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盒子”騙局:售價超30虛假承諾 現三無產品
2019年03月14日20:11

  原標題:“幸運盒子”騙局調查:售價超30是虛假承諾,出現三無產品

  “法製日報”微信公號3月14日消息,如果有一款產品能給你帶來超值體驗的幸運,你會買嗎?

  近段時間,就有一款名叫“幸運盒子”的機器出現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的各大商場。按照商家的宣傳,其“幸運”之處在於消費者只需花30元掃碼,就有機會贏得平板、手機、拍立得,商家還承諾“幸運盒子”內的每一款產品售價都大於等於30元。

  “幸運盒子”一經面世,受到不少年輕人的熱捧,如今,其已經成為某些社交平台上的網紅機器。

  據媒體報導,“幸運盒子”的首創者“心願先生”是眾多新零售行業中的佼佼者,憑藉新零售商業模式迅速成為自助售賣機的獨角獸。“心願先生”品牌負責人徐銳鋒曾向媒體透露,線下機器主要是推廣心願先生的自主品牌產品,通過超值的體驗將用戶引流到線上。自動售賣機只是推廣自主品牌產品的營銷手段,最終實現自己的商業閉環。禮品價值高於30元,是“心願先生”為其新零售模式所進行的商業投資。

  言外之意就是眼下並不賺錢,換句話講,商家目前在賠本賺吆喝,這對消費者而言,則是只賺不賠。

  果真如此嗎?《法製日報》記者在北京市進行了深度調查,揭開這一新零售商業模式“賠本買賣”的幕後真相。

  只裝普通商品

  抽大獎涉嫌誤導消費者

  2月23日上午11點半,記者專程來到位於北京市朝陽區北苑的上品折扣商城進行實地調查。一台“心願先生”就立在商場北門入口不遠處,正值週六,前來掃碼的消費者絡繹不絕,其中以年輕人居多。

  記者注意到,在這台機器不遠處,還放置了一個黃色的垃圾桶,這是“心願先生”專用垃圾桶,裡面已有不少被丟棄的盒子。

  “心願先生”的左邊貨架上有20個格子,分別對應右側的屏幕的20個號碼。消費者在選中自己中意的號碼後,就會彈出一個微信支付二維碼,掃碼支付30元後,對應位置的盒子就會從貨架上掉下來。幸運盒子裡除有一個商品外,還有一張刮刮卡。整個交易過程,完全類似於平時使用的自動售貨機。

  在“心願先生”的屏幕上方,醒目的大字非常吸引人:“本週全國預計出獎數量728個,其中一等獎蘋果XR14個,二等獎Beats耳機56個、阿瑪尼手錶56個,三等獎Dior口紅301個,拍立得301個。”而上週出獎數量為584個。

  家住北苑附近的張先生已經是不止一次來掃幸運盒子了,應孩子的一再要求,每一次他都會花上個幾百塊錢。

  張先生告訴記者,在他抽到的所謂“大獎”中,男士洗面奶、耳機和充電器這類東西比較多,“沒啥用處,而且都是不知名的品牌,反正沒聽說過”,至於裡面的抽獎卡,一般都會同盒子一起直接丟掉。

  臨近中午12點,機櫃內賸餘的“幸運盒子”已經不到三分之一了,但還是有不少人在等候掃碼。

  記者也隨機體驗了一次,不過運氣不算好,盒子裡裝的是WISH系列水晶鑲嵌金色鎖骨鏈。在拆包裝前,張先生就打趣地說,“應該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還能判斷出來?”記者問。

  張先生說:“你要注意聽從貨架往下掉的聲音,要是平板,你想想那個重量!”

  和張先生一樣,期待大獎就裝在“幸運盒子”中的人不在少數。但據記者現場觀察,大多數人都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消費者為何會被一再誤導?記者發現,在“心願先生”售賣機上,“掃碼抽大獎”“大獎翻倍!百分之百中獎!”的字眼最為醒目,也最為直觀,而整個購物流程“選擇商品-掃碼支付-自動掉貨-掃瞄抽獎-關注領獎”只用了極小的字體列在號碼上方,很難甚至根本不會被消費者注意到。

  業內人士認為,商家對“掃碼抽大獎”的表述有誤導消費者之嫌,商家並沒有顯著提示幸運盒子未裝有大獎類商品,這類表述極易讓消費者誤以為大獎就裝在“幸運盒子”里,只要掃碼微信支付即可得,而這一點,恰恰被商家利用了。

  成本低於15元

  售價超30元是虛假承諾

  在“心願先生”附近工作的售貨員小王已過了玩“幸運盒子”的狂熱期。她告訴記者,以前看著別人玩,自己也玩過好多次,但根本掃不出大獎,有一些是不知名的化妝品,完全不敢用,至於商家說的Dior口紅,從沒見從這個商城里掃出來過。

  “去年9月,‘幸運盒子’剛剛入駐商場時,過來掃盒子的人超級多,絡繹不絕,每次都要排隊!”小王向記者描述了當時的火爆程度。但現在掃盒子的人,已經少多了,“一個原因是掃不出什麼值錢東西,另一個原因就是大家已過了新鮮勁。”

  “你想想,30塊錢掃一次,能有什麼好東西,不然商家怎麼賺錢?”小王說。

  就比如說吧,“想掃個口紅,可掃那麼多次都沒戲,掃碼的錢完全可以買一個好點的口紅了。”小王的話聽起來很有幾分道理。

  記者在“心願先生”微信公眾號中找到一段這樣的描述:“Mr.wish心願先生於2018年3月首創了”幸運盒子“創意新零售模式,並且專注打造自主品牌的創意好物,發展至今已經擁有十大品類100多款自主品牌產品。同時我們憑藉強大品牌宣傳、自主設備、自有系統和強大的技術支持,迅速占領市場,成為行業引領品牌。我們保證盒子內每一款產品售價大於等於30元。”

  那麼,這樣的承諾是否屬實呢?

  記者以想要加盟為由,電話聯繫了心願先生的官方客服。

  半小時後,一位自稱負責北京區域的拓展人員致電記者,並告知了加盟政策:“心願先生”自動販售機只租不賣,押金10000元/台,租金每台機器500元/月,合同期是一年,一年後返還押金。

  這位拓展人員說,公司目前在全國都是採用只租不賣模式,機器內的盒子統一從公司進貨。3月1日,公司剛剛放開北京的加盟,現在加盟的話,進貨有更大的優惠。

  這位拓展人員告訴記者,此前進價22.5元/盒,1箱有80個盒子,現在進5箱貨即可享受1元換購1箱的優惠力度,這也意味著優惠後的進價在18.5元/盒左右,所以每賣掉1盒至少能保證11.5元的毛利。

  “只要選擇好點位,人流量大的地方,每天收入有四五百元即可回本。”這位拓展人員特意提示記者,盒子裡面裝的全是普通商品,如果是大獎,需要消費者聯繫他們來兌獎。

  記者追問:“公司是採用何種盈利模式呢?是賣貨還是收機器月租呢?”這位拓展人員回應稱:“當然是賣貨啦。”

  業內人士指出,如果算上人員等成本,再加上公司的純利潤,每個盒子的成本遠遠低於15元,這意味著消費者想買到價值30元以上的商品,基本上很難了。

  在調查中,記者先後數次掃開幸運盒子,除項鏈外,還有納米噴霧補水儀、男士洗面奶等。這些商品只能在其官網上找到,標價均在30元以上,在各大電商平台則均未見到相關商品售賣信息,故難以判斷出產品的真實價格,可見對於“售價超30元”的承諾,商家難免有自說自話之嫌。

  另外,記者注意到,這些商品標識中的品牌商均是紐約心願先生品牌服務有限公司,代理商則是廣州心願先生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並沒有註明具體的生產廠家。

  蹊蹺的是,記者在對產品的品牌商紐約心願先生品牌服務有限公司的地址(90 STATE STREET STE 700 OFFICE 40 ALBANY,NY 12207)進行檢索,發現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官網商標查詢系統中,印諾威科技公司在申請“浩汗微”的商標名稱時也用了這一地址,即美國紐約州奧爾巴尼州立大街90號700套間40號辦公室。

  紐約心願先生品牌服務有限公司與印諾威科技公司是一個公司嗎?紐約心願先生品牌服務有限公司是否真實存在,仍不得而知。

  出現三無產品

  嚴重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

  隨著調查的深入,記者發現除涉嫌誤導消費者、欺騙消費者外,“幸運盒子”市場上還存在三無產品等亂象。

  3月1日中午12點20分,記者來到位於朝陽區望京的凱德茂商場,從商場南門進去,在一樓扶梯上樓處,一黃一藍兩台售賣機緊挨著。藍色機器位於右側,售賣各類瓶裝水,而黃色這台位於左側,名叫“幸運測試機”。

  “幸運測試機”與“心願先生”十分相似,普通消費者很難一眼作出分辨:機器左側同樣有20個貨架,右側的屏幕上同樣有1-20個編號;不同的是,貨架上的“幸運盒子”既有黃色的,也有粉紅色的,甚至還有黑色的。

  記者仔細觀察發現,黃色盒子取名“幸運福袋”,每次掃碼需要30元,而粉紅色的盒子取名“幸運禮盒”,每次掃碼需要60元,黑色的福袋則要支付100元。

  記者隨即掃了兩個幸運福袋,其中一個福袋中裝著“3D滾輪按摩儀”和一張心願卡,記者隨後用手機查詢某電商平台,輸入關鍵詞“3D滾輪按摩儀”,該電商平台顯示類似商品價格遠遠超過30元。

  但當記者想仔細比對產品質量時,發現手中的商品既沒有生產廠家,也沒有產品合格證,更沒有許可證號。

  而就在記者拆開另一個福袋的一瞬間,錢包上的拉鏈就掉了下來,同樣地,其包裝上也未能找到任何產品信息。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的規定,產品包裝必須有中文廠名、中文廠址、電話、許可證號、產品標誌、生產日期、中文產品說明書等,凡是缺少的均視為不合格產品。上述要求缺少其中之一,均可視為三無產品。

  60元的“幸運盒子”情況又如何呢?記者掃了兩個這樣的禮盒,發現一個裡面裝著韓國產品,商品上未有中文標識,另一個盒中是國外品牌洗髮露,兩個產品同樣真假難辨。此外,福袋中的幾張心願卡均顯示“未中獎”。

  業內人士認為,以掃獎為名義,兜售低價值商品,甚至是三無產品,已涉嫌違法,嚴重侵害了消費者合法權益,有關部門應當對此盡快予以查處。

  來源:“法製日報”微信公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