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核桃年年果,貧困代代傳的輪迴——新疆葉城發展特色林果業擺脫深度貧困記
2019年03月01日18:06

原標題:打破核桃年年果,貧困代代傳的輪迴——新疆葉城發展特色林果業擺脫深度貧困記

  新華社烏魯木齊3月1日電 題:打破核桃年年果,貧困代代傳的輪迴——新疆葉城發展特色林果業擺脫深度貧困記

  新華社記者李誌浩、劉兵

  小小一枚核桃,關聯無數人的生活。據統計,作為全球最大核桃生產國之一,中國核桃產量中近兩成來自有“瓜果之鄉”美譽的新疆。而在以前,種植曆史已有千年的南疆核桃卻總與貧困相連,人稱“核桃年年結果,綠洲貧困代代相傳”。

  葉城縣,一個南疆深度貧困縣,三十多年來“咬緊”核桃不放鬆,從簡單地收、賣核桃,到向全產業鏈延展,脫貧致富的“利劍”持續打磨,正在斬破千年的貧困輪迴鏈條,在天山南北引發更為深遠的迴響。

  核桃雖小,卻全身是寶。核桃仁可食用,青皮可提煉單寧成分製作染料、染髮劑,分心木能製泡茶,外殼可做活性炭且在製成超細粉後,即為石油鑽井堵漏劑的重要成分。

  在南疆葉尓羌河流域,核桃有上千年種植曆史。憑著獨特的光熱資源和氣候類型,產於南疆的核桃品質上乘。但要充分“變現”核桃的所有價值,首先種植須達規模,還要具備深加工能力。

  作為塔克拉瑪干沙漠周邊的國家級深度貧困地區,南疆四地州工業基礎薄弱,配套產業發展困難,產業鏈條短,特色林果業如何向高附加值延伸挑戰重重。

  葉城縣處在中國西部邊陲,是連通喀什、和田和西藏阿里地區的交通樞紐。塔克拉瑪干沙漠在北,崑崙山脈在南,夾在中間的葉城縣78%的國土面積為山地、荒漠,綠洲面積僅為22%,人均耕地不足0.3畝。

  深度貧困由此發生。千百年來,葉城核桃年年結果,綠洲中的貧困卻代代相傳。

  改革開放以後,當週邊縣市依靠種植大宗經濟作物棉花快速發展時,光熱水土資源豐富的葉城縣,卻因不適宜種植棉花,一度無所適從。

  必須另闢蹊徑。20世紀90年代後期,葉城鎖定新發展路徑:發展特色林果,專注核桃產業。為了打破當地傳統耕作方式,葉城縣要求廣大幹部採取“做給農民看、教給農民干”的辦法帶動農民發展現代化林果業。

  十年之功,葉城完成了種植結構調整,初步形成50萬畝核桃產業帶。

  ——隨著種植規模初步穩定,葉爾羌河畔的果樹進入盛果期,產業基礎終於打牢。

  ——從2006年起,為產出高品質核桃、開拓東部市場,葉城建立嚴格的核桃管理體系和原產地標準體系。

  ——2008年,葉城特色林果業面積達80萬畝,鄉鎮農牧民人均實現林果業收入1526元,占農牧民人均純收入的近4成。而今,葉城核桃種植面積穩定在58.5萬畝,占全疆核桃總面積的十分之一……

  葉城核桃快速規模化的同時,新疆特色林果業也快速發展。20世紀90年代末至2013年,新疆林果種植面積從不足300萬畝增至2300多萬畝,形成了環塔里木盆地的南疆特色林果主產區,大面積種植紅棗、核桃、杏、香梨、蘋果、葡萄、巴旦木。

  新疆特色林果業競爭愈加激烈,規模種植本身也帶來巨大的銷售壓力。每年葉城縣幾十萬噸的農副產品需要外銷,儘管核桃有“國家地理標誌保護產品”稱號,也通過有機產品北京認證中心認證,但遠離市場,又無口岸優勢,核桃“賣難”成了新的問題。

  “走出去”是唯一出路。但怎麼走出去?

  葉城縣林業局局長吐爾孫·買買提力說,如果將核桃作為初級產品銷售,市場開拓再好,百姓“賣難”的陰雲依舊難以散去。

  況且,作為深度貧困縣,葉城全縣38421戶167197人建檔立卡貧困戶亟須幫扶。

  “中國核桃之鄉”開始向產業縱深處攻堅,對口支援葉城縣的上海援疆幫了大忙:2012年前後,7家核桃深加工企業被引進,其中包括全國首家利用核桃青皮提取單寧酸的企業,與六個核桃、來伊份、光明集團等20多家企業穩定合作的自治區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落地生根。

  有了龍頭企業帶動,葉城160家鄉村合作社先後成立。從青皮到分心木,再到核桃殼,“一條龍”式的完整加工鏈在葉城初有所成。

  目前,葉城核桃產業總產值已超20億元,全縣55萬人口中有33萬圍繞核桃種植、管護、加工、銷售實現就業。據當地統計,在這一名副其實的“核桃縣”,農牧民年人均收入41%來自核桃,達3699元。2010-2017年,葉城縣約10萬人依託核桃實現脫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