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命運的餽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2019年02月20日07:19

原標題:所有命運的餽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淡淡淡藍

她無法想像這些年,許未是怎麼面對有著酒癮的薑誠,面對那個不喝酒是個好男人,一喝酒就會到屎尿失禁地步的酒精中毒的患者。

許未和薑誠是典型的一見鍾情。

說起來頗有戲劇性。許未和半夏是閨蜜,陳豐是半夏的男朋友。半夏和陳豐戀愛半年後漸入佳境,感情穩定,陳豐經常在他的單人宿舍開夥做飯,每次半夏都會帶上許未,兩人時常催促許未:許未啊許未,你趕緊找一個男朋友吧,以後咱四個人一起玩。

不久後,半夏和陳豐準備結婚,兩人按揭買了一套小房子,有一天陳豐正騎著自行車去看新房裝修進度,遠遠地看到前面的電線杆上溜溜地滑下一個人,再定睛一看:喲,巧了,這不是自己高中時最好的朋友薑誠嗎?

薑誠身高一米八零,高中畢業後招兵當了海軍,經過磨煉的海軍戰士帥氣逼人,轉業後進了當時最搶手的有線電視台工作,從最基層的工作幹起。

倆人興奮地敘著舊,陳豐還把薑誠帶到自己的新房子參觀,陳豐問薑誠有女朋友了嗎?薑誠搖搖頭,陳豐腦子裡突然一個閃念:論外形,論年齡,論工作,許未和薑誠都是絕配呀!

回家和半夏一說,半夏從細枝末節把薑誠的來龍去脈打探得清清楚楚,末了帶著陳豐高中的畢業集體照去找許未,那個時候還都是衝印的照片,不能像手機里可以細細地扒開放大。半夏和許未湊著腦袋,把那張照片翻來覆去研究了好幾遍,倆人都一致覺得,薑誠是照片中最帥的男生。

新房裝修好的第一頓慶祝宴,半夏邀請了許未,陳豐邀請了薑誠。倆人一對上眼,半夏就彷彿看見了他們眼神對視間劈里啪啦的一道電流。

許未和薑誠的戀愛進度神速。也難怪,真是太般配的兩個人。身高一米六五的許未纖細秀麗,披至腰間的一頭秀髮羨煞眾人,倆人站在一起賞心悅目,按時下流行的說法就是超有CP感。不止外形,倆人在性格上也相當合拍。許未嬌柔,說起話來細聲細氣,時不時還會撒嬌發嗲。薑誠恰好愛極了她的嬌柔,嗬護有加,把許未放在掌心當成寶寶寵愛,連半夏看了都不由得心生嫉妒。

不得不說,緣分確實是很奇妙的東西,不要找,要等,命運會把最適合你的那個人送到你的面前。

半年後,許未和薑誠結婚。倆人買了60平方米的小套新房,平時不用開夥,吃飯就回薑誠的父母家。薑誠當兵時就學會做一手好菜,週末,薑誠就會親自上菜場,細細地做上色香味俱全的三菜一湯,許未還是當她的嬌小姐,不,嬌太太。如果幸福的家庭有模板,那一定就是許未薑誠這樣的。

各自成立家庭後,半夏和許未聯繫得比以前少了,之前憧憬的四個人一起玩也成了一個美好的願望。過不多久,半夏和許未也相繼懷孕,先前還四個人一起吃吃飯聊聊天,有了孩子後各自被瑣事纏身,聚一次會得互相約上幾次才能成行,聚會的興致便漸漸淡了。

但端倪還是在隱隱約約中出現過好幾次的。

薑誠酒量好,喝酒也特別爽氣。陳豐酒量不好,喝一口就上頭,每每在薑誠一杯又一杯的“干干干”中不能自製而喝得爛醉,回家又是胡言亂語又是跑衛生間嘔吐,三番五次,半夏氣得不行,警告陳豐以後少和薑誠混在一起,甚至對許未也頗有微詞:薑誠喝成這樣,你也不管管?

許未說:除了愛喝酒,薑誠是一個無可挑剔的丈夫。他能在醉酒的第二天清晨,給許未和孩子做好精緻的早餐,然後送他們各自上學上班。

半夏只好一邊歎氣一邊羨慕。哪裡有完美的丈夫?自己和陳豐還不是一樣磕磕碰碰。

薑誠40歲的那一年,依然寵愛許未,依然把許未當成寶寶。他發福了,而且還“三高”,許未也愛著他吧,她在半夏和陳豐面前叫他“小胖子”,半夏總是忍不住戳她:得了,還小胖子,老胖子吧。

突然有一天,薑誠小中風,視網膜受壓迫差點失明,做了大手術,但視力已恢復不到從前,甚至不能開車,醫生警告他必須戒酒。

生活的暴擊就像一股暗流,它只是潛伏著,有朝一日洶湧而來,打你個措手不及。

聽到陳豐帶回來薑誠進ICU的消息時,半夏有些難以置信,怎麼就到這個地步了呢?作為閨蜜,她竟然一無所知。

確實,在薑誠做過手術之後,她們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坐在一起掏心掏肺聊天了,僅有的幾次見面,也只是在吐槽身處叛逆期的熊孩子。

總以為,手術過後的薑誠會改頭換面,如果深愛許未,怎麼會不為她和孩子考慮將來?

本命年的第一天,薑誠醉酒後腦出血,半夜進行開顱手術,如今已是新年第八天了,至今未醒,醫生說成為植物人的概率是百分之百。

半夏緊緊地抱著身形憔悴的許未,太多的心疼和驚愕,還有恨鐵不成鋼的無奈。許未啊許未,你是不是也太縱容薑誠了呢?

許未淚水漣漣:我不是沒有製止過他。我甚至把他送去精神病院戒酒,但太可憐了,住院三個月後我就把他接回了家。他是深愛我們的,他只是沒有辦法控製自己。

半夏也淚奔,她無法想像這些年,許未是怎麼面對有著酒癮的薑誠,面對那個不喝酒是個好男人,一喝酒就會到屎尿失禁地步的酒精中毒的患者。

半夏呆呆地問陳豐:如果當初你沒有遇見從電線杆上滑下來的薑誠,那麼許未的命運是不是會完全不一樣?

想起茨威格的那句名言:所有命運的餽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半夏眼淚如傾。

責任編輯:向勤如(EN006)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