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外賣“生死劫”:從高開高舉,到丟車保帥
2019年02月20日08:38

  從去年的高開高舉,到如今的裁員傳聞,短短一年,滴滴外賣到底經曆了什麼?

  ✎ 天下網商記者 張文政

  前幾天,滴滴創始人程維剛剛宣佈2019年裁員2000人,如今滴滴外賣就面臨下課。

  2月19日,有消息稱,滴滴外賣業務裁員,國內業務或面臨關停的命運。

  對此,滴滴方面回應:目前國內正常運營,同時已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達拉哈拉的特定區域上線外賣業務。

  但是,對於外賣業務裁員的傳聞,滴滴方面未置可否。

  記者聯繫上了滴滴出行一位員工劉楠,他則證實了以上傳聞,“去年內部就傳外賣裁員,大部分外賣的同事和領導,早就在年前轉到網約車了……裁掉的都是存在感低、KPI差的。”

  據劉楠透露,從去年9月到11月,滴滴外賣約有80%的員工分批次完成了轉崗。

  滴滴外賣最後的高光時刻是去年7月,進駐河南省會鄭州,這是滴滴外賣在國內進入的第5座城市。去年4月9日,滴滴外賣在江蘇無錫首次上線時曾宣稱,有9個城市的外賣業務已經進入“準備階段”,可是自7月進入鄭州之後,其開拓新城的計劃就石沉大海。

從去年的高開高舉,到如今的裁員傳聞,短短一年,滴滴外賣到底經曆了什麼?
從去年的高開高舉,到如今的裁員傳聞,短短一年,滴滴外賣到底經曆了什麼?

  滴滴外賣是一個什麼存在?

  滴滴外賣隸屬於滴滴一級部門R-Lab,負責探索滴滴邊界、孵化創新產品。該部門自2017年下半年成立起,雖也曾孵化出小巴、酒店和票務業務,但外賣一直是其核心。

  涉足外賣,在外界看來,是滴滴對美團試水打車業務針鋒相對的直接回應——後者在2017年2月突然在南京上線打車業務,動了滴滴的“奶酪”。在重啟補貼戰等常規手段後,滴滴也決心把尖刀刺入對手的心臟。程維就是在當時說出“爾要戰,便戰”那句話。

  據悉,滴滴考慮過借餓了麼之力對抗美團,雙方在2017年年中有過接觸,但沒談多久便作罷。

  直到2017年12月,滴滴的第一個產品經理羅文,才在內部組建起一支百人團隊,開始孵化外賣業務,但從這個反應的時間點能看出,滴滴似乎有些準備不足。

  滴滴原本計劃在2018年3月上線外賣業務,但由於種種原因,最終推遲了一個月才上線,由此也印證了業務上的倉促,而這一點,又為它後來不盡人意的用戶體驗埋下了伏筆。

  劉楠也告訴記者,“滴滴內部在戰略上到底把外賣放在什麼定位?沒人知道。”他們知道的只是“防禦美團、試水外賣”,“All in那種感覺,沒有。打車肯定是核心。”

  可見,做外賣這件事在滴滴內部是存在分歧的,而滴滴並沒有說服所有人。

  “錢多,動不動就燒錢”

  25歲的楊陽是滴滴的騎手,去年6月加入成都時,他對滴滴的印像是“錢多,動不動就燒錢”。

  之前在無錫,滴滴外賣就推出了大量的優惠活動,比如針對首次使用滴滴外賣的顧客,首單立減20元且可以同時使用優惠券,下單後,可以分享鏈接獲得5到8元的紅包。

  對於騎手,滴滴外賣採取按單結算+獎金的方式,“送遠的距離15元一單,最低也是12元一單,一天差不多能送十來單,500多元。”楊陽第一個月輕鬆拿到了1萬多元。

  但是,據楊陽說,滴滴外賣僅在成都上線後的第一個月內,就下調了三四次單價。這讓他感到不滿,“美團、餓了麼一開始也都有補貼,但沒像滴滴這樣降得這麼快的。”

  去年5月,滴滴外賣在無錫訂單暴跌超過50%,系統派單量驟減,騎手單筆報酬也遭大幅度下調。

  到了10月,楊陽就不再送滴滴外賣了。原因有兩個:一方面,商家活躍度下降,一些商家剛到傍晚就顯示為“暫停配送”;另一方面,獎金門檻雖然變低了,因為總單量降了不少,拿到手的酬勞也降低了不少。而楊陽認識的十幾個同事,在當時也都換了平台了。

  國內外賣行業已經過了教育市場的階段,因此,這一波熱潮當中,一開始選擇滴滴外賣的騎手、顧客和商家更像是來“薅羊毛”的。隨著餓了麼、美團加入這場新的補貼大戰,以及後來三家都被相關部門約談等變故,都使得滴滴外賣的用戶急劇流失,遑論後續的產品升級和運營。

  而8月的順風車事件,讓滴滴重重地踩下刹車,外賣業務的未來不得不重新考慮。

  丟車保帥

  “順風車事件發生,導致計劃亂了,然後錢都花在公關、安全上。”劉楠說,“(別忘了)順風車也是賺錢的。”

  滴滴最早動過外賣的心思,就是因為Uber的外賣業務UberEATS收入可觀。只是,這個生意需要相當高的成本投入,滴滴想在餓了麼、美團把持的國內外賣市場分一杯羹,談何容易?對外賣業務持續性地投入和精細化地運營,對於後院失火的滴滴來說,並不現實。

  有業內人士也表示,“砸出市場份額需要人力物力,新開業務肯定是有成本的。滴滴外賣裁員的問題,不單是外賣事業部的事情了。”

  2月15日,程維宣佈對非主要業務“關停並轉”,在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員工進行裁撤的同時,將在安全技術、產品、運營及司機管理等方面繼續招聘。

  滴滴發出的訊號很明顯,捍衛出行等主營業務,放棄外賣等非主要業務則成了丟車保帥之舉。

  不過劉楠告訴記者,滴滴外賣保留的20%員工是該業務團隊的“精銳”,結合滴滴進軍墨西哥外賣市場的出海戰略,眼下的滴滴外賣更像是展現出一個收縮防守的姿態,去一個競爭不那麼充分的市場延續業務試水,待主業無憂,再回頭重整舊山河也並無不可能。

  (文中劉楠、楊陽皆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