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聯逆轉大巴黎,其實是弗格森對溫格的勝利
2019年03月08日19:33

原標題:曼聯逆轉大巴黎,其實是弗格森對溫格的勝利

曼聯逆轉大巴黎成功,興奮的英國媒體用專欄和圖集吹噓了整整兩天。似乎曼聯球員在一夜之間成了英雄,至於主帥索爾斯克亞,不僅應該立刻轉正,還應立刻躋身歐洲名帥行列。

不可否認這是一場戲劇性的比賽,至於具有何等曆史意義,主要還得看曼聯在接下來的淘汰賽中走得多遠。如今的過分吹噓和過分捧殺,只能理解為是在爭取閱讀量。比賽其實踢得並不好看,落敗的巴黎聖日耳曼在場面上佔據了完全優勢,曼聯在場上唯一的優勢,恐怕只是運氣。

索爾斯克亞賽後慶祝勝利。圖/Osports

反倒是賽前和賽後發生的兩則故事,頗有意味。第一則關於圖赫爾:長久以來,他一直鼓勵俱樂部高層,能讓自己的良師益友溫格重新出山,接替安特羅·恩里克,成為巴黎聖日耳曼新任體育主管。當然,這也是圖赫爾讓自己長期紮根這支豪門俱樂部的唯一途徑。不然他遲早會因為沒有贏得歐冠,而淪為大巴黎臨時工。

和溫格一樣,圖赫爾走上職業教練崗位靠的純粹是自我激勵與聰明頭腦。球員時代,他是一名平庸的後衛且很早就意識到自己在教練崗位上的熱情。這之後他先後以教練員身份輾轉斯圖加特、奧格斯堡和美因茨青年隊,並以超高分征服了層層教練員考試。直到有一天,美因茨決定讓他執教一線隊。

在大巴黎,沒有任何人敢要求內馬爾、阿爾維斯或者姆巴佩如何踢球。因為他們自身氣場已經超越了整個聯賽的光芒。因此圖赫爾管理球隊一不靠履曆,二不靠資曆,三不靠激勵,他有且只有一種選擇:以身作則。他將一切細節摳到極致,不給球員們留一絲說閑話的餘地。

第一次帶隊去打作客比賽,中場馬爾科·維拉蒂突然想喝一罐可樂。但他找了一圈才發現,圖赫爾早就命令工作人員將所有碳酸飲料和三明治丟進了垃圾桶。聽著耳熟?當年溫格在作客回倫敦的大巴上,也沒收球隊大佬們的巧克力棒。

巴黎聖日耳曼的更衣室內一直存在嚴重的紀律隱患。球員經常把裝備落在更衣室,然後以此為藉口逃避訓練;球隊開會遲到簡直成了一種俱樂部文化。圖赫爾於是決定幹點什麼,比如讓姆巴佩和拉比奧特在對陣馬賽的強強對話中作壁上觀——雖然這絲毫不影響大巴黎繼續贏球。另外法國媒體還發現,圖赫爾會經常出入高檔飯店和熱鬧娛樂場所,然後關照店員以後發現大巴黎球員出入,第一時間打電話向他彙報。

圖赫爾和溫格屬於同一類人:聰明、會講多國語言的工作狂,並且對食品營養、比賽數據和美麗足球深深著迷——就連沒有贏得過重大獎盃這一點上也驚人吻合。因此這兩人惺惺相惜,根本不足為奇。

曼聯逆轉巴黎賽後,坎通納、弗格森和索爾斯克亞合照。圖/社交媒體

第二則故事則是索爾斯克亞在賽後曬出的一張合影。照片中他與弗格森以及坎通納一起手握拳頭,慶祝這場來之不易的逆轉勝利。不少人表示這張照片使人懷唸過去,但事實上照片上發生的一切並沒有過去。

索爾斯克亞之所以能迅速在曼聯更衣室內取得威望和信任,還得是弗格森爵士在背後默默施展影響力。每場比賽中場休息時,索爾斯克亞都要向師父弗格森致敬,發動一下“吹風機”,這是刻意而為,目的是為激發球隊戰鬥力;而比賽後,挪威人都要整理儀容,和曼聯真正的幕後大佬弗格森在辦公室內喝上一杯,順便接受教育。就連對陣大巴黎時排出的4-4-2陣型,也是老爵爺過去最常用的那款。

英國媒體形容索爾斯克亞善於溝通、富有個人魅力,且具備強硬個性。事實上這些詞他們曾經也形容過弗格森。

所以與其說是曼聯戰勝了大巴黎,不如說是弗格森代表的激情派在這一局中戰勝了溫格象徵的理性派。

□朱淵 (Keys Football聯合創始人)

編輯 張雲鋒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