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熊貓TV關閉,洶湧澎湃的直播大潮也要褪去了
2019年03月12日12:07
熊貓直播打出了GG。
熊貓直播打出了GG。

  2019年3月8日中午,運營了3年多的熊貓直播宣佈斷開服務器。

  在此之前的一兩天里,之前多次傳出資金危機的熊貓直播早已確定了自己的命運,公司內部工作群中確認解散的通知傳遍了網絡。3月7日晚間,熊貓直播創始人兼COO張菊元在告別信中對內部員工表示:

  “長達22個月未獲得任何外部資金注入”,兩年中尋求的投資都未能確認,最終沒有解決掉資金的缺口,只得做出了“大勢之下一個無奈卻最理智的選擇”。

熊貓直播的倒下讓工作人員和主播們黯然
熊貓直播的倒下讓工作人員和主播們黯然

  此時,距離王思聰在在《英雄聯盟》四週年慶典上宣佈擔任新成立的熊貓直播CEO,僅僅過去不到3年半的時間。

  在宣佈熊貓直播成立後,王思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被問到熊貓將如何應對直播平台的競爭,他表示熊貓的優勢在於產業上下遊的資源整合與協同能力。“擁有業內最成熟的製作團隊和最有號召力的明星陣容,內容也會更偏向泛娛樂,演唱會直播,體育賽事的直播等”。

  不過在最後,這些自認的優勢都沒有幫助熊貓成為直播大戰的最終勝利者。

  在遊戲直播誕生後,資金匱乏一直是所有直播平台倒閉的直接原因。2013年1月,一度與Twitch分庭抗禮的海外遊戲直播平台own3D宣告於月底關閉,成為了當時還方興未艾的遊戲直播行業中的第一個壯烈失敗者。在關閉前,該平台上的一些遊戲主播如《StarCraft2》選手Steven “Destiny” Bonnell便傳出了被平台欠薪的傳聞,媒體曝出own3D正在進行的500萬美元融資洽談也以失敗告終,最終不得不黯然退場。

  own3D關閉之後,海外遊戲直播的市場上只餘下Twitch一家獨大。這家原本只是Justin.tv的遊戲頻道的平台在2011年6月開始以獨立的品牌運營,並很快超過了更早成立的own3D成為了遊戲直播領域的代表公司。

  到了2013年10月的時候,Twitch每月已經擁有了4500萬的直播用戶,直到不久之後,視頻巨頭Youtube也開啟了自己的直播Twitch才迎來了新的有力競爭者,但是早先建立的優勢讓Youtube也望塵莫及。

Twitch在海外成為最大的遊戲直播平台
Twitch在海外成為最大的遊戲直播平台

  2014年8月,電商巨頭亞馬遜砸下9.7億美元收購了Twitch,此時中國的投資界才開始廣泛地關注起遊戲直播這個領域。

  如同團購、網約車等在海外往往只有少數幾家而在國內則競爭混亂的互聯網產品一樣,遊戲直播在中國自然也湧現了無數的競爭者,並在彼此之間展開猛烈廝殺,一直到5年後的今天還未最終落幕。

  從寒武紀到侏儸紀

  在鬥魚出現的史前時代,國內遊戲直播的市場上也有過一些玩家。

  新浪曾是第一個吃螃蟹的,在2011年就推出了自己的“看遊戲”直播平台,一些網友所熟知的12dora、純黑等主播都曾是這個平台的主播。垂直遊戲門戶17173也曾推出自己的直播平台,培養出了安蕾爾等遊戲主播。

  同樣有著垂直遊戲門戶多玩遊戲網和《英雄聯盟》盒子支持的YY語音更是孕育出了著名的90001頻道,除了WE俱樂部的一眾職業選手外,董小颯、洞主、蛋糕等人氣主播都在此頻道直播過。除此之外市場上還有以聚合內容為主的風雲直播等。

鬥魚的前身是ACFUN生放送頻道
鬥魚的前身是ACFUN生放送頻道

  而在當時這些平台中,AcFun開設的生放送頻道並不引人注意。2014年初,陳少傑將AcFun生放送頻道改名鬥魚TV,並獲得了奧飛動漫董事長蔡東青的2000萬元天使輪投資,幾個月後又獲得了紅杉資本2000萬美元的A輪投資,搖身一變成為了直播市場彈藥最為充足的一家平台。

  在獲得投資後,鬥魚開始大肆從其他直播平台挖角,包括小智、若風、五五開、文森特等當時的人氣主播,同時開展各種活動提高平台的知名度,比如當年《DOTA2》的TI國際邀請賽上讚助了DK和iG兩家賽前奪冠呼聲很高的俱樂部,只是最終結果未能如預期。

  在初期,鬥魚也在熱門遊戲如《英雄聯盟》中開展懸賞活動,玩家在ID前加上鬥魚TV衝到王者可以獲得可觀的現金獎勵,一時之間在遊戲玩家之中擁有了極高的知名度,這一方式後來也為很多直播平台所用。

鬥魚上線之後獲得了快速的發展
鬥魚上線之後獲得了快速的發展

  鬥魚成立不久後,陳少傑曾經的老東家浙報傳媒旗下的邊鋒網絡也開始了遊戲直播平台的建設,並在2014年5月上線了獨立的直播品牌戰旗TV。戰旗初期直播的主要內容是邊鋒自有的熱門遊戲《三國殺》以及《英雄聯盟》、《DOTA2》等遊戲的主播與賽事內容,當年就購買了TI4中國賽區預選賽、OGN夏季聯賽的版權,同時也開始以各種優渥的條件吸引人氣主播與培養新主播。

  2014年8月亞馬遜以9.7億美元收購Twitch之後,國內對遊戲直播感興趣的各方紛紛加快了自己的步伐。當年年底,曾經為遊戲直播培養了大批主播的YY面對瘋狂的挖角與市場的劇烈變化也開始調整自己的遊戲直播業務,由於在YY的語音聊天與秀場業務,遊戲直播所受的重視不足,於是在2014年11月24日上線了虎牙直播並開始獨立運營。

  加上不久之後騰訊與軟銀投資的以騰訊TGA內容為主的龍珠直播,以及以《DOTA2》賽事與主播內容為主的火貓直播,遊戲直播平台在中國迅猛發展起來了。

  先行者與後來者

  龍珠直播成立後據稱一度有望與鬥魚合併,以快速在遊戲直播平台佔據統治地位,不過因為各種原因未能達成最終協議,隨後兩個平台便開始短兵相接。2015年8月,鬥魚人氣主播中的洞主、蛋糕、王者小弟等十多名主播集體跳槽龍珠,之後鬥魚發表公告稱將向法院正式起訴以上主播。正當人們以為遊戲直播市場只是以上幾個玩家之間的爭奪之際,市場又迎來了新的入局者。

  2015年9月5日,在英雄聯盟四週年慶典的表演賽中,王思聰隊內所有人的ID之前都加了潘達踢威的字樣作為預告,當天晚上王思聰在微博宣佈將出任即將上線的直播平台熊貓TV的CEO。當年10月20日上線公測後,王思聰攜Angelababy、鹿晗、陳赫等明星好友親自上陣直播,隨後簽下韓國女團T-ara和女主播尹素婉等人,並以自己在電競行業的影響力和重金從其他平台挖來了PDD、週二珂、若風、囚徒、星蘇、sol君等人氣主播,迎來了一個夢幻般的開局。

《英雄聯盟》四週年慶典上的王思聰即為熊貓直播做預熱
《英雄聯盟》四週年慶典上的王思聰即為熊貓直播做預熱

  在成立熊貓直播之前,王思聰本人就是一名資深的直播用戶,曾經在2014年底《爐石傳說》新版本“地精大戰侏儒”上線之際在直播平台直播開1200包新卡包,也曾在鬥魚主播老七的房間觀看韓國女團女團T-ara的演出,甚至一度險些投資了鬥魚直播平台。加上王思聰自身在電競行業、娛樂行業的人脈與影響,熊貓直播的入場可以說吸引了各方的目光。

  不久之後另外一名有著雄厚背景的直播平台也加入了團戰,那就是2015年底上線全民TV。全民TV的創辦者侯閣亭是A股上市公司雛鷹農牧實控人侯建芳之子,此前曾創辦了OMG俱樂部,在電競行業也有不少的資源。全民TV上線之初就囊括了《英雄聯盟》人氣主播小智、小漠、戶外主播帝師,以及近年來最有人氣的《英雄聯盟》職業選手UZI,隨後也不斷從其他平台挖角,2016年5月鬥魚主播秋日、中華毅力帝、不二、超老闆等人氣《爐石傳說》主播集體入住全民也曾轟動一時。

  而在2016年末,映客直播帶來的移動直播熱潮和《王者榮耀》等手遊的流行除了讓直播平台對移動平台更加重視外,還催生出了以手遊直播內容為主的觸手TV、獅吼TV等新的直播平台。觸手直播在2017年末獲得了Google的1.2億美元的投資,獅吼TV也在同期宣佈完成過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而在這些獨立的直播平台之外,騰訊、網易等大公司內部也沒有放棄遊戲直播這個市場,騰訊旗下的企鵝電競,網易旗下的CC直播也佔據著一定的市場。

  遊戲直播的商業邏輯

  遊戲直播平台的商業模式是通過直播帶來大量的用戶進而進行變現,包含觀眾打賞為主的直播業務和在線廣告業務,目前前者是主要的收入來源。以已經率先上市的虎牙直播2018年的財報顯示,該平台在2018年全年依靠直播打賞等帶來的收入達44.4億元,廣告與其他收入只有2.2億元,全年利潤4.6億元。

  而想要在自己的平台獲取大量的用戶,主要依靠平台上的主播所創造的獨家和優質內容。各個直播平台也都自製過一些內容,如戰旗直播的電競真人秀娛樂節目《Lying Man》,熊貓直播的綜藝節目《Panda Kill》和《女神來了》等,但是除了能帶來一些品牌效應外,直播效果相比一些人氣個人主播整體的性價比還是明顯不足。

  人氣主播是直播平台最大的用戶來源,因此平台建立引入市場上現有的人氣主播幾乎成了常態,比如鬥魚直播成立後,從當時和很多主播還沒有固定合同關係的YY遊戲直播挖來了大量主播。即便各個直播平台為了自身利益開始與主播們簽訂了違約金額高昂的合同之後,這種契約關繫在現實的巨大利益誘惑面前也十分脆弱。

2014年末前DOTA職業選手PIS的跳槽風波
2014年末前DOTA職業選手PIS的跳槽風波

  一些新遊戲的火爆自然會給直播平台帶來新的機會,比如2015年《爐石傳說》的流行讓囚徒、星蘇、秋日、安德羅妮、啦啦啦、王師傅等主播先後成為各個直播平台的新寵,2017年《王者榮耀》的火爆也讓嗨氏、張大仙、騷白、劍仙等人快速崛起。同樣2018年全年《絕地求生》帶來的吃雞熱,讓韋神、圖拉夫、蛇哥等也成為炙手可熱的主播。但是在這些主播成名之後,其他平台的挖角與跳槽自然緊隨而至,平台甚至承諾為主播解決違約訴訟,幫助主播承擔訴訟產生的違約金。

  這種無序的競爭讓主播們的身價也水漲船高。法律文書網的公開判決顯示,2014年底鬥魚與當時的人氣主播洞主簽約的時候年合作酬金就達到了700萬元,等到2015年底鬥魚與《爐石傳說》著名主播安德羅妮簽約時,33個月的合約基礎費用高達2500萬元,此外鬥魚還將幫助主播承擔申報稅款所產生的合理費用。在2016年中安德羅妮從鬥魚跳槽虎牙時,市場上更是傳言其夫婦二人與虎牙籤署了3年1億元的天價合約,傳出同樣或更高身價的還有龍珠合約期滿後轉會虎牙的Miss和從成為熊貓直播台柱子的PDD。

PDD進駐熊貓時曾被傳出5000萬元的天價合約
PDD進駐熊貓時曾被傳出5000萬元的天價合約

  混亂的直播市場環境和攀升的主播成本投入讓直播平台的成本不斷提升,同樣從已上市的虎牙直播財報中可以看出。虎牙本月公佈的2018年財報顯示全年的支出中最高的就是與主播的分成和內容成本,2018年達到了30.6億元。除此之外,直播所產生的帶寬成本也不可小視,比如虎牙2018年財報顯示的帶寬成本共6.52億元。

  高昂的成本意味著直播平台之間的大戰就是一場燒錢大戰,而是否能在資本市場得到持續的資金投入就變得至關重要,融資能力成為決定直播平台生存的核心能力。但是到了2018年前後,資本市場的熱潮逐漸退去,隨著虎牙直播赴美上市和鬥魚獲得騰訊的巨額融資,加上監管的不斷收緊,轟轟烈烈的遊戲直播平台大戰也開始進入尾聲。

  資本的困境

  隨著直播行業的發展和用戶規模的擴大,遊戲直播平台提供的內容對於遊戲企業宣傳自身的遊戲和提升遊戲熱度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此從2015年投資龍珠和2016年初投資鬥魚開始,作為遊戲市場最大企業的騰訊就開始將投資鬥魚作為重要一部分,在體系內的企鵝直播也在不斷壯大。

  在龍珠被蘇寧收購之後,已經投資了鬥魚的騰訊開始尋求新的投資標的,並最終選擇了一直與鬥魚競爭激烈的虎牙。2018年3月,虎牙在上市前夕公佈了獲得騰訊4.6億美元的B輪融資,同一天鬥魚也宣佈獲得騰訊6.3億美元的融資,並在之後加速了IPO的進程,如無意外也將在今年完成赴美上市。遊戲直播平台最大的兩個企業都被騰訊重金投資後,這場綿延多年的大戰已經接近了尾聲。

虎牙直播獲得騰訊投資並率先上市加速了直播大戰的終結
虎牙直播獲得騰訊投資並率先上市加速了直播大戰的終結

  雖然在鬥魚和虎牙之外,其他一些直播平台也有著自己的穩定生態,如拿到了Google投資並在海外佈局的觸手直播、一直以《DOTA2》等遊戲與賽事內容為主的火貓直播和網易的CC直播、Bilibili直播等平台也有著一定的用戶和收入,但是直播市場的第一陣營已經基本穩固,相對弱小的參與者只得相繼默默退出舞台。

  被蘇寧收購的龍珠直播在被收購伊始也一度躊躇滿誌,曾經邀請周杰倫攜自己的電競俱樂部JTEAM全員在龍珠直播進行直播, 2018年初還邀請了人氣主播組合德雲色進駐,但是最終都未能讓龍珠在競爭中殺出一條血路,於是開始了向秀場直播平台的轉型。以2018年中曾經在龍珠最有人氣的主播旭旭寶寶入駐至鬥魚和德雲色入駐企鵝電競為標誌,龍珠退出了遊戲直播市場的爭奪。

  在2016年9月拿到競遠投資的5億融資之後全民直播在之後也沒能得到新的資金注入,平台進入2018年後便不斷傳出欠薪的傳聞, 不斷有主播離開或公開對其進行討薪。到了2018年11月,全民直播創辦時的主力主播小智、小漠、帝師等人跳槽至騰訊旗下的企鵝電競進行直播,全民直播也再次被媒體曝光拖欠員工工資與社保,辦公室人去樓空,平台網頁隨後也已無法打開。

  直播平台發展所需要的巨量資金讓戰旗也於2017年初開始尋求獨立發展,但是此時人氣主播的競爭已經告一段落,想要突破自然需要巨量的資金投入。於是戰旗將目光投向線下,仿照海外流行的Lan Party舉辦了多場Lanstory線下活動,但是對於改善直播平台的人氣也沒有帶來太大幫助,負責戰旗直播業務多年的CEO陳悠悠也離開戰旗並於2018年10月成為B站新成立的電競公司負責人。

戰旗的Lanstory想要在線下尋求突破,但是未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戰旗的Lanstory想要在線下尋求突破,但是未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熊貓直播倒下的原因也並無不同,從2017年5月宣佈完成10億元的B輪融資消息之後,“在長達22個月的時間內沒有任何外部的資金注入”。2018年中熊貓直播便傳出資金鏈斷裂傳聞,當時熊貓直播進行了闢謠,並稱C輪融資規模超10億元且已到了收尾階段。不過雖然熊貓直播的管理層“極盡努力尋找了至少5個潛在的投資方和多種方案”,但是最終新的融資仍然無法到位,最終只得黯然退出舞台。

  主播們的命運

  在熊貓直播倒下之前,曾經的人氣主播們也都早已相繼出走。熊貓曾經最有人氣的主播PDD於2017年12月停播之後就淡出了觀眾的視野,2018年末在微博上承認與熊貓之間“有一些不大的債務糾紛”。2019年3月8日熊貓直播關閉服務器的當天,已經一年多沒有直播的PDD在熊貓直播的房間更名為“全完了”,之後的去向想必也十分令人關注。

  2018年初,熊貓直播上線之初重金挖來並培養的主播週二珂回到了鬥魚進行直播,若風在2018年末合約到期後宣佈停播並在隨後進駐了騰訊旗下的企鵝電競。劉殺雞、風行雲則在2019年初跳槽至虎牙直播,其中劉殺雞離開熊貓跳至虎牙還引起了不小的紛爭,當時熊貓稱將對其進行起訴,而風行雲則很難得地與熊貓達成了和平解約。

  近年來遊戲直播市場的熱潮讓人氣主播在合約期內跳槽幾乎成了常態,也因此讓幾家直播平台所在的武漢、廣州、上海、杭州等地的法院接到了大量的主播違約訴訟,此前風行雲此前從鬥魚跳槽熊貓就被法院判處賠償鬥魚的經紀公司192萬元違約金。當初從鬥魚跳槽至熊貓的一眾爐石主播如星蘇、Sol君、囚徒等人也付出了不等的代價,比如囚徒在2018年末的直播中就講述了自己因為跳槽而被法院判處賠償鬥魚720萬的過程。

  而隨著遊戲直播大戰的升級,法院判罰的違約金數額也不斷提高,不斷衝擊著人們的心理,也讓外界對“遊戲主播”的信用印象不佳。2015年從鬥魚跳槽的人氣主播洞主、文森特分別被法院判處賠償鬥魚700萬和450萬的違約金,2016年安德羅妮夫婦從鬥魚跳至虎牙的違約金合計也接近1600萬。等到2018年鬧得沸沸揚揚的《王者榮耀》主播嗨氏跳槽事件,二審法院所判處的賠償金額已經高達4900萬元,而在2018年年末法院審理鬥魚主播蛇哥違約的案件中,一審法院判定的違約金額更是接近1.46億元,讓無數人大跌眼鏡。

嗨氏從虎牙跳槽鬥魚被判的違約金金額達4900萬元
嗨氏從虎牙跳槽鬥魚被判的違約金金額達4900萬元

  不過隨著遊戲直播平台大戰的硝煙逐漸散去,直播平台之間的這種互相挖角行為可能也將成為曆史。一個顯著的標誌就是坐擁鬥魚、虎牙、企鵝電競三大遊戲直播平台的騰訊已經開始利用自身的資源對遊戲直播平台進行整頓。

  2019年2月14日,騰訊遊戲發佈關於直播行為規範化的公告,列出了在基於騰訊所運營遊戲的直播中嚴禁出現的12條不良行為,其中就包括“不遵守契約精神,合約期內無故單方面解約或與第三方簽署影響合約正常履行的其他協議”。

  遊戲直播市場上的很多熱門遊戲如《英雄聯盟》、《王者榮耀》等都是騰訊所運營的遊戲,如果不允許平台或不良主播對其進行直播自然影響巨大。此前騰訊因“西瓜視頻”App內遊戲直播涉嫌侵犯《王者榮耀》著作權將今日頭條訴至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法院判決書裁定責令“西瓜視頻”App立即停止直播《王者榮耀》遊戲內容。

  公告發佈不久之後,此前因從鬥魚跳槽至虎牙的神超、久哥哥先後發表道歉聲明,稱將從即日起暫停直播。

騰訊的介入使直播平台之間互相挖角的行為有望得到遏製
騰訊的介入使直播平台之間互相挖角的行為有望得到遏製

  與之前主播跳槽後在慣用的拖欠工資、打壓人氣等藉口不同,這次致歉聲明來的如此之快,可以看出騰訊規範直播行為的公告確實起了效果,以後不計後果的違約跳槽將越來越難以操作。

  但在直播平台規範化的同時,主播的命運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PDD在熊貓落幕時的那句“全完了”,似乎預示著主播們競價簽約的拍賣槌逐漸落下。頭部主播依然會受到直播平台的青睞,在熊貓直播確定解散的當天爐石主播王師傅便確定進駐鬥魚直播,剛陪熊貓走完最後一程的托馬斯和圖拉夫也已經先後宣佈簽約虎牙,但隨著直播市場逐漸冷靜下來,這些主播很難再拿到平台大肆燒錢時的天價簽約費。

  那些本就不溫不火的主播更加迷茫,在熊貓直播的最後一夜,很多主播唯一能做的就是宣傳自己的粉絲群,以便於加入新平台能得獲得一些基礎觀眾,但粉絲群的信息下卻寫著“還不知道去哪開播”。

  來源:遊研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