鞠上看完微針取栓的視頻後表示:“從視頻上看,這應該是一個騙子,人體血栓取出來不是這個樣子的。鮮血到體外自然會凝固,就像殺豬宰雞都會看得到。”

  對於那些已經進行微針取栓的患者,400CC的失血量是否有健康風險?鞠上對澎湃新聞表示:“400CC血相當於一次獻血了,年輕人的話還可以,如果是老人或者是患者失血400CC,那肯定會對身體有所損害。”

  黑龍江省醫院南崗院區血管外科主任劉麗在接受新晚報採訪時曾表示,這種所謂的“微針”若不是在無菌操作下完成,很有可能傳染肝病、愛滋病、梅毒等疾病。

  此外,微針定向負壓取栓系統獲得實用型專利,是否就可以進行推廣治療了呢?

  “醫學的治療技術是不能輕易申請專利的,否則別人就不能用了,而且一個醫療技術獲得專利不代表它的治療效果就是好的。”血管外科專家、張強醫生集團創始人張強對澎湃新聞解釋,判斷這個技術是否科學有幾個方法,首先就看是否在正規醫院使用,設備是否屬於醫療器械,是否經過了藥監局的批準。

澎湃新聞查詢國家藥監局官網,並未查到微針定位負壓取栓系統的任何批號。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