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國》里的廣州美出天際
2019年03月13日16:05

原標題:《航拍中國》里的廣州美出天際

這幾天,廣州登上大熱紀錄片《航拍中國》第二季。在廣東篇總共49分鍾的篇幅中,廣州就占了四分之一,份量之重可見一斑。

更讓我們驕傲的是,有關廣州的每一秒都美爆了。從空中看下去,人文、自然、現代等地標展露出了我們平時看不到的另一面。許多秘密都現了出來,增添了新鮮感,值得我們再次打卡。

廣州塔

很多人看廣州塔的第一眼,一定會覺得她無比性感。她氣質柔美,卻天生剛強——內心是一個圓形混凝土柱子,“外套”用強度極高的鋼材隨塔身扭轉盤旋。而因為其腰身纖細,最細處直徑大約30米,而稱為“小蠻腰”。整個電視塔用鋼量大約6萬噸,從建築學上說,600米高的電視塔保持曼妙姿態並不容易。實際上,看上去越細的腰身,需要建築師花費的精力就越多,需要支撐的鋼就越多。據說,塔身每細一米,造價就會成幾何級數增長。

廣州塔

廣州天河CBD

這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土地,自2007年開始,密密麻麻的建築就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在今天,它誕生了一串神奇的數字:中國300米以上超高層建築最密集的地區,世界五百強企業機構超過200家,每年納稅超過10億元的寫字樓多達15座,每天幾十萬白領在其中穿梭忙碌。

廣州天河CBD航拍夜景。

石室聖心大教堂

它修建於150多年前,耗資40萬法郎,可與聞名世界的法國巴黎聖母院相媲美。1863年,兩個法國人設計了這座教堂。來自廣東的客家人蔡孝,則主導了教堂的修建。教堂建成曆時25年,待到落成時,蔡孝已經年過半百,不難想像,它全是用時光堆砌來的。

這座奇特的哥特式建築,有中西合璧的色彩。黏合材料用中國的土辦法糯米桐油代替水泥,既防水又牢固,穹頂石塊也從中鑿雙孔,用鐵枝穿起來。教堂樓頂的出水口,改成了龍生九子之一的螭首造型。地板由石塊改成廣東大階磚,這樣防濕性更好,連門也刻上了廣式木雕。

沙面

廣州的沙面,是一座橢圓形的風情小島。1861年,英法兩國佔據這塊地方,此後,這片0.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各式歐洲建築像賽跑一樣立起來。裡面的每一間房子都有它的故事,大家可以細細探訪。如今,人們在這裏散步、拍照、喝早茶,處處一片美好生活的模樣。

沙面,是一座橢圓形的風情小島。

陳家祠

作為中國對外開放的最早門戶,廣州總在細枝末節處呈現中西方文化交流的痕跡。

陳家祠,最早是廣東全省的陳姓家族集資修建的宗祠,也為來廣州參加科考的陳姓讀書人提供飲食起居,透著團結互助的意思。

這裏無不彰顯藝術和建築的奇妙結合,木雕、灰塑等嶺南傳統文化無不精美。更可愛的是,西方小天使還紮上了髮髻,穿上了中式的衣裳。屋簷上站著的、笑眯眯的,是傳說中的“日神”,他比起了剪刀手,笑對每個來訪問的人。

陳家祠彰顯藝術和建築的奇妙結合。

廣州南站

在人們的往返中,廣州南站幾乎是繞不過去的一站。上世紀70年代末,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外來人口紛紛懷揣夢想,急劇向改革開放前沿地廣東彙聚。當時的廣州火車站日發送能力僅3萬人次,廣州南站大大緩解了這個情況。據粗略統計,廣州南站春節期間單日最高客運量曾接近60萬人,平均每分鍾,能讓大約400人次出行,準確詮釋了廣東速度。

航拍下的廣州南站你見過嗎?

泮溪酒家

要瞭解廣州,就免不了歎一次早茶。廣州的茶樓起源於清代,最初設施樸素,但如今在泮溪酒家這樣的地方,中式山水高低錯落地“擺放”,連同桌上的美味,可謂“食色兩相宜”。

在這個快節奏的一線城市中,此刻讓你得到珍貴的悠閑。流動的小推車,悅耳熱情的粵語,細膩到位的廣式服務,好似一幅中國畫。家人好友圍坐,聊聊家常,茶要慢慢喝,點心要細細品。

荔枝灣大戲台

喝完早茶,是時候循著聲音走出去,來到旁邊的荔枝灣,聽一出粵劇。明清之際,粵劇萌發於珠江三角洲地區,它吸收了眾多外來劇種的表演元素,逐漸形成自己的聲腔體系。此後更跟隨廣東人的腳步,粵劇走向世界,是華人的一大驕傲。公園里到處都是私夥局,每一家都像競賽一般,男女對唱優美,演奏陣容齊全,樂器堪稱專業,派頭十足。有多少人在表演,又有多少人在駐足,你就明白,傳統文化的生命力盡情彰顯了。

廣報全媒體記者曾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