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日報:改字音的舊聞 緣何常炒常新
2019年02月22日05:33

  原標題:改字音的舊聞,緣何常炒常新

  文/玉淵雜譚

  來源:科技日報

  近日,一篇《注意!這些字詞的拚音被改了!》登上熱搜,關於漢字規範讀音的話題又一次走進公眾視野。仔細看看,改動的字音不過是去年甚至更早就已經公佈和討論過的,並無新鮮內容。然而,這些年,有關改字音的冷飯一炒一熱,屢試不爽,倒是個有趣現象。

  說(shuì)服變成了說(shuō)服,粳(jīng)米變成了粳(gěng)米,確鑿(zuò)變成了確鑿(záo);還有“遠上寒山石徑斜(xié),白雲生處有人家”“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shuāi)”“一騎(jì)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那些年含淚被語文老師再三糾正的“規範讀音”全部被推翻,曾經的謬誤成了正統。我就想問,高考被扣掉的分還能退嗎?

  實際上,字音演變從古至今一直是常態化的,這一曆史進程所遵循的主要是字音從俗原則。正如語言學家索緒爾說的,語言的聲音和意義的聯繫並非本質的和必然的,而是由社會成員共同約定而成的。而且,一種事物的意義為何用此聲音形式而非彼,中間並沒有邏輯可言,從這個意義上講,作為生活工具,一個字的讀音是沒有正確和錯誤之分的。

  但如果要人為干預,對字音做出一些適當調整,那就必須要進行充分、科學的探討和論證,審慎對待,以確保這種調整既符合語言自身發展規律,又有利於促進中文語言符號體系的完善。個人以為,對生活用語的從俗無傷大雅,少數服從多數,才便於語言符號的更好會意和傳播。然而,對一些承載特殊文化意義的字,則不可盲目“將錯就錯”,比如將(qiāng)進酒、阿房(ē páng)宮賦等,相當於活化的中華語言文化史教科書,怎能說改就改。

  公眾之所以敏感於字音的改動,頻頻顛覆認知而“懷疑人生”,很大程度上因為:任這些字音改來改去,不管怎麼改,讀錯字的尷尬依然深深困擾著我們,語文試捲上的分數依然拿不到;我們從小就一直追求的標準答案,原來根本不存在的。如是,關乎每個人日常說話的改字音話題總能常炒常新,而同時,大家也好像永遠無法讀對“正確”的字音——那簡直是一定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