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MWC2019:5G狂歡已來 現實尚是骨感
2019年02月28日16:33

  “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

  這一句充滿無限遐想的口號,因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MWC2019)召開帶來的產業最前沿動態,讓觀察者、消費者產生夢想照進現實的感覺。OPPO、小米、華為、Samsung、LG、中興紛紛發佈最新5G手機,高通、華為、英特爾、聯發科也輪番上陣帶來最新5G芯片。場館內外走一遭,不僅是5G Logo鋪天蓋地,展台內基於5G技術的直播、通話、雲遊戲也接二連三上擂台。

  不過在技術專家眼裡,5G僅僅吹響了號角,他們將2019稱作5G元年,就是因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當下的終端多為“催熟產品”,想要真正意義用上5G手機,消費者還需耐心等待。

  01、5G手機“上新了”

  5G手機第一炮由OPPO打響。MWC2019前兩天,OPPO公佈首款“神秘”的5G手機,在稍後的MWC展台上,通過愛立信的網絡實現了5G直播與雲遊戲的功能與應用展示。不過,該款手機尚保持神秘,不僅外觀並沒公佈,硬件上僅透露該手機搭載的是高通Snapdragon855移動平台配合X50 5G調製解調器,集成的射頻收發器和射頻前端解決方案。

  MWC展台上,終端與芯片廠商成為絕對主角,擠滿各方參觀人群,其中中國廠商聲勢最為浩大,小米MIX3的5G版本、一加首部5G手機、天機Axon 10 Pro背後同樣是高通Snapdragon855移動平台配X50 5G調製解調器。在去年高通舉辦的4G/5G峰會上,高通對外確認了將在2019年使用SnapdragonX50 5G基帶的OEM廠商名單,除了以上幾家之外,還包括vivo、Sony移動、Motorola、HMD(Nokia)、HTC、LG電子、Asus、聞泰、Fujitsu等眾多廠商。這次,不少提及的廠商都在MWC展出了5G手機。

  後續採訪中,OPPO相關負責人告訴《IT時報》記者,OPPO展出的5G手機是同時兼容2G、3G、4G、5G網絡的“全網通”手機,在目前4G手機的硬件基礎上,增加5G相關的硬件模塊。

  5G包括非獨立組網(NSA)和獨立組網(SA)兩種標準,高通芯片同時支援SA和NSA組網,但OPPO、小米、一加等搭載Snapdragon855後多採用的是5G NSA非獨立組網的方式。OPPO研究院標準研究中心總監唐海表示,採用NSA方式對網絡部署會容易一些,因為NSA可以在核心網上繼續使用4G,做低成本,“再加上SA從標準成熟度上比NSA要晚半年左右,因此第一批5G產品多數都是基於NSA標準。”

  不過,採用NSA方式意味著今年終端廠商發佈的5G手機與他們理想的樣子,仍然有很長一段技術發展窗口期,這說明現有的5G 終端多是基於4G網絡,5G相關應用相當有限。

  MWC上,華為發佈了首款5G摺疊手機,搭載華為麒麟980和巴龍5000 5G芯片,巴龍5000同樣支援SA和NSA組網,華為技術專家表示,5G商用初期,巴龍5000能讓用戶在NSA組網方式下使用5G網絡。

  02、核心價值在B端

  “今年是5G的元年,實現5G全直播意義非凡,它標誌著5G離我們的生活更進一步。”MWC第一天,OPPO與高通合作,利用愛立信提供的網絡服務,在真實5G網絡環境中完成了微博視頻直播。除了直播外,小米手機實現了5G通話,雲遊戲實現了手機投射大屏,並跑完了PC配置至少需要GTX1050的遊戲SoulCalibur VI(靈魂能力 6)。

  但細究之下可以發現,直播視頻通話,在4G網絡就已經有良好體驗,雲遊戲的落地場景,需求也相對窄小,大屏存在的地方,寬帶Wi-Fi都具備千兆速率。因此,5G的殺手級應用一直在業內有爭議,相對較為一致的觀點是5G將帶來更快、更豐富、更身臨其境的娛樂,可以率先在超高清視頻、雲VR/AR、雲遊戲等重點場景實現商用,但場景探索有限,還未能完全釋放5G的優勢。

  比如說“一般認為5G時代雲端作用會比以往都更加重要,但5G如何把雲端協調做得更好,是整個業界都需要探尋的一個方案。雲端涉及到成本的問題,如果邊緣計算覆蓋做得非常廣泛,也會面臨較大成本,這些都需要探索一個最優的方案出來。”唐海表示,雲遊戲也算是一種理想模型,將來邊緣計算做得好的話,手機的計算能力非常強大,它能夠執行的任務可能會比今天更加複雜。

  “4G開始也是經曆相當長的階段,達到足夠的滲透率,應用才層出不窮,比如短視頻、移動視頻、手遊,都是4G網絡成熟到一定程度之後,才迅速發展。”包括唐海在內的技術專家都承認當前5G體驗欠佳,但由難到易、由複雜到簡單、由低集成度分離式器件到集成式器件,這都是非常正常的產業發展規律,“基礎設施成熟是需要一定週期的,5G第一個出現的產品,要為市場和技術做開拓。”

  “5G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用一個技術體製聯通所有通信,提供語音、高速數據、低速數據、還有物聯網的各類產品。”小米海外市場負責人王翔表示需要時間讓業界來研究什麼樣的服務是消費者真正要的,平台已經存在,內容則需要產業一起來發展。

  不過,MWC展台上來自聯想的技術專家表示,從某種角度上來看,5G對個人的需求相對過剩,比起C端,5G最大的核心價值在B端,與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車聯網等技術深度融合,能催生智能製造等新模式新產業,“比如聯想的工廠車間,現在用的都是Wi-Fi,但如果是高速車床,Wi-Fi用的公用頻譜無法保證帶寬時延,就需要用到5G。或者可以創新一些新的模式,比如將5G應用到無人機上,將信息數據傳遞到雲,甚至可以組群與雲端鏈接。想像空間非常大。”

  也有運營商表示,未來的5G終端不僅是手機,還包括AR/VR、機器人、無人機等在內的泛終端,可以佐證的是,AR/VR是繼手機之外,MWC展會上最受關注的終端應用。

  根據GSMA Intelligence預測,到2019年,將有16個國家開啟5G商用網絡,未來有三分之一的5G用戶來自中國,相當於全球移動通信的15%,中國的5G在2025年營收將達到1.5萬億美元。

  03、普及還需兩年

  2019年1月23日,中國5G推進組發佈了5G技術研發試驗第三階段測試結果。測試結果表明,5G基站與核心網設備均可支援非獨立組網和獨立組網模式,主要功能符合預期,達到預商用水平。隨後各家終端廠商,紛紛表示將於今年年中將5G手機推向市場,但事實上,真正意義上的5G手機普及,比消費者想像要慢一些。有業內人士甚至定調:普通用戶兩年內不必抱有特別期待,因為受網絡部署、消費內容、終端售價多方面影響,5G手機短期內不會大範圍普及。

  網絡部署方面,國內三大運營商態度各有不同,中國電信已經明確表態:5G網絡將優先選擇SA方案組網,通過核心網互操作實現4G和5G網絡的協同。也有運營商界人士表示,為快速建立5G網絡,聯通更傾向於支援NSA組網。中國移動兩大方案全部著手,相關人士也在MWC2019峰會上表示,2019年啟動NSA規模部署,同時加速推進SA端到端產業成熟。

  不過,儘管當前已有運營商啟動了基於NSA的5G商用,但中國移動通過規模試驗發現,NSA規模部署仍然面臨基站功耗高、硬件平台不成熟等問題,“所以不會一夜之間就變成5G手機,4G肯定還會持續存在一段時間。”一位參展商表示。

  除此之外,芯片發展也不成熟,包括華為、聯發科等在內的芯片廠商,都在MWC發佈了最新5G芯片,但這些芯片都是5G基帶芯片,以“外掛”方式整合進手機,並非集成到核心5G系統級芯片SoC,而能否集成到SoC標誌著芯片與產業的成熟度。

  目前,僅有高通擁有此技術能力,在MWC上宣佈,已將5G集成至SoC中的Snapdragon移動平台。“新的集成式移動平台在眾多軟件兼容式5G移動平台中實屬首創,它充分利用了我們新發佈的第二代5G毫米波天線模組和6 GHz以下射頻前端組件與模組。”來自高通方面消息,全新集成式Snapdragon5G移動平台計劃在2019年第二季度向客戶出樣,商用終端預計將於2020年上半年面市。

  軟件方面,對於通信來說,所有的軟件都會運行在Modem(調製解調器)中。Modem裡面的軟件可以控製Modem,也可以控製射頻、射頻前端以及控製天線。因為在5G手機初期階段會同時存在4G和5G兩塊芯片,因此需要兩套軟件來進行相應控製,在工作量和複雜程度上都是極大挑戰。

  當然影響5G手機購買的還有價格因素,第一批5G手機因成本原因,售價不會定低。此前有運營商做出預判,在2019年5G預商用階段,測試、預商用的5G終端可能在30款以上,其中5G手機的價格預計會在8000元以上,數據類終端價格可能在3000元以上,到了2020年5G規模商用階段,商用終端品類有望實現翻倍達到60款以上,而5G手機將回落到千元水平。

  來源:IT時報

  IT時報記者 戚夜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