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夢幻之路,勿忘開荒人——列美特
2019年02月24日12:03

沿著前輩的足跡,足球才有了現在的樣子。在我們享受現代足球樂趣之時,我們也不應該忘記為足球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的「上古大神」。《球壇先驅》就是thesefootballtimes的這樣一個特色欄目,專門介紹那些為國家隊、球會開疆闢土的「奠基人」。今日,就讓我們瞭解一下世界盃創始人、法國足協和國際足協的推動者:列美特。

列美特作為一位為我們帶來四年一度足球盛宴的人,應當被銘記。他的創造所帶來的感動,有著極廣的範圍,並且時至今日仍保持著活力。是的,列美特為全世界帶來了世界盃,但細細說來,這位法國雜貨商的兒子,對於這個世界的深遠影響,絕非僅限於足球世界。

年幼之時,列美特的父母移居巴黎,而他被留在祖父母那裡接受嚴格的天主教教育。11歲那年,祖父母無力照顧列美特,他不得不前往巴黎,回到父母身邊。前往巴黎之後,他全身心投入到學習之中,成為一名模範學生。作為一名能夠享受獎學金的法律系學生,這一切從傳統的出身論來說,完全是不可能的。

列美特的成長深受自己家庭環境的影響,此外當時法國工人階級遭受的苦難和貧困,執政者的「無力回天」也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作為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教宗利奧十三世於1891年發表的《新羅馬天主教》對他產生了重大影響。《新羅馬天主教》是一封致所有天主教領袖的公開信,文中譴責「不公正地壓迫造成大多數工人階級的苦難和不幸」。而對於當時已經成年的列美特來說,這篇文章正是在他成長的關鍵時刻發表的,它塑造了列美特對於未來的看法。

根據他的孫子伊夫-列美特所說,祖父是一位「人道主義者和理想主義者,他相信體育可以團結世界」。正是這樣的思想塑造了年輕的列美特,促使他邁入足球世界的第一步。他之前對這項運動的興趣並不大,但客觀來說,這項運動在法國受歡迎的程度越來越高。

1897年,24歲的列美特和一些誌同道合的人在巴黎郊區的聖烏恩創建了紅星體育球會。列美特和他的聯合創始人希望打造一個超越傳統足球球會界限的球會,這是一個涵蓋場內外一切問題的球會。它將是深入社區,提供足球以外的一些體育活動,極具包容性。紅星體育球會並不會拒絕任何人——這也是當時諸多球會中的一個特例。也許我們也可以這樣理解,這傢俱樂部與當地左翼工人階級建立起了深厚的聯繫。

這種聯繫一直持續到了今天。現任球會創意總監、前新特蘭前鋒大衛-比利翁在2016年掛靴之後,開始扮演現在的角色,幫助球會與當地藝術和文化界建立聯繫。大衛-比利翁在最近接受《衛報》採訪之時說道:「紅星體育球會是一個地下的、浪漫的、受歡迎的足球球會,那裡絕對沒有社會地位一說。球會的建立不僅僅是為了贏得比賽的勝利,它是自由和創造力的有力象徵。」

1910年,列美特正式邁入球壇,成為法國第一個全國性聯賽——足協聯盟——創建過程中的關鍵人物,並且成為該組織的首任主席。9年之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列美特又協助創立了法國足協,並且被任命成為足協主席。法國足協自打成立,就隸屬於國際足協,而這也使得列美特有了一個更大的野心:創立一個全球性的足球錦標賽。

成為法國足協主席的兩年後,列美特又成為了國際足協的主席。國際足協曾如是描述列美特對世界盃的影響:成為法國足協主席使得列美特「有機會實現他推動國際賽事的夢想」。

在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列美特相信體育可以用一種更加積極的方式,引導當時惡毒的民族主義,他希望通過足球來緩和國家之間的矛盾。但與奧運會之父顧拜旦不同的是,列美特認為只有讓所有社會階層都參與其中,才能實現這一目標。作為一個白手興家的人,作為一個非貴族,這樣的觀點一直影響著列美特,使得他在很多方面的工作都有別於同時代的政府官員。

國際足協也一直渴望舉辦全球性的賽事,但那個時候奧運會已經朝著這個方向邁出了第一步,奧運會設有足球項目。列美特力推國際足協的理念,可是又遭到了顧拜旦和英足總的強烈反對。然而20世紀20年代,隨著圍繞奧運會足球比賽管理的分歧變得越來越激烈,列美特所推動的全球性賽事想法得到了更多的支持。

列美特堅持認為,國際足協現在有能力全權舉辦全球性賽事——世界盃,並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吸納那些較低社會階層的專業人士。如果國際奧委會不同意他的想法,那麼他就會自行組織全球性賽事。

因此,1928年在阿姆斯特丹舉行的國際足協大會上,30個成員國投票讚成創立四年一度的世界盃。1930年,首屆世界盃在烏拉圭順利進行,但由於比賽在南美進行,列美特不得不努力說服歐洲國家派出球隊參賽。最終,法國、比利時、南斯拉夫和羅馬尼亞在烏拉圭主辦方的資金承諾下同意參賽。他們和將世界盃冠軍獎盃藏在行李箱中的列美特一起踏上了漫漫海上征途。

第一屆世界盃的成功,預示著這項賽事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儘管列美特因為對於賽事政治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受到一些批評,但隨後的兩屆世界盃仍舊成為了當時最引人注目的足球賽事,然而這兩屆世界盃的成功,也恰逢法西斯主義的興起。

在世界再次陷入戰爭和混亂之後,國際足協卻「偏安一隅」,毫髮無損。據說,列美特本人對此也非常自豪,因為在戰亂年代國際足協和他心愛的世界盃仍舊繼續存在,並且能夠繼續實現他通過體育運動團結人民和國家的理想。相較之下,同樣以實現團結為目的的國際聯盟卻沒有能夠生存下來。

列美特一共擔任了33年的國際足協主席,直到1954年世界盃決賽結束,他將世界盃冠軍交到弗里茨-瓦爾特手中。在那段時間里,有機會參與到世界盃的球隊從12支增加到了85支,世界盃正成為一項真正享有盛譽的全球性賽事。與列美特初具雛形的全球錦標賽相比,世界盃可能已經發展成了其他的樣子,但列美特的精神仍舊存在。

列美特一致認為足球應該是包容的,是多民族的。他相信通過國際賽事,特別是足球賽事,他能夠建立和加強他所珍視的天主教基本原則:努力工作、公平競爭、合作與尊重。從國際足協主席位置上退休後,列美特在1956年還被提名了盧保和平獎——鑒於他所堅持的信念和體育抱負,這一事實也真是讓他感到無比自豪。

可能列美特會遺憾,自己並沒有真正以一名職業球員的身份踢球,但他對於世界球壇的影響一直延續到了今天,在全世界任何地方我們都能夠感受。列美特,他是一個真正的球壇先驅。

(Armour)

【來源: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