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直播之死 王思聰夢幻開局到沒有夢想
2019年03月08日14:33

  來源:有飯YouFun(ID:YouFunLab),

  作者:有飯蛋包飯

  這一天,老員工圓仔比以往更早地上班打卡,準備盡最大努力完成網站關停頁面的發版,陪“潘達踢威”走到揮手告別的那一秒。已經離職的阿凱也還在群裡發佈合適的職位信息,給仍在堅守的同誌們鋪路。

  雖然公司倒了,但這批員工並沒有散。比他們先散的,是一批原360系的管理者。

  據員工透露,原熊貓直播銷售總監已經開始跨行創業,總經理及各版塊負責人早在2018年底就已經通過人脈、獵頭公司找好了下家。

  在員工集中離職的時段,高管層里只有莊明浩私聊了部分員工,詢問其是否需要幫助。

  其實這種反差場景並不少見,從2015到2019,熊貓直播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是一家員工比管理者更有夢想的公司,它發端於創始人和員工的夢,含著金鑰匙出生,最後毀於360系中高層管理者的內鬥和貪腐,也毀在直播這一場資本吹來的風已落幕。

  締造iG戰隊神話的王校長王思聰,在這場夢裡的角色更多隻是個投資人。

  那個“中國領先的泛娛樂直播平台”熊貓TV,不是死於依然拚搏在一線的基層員工,而是死於沒有夢想、缺少專業性,卻又貪得無厭的高層。

  就和所有企業的故事一樣,每一次的崩塌,都在管理。

  1、王思聰夢幻開局到沒有夢想

  儘管360從未官宣承認和熊貓直播的密切關係,但其實直播圈子裡的人都知道,360,或者說360的掌門周鴻禕,一直是熊貓的大股東,而360系的管理者,也是主導熊貓直播過去4年發展的核心力量。

  資本層面,熊貓已經公開宣佈完成4輪融資,A輪就有奇虎360的投資,當時持股19.35%,後續又單獨對熊貓做了一次戰略型投資,金額不明。

熊貓直播融資曆程
熊貓直播融資曆程

  雖然周鴻禕一直說“360為熊貓直播提供技術支援,具體投資比例不詳”,但據熊貓內部員工稱,周在A輪之後,陸續通過多個基金向熊貓繼續注資,拿到了更多的股份。

  傳聞中,熊貓的靈魂人物——王思聰退股,也是將股權賣給周,之後順利上岸。

  管理層面,COO張菊元於2015年8月正式從360離職,是熊貓早期的核心成員,之後又引入馬奭鐸、章程等親信陸續加入熊貓直播。

熊貓直播COO 張菊元
熊貓直播COO 張菊元

  具體的工作上,王思聰負責大方向的把控和提目標,此前一直從事投資業的莊明浩負責分析規劃大局,張菊元一眾負責執行。

  但是從一開始,內鬥就是熊貓TV的主旋律。雖然一開始的絕對核心,是王思聰,但在一次次較量中,其他年輕沒有鬥爭經驗的VP逐漸離開,360系很快就大權在握。

  按照圓仔等多位熊貓早期員工的說法,在2015年9月發佈至2016年3月期間,王思聰在熊貓TV發展過程中起到關鍵作用,比如在《英雄聯盟》四週年明星賽做發佈、請T-ARA做演唱會、簽Angelababy、搶登電視端均由校長來抓。

2016年1月,當紅流量明星楊穎在熊貓TV首秀
2016年1月,當紅流量明星楊穎在熊貓TV首秀

  短短5個月,熊貓就從一家天使輪公司,變成DAU過400萬、明星大咖紮堆的明星公司,幾乎左右的員工,都是滿腔熱血,自願加班,每個人都對公司有著高度期待。而這種期待,其實是以王思聰為核心,是他的資源和號召力,讓多數員工認為,所謂夢想,是真的可以看到甚至摸到的。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半年,直到2016年底,平台的資源積累形成規模,各版塊的運營真正交到了張、馬的手上,這次交接,已經確立了張菊元帶領的360系的勝出。

  期間王思聰也指派過其他高管加入,但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直播作為新興行業,的確也缺乏高端人才,360系的勝出,原本應該是競爭優勢。因為對比年輕的鬥魚以及其他新興的直播平台,他們在管理、產品、技術等方面都更有經驗,理應把熊貓TV做好。

  然而並沒有,相反,一個派系的過早勝出,可能讓360系感覺回到了大公司,而創始人、靈魂人物王校長(王思聰非常早期在電競行業的投入行業內人都喊他王校長)也逐漸淡出。

  一名在2018年5月,即最近一次熊貓直播資金鏈斷裂傳聞正盛的時候離職的員工告訴有飯研究,從2018年初開始,王思聰就對熊貓直播的業務顯得“不那麼熱情”了,偶爾做相關曝光,也需要公關團隊催促,以發微博、出席互動等方式證明“校長還在”。

  王思聰等人也不再為熊貓直播融資的進展操心,取而代之的,是張菊元和包括網易、騰訊在內的多個資方的接觸。

  在當時,剛剛著手發展電競、直播業務的網易本有意接盤熊貓直播,但因為股權、高管任命、估值等問題,張菊元並未同意。

  和看重大方向的王、莊,創業激情滿滿的圓仔一眾普通員工不同,360派的管理者有著大公司的“氣派”和領地意識,他們對直播、電競業務的理解和運營能力一般,更看重短期業績換來的權力和收入,也沒有創業者應有的理想主義和謹慎。

  之後的核心張菊元在360的業務是產品,因此內部一直有人質疑他在重運營的直播,和作為平台核心內容電競上的專業度。

  由這群人主導的熊貓,似乎在2016年就註定了後來的命運,這些質疑最後都成真。

  一個失去了靈魂支柱的企業,能找到第二個靈魂嗎?

  一個不用擔心企業倒掉的經理人,會有多大的夢想?

  2、大家都內鬥,為什麼熊貓TV死了?

  如果我們用上帝視角,去回顧一家中國企業的命運,總會發現,成敗多是看運氣。運氣好的,內鬥贏的那波人業務也很強。運氣不好的,內鬥贏的那波人只是擅長撕逼。

  熊貓TV可能就是運氣不好的那波。多數熊貓員工早在公司初期就感受到了內鬥。

  以張為首的360系,一開始並不是大權在握,還有其他VP,以及上海的負責人分權。

  與北京的其他高管聯手確立北京的核心地位後,通過等待時機、抓痛腳、業務分配、限製晉陞的手段,把早期的創始團隊高管擠走,又架空龍飛、上海莊明浩等校長系的管理者。

  其中包括總經理馬奭鐸等人的晉陞之路都有細節不同但同樣值得玩味的故事。

  據熊貓早期員工透露,熊貓TV成立早期,產品出身的張菊元對直播、電競等概念理解程度不深,和王、莊二人都有差距。在王思聰利用個人資源完成網站、團隊建設和前兩批主播簽約之後,用戶數暴增的熊貓TV出現過多次宕機、大主播跳槽之類的問題,都要由張解決。

  關於這個階段,張菊元曾在2017年初的一次採訪里把2016年的自己形容為“縫補匠”,要“給一身軟肋的熊貓不斷修補堅硬的盔甲。”

  這個階段,360系的確貢獻出了大公司的技術實力。可惜直播拚的不僅僅是這個。

  踢走早期創始團隊負責運營的高管後,張開始引入上述多名360背景的高管,員工對他們的業績褒貶不一。

  其一說,張因為對直播市場、資源的把控力不強,無法完成王所交代的任務,同時以此為由,將360時期的老部下馬、章、秦等人招入熊貓,分別負責內容運營、公會管理和銷售。

  其中,原本熟悉電競和直播公會系統的馬最受欣賞,在完成數個工會簽約和2000萬月流水的目標後,被提拔為總經理,繼續招收360系員工,配以要職。

  其二說,馬等人早在熊貓TV首次公測,因服務器崩潰而失敗的2015年10月就已經輔助張做熊貓的運營工作,主要是自帶公會和王思聰所引入的公會資源的管理。

  在王、莊等人逐漸被架空之後,馬幾乎成了北京熊貓的三號人物,多次利用職權和其他360系管理者的庇護,捏造業績,並索賄受賄。

  輔證這個說法的還有熊貓某版塊負責人的說法,他在一份聲明中提到:總經理(馬奭鐸)原為某知名互聯網公司(360)主管,曾有過短暫的直播行業從業經驗,在加入熊貓直播後,多次利用下屬通過索賄形式為其個人牟利,事成之後將人踢開。

該負責人聲明
該負責人聲明

  在聲明中,該負責人提到,總經理利用職權將多個顏值版塊知名公會的管理權收走,並接收公會賄賂,每月數萬至數十萬元不等。所得贓款均用於個人房貸的償還、購置房產和其他個人消費。

  在受賄行為被發現後,總經理強迫相關人員離職,並進行打擊報復,在同行和獵頭公司間譭謗其名譽。

  關於此事,包括圓仔、阿凱等員工表示略有耳聞,但未親見,沒有證實。

  但賄賂是否存在並不關鍵,關鍵的是,熊貓的數據每況愈下。如果收賄賂,那就是金錢決定了腦袋。如果連續收賄賂,那就是腦子裡的漿糊決定了腦袋。

  更關鍵的是,不論哪種腦袋,都未受責難。

  據極光大數據統計,截至2018年底,熊貓直播的DAU已經從2017年末的270萬,下滑到了230萬。而鬥魚和虎牙均保持在700萬左右,當初的對手,已然不是一個量級。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即使在上述資金鏈斷裂的風波後,稍稍穩住陣腳的熊貓,在管理上仍未奮發圖強。

  稀鬆的管理導致內容質量快速下滑,用戶也不再忠於沒有PDD、王思聰的熊貓。

  多位員工和主播稱,從2018年中旬起,熊貓直播原本就很“佛系”的KPI考核變得更鬆,因為主播領不到工資,平台也從不檢查其每日的直播情況和粉絲增長、打賞增長的變化,多數主播在規定工作日、熱門時段停播,等到了月底再用聊天、空鏡頭等形式湊齊合同里的總時長就能完成任務。

  那又何苦融那一筆?

  3、熊貓之後

  3月7日的晚上,熊貓直播破產的消息已經是眾人皆知的秘密。

  下班回家的圓仔打開熊貓直播主頁,依舊可以看到大批主播在工作,只是標題從“國服第一XX”“好嗨呦”變成了“感恩相遇”和“最後一程”。

3月7日,多數主播已經開始做告別
3月7日,多數主播已經開始做告別

  從明星創業公司、直播新勢力,到破產、員工管理層互撕,熊貓直播僅僅存在了3年零5個月,對於圓仔那一批為公司燃燒過熱血的人來說,最初的那張動態圖和PDD、尹素婉爆紅好像就在昨天,他們心有不甘,卻也無能為力。

  和莊明浩“盡人事,聽天命”的感歎一樣,一個企業的興衰,不只是員工、管理者能決定的,還要看整個市場的環境,隨著增量市場邊存量市場,虎牙上市,鬥魚預備IPO,風口逐漸塵埃落定,熊貓TV拿不到下一輪再正常不過。

  在熊貓直播破產消息傳出之後,有飯研究和多名從業者進行了探討。

  他們幾乎一致認為,直播這個行業在未來的時間里,打賞的商業模式不變,消費群就不變,很難再有增長。熊貓的倒掉,份額會迅速被前兩大虎牙和鬥魚吃掉。

  在2018年,虎牙和鬥魚都在強調“優化收入結構”和培養腰部主播這兩個方向,年輕人喜愛的電競內容,則是提高主播、平台影響力,增加打賞、廣告、電商、網紅經紀收入的核心。

  按照虎牙最新財報數據,2018年第四季度月活用戶數已過1.17億,付費用戶約480萬,整體呈增長態勢,但趨於平緩。

  在這種環境里,如何爭奪數量有限但忠誠度不高、重疊率高的用戶,第一時間獲取熱門遊戲資源並培養相應主播,保持用戶付費率增長同時,提高廣告、電商等業務收入,是直播平台仍需要解決的問題。

  直播行業出現時間非常短,商業模式可以說是簡單直接——主播提供內容,用戶打賞購買內容,這種簡單直接也導致了直播業的迅速成長和迭代。經過早期簡單的拚錢,會迅速的過度到拚管理,錢都是一樣的,誰能“壓榨”出更高的業績誰就能贏。

  熊貓TV的失敗,就卡在這個階段。

  相比圓仔這種盡力而為,被迫出局的受害者,始作俑者會如何?熊貓直播近7億元的負債要誰來還?投資打的水漂怎麼填補?

  在公司破產之後揚長而去的管理者所失去的東西,又是否比圓仔們更多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