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驗愛情的標準,到底是不是錢?
2019年02月17日00:55

來源:維小維生素

關於結婚前能不能/該不該在男方的房子上加名字,這些年已經聽得耳朵長繭子,說得嘴皮子也磨破了。

這不,天涯上又來了一題。

結婚房子上該不該加名字
結婚房子上該不該加名字

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

這道其實是送分題。

所有秘密,都藏在一句話裡——“我才1800一個月。”

前文女孩底氣十足,“我工作穩定工資高,男友目前工資只有我一半”,我還納悶她怎麼找了這麼個男朋友。

現在一切都明白了。

說實話,你要是年薪100萬,他50萬,儘管DISS,就算他有房你也未必看得上他。

可是一個1800一個3600,這不是“貧賤夫妻百事哀”是什麼?

大一的時候,管理學學了一個模型,過了幾天心理學課堂上又學一遍,沒過多久經濟學教材再次提到,只因為這模型太牛逼了——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

按照這個理論,人第一步必須滿足生理上的需要,有基本的水、食物、睡眠,第二步開始有了安全需求,工作穩定、財產所有權、家庭安全等等,第三步才能追求愛情。

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
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

年紀越大,越覺得這個理論好用。本題之中,它誠實地告訴我們:

窮人無法擁有愛情。

一二線城市幾乎找不到1800一個月的工作,路邊餐館招個服務員都要3500塊,還包吃包住。

即便是在十八線縣城,以這位男生的收入,估計也只能維持最低底線的生活,免於饑寒交迫而已。

雖然有套房子,有居住所有權,但他的實際生活質量,不過剛剛滿足“生理需求”而已。

冬天來了,連件幾百塊的羽絨服都不能說買就買,估計還得存倆月吧。

女孩也好不到哪裡去,她可支配的工資收入比男生多些,若不去擁有大件固定資產,尚可維持體麵點的小日子。

然而,她沒有房子,她也想要。

也就是說,只有這兩個人合起來,才勉強夠上馬斯洛需求層次的第二階梯。

讓這樣的兩個人,去跳級直接追求愛情,根本不現實。

這裏不存在現實打敗愛情,因為愛情並未出場。

不信你看他倆對話的口氣,哪像談了幾年戀愛、即將攜手下半生的人?就是街邊挑貨賣貨的兩個人,各自拿出自己的籌碼,在誇自己的,嫌對方的。

男生唯一籌碼就是房子,生怕有一點點失去的風險,那會直接威脅他的生存基礎。

女生覺得就這麼結婚,自己只有付出,一點收穫都沒有,不改善自己處境的事情,有什麼好做的?

這樣的婚姻,不過是年齡到了搭個夥過日子而已,別扯什麼愛情。

不計較是不可能的,越計較就越在對方的表現中,看到自己的無能與悲慘。

我要是他倆這個階段,這婚結個屁,不如單身保平安,還免得被照出原形。

馬斯洛的理念如喪鍾般響起——都是在一二步徘徊的人,不可能有誇階梯的需求,基本生活都成問題,一切不過生理需求罷了。

驗不出來愛情,因為錢缺位了。

最近《親愛的客棧2》上線,劉濤王珂倆人又秀起了恩愛。

只有他倆,怎麼秀我都不膩。

《親愛的客棧2》
《親愛的客棧2》

你感覺到他倆之間流動的感情,混著愛與欣賞、義氣與忠誠,不是來自於當初一見鍾情、20天就閃婚,也不是來自豪華婚禮、女方說要為男方退出演藝圈。

而是婚後一年王珂就因為金融危機欠下巨債,劉濤自我打臉,瘋狂拍了四年戲,為他還清了債務。

情況終於好轉後,她寫了一篇長微博,講自己如何當一個賢妻,配合她當時即將播出的電視劇《賢妻》,立起了第一個人設。

有人質疑她炒作,有人說她“真是賢妻,就不該把老公濫用藥物、尿失禁的事情發出來,宣傳自己。”

可是對他們而言,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跟她在孕期陪著他到處旅遊散心,

去寺廟時會“藏一張上上籤給他看”,

“請他最好的朋友陪他聊天”,

生完孩子就立刻工作賺錢相比,這些不過是小事。

四億是多大一筆錢,連今天范爺碰到八億都夠喝一壺的,更別說十幾年前的劉濤。

那足以代表她的情深義重。

劉濤
劉濤

事情剛剛發生的時候,演藝行業還不像今天似的烈火烹油,做女主角辛辛苦苦拍一部戲,不過一二百萬,跟幾億的大洞比起來,只是杯水車薪。

回到家就看到一個躺在床上死氣沉沉的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彷彿是和一個快要死去的病人生活在一起,幾乎過著零交流的生活。

我也會偶爾醒過來發現床頭放著一紙離婚協議,意思就是所有都歸我,散了算了。

她應該也猶豫過吧,據她的經紀人說,那時候根本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還清,十年,二十年?

你敢不敢像你說過的那樣愛他?

她最終決定去放手一搏,不計時間與代價。

他不再開著勞斯萊斯滿街嘚瑟找烤串,又或者穿著DG正裝人模狗樣的混拍賣晚宴。

他現在每天起早睡得好,健身打球吃嘛嘛香,小本買賣重打鼓另開張,時常帶著兩個孩子出遊,晚上到劇組來接我回家。

最難的時候,她常年呆在遠離北京的劇組,一年見面時間不超過15天。

劉濤王珂
劉濤王珂

他也很清楚,沒有她,就沒有重生的他。

兩人之間真正的羈絆,是攜手走過人生最大的坑,傾其所有,才建立起來的。

不靠同甘,而是共苦,讓他們骨血相連。

有能力給的人,只有給了才叫愛,不給只是平常。

就算她要炒作,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因為她當得起“賢妻”這個人設。

之前,薛之謙要複婚的時候,一直人在暗處的李雨桐,突然把自己爆出來了。

按照正常互聯網邏輯,她是小三,高磊鑫才是原配,她那麼做是給自己招黑,非被全體鍵盤俠踩成一塊地毯不可。

可是李小姐,不但獲封一個“雷神”的稱號,還有不少網友站在她這邊。

雖然是他們還沒離婚的時候就在一起,但那是因為對方要一套房子才肯離婚。

薛之謙
薛之謙

她拿一起開淘寶店的利潤為他贖身,不論是開始說的上千萬,還是男方粉絲爭論的幾百萬,你都不能否認:她曾經深深愛過他,實實在在為自己的愛情出了錢放了血。

高小姐那邊卻一句辯解都沒有,恐怕不僅僅是出於聽話示弱,而是,除了奉子成婚,她又付出過什麼呢?

也是當過模特的,賺錢能力不可能是零,但她百度百科里的工作經曆,只到“2009年4月20日高磊鑫作為車模現身上海車展為某品牌汽車站台”為止。

說明跟了薛之謙之後,就啥也沒幹過了,此後8年便是拿第一次婚姻為要挾,伸手要東西而已。

博主
博主

我喜歡的博主顧硬硬說:

你還真信高大奶們對薛老公們的婚外風月不發一言,是出於所謂“正宮氣度”或真愛使然? 屁叻~她們只是皈依了全能的物質主後,再無法分泌愛情獨有的貪癡嗔而已。男人只是她的飯票, 否則你讓23歲還在當車模的女人喝西北風去呀? 飯票就是飯票, 幾番掉進臭水溝, 她都願意撿起來,緊緊攥住,怎麼會在乎它有多油膩腥膻?

豬精女孩把她得(訛)了房子和錢奉為大奶教宮鬥經典, 殊不知"忍、耗、賭(男人的品性或把柄)"是弱者唯一的生存策略罷了。自身不擁有資源的女人才需要去算計他人, 而決定終局的是運氣, 而不是正室智慧和甄嬛計謀。

王珂要碰到這麼個老婆,還有得救?

幾年前,我的一位男閨蜜要結婚,也遇到了女方提出要加名字的難題。

他家條件不錯,但幾套房子都在父母名下,他那時剛畢業不久,還沒有自己雙手賺來的大件資產。

所以這個加名字,就得加在他父母的房子上,他想想覺得邏輯不通:

我父母的財產,是他們的,甚至給不給我都是他們的自由,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家是賣女兒嗎?

兩人鬧掰了。

當時我們一群人都是男方好友,個個在群裡為他打氣:

你做的沒錯。

她赤手空拳來加入一個創業公司,就算給她股份,也得是期權,將來一塊兒奮鬥才能兌現的,憑什麼直接要佔據老股東的份額,毫無道理嘛!

果不其然,沒多久她就繃不住了,跑來求復合,說想早點結婚,也不提加名字的事了。

反而我朋友擺一擺手:你以前說得對,我的確不夠愛你,你不是我非娶不可的人,所以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了。

我隨著年歲漸長,見的身邊結婚離婚的朋友多了,這些事反反複複討論後,我反而理解了那個女孩當初的想法。

不是什麼安全感的問題,而是不提出的話,她真會吃虧。

對於一個資質普通、家境幫不上忙的女孩而言,根本無法在他們的關係里掌握主動權,將來大概率是她要承擔絕大部分婚內勞務——生娃,家務,人情往來……

越是分工合作,越是減少她直接創造價值的機會。

而她提出加名字,要由男方父母提供共同生活的基礎設施,不過是為她即將付出的生育風險、家務勞動、職場機會,要一些提前補償而已,還是心理上的。

她那感覺就像是踩在雲上,雖然也算人往高處飄了,但覺得腳下是借力,分分鍾煙消雲散。

那位男閨蜜後來年過30才結婚,追上了他學生時代的夢中情人,主動給人家加了名字。

一流愛情主動給加名字,二流提出後加,三流提出了也不給,還倒打一耙:我確實沒那麼愛你。

付辛博
付辛博

談戀愛時就忙不迭要給女孩加名字的,身邊還有一例——老家的一位男同學,娶了他領導的女兒。

論財力,他家更好些,但她父親能在事業上為他提供資源。

這種靠實實在在的價值交換來鞏固的關係,並不見得不堪一擊。只要雙方都不作妖,反而是越交換,越深厚。

家庭事業目標一致,更不缺共同話題,誰說不是一流愛情?

雖然也是資源交換,但跟那對1800和3600的不一樣,他們交換的不是彼此的基本生存資源,而是優勢互補。

你能說老蔣對宋家小妹沒有真愛嗎?

回到過日子本身,小S和康永哥主持的《真相吧!花花萬物》,就是一個用淘寶購物車分析藝人生活的節目。

有一期找了穎兒和付辛博來上,夫妻倆的購物車引得全場吐槽。

小S
小S

穎兒買了199的被套、299的被子、19塊的護頸枕頭,傢俱和嬰兒用品甚至低於普通白領水準,感覺過著一種特別“臨時湊合”的生活。

我正疑惑這對是不是來作秀,故意裝節儉的,結果她老公付辛博的購物車出來了:各種酒、寵物玩具、特別貴的限量版玩具手辦……

穎兒和付辛博
穎兒和付辛博

她明顯臉上有點掛不住,開始往回找補,說兩人在橫店置了一個小家,東西沒必要買那麼貴的。

穎兒和付辛博
穎兒和付辛博

可是不對啊,明星一拍戲就幾個月,搞不好住橫店的時間比自己家都長,這就是她的日常啊。

到了《妻子的旅行》里,這個問題再度被提起,原來他們是最時尚的AA製小夫妻,而且“分得比較開”。

《妻子的旅行》
《妻子的旅行》

想來明星夫妻,即使AA製,也不至於吃頓飯也要分攤,水電費也要計算,不外乎是各買各的東西罷了。

但人比人,方顯出差距。

這個節目里四對夫妻,謝娜張傑明顯女強男弱,應采兒早被霸道陳小春寵壞,連十足直男癌的郭曉東也“收入全部上交”。

襯得穎兒格外落寞,她懷孕後堅持拍戲,三個月時出血才被迫回家修養,“生孩子的時候特別節儉”……

作為演員,她只要一停工就沒了收入來源,只剩存款。

穎兒
穎兒

穎兒
穎兒

口氣很像《紅樓夢》里,王熙鳳在感慨大觀園:

如今進項不足,支出卻一樣都省不得,若不改變現狀,這園子裡的繁華最多撐二年,往後便不知了。

她危機感深重,急著去拍戲賺錢,生娃後四天就開始減肥,坐完月子就只剩94斤,體質也弄壞了。

《妻子的旅行》
《妻子的旅行》

如今連姚晨都要出來賣慘”中年女演員沒戲拍“,婚前就不是一線的穎兒更是雪上加霜,說生娃前後,近兩年都沒有女主角演 ,太差的角色又不敢接,擔心形象越來越跑偏。

所以她生怕存款被消耗掉,日常用品只買最便宜的,也沒有度蜜月。

《妻子的旅行》
《妻子的旅行》

付辛博說沒想過這麼早結婚,現在吵架摔東西,都揀便宜的摔,拿貴的老婆就上來搶。

《妻子的旅行》
《妻子的旅行》

要到以後各種開心。

最後一集所有人大聚會,付辛博抱怨說上完這個節目,老婆開始要銀行卡了。

《妻子的旅行》
《妻子的旅行》

惹得應采兒直接拉下臉懟他,”那就怎麼了?”

陳小春一臉不解,你們一直AA,她以前都沒花過你的錢,怎麼會離開你呢?

網友評論:這對不就是室友之間順便生了個娃嗎?

說錢來檢驗感情,顯得很膚淺,但是年紀越大越覺得,哪有那麼複雜,喜歡誰不就是想把最好的給TA麼。

錢正好可以買好多好多好東西。

人間很值得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